剁手鬼娘

  1.  9

     

    老版摩诃婆罗多70-74

    70

    旁白君说开战之前我们先讲点以前没讲的事,束发就是安芭转世哟!你们一定还记得安芭吧!……真是好问题。我觉得只看本剧、不看其他任何相关物的观众绝对早就把她忘了。自从她被男友打回票、大骂毗湿摩后离开象城,过了多少集都没再被提起过。精校本具体描述她在那之后的遭遇也正是大战前夕,与现在的剧情进度相同;不过比起忠于原著,我更相信编导太热衷于上主线和HC黑天,到现在才想起要交代她……。

    镜头转到束发叔叔的大帐,装饰除了红色就是迦尔纳最爱的粉红,十分娇艳。束发本人却在咬牙切齿又冷笑地给箭淬毒,猛光走来看到,听哥哥说是用来对付毗湿摩的,就一样咬牙切齿说我会帮你报仇!(他一个人似乎打算负责给全家每个人报仇!)但束发坚持要亲手报仇,开始跟弟弟讲起了安芭的往事。就是说全家人都知道这位长子其实是安芭公主转世?真心宽。

    为给观众充分提醒,本集几乎原原本本重放了当初毗湿摩抢亲、安芭一怒远走的经过,再由束发对猛光把这个故事讲下去。没胡子的束发叔叔回忆起往事,泫然欲泣的样子真够娘,好在没有65版里那么装腔作势故作人妖,相反,中年男子入戏后竟有娇柔闺秀相,悲痛愤怒都像女人而非男人,演技其实妙得很呢。

    当年安芭四处求助无门,决定自己报仇,求仙人们指引。其中一位仙人是她亲戚,就指点她去找持斧罗摩,让持斧罗摩帮她讨公道。持斧罗摩听完就说毗湿摩必须得娶你,没商量!当下派人去把毗湿摩从象城王宫叫过来,命令他娶安芭。毗湿摩婉言拒绝,老头说那你就得跟我打一架!毗湿摩推辞无效,只好遵命。这段相当体现88版持斧罗摩的风格,尽管老爷子长得眉清目朗,对普通人也很客气,内在却非常横。对爱徒都是命令的口吻和思路,大有逆我者亡的派头。13版正好相反,老头长得挺凶、嗓门粗大,但其实没那么高高在上,细品还有种邻家老爷爷的亲切感。单说88版的话……看到这里我不由惊叹,持斧罗摩对迦尔纳的态度跟对其他人包括毗湿摩竟然差这么多!这么这么多!!结果徒弟还不领情,天天记着老师欺负他歧视他……作孽哦。

    师徒大战拍得正经而友好。没13版那一堆天崩地裂四季变化的特技,就在个空地上打。先对射无数箭,大多数空中相撞,也有不止一箭命中对方,反正老规矩射不死。再拼法宝,又是空中相撞,到放超大招的时候,天神集体跑出来阻止,还拼命往毗湿摩身上撒花,持斧罗摩深感天命不在自己这边,就认输了。毗湿摩的态度也挺好,两下和平分手。安芭跟仙人们来观战,表情有时严肃有时担心有时失落,唯独没有13版里那种幸灾乐祸感。

    束发继续讲故事。安芭独自苦行,不止一次变身转生,最后湿婆答应她转世成男人报仇,才生在了木柱王家。猛光听得呆若木鸡,回过神来后带着哭腔告辞,束发坐下来干刚才没干完的淬毒活儿。也就是说,弟弟光知道哥哥是安芭转世,不知道曾经这么辛苦过?

    毗湿摩晚上睡不着,回忆起了以前去找妈妈、妈妈发飙然后他说以后不来了……的事儿。怎么跟迦尔纳一样啦!每天晚上不老实睡觉,光想着我师父欺负我,我麻麻不管我!恒河女神明明只是吐槽说“你干嘛老一有事就来找我?当初那么大个誓言为什么不先问我?胡子都白了就不能自己拿主意吗?”又没说错,儿子就感觉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我真吃不消这些玻璃心的男人……束发也是天天想着这些旧事,可人家有行动力,又几十年矢志不改性格中的执着和刚硬。毗湿摩要能把那时候的刚强保持到今天,我何至于这么烦他。

    睡不着的夜晚,德罗纳主动来找毗湿摩,俩白胡子老头一起回忆般度五子小时候卖萌的可爱样(其实只回忆了阿周那卖萌,还绘声绘色地模仿之),再为不幸的现实而哀叹。俩演员那时都才三十出头,论演技倒是毗湿摩更能演出老头子的沧桑感。同时阿周那也在回忆……这个夜里都没人在睡觉了吗!好吧,大战前夜这也很正常。

