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5

     

    创下25

    所以现在这妖市皇权之争是怎么回事啦?不管先前局势如何,谁又吃了亏,只要一方冲过来把另外一方揍趴,政权就到手了?……好吧,想想北嵎皇朝好像也是这样。在这样的世界里,搞什么攻心啊宫斗啊下毒啊真是无聊,反正谁肯开打就谁赢,而且先前吃过多少亏都不用在乎,只要打赢一仗就是赢。战骸也是必须要归顺二哥的,不然他二哥这光杆司令会被打得更惨。然而一个“暗中”控制偌大国家多少年的大BOSS怎么忽然就成了光杆司令?这可没法用北嵎皇朝来套。北辰家在这个问题上写得合理多了。瞧,我再怎么想给现在的霹雳开脱,还是无能为力……

    双秀现在就是普通的光彩全无的、完全看不出以前有啥故事的正道打手。本来想说这也是霹雳的惯例,但他们还是跟F4那些人不同滴!!区别在于,他们就算在全盛时期的故事也超烂……

    战栗公看上去比果郡王有谋略,会演戏,会玩。可是果郡王仍只需要硬扛就能夺得政权,所以说这些素质在妖市王家原来都是没必要的吗??战骸还要继续刷兄弟情,那真是恶心死了。看来自己兄弟他是爱的,那么当年和现在被他杀着玩的无辜群众,难道原罪就是没有能投生在他家做他哥哥?谁要看超级没品的杀人犯对他超级没品的哥哥多有情义??天晓得。

    罪域相关,我有一种“随便你们怎么搞吧”的思绪。因此还是别多在意了。与其说是我个人偏好,还不如仔细想想,这条线有啥魅力在?连看脸都没看头,脸之外的部分不幸比脸还没看头。鬼方赤命已经没救了,同样随便他。

    君海棠和御清绝这条线每周的愚蠢度都在刷新我的认识。君海棠这么折腾就是为了让御清绝亲手杀她,思路简直比梅声还奇绝,敢情她对御清绝是真爱??真爱她还一直折腾个屁啊?!又何必对他下春药,永远跟他清白地真爱着不是更好么,干嘛先努力作死破坏他的美学,再无可挽救状唯求一死。死就找个没人地方一头碰死吧,非得死在男人手里,出息呢……。还有御清绝,看到他跟抱着梅声一样抱着君海棠,我立刻意识到君海棠又赢了,但凡君海棠显得没那么糟,但凡她稍微做出点可怜兮兮姿态来迎合男方的美学,梅声就会再度降级为备胎,御清绝随时换胎没商量。可是赢了梅声又有毛用,君海棠自己还不是跟梅声一样莫名其妙把一辈子砸在这男的手里了,毫无成绩可言,只在世间留下为男死为男亡的传说。这还有点做人的自尊没……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了,难怪也不被男人当人看。活该。

    至于御清绝的智商,还能提吗。确实,他必须发现梅声不是君海棠杀的,既比较煽情,又可以给煅云衣找找麻烦,多拖点戏;可到底他为啥发现?原来“没有海棠花”!卧槽!就不许君海棠当时意外被梅声造访,怒杀之并一怒离去,忘记放海棠花了吗?!所以御清绝心里就不想承认君海棠是杀人凶手吧,否则干嘛这么容易就相信。哦原来他也是真爱……。那先前走个屁啊!!!再说了,不管君海棠先前杀掉多少无辜者或他旧相识,只要证实没杀掉他珍藏的、一度以为是唯一代步工具的备胎,他的心马上就化成一滩水了……真爱没原则好吧我懂,那他先前还甩她甩个鸟呀喂!!

    古龙笔下的阿飞,在发现林仙儿是个烂人后也很鄙夷地甩掉之,我从没觉得他这行为叫做渣。然后,因为本身是个善良之人,他对她依旧抱有善意,在她极落魄时去关心照顾之,并接受她的托孤,帮她女儿安排妥善去处。男子汉有原则,不贱,故而跟烂女人三观不合就断然分手;男子汉也对众生都有善心,故而即使是比分手时更一无可取的烂女人,他也当个人去看待和对待。这才是真正的绅士与雅人,不在于懂多少琴棋书画。御清绝恰恰每方面都反其道而行之,通篇剧情充满了粘腻无比的猥琐自恋和自私气氛。这么一个俗之又俗的男人,却又让俩条件不差的女人甘心情愿倒贴,哪怕被他杀掉都比独立自主活着要幸福……嗯,估计编剧就是这么定义自己的。

    最后君海棠墓碑落款是“挚友”,果然御清绝本色。我本来想说梅声的魂儿要看到了会不会爽一点,结果梅声墓碑落款是“知己”,还是比挚友差一截嘛。这坚强的备胎属性……。不过梅声说不定只要主人肯要她,她情愿当通房丫头,我对她在这方面的骨气其实非常没有信心。算了,死都死了,祝她和君海棠在地下因为她照顾过君海棠而相处愉快。

    煅云衣杀梅声的思路太LOW,最近也没什么闪光点,大概剧情已经放弃她了。已经LOW掉的人将来死沟里也没啥可惜的就是。包括钜王,本集也特别LOW:君海棠再差,也是她自己作死和御清绝够给力,有你老伯什么事?等她死了,你跑来接收遗产,便宜好处得就得了吧,还呵呵呵“一切都在我掌握中”状给谁看?君海棠不是因为你太智慧太老谋深算才会死,这个事实煅云衣和观众都知道,你还得瑟个屁……

    方脑袋枯九泉跟去缥缈月家折腾的方脑袋似乎不是同一个方脑袋。这莫非是反派组织里一个专门的方脑袋梯队???

