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3

     

    熟肉随记74-80

    最近刷页游有点痴迷,再一直开着B站,电脑呻吟中……


    74

    迦尔纳从三观震撼中暂时清醒之后,相当勇敢地提出了异议,面对反弹还稍微坚持了几下。这对于他算是很不容易的了,也正是他跟难敌一党、甚至跟88版迦尔纳的最大区别。不过跟88版一样,他的异议重点不在于“你们不可以害死五个(或六个)无辜的人”,而是“你们暗中放火不够光明正大”。这两个思路区别可大了,前者基于同情心和人权,是奎师那老师倡导的真正正法,后者才是象城正道们目前秉持的传统正法。上次坚战和毗湿摩以它为武器,结果被难敌吊打,这次迦尔纳也不例外。因为这种传统正法难敌一句话可破:“为了夺回应有的权利,我不得不违背它!你总不能看着我倒霉吧!”叫迦尔纳还怎么接……。

    类似的话,很久以后奎师那也常说。有时候为了维护真正的正法,就必须违反传统的那种正法。那么奎师那和难敌的区别在哪?太简单了。不管后世有些人怎么骂般度军在俱卢之战中违反正法,他们有对无辜妇孺下手没?有对至今为止没害过自己的人下手没?如果迦尔纳的关注点在于这两个问题,随便难敌再怎么巧嘴,也绕不过去。可他关注的是“正法”,象城目前的正法在难敌和沙恭尼面前真是没得玩的。

    难敌先从理论上驳倒了迦尔纳,再顺毛,装可怜,搞感情攻势。于是大获全胜。我倒不想说难敌多虚伪,只是忽然想到大约再过个五十集,迦尔纳面对新问题提出更激烈的异议时,他就没这份闲心去装了。直接“你个车夫之子!也不想想是谁提拔了你!”两者对比,活脱就是吸血软饭男和脑残痴情抖M女的模式——男方勾引女方时各种温柔多情,等人到手了,跑不掉了,打过几顿她又自己走回来了,他就可以放心地吃喝嫖赌打骂啦。后来等痴情女终于死心离去,男方再苦情一次挽回芳心,成功地让她如老黄牛般干活到死……真是悲伤的故事。

    被歧视是很不公很痛苦,但比被歧视还要可怕且无药救的,是自轻自贱。迦尔纳常在该平和的时候忽然有骨气起来,该有骨气时又忽然缩了。两次拜师时是如此,这次也一样。既然在山洞中向难敌妥协,等到送别贡蒂时仍保持沉默也就理所当然:难道能当众大喊王后你不要去?理由呢?吾友难敌想杀你们?没话可说……所以当然就,什么都不说。一个无辜妇人(她儿子们何尝有罪?)将因他的姑息而遭受最大侵害,可他既然站的是难敌那边,就只有闭嘴呆看着。黑公主那次不也完全相同?还得亏他一向敬重贡蒂,否则何止袖手旁观,还要多踩两脚呢。

    过去MV里常剪迦尔纳泪汪汪送别贡蒂这段,我一直疑惑他尚不知这是亲妈,何来如此充沛的感情,竟哭得像个被抛弃的孩子?搞了半天不是伤心,是亏心。不是为贡蒂离开他而伤心,是为他自己抛弃贡蒂和良知而亏心。他本身真是金子,火炼都不会怕,可却甘于被不法的水银侵蚀,渐失光彩。只要持续不断被侵蚀,终有一天会成垃圾。贡蒂已经看穿了他的问题所在,临别赠言也只围绕这个。到底跟罗陀不一样,不愧是当爹又当娘的贡蒂妈妈……但就连这样也没法换来迦尔纳不顾一切开口救她一命,母亲欠儿子许多,儿子欠母亲的又哪里少?只不过儿子会跟妈妈详细算账,妈妈永远不会U U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迦尔纳选择姑息罪恶,但本剧中紫胶宫事件唯一的转机就在他身上。事前没一个人想到难敌方面会打这主意,是迦尔纳的痛苦脸给了维杜罗第一个警示,才有后来一系列机缘。咦,这么说维杜罗对迦尔纳的人品也颇肯定的嘛……好像除了难敌一党对迦尔纳人品全不感兴趣之外,始终坚信迦尔纳有一定人品的还真不少,贡蒂阿周那维杜罗,坚战应该也算?

