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8

     

    老版摩诃婆罗多75-78

    75

    旁白君告诉我们,阿周那在战争即将开始时驱车到了战场中心,当众跟黑天老师嘀咕了两个来钟头,然后又驱车回到了本阵营,接下去才是真正的开始。而毗湿摩内心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啥呢?剧情回到原著节奏,只见坚战跳下车,径直走向敌阵了。我想双方将士会不会在想:“又来!!!到底几时才能开战?!”结果难敌倒是很高兴,以为坚战胆怯跑来投降示弱了。这得多天真!就算可爱的优多罗小王子,真被吓到也只会往自己后方跑吧。

    坚战来向敌方长辈一一问安,其实也是很经典的场景。双方首领的格调立见高下(我就不说坚战给伯公行礼时露出纤细的白腿了)。长辈们一一接受了他的问安,极其简洁地表示“我不是真心跟你作对,你们到时候也不用念情,尽力打我就好”,并分别承认是被誓言、财富等等所束缚。这段戏撇去原著槽点的话就会像88版这样,有种大气而诗意的魅力,让人缅怀那个古老时代的礼仪规则。坚战泰然在敌阵前一步步走过去,气质也特别棒,且从头到尾只是问安、听老头们倾诉,未提任何要求。

    原著那槽点果然哪个剧组都不会拍的:坚战问完安就厚着脸皮一个个问“到底怎样才能干掉您”,长辈们除了毗湿摩之外还都变着花样回答“我不告诉你”……13版为了省时间,好像是让坚战对长辈们总的诚恳问候一次就完了?真是各个版本都有各自趣味。

    说回本版。难敌看见了又开始抱怨老头们光会祝敌人胜利,毗湿摩可能心情不错,心平气和给解释。但凡你去给坚战摸脚,他也会祝你胜利哒,这就是道理,是对人家的尊重,被人摸脚行礼了就要祝福,就算坚战去给你亲舅舅问安,沙恭尼也得祝福他,懂不??难敌听后不再说啥,沙恭尼在旁边微笑着摇头,看着却像并不反感这些话。

    坚战问安完毕,大声发表了双方将士可选择投奔对方的宣言。趁着还没开打,我方将士想去难敌那边的,我欢送;难敌那边想过来的,我一定要!!长辈们都吓了一跳,可见这并不是常规。话音没落多久,尚武就命令车夫驶向敌阵。惊坏长辈们,气坏难敌。插曲君歌颂他投奔了真理,又略同情了一下他母亲的立场。不过我大胆猜测,他母亲应该也是希望如此的吧?不管88版还是13版。此中滋味,非细想不可知。

    难敌气得直嘀咕,这不是一个妈生的,果然养不熟!沙利耶舅舅马上吐槽:般度军里也有俩娃跟其余兄弟不是一个妈生的,可为了我帮你打仗,他们就说要杀我呢。所以只是你魅力不够而已~~。毗湿摩也帮腔说投奔真理是正确哒!难敌吼说你意思是真理在坚战这边喽?!伯公曰,别问我,问你自己的灵魂!难敌接不下去了,只好从战略上表示鄙视。俱卢军真是爱说群口相声的一帮。

    镜头任性地转回了宫里,甘陀利一个人趴床上郁闷。听说尚武投敌了,她大方地表示从一个哥哥那儿投向另一个哥哥那儿也没啥稀奇。听说持国为此很不高兴,她BS地表示反正打到最后谁都开心不了,他不高兴有个屁用!既然非打不可了,那就战个痛吧!!……瞧这咬牙切齿的样子才是她本色,也许早几十年停止装贤妇还省时省力一点。

    持国这时还在听全胜直播,缠着全胜非要知道是哪边先发动攻击。俺不怕失败,但俺害怕历史到时候说是我们这边先开打的!多难听!——全胜贯彻原著精神地当即吐槽说陛下您就别管历史怎么说了,真要说起来可多着呢,蜡宫、分国、骰子大会、扒衣服,一件件说过来您扛得住吗?我个人是尊敬您的,但您作的孽还不够多吗??持国说那不一样啊,那些我可以去怪沙恭尼和迦尔纳,可开战这个事没别人可推,要怪肯定都要来怪我,所以我很关注啊!你就老老实实给我继续直播呗!……听到这话,全胜长叹一声,又露出了苦瓜脸。