    亨王和蓝灯子每周都要找个时间来抒情。问题是他们还有活着的价值吗?有占据观众视野的价值吗?就算我能憋住不破口大骂他们俩,试问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及对世界的感慨难道不是早就挖得只剩渣了吗?每周拉出来嚼一嚼到底能有啥滋味?又有谁想知道蓝灯子的高中生活和他初恋的少女和他妈妈的拿手菜?于剧情是毫无作用的酱油,于三观是侵蚀污染的毒瘤,这样还不肯死,每周出来毒害观众五感,真希望他们这集谈完话就双双因食用发芽的马铃薯而口吐白沫死亡。

    深海果郡王自从夺回王位,头发就变得很顺滑,看来王宫中藏有能让他恢复发质的神药,求分享。好吧说正经的……果郡王讲出真相时还是为老哥文过饰非,不愧是傻白甜的果郡王。但是赮真没啥当王的素质,这点他没发觉吗?跟赮相比,他自己既有雷打不动的王族尊贵身份,又对妖市足够了解,治国也有经验,明明才是更合适的王之人选,对人民比较好。结果却打算推可爱的侄子即位,可见还是个感情用事的傻白甜。……等下!实际上真正该即位的不是他大侄子龙霞吗?他开始又不知道龙霞死掉了,为啥就说让二侄子即位,难道不该先打听一下龙霞的消息?如今各地大佬都跟他有联系,拜托找人正好,怎么提都不提,直接就要推二侄子了?!果然对果郡王的靠谱程度不能有任何指望。

    亨王满心只想做生意,对让他能做大生意的功臣可懒得多招待。哦不,能打的他还是要招揽的,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跟黄泉雪那么好对付,说难听点,只要知道黄泉雪的一生,就没哪个白痴肯跟着亨王和蓝灯子混的吧。

    缥缈月对却尘思的信任其实挺令人感动的。只不过我一直想知道的答案还是不明:她对鹤白丁有这么信任吗?(这问题,看她上次因为鹤白丁跟着罪域的人走就责问之、开打之,似乎可解答矣。)鹤白丁这好友是她充话费送的吗?相比之下完全没人管的样子……。

    琴箕现在俨然一位清白的正道女侠了。最差也是中立,反派属性永远再会。作为她“改邪归正”的标志,我们商量一下,能不能先把倒霉的死者弱水琴姬小姐及其男友的命案公告天下,哪怕去造个坟道个歉也好嘛。结果就白死了,男友先生可能至今还在树上吊着,凶手已成人见人爱正道女侠……什么世道??

    不贪名利钱雨鞋……。好吧随便他。听他倾诉衷肠,同为正太控的果郡王一定深有同感。他们俩控的还不是一般正太,而是全家死光只能靠他们活着的恋师正太。爱好这么相同,干脆结婚算了。这其乐融融的心灵交流过程无意中还暴露了果郡王的本质:他好友救个可怜小孩,因为小孩没有感恩卖萌反而怒咬恩人,善良的果郡王马上就觉得这小孩还是扔掉比较好了。有这种倾向,难怪龙霞同学好好地过日子还会被他判定为“得到的太多”,并因此转去关爱可怜又软萌的赮儿了。看来要想获得果郡王的爱,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不然就要被丢到一边去了喂。

    不过,认真地说,听完衣轻裘的回忆,我觉得千乘骑真不愧让干儿子记这么久,历尽千帆也要为他报仇。干儿子虽为N姓家奴,但却永远只是他的儿子,因为他才值,那些曾经堂皇一时的主子确实不值。

    东方印先生忽然现身,这些年活得挺好啊。我还以为被岳父搞傻之后一直在要饭,搞了半天一家三口只有东方璧一个人最倒霉。

    却尘思总算被我发现了他一个闪光点:对于鹤白丁和缥缈月,他都是很够朋友的。鹤白丁多半在俩朋友中多喜欢缥缈月一点,缥缈月则绝对在俩朋友中多喜欢却尘思一点,而只有却尘思把这俩朋友看得一样重要,起码不会厚此薄彼。当然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大喜欢却尘思,他没啥魅力。

    缥缈月被异识影响后又恢复了正常……也不对,到底讲理和不讲理哪种才算她的正常,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是后者??

    哇哦!亨王和蓝灯子真的吃发芽马铃薯中毒身亡了!战栗公和他弟也算两个发芽的马铃薯吧……。能死掉就好,撒花。只要下集不再花五分钟给这俩死人煽情,齐天变也没死掉,我就原谅霹雳=33333=


     

    霹雳新剧

    评论(2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