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4

     

    熟肉随记50-51

    内含大量有感闲扯,非主流,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被气到的话没赔偿的哦,重要的事情我说过了!


    50

    坚战既没有因为难敌的恶言恶语而气得乱了阵脚被打败,也没有怒气冲天伤了难敌而被取消资格。这正是他的性格优点所决定,不过上周我说的“第三种可能”就真无法避免了——他赢啦!然后再因为遵守规则、不赶尽杀绝,被完全不实行这种规则的敌人给打败。一直到黑公主被扒衣服为止,坚战所有的胜与败,都因为本集中显露的这种优势和弱点而来。

    然后别看难敌这局赢得无耻,还就真没犯规!因为毗湿摩老太爷定的规则里木有偷袭!估计自己平时没偷袭别人也没被偷袭过(有人想偷袭的话还没动手就会被打趴),所以忘了这茬。让我们来怜爱其智商30秒,生活中要是有人认为“我没被石头绊倒过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不可能被石头绊倒”,除了怜爱其智商也没有别的好说,跟情商已经关系不大了……

    贡蒂一直照顾甘陀利的心情,所以没对她的跳腾有任何质疑排斥。但当她儿子明显太下贱时,贡蒂也不会只为迎合她而作违心之语。一辈子行得端做得正,或许不能抵消其他问题上的错误,可总比又有错误又一辈子坚持犯错误要好……我就不说指谁了哈。

    杜莎罗希望怖军能挫她自己亲哥哥的锐气,恐怕只有一半原因是五子曾对她比亲兄妹还亲,另一半是她眼睛和心还没瞎,看到现在谁明谁暗一清二楚,自然没有再帮耍花招者叫好鼓气的道理。——咦,说到这里才发现编导的坏心眼儿,这不正跟站在高处看半天的某同学恰好相反吗……

    怖军跟难敌实力相近,真用力认真打起来,还是怖军略胜一筹。恐怕就因此,后来的影视版本才一致沿用了精校本里没有的甘陀利金钟罩情节?不然在平等状态下最终决斗,难敌既弱势又气沮,不用怖军打大腿就得输了。嗯,这也算印度人民代代相传的智慧。

    另外我注意到在怖军占上风时,毗湿摩同样苦着脸。不相上下时他仍然苦着脸。难敌真得胜了他更是苦着脸。到底想怎么样啊能告诉我吗……。见血即犯规的规则是他定的,为的是防难敌他们在对战中下重手,却没想过万一般度之子的本领较高,这条规则就反成为他们而不是难敌的束缚。让我们来怜爱老太爷的智商一分钟……好吧说正经的:毗湿摩智商数值一定比我高,他真正的问题在于只会念教条,从不去具体了解实际情况如何、每个人的做事方式如何、可能导致什么后果,然后再来研究处理事情的方案。怖军脾气暴躁会打过头,难敌会耍贱讲脏话和偷袭,这些都不在“标准刹帝利”的教条范围之内,所以他想都没想过,也从不认为自己需要去想,当然更不会防患于未然。自河边起誓开始,毗湿摩一辈子都在犯着这个毛病,要光坑他自己倒罢了,可总坑别人、兼坑国家,实在天晓得。

    跟毗湿摩相反,难敌和沙恭尼早就一一研究过对手的弱点,“怖军鲁莽、坚战心软”真是太切中要害,看本集结尾可知,沙恭尼连万一此战真输了后的主意都打好了。不管要害人或反击,这才是必须要做的功课吧。

    马勇去射象头,思路是“阿周那必死,难敌必胜,一切OK”;德罗纳却知道阿周那不会这样就死,一切也不会就这样OK。马勇必须从谋害五子的阴谋中被彻底摘出去,否则将来五子怎么帮他打江山?若由德罗纳本人射掉象头,只会让所有不知情者以为是老师以稍微惊悚的方式让徒弟显显能耐,不会怀疑到马勇身上去。老爸用心良苦,其情可感,无奈儿子还是啥都不懂……


    51

    难敌一党与般度五子的对抗,胜负本来一目了然,光凭“有备而来、对症下药”八个字,四兄弟加毗湿摩维杜罗就只有被吊打的份儿。唯有阿周那是变数,他最强,而且没什么弱点,有他在,难敌一党就无法取得最终碾压胜利。这时候最好要有一个武力跟阿周那相当的人,哪怕弄不死阿周那也可牵制抵消之,双方余下的力量再来比,难敌一党就能继续轻松吊打。然后……这么一个人真的出现了。时也运也命也。