    这时已经吹过螺号,两军冲锋交火打成一片,群战精彩度比13版高多了,13版唯一领先的只有射箭特技。暂时无将领伤亡,死的都是小兵,也看不出有没有违反那几条精细的规则。一堆大将(包括沙恭尼)两两对射,基本都平手,无明显优劣。激昂对上毗湿摩,小的很恭顺、老的很感慨,真打起来时又是势均力敌。全胜看曾祖孙相残看得怪难受的,说给持国听,持国表示打起仗来总有伤亡的你就看开点呗!只要告诉我我儿子有没有事就可以了,比如难降,怖军有没有真去打他呀??全胜只好苦着脸把画面切到难降对无种,再切到怖军对难敌。其他大将们除了两两进行无结果的对射,都在忙着击杀敌方小兵;无种终于成功把难降射得跟刺猬似的,要不是必须让给二哥,早就射死了。这大型战争场面拍得真是下本。

    激昂成为本剧中第二个受伤的将领,被毗湿摩射得血淋淋,当然毗湿摩也没讨得好去。老太爷大悦,想留这个少年英雄的曾孙子一命,可又脱不开激昂的牵制,于是气势万千地仰天长啸:阿周那!!来把你儿子弄走!!转头又对曾孙子说,要不是为了守护象城,我被你射死也开心哒。把跑过来的难敌给气的哟……哇靠老头你到底是哪边的统帅?!你不杀这小子,我来杀!既然对手换成难敌,难敌又是二伯预订的,激昂也就不恋战了。13版的激昂是惹人喜爱的少年英姿,而这版激昂虽然是小胡子斯文男,傲气起来却比13版更为逼人。


    76

    战场上亲族相搏并不止毗湿摩和激昂,血流渐渐成河,旁白君为此慨叹不已。般度军大营里,黑公主还在回忆当初要用难降之血洗头的誓言。妙施王后专门来告诉她激昂在战场上露了脸,被堂堂毗湿摩老太爷夸奖祝福了,她也高兴不起来。说着说着还激动了,提起当年之事,把长辈们逐一点名,跟妙施王后说我其实敬重他们,但他们始终要死!祝福了激昂又咋地,他们只是想弥补自己站在错误一边的愧疚罢了,反正我不看到难降的血就不算完!……咦,这话听多了好像也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烦。还好13版微调过了。

    难敌这时候还是很清醒的,知道毗湿摩是战胜的关键,叫难降召集其他大将专门去保护毗湿摩。至于他自己,想到尚武可恶就跑去打尚武了…我怎么有一种刚才白夸他了的感觉…?

    束发倒不怕毗湿摩被保护得好,他相信黑天老师总能找出办法让他有机会对上毗湿摩。镜头转到沙利耶在和一员大将互射,被射中好几箭,拔箭后让来将通名,我才认出这个就是优多罗小王子!精神状态真跟当初在宫里时完全不一样了。沙利耶不大看得起小伙子,回射也颇有射中,但小伙子斗志不减,接连射掉他的好几样兵器,又射死御者,破坏车轮。嗯,好像开战至今这是第一次拍到御者被杀,算违反战斗规则不?特别倒回71集看了看,没提过不许杀御者。那我就放心了,谁先违规这件事还得继续观察。

    沙利耶摔趴在地上,捡了一支长枪投出,正中敌方要害。这个得算是靠战斗经验取胜,本来他空手摔下马车已是输了,优多罗按照规则没继续下手,但他在逆境中反击也并不违规,是对方历练浅,失了防备之心。一枪穿胸,就此毙命,死的样子好可怜……。沙利耶专门过来行礼赞颂,并非虚伪。能让他这般老将几无还手之力,优多罗的表现确实太好了。