    这版里,女眷们基本都留在大后方,只有黑公主执意跟到前线。因为难降的血得洗热乎的,更因为她知道老公们都心慈手软,特别来随时激励。这跟贡蒂留在象城的逻辑有点相似,不愧是婆媳。


    71

    嗯,大战前夜果然谁都无法入睡,连坐在露天的小兵们也一脸感伤。激昂在给后方的漂亮老婆写信,回忆着新婚时的甜蜜。大将们有的在整理兵器,其余的也在发呆,基本上每个有名有姓的都给了专门镜头。插曲君再次用哀伤的新调子给这个大场面伴唱。帐篷全是真的!夜景也是真的!帐外好多好多或坐或站或走的小兵都是真的!光黯然神伤的不同小兵近景特写就起码十来个!想到13版我不禁潸然泪下……。不过现在中国电视剧也这样,特技上去了,场面大气反而下来了。算了别多想。

    阿周那跑帐外去坐着,想起的又是掷骰子时迦尔纳说“来啊~来坐我好友难敌的大腿啊~”“奴隶当着当着就会了~~”“荡妇还要啥尊严,扒光了吧~~”。想到这些,谁会没有杀人的冲动。我忽然记起本版的骰子大会,贡蒂是全程神隐的,还得甘陀利充好人;要是她当时看到迦尔纳那副德性,反正我是她的话我可没脸认,更没脸在他和阿周那之间说合。说不定编导的用意就在于此?光看迦尔纳秀高尚的那几集,肯定看不出他对阿周那做过那种事、现在又不依不饶地非要杀之、亲妈还得哭着自我鞭挞来求他饶命,这其中的道理究竟在哪。

    黑天老师看到阿周那在窝火,劝他向杜尔迦女神祈祷求祝福。阿周那坐下祈祷,女神还真出来了,说你不需要我的祝福,哪里有黑天哪里就有胜利,说完就跑了……阿周那不知怎地好像也安心了点。不说我简直认为来去匆匆的女神是阿周那自己的幻觉呢。

    甘陀利开坛拜林伽,痛哭诉说自己的为难。说穿了就是以她一向的高调正义风格,要公开祈祷般度之子死光、难敌风光得胜,暂时还没这个脸皮;可依着本心,她又真是这么希望的,所以祈祷般度之子得胜绝对不行哒。好纠结好矛盾哦,上主救救我~~作为普通观众,我十分懒得同情她。

    贡蒂也一直在维杜罗家里苦恼着。她想祈祷自己儿子胜利,想到这意味着难敌他们的败亡,就不好意思了。维杜罗温和吐槽说反正已经开战了,你就该为正义的一方祈祷啊,跟哪方是你儿子无关。打仗肯定要死人,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于鸿毛,干嘛不接受现实?这话也适用于甘陀利,不过甘陀利就是打死也不会肯让自己儿子吃亏的,所以算了。

    坚战率领自己这边的主要将领去毗湿摩帐中开战前最后一次双方会议,讨论战争规则。毗湿摩、德罗纳、沙恭尼都属于长辈,得到了对方将领的敬礼,当然毗湿摩受的礼规格最高,阿周那还跟他抱头痛哭了一会儿。怖军跟难敌互瞪,束发正式向毗湿摩亮相,德罗纳跟木柱王打招呼,木柱王父子的回应不怎么热情。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谈到战争规则,黑天老师客气说两边都是毗湿摩老爷子的晚辈,当然是您全权来定啦!老爷子马上条件反射哭丧脸说不要找我!我是老废物了,没人尊重了!黑天把他狠狠吹捧了一番,他似乎爽了一点,才说战争唯一的规则就是“真理”。束发冷笑问他什么是真理,他回答,就是真的勇士不会跟不是男人的人打架……。我擦!还以为能说出什么好听的呢!!对这位老爷子有任何期待都是打自己脸啊。

    接下去说得比较正经了。不能攻打没武装的战士;对方因为受伤而撤退时,不可追杀;不能杀非战斗员;打仗要挑相同兵种和等级的对手;不许围攻;准时日出开战日落休战,晚间自由行动保持友好;投降者应受保护。猛光作为般度军总帅,在接受毗湿摩提出的这些规则同时就说了,我方一定遵守,但如果你方先打破,我方将不再保证。这么认真地记下来,是因为我真的很想确切知道,在这部剧里究竟哪一方先犯规。13版的话是俱卢军无疑,88版如果是般度军,我也照记不误。

    黑天半夜偷偷去找迦尔纳单独谈心,态度还跟上次那么温柔恳切动人。他在为迦尔纳被毗湿摩限制无法参战而抱不平,迦尔纳说这是阿周那的运气,要是我能上阵,阿周那就死定了,这都是为了偿还欠难敌的债。……喂!!!说好的甘愿受死呢!!!你上次就是跟这同一个人说的好吗!!编剧失忆了吗!!!