    迦尔纳进象城时肯定只打算回家找爹妈,谁知听说有轰动列国的德罗纳弟子毕业比武会,就带着弓跑去了。真有人认为德罗纳不多说那句“阿周那天下第一”,他就不出来踢馆?短短五集之前说得明白,等学成武艺必定要当众碾压德罗纳及其最得意弟子。人家就是实(cun)践(xin)诺(zhao)言(cha)来的,可别告诉我到赛场只是去找爹妈。88版里另有一层心思在多年后才揭露:当初你德罗纳要是收了我,我就不会再拜持斧罗摩,就不会被老师歧视和诅咒!所以都是你害的,我非踢了你的馆不可!13版大概觉得太中二所以没挑明,可我猜测迦尔纳也真有那么一两分迁怒德罗纳师徒的意思。不然,脾气怎么忽然又变这么大。

    无论如何,迦尔纳已经在高处看比赛看了好一会儿了。连杜莎罗都看出一方有猫腻,他却无所谓。出手解救难敌时还没跟难敌相爱(无BL含义),他的逻辑只是:德罗纳讨厌!德罗纳喜欢的弟子就是我的敌人(所以怖军揍难敌时他没出手,因为怖军显然不是德罗纳的最得意弟子)!跟我的敌人作对的,我就要帮!就要救!……瞧瞧。持斧罗摩要是看到了,恐怕一头撞死的心都有。这徒弟已经完全不问是非、不看实际形势,只以自己爽不爽为唯一标准,并开始仗着强横武艺去任性而为了。我说真的,就算没有难敌这个人和比武会这码事,王位上顺顺当当坐着坚战,迦尔纳现在的这种心态配上超高实力,也迟早要为祸天下而非造福。

    这段充满争议的大戏,13版拍得甚合我心,好在“客观”。充分拍出了迦尔纳的绝伦英姿、对父母的真挚情感、个人某些不俗的见解想法、因出身而被贬低价值的委屈伤怀,没有半点矮化和丑化;同时,难敌一党在本次比武中的阴险狡诈、局势对他这样一个人的需要、难敌招揽他的必然性和虚伪性、他的戾气和五子的无辜,也都一点不漏地拍出来,有心人自然看得到。怖军骂“车夫之子”时坚战明显并不赞同,就连怖军本人,难道平时曾仗着是王子就随便歧视辱骂别人的出身?那位来自摩揭陀、会摔角的侍从先生最清楚不过。正的和反的都摊在台面上,不同价值观和着眼点的观众各自取用,自然就会得出各种结论,也正见证了人间百态。谁都不能算错,非要说错,错的只是光看到其中一面而彻底否认忽视余下那一面。

    而我,当然也只能在承认以上所有事实的基础上,凭自己的价值观和着眼点写下自己的意见。不好听,觉得迦尔纳好可怜好正确、世态好炎凉的请务必直接跳过,不然我怕你激动之下伤害到我Q Q


    【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有立场和无奈,可世间仍有道理与是非。就如同再可怜的凶手也最多轻判,不能因为可怜就没罪反而有功,天地间总有个法则在。说到谁对谁错,我的简单标准就是四个字,先撩者贱。

    演武场上,先撩的是迦尔纳。整件恩怨里,先撩的是德罗纳。真没五子一点事儿,怖军如果肯微笑表示“壮士你挑衅得好,我虽然不同意你的意见但尊重你挑衅的权利”,那是他涵养好,而如果他想把此人一拳揍飞、最后只用一句难听话来代替,那也只叫做“反击”,不是主动攻击。

    会倾向迦尔纳是正常的,举个例子,没有一个中国孩子看大闹天宫时会不为孙悟空叫好,只有奇葩才会觉得他这样有错;然而人不可能永远是孩子,等你到了四十岁、做了公司总裁、隆重举办一场招待各方贵宾的大宴,等快开席时才知道摆好的吃喝全被大厦某工作人员吃光了,没吃的也全带走了,那时你才能明白大闹蟠桃会是一件多么让人想弄死肇事者的事情。(那时你也就老了。)

    蟠桃不是孙悟空的,宴席也不是。人家就是没请他。他的活泼争鸣,是对别人正当利益的侵犯和伤害。所以二三次元的所有西游记版本都必须加上采桃仙女辱骂、玉帝无理约束压制、天兵天将找茬等情节,来让孙悟空大闹蟠桃会的性质变为受欺辱后的反击。而在原著里这些全没有,无论看起来多痛快美妙,他真、是、错、的。别的不论,如果孙大圣当时自己回花果山办一个大宴招待众位妖王哥哥,开席前被某个小猴子把东西全吃光,哥哥们来了只能瞪眼睛,他是会一笑了之还是大怒?爽自己的是无可厚非,但有两条底线。第一,你侵犯了别人应有的权益吗?第二,别人照方抓药对你来一遍,你能愉快接受吗?迦尔纳已经违反了这两条底线,甚至可以说,他现在真心以为标新立异破除陈规的自己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些。这就是他的错了。