    号角吹响,第一天结束。妙施王后闲闲坐在帐中,见老公进来,就笑问咱们儿子今天还不错吧?毗罗吒王慢慢地说,是啊,大家都为他骄傲,别说般度军,连俱卢军也对他交口称赞,沙利耶都特敬重他,多好啊。我已经叫人回国去把女儿带来了。妈妈听得当然高兴,又问你叫女儿过来干什么,她不是正怀孕?爸爸说咱们外孙是大英雄的外甥,又是大英雄的儿子,正该出生在战场上。(开战前至上公主在后方,激昂死时她却在营中,就是这时去派人接来的。)妈妈听得奇怪,说你干嘛把孩子舅舅给放在孩子他爹前头说,咱们儿子不是比激昂小吗?爸爸慢慢站起来说,今天他不小,他是最大的,没有人比他更棒。妈妈心花怒放说哇这么棒啊,那你给说说他都立啥战功了?爸爸也不转头看她,只管把优多罗对上沙利耶时的英勇给一一讲来。妈妈都快乐飞了,听着听着忽然走过来盯着老公的脸疑惑:那你掉什么眼泪呀?老公说我这是骄傲的眼泪,我为我是他的爸爸而骄傲。听到这句,妈妈终于感觉出不对了,说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老公说我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会大声告诉所有人我就是他爸爸,昨天他还被称为我的儿子,今天我就以做他的爸爸为荣,而你也会以做他的妈妈为荣。在战场上,沙利耶走到他身边专门夸奖他的……。

    这时候毗罗吒王已经满脸都是泪了,妙施王后也没什么不明白的了。可还是不肯信,就算老公直接说了她也只管摇头。老公说我祝贺你有一个这样的儿子,她扑到老公肩上,一边哭一边只说了一句“我接受你的祝贺”,再也没有其他。这段戏我觉得是88版里最美不胜收的独创细节之一,幸亏13版另辟蹊径,若是照搬,真没这个功力能如此催泪。那个挥舞两条小细腿哭着被巨苇阿姨扛回战场的小王子,死于参战的第一天;而这一天这一晚,确实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旁白君感叹,战场上还有无数的无名死者,但他们岂真无名?对于父母亲人,他们有着独一无二的名字和意义,可是在这个战场却只能互相残杀横尸荒野。战争的残酷,便是如此。

    甘陀利去维杜罗家找贡蒂,责备她见外,硬要把她带回王宫里进行“为儿子担心的母亲”联谊。贡蒂说我们不止是母亲,还是刹帝利,双方儿子正打着仗呢,我住到王宫就不必了吧,三叔家就挺好。于是甘陀利开始算账:我都没在我儿子上阵前祝福他胜利,我很公正哒!所以贡蒂你就祝福一下我儿子吧!难敌他人很好的,只是有点糊涂!贡蒂非常委婉地表示,难敌确实不算烂,真正烂的是象城,所以没救啦。甘陀利一听又不高兴,说我今天是特别来告诉你,开战死了一大堆人,你儿子没事。贡蒂好像被感动了,祝甘陀利的儿子们长寿,两妯娌又拥抱在了一起……好吧我承认我可一点也不感动=A=

    般度五子晚上慰问完伤兵们,心情很低落,不知明天还会死多少人。黑天用大道理给他们打气,不得不说,这也是必须的。

    第二天的战斗场面疑似重复使用了开幕式镜头。大将对射早就有不少人见了血,但反正无论谁中箭都是面露痛苦——拔箭扔掉——没事人似的继续对射,除非成了刺猬,否则根本不在乎。毗湿摩杀得很欢,阿周那为了尽责而打算去跟伯公单挑。单挑前先说,伯公我针对的不是您!伯公表示少说废话,来战!(你明明就那么爱说废话……。)阿周那的螺号声传到黑公主和妙施王后那儿,黑公主推测难敌没那胆子,迦尔纳不许上场,对手应该是毗湿摩本人。同时,迦尔纳好像感觉到有人背后说自己,在帐篷里又开始向天控诉自己被歧视被排挤、无法报效难敌的苦状。他很想出去打,但又不好意思因此祝愿毗湿摩早点死,心里也很困扰哒U U