    搞了半天,黑天是想说你反正也上不了阵,干脆现在去你弟弟们那儿认亲就算了嘛。迦尔纳当然不肯,说怕天下人耻笑、还要对得起难敌,而就算没有这些原因,他照样不会去,因为无颜面对贞洁的黑公主。想当初对她说了许多恶劣的话,就跟被鬼迷了一样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来,现在一想,觉得永远无法原谅自己。黑天老师温和地吹捧说知道错就是好事,临走问真遇上阿周那的话你怎么办?迦尔纳说愿湿婆保佑他。这场又这么结束了。

    哇擦!!!!!!!!

    原来骰子大会那个事还可以这么洗的啊!!!!

    当我是白痴吗!!!又来个本集才第一次上线的沉痛忏悔新设定!有没有太新一点!!

    另外你到底是想杀阿周那还是被阿周那杀,能给个准信儿吗!!!

    简直槽多无口……。


    黑天回去坦白告诉阿周那去找迦尔纳了,但没说为什么。只说迦尔纳握有能杀死阿周那的武器,所以最好他永远不能上阵。哦,我就说为啥孜孜不倦地跑来联络感情,一副爱迦尔纳爱得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模样,原来还是有目的嘛。


    72

    正式开战!双方兵马上阵的镜头完全就是照搬那个带歌的开幕式,等列队完毕才又拍了新的。全胜也开始转播战况给持国听,这就是印度史上第一个男主播。还带现场高清无死角摄像,和所有私密空间大揭秘……幸好13版把后面这个设定给去掉了,不然略有耻感。

    难敌亲自演讲,要求全军积极协同毗湿摩作战。我才说他怎么给力了起来,他就当众表示:……那是因为老太爷他自己说了不会下手杀般度五子的!毗湿摩的表情就像是被抽了一耳光,难敌倒是很爽。大家吹螺号,剩迦尔纳一个人在帐篷里忧郁着自己被歧视种姓的命运,叫嚣说老太爷你再想阻止,我也一定会宰了阿周那!嗯,估计又换编剧了。

    阿周那看着伯公和众位亲戚长辈的身影感慨万千,想在开打之前最后再好好看看他们。双方都呆看着他指挥战车跑到战场中央,他就只管自顾自回忆着小时候在伯公膝盖上卖萌、还有在黑暗中被老师教导箭术的往事,越想越没斗志。听他哭诉的黑天老师,在一回头间露出了……冷笑和BS的表情?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了。阿周那说到后来连对难敌都觉得不忍心,毕竟是我们大伯父心爱的长子,干嘛非得用人命解决呢。我知道不杀他们,咱们就没活路,可要是杀了他们,我也活不下去,这怎么办呀呀呀——停!!阿周那多愁善感也得有个限度,再这么引申,我觉得他就要跟毗湿摩一个德性了。

    那么多人就瞪眼看着阿周那在抒情,持国听转播听到这里乐得不得了。阿周那都不想打了,这仗就打不起来了嘿嘿嘿!……这出息。

    接下去就是薄伽梵歌。黑天老师一脸好整以暇的高深,阿周那作呆滞状,作深思状。其他没啥好说,主要因为我是真的不太能领会其内容的妙处。


    73

    旁白君曰,这不是在跟阿周那一个人讲道,而是对时间本身。每个时间空间都有它自己的俱卢之野,你们要认真听大神教诲才能解开自己的困惑。嗯,好……吧……。

    大神滔滔不绝地讲薄伽梵歌,全胜理论上也全部忠实转播了。只见持国大王跳了起来!命令主播干预现场录制,叫阿周那不要听黑天的!这个小子先前来谈和,现在竟然积极鼓动阿周那作战,说明居心叵测,想把破坏和平的帽子往本王头上扣,何等恶毒!——全胜不能领会主子的真意,还在解释说人家没有乱说啊,只是在讲解行动瑜伽什么的……持国就又跳脚了,你不听话!!全胜喊冤说我只是转述,而且我没法干预实况啊。持国只好让他继续转播,并严肃要求别再跟我提什么行动瑜伽的事儿……。这种插曲真是13版里绝看不到的噱。

    若论薄伽梵歌本身,88版肯定比13版更具煽动力,尽管只是对教徒而言。讲道的黑天老师很像一个非常能招人相信的神棍,会被人当成真神的那种。阿周那则依旧满脸迷惘,大概是没法接受自己好友忽然变成一个神棍的事实。设想一下,有个二表哥,他平时的风格跟阿凡提一样机智能干,可忽然不带停顿地连说了几小时听不懂的深奥哲学,我会比阿周那还要迷惘。连男主播全胜都忍不住说,我是不知道阿周那听懂没,但这真是超伟大的真理来着,只有神才说得出来。……所以连你都看出阿周那实在听不懂了吧??