    不是所有规矩都陈腐,有些规则是为了保护人们的权益而设,只有当脱离了以人为本的原意、反而需要牺牲人的尊严幸福和生命去迎合它时,它才是需要打破的陈腐教条。毗湿摩初见迦尔纳时维护的种姓制度就是这样一种教条,迦尔纳慨然陈词去批判反抗是极好的,可是他在演武场的初衷和实际行为,确实就是不分黑白地侵犯无辜者的应有权益,跟种姓半毛钱关系也没。就算是两个首陀罗正说好了规矩靠实力比输赢,他一个刹帝利无端跑去指着胜者的鼻子叫骂、作势碾压,照样属于侵犯他人权益。(174集里,堂堂大力罗摩在自己的地盘多门城想一句话搞定百姓纷争,百姓都不买他帐,也是同理。)这本来就是一场王子之争,而且其中一方已经多行不义,强行为了自己的意气而硬插进来不分黑白地挑衅,他是车夫之子,当然就会被骂车夫之子;就算他和他爹是婆罗门,换作我是怖军,照样会骂“死婆罗门回去跟你老爹学念经去”。

    他的理直气壮和委屈都是真实,道理和事实同样真实。他连杜莎罗都不如。这么一个拥有高超武艺而全无是非坚持、又毫无政治头脑只凭意气行事的人,正是难敌一党最需要和最渴望的。但凡他正常一点,事情就不会这么发展,所以说还是性格决定命运。这份戾气和自我中心在迦尔纳人生后期渐渐好转(大方向没变,后来跟亲妈相认时仍表示难敌再对不起别人,只要对得起我,我就帮他干),此时却正在高峰,没药可救。他越英姿勃勃豪情万丈,离正道就越遥远。】


    说回剧情。阻挠比武的不是阿周那,骂车夫之子的不是阿周那,阿周那从没得罪过他;以上事实迦尔纳无视之。他只看到自己和父母的委屈泪水,难敌和沙恭尼是好是坏、两边唇枪舌剑谁说得有理,他都不管。但怎么可以不管啊!!就是这种“不管”,让他做了一辈子糊涂人,只有最后半小时清醒。

    观众起哄之刻,除了难敌没有人帮他,德高望重毗湿摩和名满天下德罗纳都没有,亲妈贡蒂也没有。这话是他后来跟亲妈初次倾谈时理直气壮作为“我应当帮难敌”之证据的,可其实也是扯淡。先不管毗湿摩,当时出来挑衅的是迦尔纳吧?!被挑衅对象就是德罗纳以及贡蒂的儿子吧?贡蒂又还不知道这个跑出来的青年是谁,是要多抖M才能公开跳出来喊“你们不许起哄他”?德罗纳阻止慈悯公开讯问迦尔纳的出身,难道不是有心相护?也被华丽丽地完全忽视掉了……。这是病,得治,真的!!大声疾呼的那些话非常非常好,他后来实际的作为却大相径庭,我都懒得再说了。

    可我也忘不了迦尔纳在万众面前给爹行礼的一幕。这是从小一直压制他爱好的爹,曾对他大吼大叫、掐断他梦想的爹。脾气上来时,他连爹摸头告别都拒绝,一句句狠话顶回去。可是在车夫之子身份会为他带来耻笑怒骂的时候,他依旧大声喊出爹的名字,说自己为爹自豪。不管出身问题多么困扰,不管知不知道这不是亲生的爹,终其一生,他都对爹没有半句歧视和埋怨,只有爱。因为这是养育他长大的父亲。

    他本来就是这么好的孩子。牢记别人给予的爱与温柔,无怨无悔地用爱去回报。这份本性,比任何财富和高贵出身都更宝贵,比他的金甲更加耀眼。

    是他自己忘记了。

    他也忘记了当年那个小胖子,在河边射出追寻梦想的一箭时,最先想到的是“不会伤害任何人”。对父母和难敌的爱与感激不应用侵犯伤害他人的方式来实现,他全都忘记了。

    怪谁?又怪社会?好吧随便吧。



     

    摩诃婆罗多

    评论(5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