    77

    毗湿摩和德罗纳轮流跟阿周那对射半天,谁也没见血。难敌照例抱怨,毗湿摩照例以大道理回击,双方大将们照例两两分组没完没了地对射,顺便射倒一大群小兵。这真的很忠于原著,就是原著那个味儿!虽然我个人觉得没啥好看的。毗湿摩还射中了御者黑天两箭,都在胳膊上;黑天老师倒不像很疼的样子,但一脸惊讶……对哦,传说中敝衣仙人的刀枪不入牛奶粥祝福呢?当然我知道他中箭也是原著内容没错。

    看到他中箭,阿周那比自己中箭还要痛苦,专门下车来帮他把箭拔掉,还悲愤地瞪了对面老爷子两眼。接着继续对射,阿周那发起狠来又射死了对方御者,那么可以确定攻击御者并不在战斗规则禁止范围了。

    难敌本来在跟怖军对射,不知何时怖军改用杵在打小兵,难敌闲得没事干就唠叨说太阳怎么还不落山呀,昨天不是落得挺是时候的吗??结果再次被慈悯吐槽:你少管点太阳,多注意一下敌人好不好!这么射着射着,小兵如割稻般倒下,第二天总算结束了。插曲君唱起悲歌,描绘这黄昏的死亡静默。

    难敌四人组再次在帐中集合,沙恭尼大肆抱怨毗湿摩不给力,不过他也承认,要是按照难敌一开始的做法让迦尔纳当统帅,大军可不会有现在的人气。难敌也很烦恼,毗湿摩明说不会亲手杀阿周那,才让阿周那有命把俱卢军杀得人仰马翻;都开战了,又不能阵前换帅,那现在的状况要几时才是个头啊。沙恭尼非常开放思路地说,这用得着我们想吗?不就是让毗湿摩早点死、换个新统帅吗?般度军比我们还想他死呢,我们只要等着就好了,黑天总会想出办法把他搞死的。……这个逻辑我忽然感到无言以对……

    第三天仍然是大场面群战,阿周那的对手仍然是毗湿摩。黑天老师愤怒地跳起来骂阿周那,你这么没完没了地射对得起那些阵亡将士吗?说着跳下车亮出了妙见轮(不是车轮),毗湿摩表示欢迎,阿周那跑过来抱胳膊(不是大腿),然后跪下哀求好友不要破誓,自己一定会好好干哒。被他一卖萌,黑天老师终于恢复了淡定。在这间隙我发现了一个事实,大将们个个背着箭囊,然而箭却都是从旁边(不是背上)抽出来的……

    当天无事,晚上难敌、沙恭尼和难降来探望毗湿摩,说着说着又吵起来了。难敌跟书里一样嘴刁,毗湿摩却没有书里和13版那么好欺负,比他喊得还大声,而且依旧坚决不许迦尔纳上阵。难敌抓狂说你干嘛非跟他作对不可啊?!毗湿摩说因为迦尔纳侮辱了我老师持斧罗摩,后来又言语侮辱黑公主,我不让这种人参战!难敌吼说当时你也参与了,要这么算的话你也别参战了好不!!沙恭尼打圆场说难敌不是这个意思啦大伯父~~毗湿摩豪壮地吼他一脸:表叫我伯父!表跟我攀亲戚!难敌说什么我听得懂,不用你解释!!沙恭尼被吼得好像缩小了好几圈,难降也来打圆场,刚叫了一声伯公,老爷子又吼:叫毛啊!当你伯公算我倒霉!你们这伙人没一个省心的!于是难降也默默地缩小了。

    也就是难敌还敢跟毗湿摩对吼:好嘛!随便你说般度五子怎么怎么好,到最后你还是在帮我打仗,别忘了!债见!!吼完就跑路,还得沙恭尼和难降在后面代他跟毗湿摩乖巧地告辞。他们走后,毗湿摩郁闷得连伤口也不想处理,直接就躺下了。沙恭尼这样子其实也挺萌的咧=A=

