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9

     

    隔天的熟肉补记

    * 被人提醒才发现,那场大殿羞辱的往事戏里,木柱王的心理发展其实也是蛮有层次的。德罗纳刚到时,他有那么一点点想正经相认和招待过,可是还没等张口,底下的人开始嘲笑来客太穷,而这位对他太有信心的来客,竟然马上把矛头直接引向了他。当下选择是,认这个穷朋友然后被众臣私下甚至当面嘲笑;或否认这段友情。去持力仙人那里学艺是赖不掉的,所以他选择赖账之后,只好以论证“就算一起学习过也不代表是朋友”为突破点了。嘴虽然极硬,心还是有那么点虚,因此没吵两回合就下令赐十头牛,说起来已是德罗纳原先想要的五倍……。

    可这位穷朋友不肯接这茬,还在讨论他最不想承认的友情问题。于是他升高了价码,再次抛暗示:不止十头牛哦!你老实点认栽,别再揭我短,我就给你两个村庄!最高级地契,很值钱的哦!再提友情让你死哦!选择吧!——结果德罗纳不但没体会他的“苦心”,反而因为羞辱这个词而更激动,越发要数落一下堂堂王子考试不过关还得巴结学霸好友的往事了。到此,木柱王才彻底抓狂:胡说八道!老子本来就是学霸,有你什么事!快滚不然宰了你!!——这句一出口,德罗纳也就彻底对他失望,不再提往日之情,从此把他当仇人看待了。看完以上过程可知,木柱王不是天生贱,也不是存心要跟昔日好友耍贱,做朋友时更未必对德罗纳只是欺骗和利用。一切都有个循序渐进的原因在。

    不过他仍然是个很糟糕的坏朋友。德罗纳说友谊不能用衣饰衡量,但木柱王正是用衣饰衡量了好友的价值,一开始就把好友定位为“会让我丢脸的人”,才在坚守友情和避免丢脸之间选择了后者。之后又企图用钱财买脸面,把德罗纳看作能为了几头牛几个村庄就乖乖屈膝之辈。利诱不成,仍体会不到好友对这份友情的珍惜尊重,反而撕破脸威逼,说出超贱的贱话。交友贵乎知心,德罗纳确实白交了这个朋友,就算木柱王其实还有几分旧情在心底,照样是白交了。

    当然德罗纳也真是奇人,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都是愤然离去,最多气性大点,靠真本事挣得荣华富贵,再回来跟这势利眼钱财鬼显摆一番。偏他就要卧薪尝胆,一举反击。痛快了一回,后患则无穷。13版且不说,88版里马勇也是因为老爸发誓不报仇就不回家,从小疏于教育,才轻易就成了难敌党。原书里德罗纳把命丢在猛光手里,不也是源自木柱王的报复么……真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方早看开该多好……

    话说回来,看13版到现在,我暂时觉得木柱王这角色怪怪的,一个阶段就是一个脾气,仿佛好几个不同的人捏在一起。尽管每个都写得不错,挺典型也挺可以理解,但就不太明白是怎么发展演化才能够这样变来变去……


    * 65集迦尔纳跟难敌的那段对手戏,仔细一看,原来已经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次。这次他抛弃的是正法,准确说,是从小受的善良教育和对良心的坚持;而第一次,他抛弃的是弓箭。

    仔细观察升车开骂、迦尔纳扔弓箭的那次过程,跟这次难道不是一模一样吗?迦尔纳正好好在家呆着,没提要求也没不满,忽然他目前最信任尊敬的那个人开口说,你要放弃你个人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他反抗了,说理了,质疑了,拒绝了,于是对方发飙了……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到底你干不干?!不干的话就是存心要我死!好吧你去追求你的坚持吧,我去死好了!!!——然后,在对方即将翻桌掉头而去的最后一秒钟,他屈服了。

    那次他把弓箭顺水漂走,这次漂走的是对正直之心的坚持。都差点再也没机会找回来。但究其动机,都是因为“爱”。他害怕因为这种坚持而被最信任喜欢的那个人讨厌,也怕那个人因为他的坚持而受到旁人伤害。于是选择妥协,宁愿苦着自己。

    可悲的是,当年的升车和现在的难敌,逼迫他都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对,升车也是私心。别说升车脑袋清楚得很,绝非只坚持上下尊卑的奴才,只是深知象城确实容不下苏多阶层当武将;就算真认定苏多天生不能出头又怎样?他是苏多,迦尔纳不是啊!他只要昭告众人迦尔纳不是他亲儿子,谁又能说迦尔纳亲生父母不可能是刹帝利?迦尔纳不就能混了?可他舍不得跟这么可爱的儿子永远分开,出于私心先把迦尔纳圈在了苏多的框子里,再以此为前提尽心尽力地为儿子着想。难敌连“有前提地尽心尽力为好友着想”都免了,直接了当地就说为了自己,是要我还是正法,你选吧……。迦尔纳当年会那么选,现在当然就还会那么选。尤其在刚刚被德罗纳“歧视”过,又被最爱的爹妈背弃,难敌在他心中的位置比童年时的爹妈还更重要,更光辉。所以,一切就注定了。

    13版迦尔纳本性实在只有软萌,中二病是憋太久憋出来的,经过拼命发泄,目前已基本痊愈。可是因为童年遗留下的软弱妥协病,他最终还是陷进了坑里。升车这辈子可能就做过这么一件错事,还一直在弥补,但有些事在童年就定型,扳不回来了。父母也真是一种特别奇怪的存在,给儿女的比世上一切人都多,包括爱,然而往往也包括了痛苦和不幸……


    * 坚战灌顶当王储,毗湿摩满脸愉悦,自认为一生已足。当时场上明明各人表现不同,暗潮汹涌,他偏偏一点也没感觉,还陶醉在歌舞升平之中。不过这次我没吐槽他,因为我想起来,在他还是青年的那个年代,社会还比较纯朴,就算王权斗争也没怎么暗潮。想当年,贞信听说福身王找回了儿子,勃然变色,转眼又恢复和气先向福身王祝贺,我还以为她要走宫斗路线,先搞定局势、安抚老男友的心,随后再慢慢扳回一城;没想到她接下来马上就跟男友摊牌了,一点不带转弯的。从那时起我才明白,就不该用中国那套宫斗招数来放在摩诃婆罗多里面。起码在那个时代还不能。

    所以说,毗湿摩是真没法理解“当面叫哥哥,背后掏家伙”这种事,因为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见过这个。就算五子小时候,也得难敌明刀明枪地打起来,老太爷才知道去拉架,什么暗潮,他真的没听过也没见过……。虽然青年时代很快过去了,他仍然活在新闻联播里,只要 别人不直接喊出来闹出来,他就一概认为没事发生。尤其自家人,只要有个笑容了,表面上抱抱了,他就觉得一切都没问题了……总之,只要对方不按他知道的正法来,他就一点辙也没有,因为他的世界里一直只有正法和正气盎然的脸。那么在66集结尾,他果然要以为世界大同了。我看恒河女神的眼神里都在说“图样图森破”……其实真满可爱的啦,但以后要靠这个可爱的老爷子是靠不住了……


     

    摩诃婆罗多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