    顺便一记,甘陀利跟贡蒂的临别拥抱看得出是真心。甘陀利从来不是坏人,只要没觉得自己家吃了亏,她待人总是很真心的。我绝非讽刺。


    75

    迦尔纳封王之后初次回家,戏份真有意思。明明先跟爹照面,却只跟妈妈打招呼和撒娇。怀恨乎?非也,正是没脸见啊。离家时爹说的话他都当成废话,结果才过多久,句句应验。直到跟爹一来一去地长篇对话,他都背着脸尽量不跟爹对视。BS乎?非也,他真正不敢面对的,是自己的良心啊。

    在迦尔纳不肯泄露难敌阴谋的前提下,贡蒂等于必死无疑。他送别时开不了口我能理解,而事后又该如何反思此事?对自己作出什么改进?姑息伤害无辜的罪行,会不会成为永远鞭笞他灵魂的警告,让他懂得取舍?——最终答案使人失望。他爹告诉他,去布施吧!找些穷婆罗门给钱,功德就抵消了你的罪行,同时祈祷一下难敌不要搞出大事,省得你一起背锅……。于是迦尔纳从这份罪孽感里得到了解脱,起码足够支持他继续跟难敌混。一切继续按部就班地前进,可喜可贺。

    迦尔纳后来会被因陀罗来要铠甲,就是因为他有过这个布施的誓言。本剧中,这个誓言出于对亏心和罪恶的自我心理补偿,最大的亏心是他坐视贡蒂去送死。而贡蒂的长年苦行,我记得也是为了弥补心中的不安,她此生最大的亏心是抛弃了儿子。命运的相合相生真是奇妙。母子俩的相同点是为了忏悔和弥补亏心事而发大愿,要说区别可能在于,贡蒂苦行绝非为了安下心之后好继续去做亏心事……

    升车这时候其实应该更激烈严苛地要求儿子反思和改正错误,而不是为儿子提供一剂暂时的止痛药,放任伤口继续烂下去。可我明白他做不到,他再也不能像壮年时一般,把工具一扔跳起来怒目吼叫逼儿子放弃了。是老而无力,更是不忍心;那一次造成的后果,就足够他追悔一生。迦尔纳因为难敌而选择放任罪恶,升车同样因为儿子而选择放弃了自己心中的真理。只要儿子能别再这么难受,他就愿意妥协。老人家其心可感,同时……我再次意识到父母言传身教的效果果然比血缘遗传更坚挺。比起像贡蒂,迦尔纳真是像养父母比较多。

    紫胶宫造得漂亮,各种设施更巧妙,布罗旃和他儿子确实是超一流的业界人才。然而最后死得很难看,可见再好的资质只要用在歪道上,不但资质白白糟蹋,人也会落得个悲惨下场。般度五子没死,于是布罗旃死;要是般度五子真死而难敌顺利即位,布罗旃一家又岂能活?

    从贡蒂母子到达紫胶宫,布罗旃一家就始终处在随时露馅的胆战心惊中。拍得很有喜感,跟实质的恐怖与险恶正好相映成趣。另外我记得以前的影视版本里都没提及紫胶宫的具体疑点和可行性,例如怎么照明、怎么应付燃灯礼节。这版的编剧一定是看射雕会苦思郭靖黄蓉牛家村疗伤七天时如何吃喝拉撒的那类人,所以对紫胶宫的详情有诸多不解,又自己把这些不解给补足了……

    维杜罗意识到难敌党的一锅端计划,震撼得两腿都发软。这对于正法爱好者来说确实太离谱了吧。


    76

    88版里最先察觉到紫胶宫阴谋的也是维杜罗(永远不可能是毗湿摩),源头是他关注了该宫殿的建筑材料,顿时想出真相,立刻暗中派遣挖地道工人去救五子……。不过细想果然不太通,沙恭尼和难敌连建筑工都雇的是尼沙陀人(后来被布罗旃灭口,尸体发现后被当作贡蒂母子),至要紧的建材哪能让外人得了消息去?所以本剧彻底改弦更张,编剧为了让情节环环相扣,还真是前所未有地拼。一个原创连着一个原创,要合乎角色的性格和走向,又得互为因果一路顺当地发展下去。不管印度或中国,吾未见一个古装剧在这方面拼命至此……。

    布罗旃及其家人们继续破绽百出,其实除了怖军,其他几个兄弟都在怀疑。只是怀疑有啥用?他们都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打算母子六人一起烧死,正法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这种事情。怀疑就只能是怀疑,真不能怪他们不机灵。

    持国原来意识到了儿子想怎么干?但送别的当时,他没有任何阻拦之意,也没提出任何警示。这跟迦尔纳不同,身为国王,想阻止贡蒂母子去送死可以有千百个理由,只要他的良心还会说话。而他宁愿事后找儿子低声下气哀求,希望儿子为他的名声(不是为天地间的正理)着想。这人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还有啥可说?早在多年前小难敌向爸爸提出质问时,爸爸没说出半句正经道理,现在说啥都晚了。他连在儿子心目中的威信也早就不存丝毫,现在的持国,对于难敌来说只是一张会呼吸的无限提款卡而已。当年那个傲气青年持国再也不存在了,不过不是别人害的,仍然是他自己自轻自贱。