    第四天,双方统帅吹号,大军在开幕式之歌的旋律中开打。怖军遇上一群堂弟,用大锤打得他们一塌糊涂全死光。持国听转播听得直哭,问全胜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我方这么多大将,成绩在哪?为啥死的都是我儿子??全胜无言以对,持国就放弃直播,去找老婆求安慰了。甘陀利的头发明显白了很多,精神状态极差,听说死了整整十个儿子,倒没怎么狂哭,只乌云罩顶地说起昨晚的噩梦。梦里她独自在森林,周围的绿树全倒了,她问老公是谁把树弄倒的,老公说“是我”。她问你还要砍多少棵啊,老公说“一百棵”。持国听完哭得更凶,愧对老婆想抽身走人,又被老婆哭着拉住。天地之间,能分享他们现在这种痛苦的也只有彼此了。老头老太哭成一团其实真可怜,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我才在心里这么想着,插曲君就这么唱了出来=0=


    78

    战斗在继续,每天都差不多。逐渐开始有将官在对战中死掉了,不过都是些无名氏。有时俱卢军占上风,有时则相反。到第九天,持国百子还剩七十四个。般度军晚上开会严肃讨论接下去该怎么打,结论始终是毗湿摩必须死。阿周那不愿意听这话,猛光坚持,黑天却叫坚战和阿周那去向毗湿摩求祝福,跟老爷子本人打听怎么才能把他杀掉。激昂忍不住问舅舅,这答案您就不知道吗,何必再去问?黑天老师说我知道啊,可是伯公和侄孙子的事我掺和什么呢?这话说得也玄妙。坚战和阿周那只好一脸不情愿地去了。话说黑天老师对毗湿摩的吐槽也颇有理:一边说孩子们我祝福你们胜利、我乐于受死,一边自己杀得起劲、成为孩子们胜利的最大阻碍,这就像在快饿死的人面前放个空的金盘子,看似慷慨,结果屁用没有嘛。

    坚战和阿周那偷溜进毗湿摩的帐篷(怎么做到的??)问安,老爷子特高兴地要祝福他们,兄弟俩委婉表示您就别给祝福了,反正有您在,就算被祝福了我们也打不赢……我这么记录下来好像很嘲讽,其实这两个侄孙子当然是真诚而恭顺的,不要不相信。老爷子哭诉说我也没办法啊,谁叫我太厉害,不败不死!坚战想插嘴,老爷子亢奋曰表打断我!表学那只难敌老喜欢打断我!!坚战赶紧道歉。老爷子赞美了一下伟大的无所不知的黑天老师,然后向侄孙子们指示方法。方法就是毗湿摩会对女人放下武器,坚战说这战场上哪来女人?毗湿摩说你回去问黑天就知道了。咦,原来般度五子都不知道?毗湿摩对安芭的誓言,还有束发的真正身份和动机,在这版里都是长期对外保密的么??这设定好像有点独特。

    黑天老师不肯泄露天机,坚战想不出能怎么弄个女人来战毗湿摩,一时气沮。黑公主在旁边马上开始说风凉话:对啊,有伟大的男人时何必要女人打仗呢,这些男人可棒了,敌人全都舍不得杀,反正都是亲戚,就我一个外人,怎么被侮辱都没关系~~她这个腔调和表情,让我前几集里那种微妙的不快之感更加鲜明了。

    果然,黑天老师也马上把她说了一顿。是啊!就因为你想洗头,死了多少人了!我们在谈重要问题的时候你就别老提你那个事了行不行?说话时那样子似乎真有点生气,黑公主照例硬着脖梗不吭声。这部剧已经是第几次故意让黑公主做出其他版本里没有的讨厌举动、再让周围人来打她的脸了?她现在就像13版里的安芭,看着持斧罗摩和毗湿摩决战就幸灾乐祸,不打死一个就嫌不过瘾。般度五子欠着她,般度军的其他人可并不欠着,那种完全不管其他人死活和心情的气氛,即使出现在一个有足够理由记仇的女人身上,也还是很讨厌。问题是书里明明没这么讨厌,却硬要她变成这种德性再被男人抽打,何苦来哉??这写法应该就叫做“黑”了吧。