    持国的思路只限制在:咦?你说他讲得很真理?那要是阿周那听了他的话,认真去打仗该怎么办啦。全胜说我只是主播,没发生的事情不知道=A= 于是持国又开始抒情地说起自己明知道结果却舍不下骨肉亲情的痛苦、即将可能失去儿子的痛苦,等等等。他说完了,全胜再继续转播。表情痛苦成这样的主播也算亘古难见,一边播还要一边承受持国的精神污染,全胜够辛苦的。


    74

    旁白君继续教育我们要以社会利益为考量,大众倒霉了你也别想好过。……我忽然想到,那么编剧觉得难敌方面和坚战方面,哪边代表大众和社会的利益呢?如果是前者,整个故事岂非白忙一场。如果是后者,那捧88版的大大们就承认“任何影视版本里都不存在爱国爱民好难敌”这个事实吧。般度五子耍阴谋抢财产之说也可以直接丢进粪坑了。

    薄伽梵歌薄伽梵歌没个完。此时正好说到人类福祉问题,反正为了人类福祉,阿周那就该抛弃杂念积极战斗。这么个道理,讲几个小时真吃不消。

    全胜及时向持国补充讲解,屈服于诱惑的灵魂不会快乐,无欲则刚。持国很纯洁地说,我都没想过这些呢~~全胜说要是人人都能想到这些,还用得着他来说吗?主仆两人似乎都被对方冷到了,沉默了一下,继续转播。

    我仔细想了想,黑天老师在讲课中的表情跟说服迦尔纳时是一样的,特亲切特诚恳,看着就让你想相信。恰恰是这一点才让我觉得他是神棍,因为闻到了一股“很想让你相信”的微妙味道。字幕贴心地标出薄伽梵歌第几章第几节,供有兴趣的观众学习,特效组还会在他念原文时加回音,但我就是这么不虔诚……。

    阿周那看样子已经完全混乱,一点不像受了启发;但剧情设定他就是被启发了,还要看二表哥的真身,二表哥就大方地给他看。可能为了照顾两边还有千军万马在围观(你们真的在乎过他们吗!!!一个多钟头了都!!),黑天老师并没有真的当场变身,而是给阿周那开了个天眼。阿周那眨眨眼睛再看,就见空中金光万道,浮现梵字,二表哥忽然换了套毗湿奴的衣服,并穿着这套衣服下战车,漂浮在空中越长越大越长越大,还扩张出了许多脑袋和手。脑袋们都是不同演员扮演的,十分豪华,有的吐火有的喷水,有的还会吸人吐人。巨型大神胸口有小小的梵天和湿婆在举手,表示三相神一体。我刚说这位黑天严肃起来还比较像神,他就五官扭曲张开大嘴给你看宇宙……算了。

    阿周那的态度是镇定地惊叹赞美,主播全胜先生可是看得傻眼。又没法跟持国形容,只好接着看。既然阿周那赞美过了,大神就把脑袋和胳膊一一收起来,恢复了二表哥的正常身高及穿戴。然后阿周那下车摸脚拜上主,请上主原谅他把堂堂大神当作朋友和二表哥。二表哥甚悦,又来了好几段薄伽梵歌,最终结论是,拿起你的弓,战斗吧!

    阿周那总算又露出了想打仗的表情,恶狠狠看着敌方。持国听到这个事实,伤心之至。这就是说战争不可避免嘛~~切,说得好像战争都是阿周那在挑起一样。全胜继续转播说难敌是渴望开战的,因为他不知道结果。持国说不是哒!我儿就算知道结果也会积极战斗,因为他是一个无所畏惧的刹帝利!都是这只黑天的错!我没制止战争是因为我是个刹帝利,刹帝利在战场上绝不退缩!全胜苦瓜脸地劝:皇上哎,您为什么就不替象城多想想呢……持国怒了!为毛!为毛我要替象城着想!都没人替我着想!!我亲弟弟抢了我王位你造吗!是象城欠我的,每个人都要还!要是维杜罗在,一定说一堆大道理!……不过他们怎么还没开打咧?

    瞧。以上就是88版持国那极富创意和跳跃性的思路。有没有觉得13版持国已经是一朵清新的小花了?

    鉴于双方已经傻站了快两小时,难敌也在跟伯公抱怨为啥还不开战。毗湿摩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来抒情,原来说了半天外人全没听见,老太爷特别想也跟阿周那一样幸运地听听大神教诲。难敌被伯公的论调搞晕,叉着腰一顿吐槽,对黑天曾经拒绝跟他一起吃饭的事耿耿于怀,表示受了莫大的侮辱。可见难敌和毗湿摩都是思路很神秘的人,我衷心表示赶不上。


     

    摩诃婆罗多

    评论(2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