    等闹够了,黑天才提名束发,解释了缘由,并保证毗湿摩一定能认出安芭公主来。于是由阿周那单独去请束发和自己一起上战场、协助干掉伟大的毗湿摩,束发当然答应得十分爽快。这时候的毗湿摩正在跟老妈聊天,母子俩太久不见,不但儿子惊喜而卖萌,妈妈也惊喜而慈祥……当年骂了儿子两句,儿子就再也没来看她,估计恒河女神这些年真够寂寞。儿子顺便倾诉了认出束发时的欣慰心情,所以说坚战他们的担心多余,哪怕束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叔,毗湿摩还是认账的。

    马勇到老爸帐中求祝福,原来这几天难敌对毗湿摩和德罗纳吐槽太狠,身为德罗纳的儿子,他怒得不行,打算直接去把难敌干掉,希望老爸先给个祝福。难敌骂街时迦尔纳在笑,所以他连迦尔纳都恨上了。德罗纳自然不能鼓励他去杀难敌,忧郁地劝儿子不要为两个日暮西山糟老头子而妄为,忍下来然后继续老实打仗即可。——马勇同学在书里或这部剧里都是完完全全的酱油,比他爹还要透明,但也不要这样博存在感好吗?!能做出后来那种事的人,前期再渲染他三观正直也没用了。而且他明明就一直是难敌党,虽然毫无戏份,这个属性在本剧中可是早确定了的。现在忽然作激进状,我猜测一下,某些科普文里宣传“般度军坏得连一开始支持他们的马勇最后都怒而夜袭”,所以为达成被般度军无耻行径逼反的结果,马勇必须先站到难敌的对立面?若真如此,好歹在前面几十集里花一分钟写写马勇对般度族的支持,不要又跑出这种“到本集才第一次出现的”设定行么!!

    全胜的天眼也能转播这种纯私密谈话(13版里好像不能),持国很关注德罗纳站队是否坚定,全胜却叽里呱啦议论起祝福的效果和意义来,听得持国烦死。偶尔抱怨说你讲话越来越像维杜罗,就遭到了全胜的严重吐槽:您别提我了,倒说说如果您不是相关人士,这两边打起来您会希望谁赢咧?持国感伤地表示,我可以不是象城的国王,但一定还是难敌的父亲!因此你少吐槽两句,让我自由地伤心一下吧!你看,大家都忙着祝福般度五子,我儿子哪里差了,就没人肯祝福他……他多坚强,多高贵,挺好个孩子就没人爱……说着又花痴起来了。花痴之后的严肃演讲和全胜的反驳吐槽不说也罢,反正差不多就那么回事。

    天亮时正是第十天,阿周那和束发乘一辆车,难敌方面全都不解其意。沙恭尼比较聪明,猜出必定和打败毗湿摩有关,叮嘱难敌要重点关注。难敌一去问,毗湿摩就老实地回答,我告诉他们怎样才能杀我啦!难敌气得要死,问你到底帮哪一头的?!老头雄壮地说我帮象城!我永远忠于象城!难敌说那我以象城国王名义命令你不许离开战场,老头曰,好啊,我答应直到战争结束都不会离开战场~~啧啧,好个语言陷阱。

    就算知道了毗湿摩不会对女人动武,难敌还是不明白这跟束发有啥关系,阿周那为何带着束发一起上阵。毗湿摩严肃曰,因为束发也是个女人!难敌被这句话震撼得整个脸都变成了(= A =)状,毗湿摩趁机就溜了……。这位老爷子昨晚刚表现得很合作,今天为了尽统帅责任,就这么老老实实向难敌招供了般度军的意图,还叫难敌千万别让他对上束发,不然他是要放弃抵抗哒~~这啥态度?借刀杀人让束发被集火?给沙恭尼多点时间和心理准备去防守?算了,我知道大概只是他智商太低,或者太习惯出尔反尔、说这套做那套。本版毗湿摩就是这么一朵奇葩。

    13版虽然参考88版不少,在面对以上槽点时却还是仔细思考和微调过的,善哉!


     

    摩诃婆罗多

    评论(1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