    维杜罗急着找伯父商议,大概本想走正统路线去制止多象城即将发生的灾难,不料莫名地受启发,打算曲折地提醒五子逃出生天,暂时韬光养晦。也是啦,一切尚未发生前又没法定难敌的罪,把贡蒂母子安全地拖回来也只是面对下一轮阴谋,不如暂时诈死,引蛇出洞——听起来很美是吧??可我记得贡蒂母子六人在紫胶宫被注销户口之后,难敌还是活得一样好,并顺理成章当上了王储,导致坚战回来后反而没那么名正言顺独一无二了。所谓韬光养晦、小不忍则乱大谋,结果根本就没有大谋啊!!维杜罗笑什么笑!哪里“迎刃而解”!!这个问题我看88版就没明白,且看13版后来有无合理解答。


    77

    难敌说完全信任迦尔纳,后来又强势宣称绝不相信迦尔纳会背叛他,这估计要被赞真爱?随便啦我懒得多说。

    迦尔纳为“友情”选择姑息,又苦闷自责不过,就去找老爸充电。老爸为亲情选择姑息他,自己也苦闷自责不过,就去找毗湿摩。(那毗湿摩苦闷自责时又去找谁?好像是找他老妈或者维杜罗?)儿子明明是共犯,升车还说迦尔纳并无恶行,只把罪过算在自己身上,这调调跟面对难敌的迦尔纳和持国其实差不太多。但在姑息之后还肯去找有力量干预的人警示并求助,他肯跨出这行动的一步,就比那两个强了。

    阿周那眉开眼笑跟哥哥讲这次出门的经历,已经说到宝光被剃头,看来女装的事他也说了,难怪马上被怖军吐槽……。紫胶一直在融化,但我觉得哪怕五子注意到了,也不能证明有人想放火,只能怪布罗旃装修不利,对破获阴谋和及时逃走并没什么积极推动作用。真正关窍是升车夜访、毗湿摩立刻快马出发,难敌一党只好把计划提前,布罗旃仓促动手,才有了真能让五子确定的破绽。归根结底,转机果然就在迦尔纳的痛苦脸……我也不吐槽他了,他的良心好歹也算非他自愿地立了一次大功XDDD

    至于毗湿摩……他尽力了U U


    78

    布罗旃下毒时被怖军撞上,干嘛惊讶成那样?我后来一想,原来这是在宫殿外的厨房,以他一介建筑师的见识,王子殿下好像不会专门老往这儿跑。所以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一家人对五子尤其怖军的了解度实在太低了。

    怖军看到了混着绿色的牛奶粥也没想起当初那桩下毒事件,因为当初他喝的时候,那只是一碗普通牛奶粥啊。绿色早融进去了。就是说,这回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牛奶粥上面有鲜艳绿花儿的,估计以为是什么新鲜配方……。偕天倒可能有点想到了真相,只是以他的作风,自己喝一碗、让百毒不侵的怖军哥喝一碗、揪住布罗旃灌一碗,好像都不太可能。哎,主要还是大家都对形势估计不足,没料到这是个真正的杀局吧。

    让怖军期待的豪华晚餐真不对我胃口,为什么不能来点大块牛羊肉什么的=A=

    布罗旃一家三口各有特色,老婆儿子的恶毒度和行动力其实一点不比当家人差呢。只是他们肯定都不知道怖军百毒不侵,否则先让怖军开吃根本不要紧,其他人来时怖军肯定还好好的。小人长戚戚,想太多则适得其反。

    坚战和阿周那他们终于注意到了宫殿是易燃材料做的,但我上集的想法好像没错,他们并不能马上以此为据向布罗旃发难,只能提高警惕,且无法预料布罗旃今晚就要直接下毒。还是劣势啊。88版里维杜罗专门派人来花时间为他们挖了一条地道,但前提是紫胶宫的卫队里有维杜罗的人,才能容得下一天天在内部搞工程。13版里五子在紫胶宫并没住多久,布罗旃也不至于这么失察,所以只好另辟蹊径了?

    贡蒂看怖军猛吃就会一脸幸福,可能是有种刷猫咪后院看到那只吃货猫打饱嗝时的满足感。布罗旃夫妇在本集结尾的心情有如坐过山车,但我一点也不想怜悯他们XD


    79

    发现烧宫阴谋时,无种的疑问估计就是这版编剧长年以来的疑问。阿周那一箭就下雨了,还怕火??于是从88版尼沙陀建筑工(含大婶一名)的遭遇想到了下毒这一招,加上之后倒真是紧张好看得多。贡蒂说“我又没做错,上天怎会如此罚我”可谓无心而言中,她和她儿子们,尤其坚战,向来都这么确信着,故而君子坦荡荡。可坏人哪管你是谁,要杀就杀——这个事实,贡蒂活到现在,恐怕也只在今晚才有了直接认识。

    可怜的小白鼠为啥开始不肯吃牛奶粥,后来却肯吃?想解释成舍身提醒无种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觉得这只是剧情需要五子马上发现有人下毒,光凭易燃材料这点无法使他们决定撕破脸,下毒才可以。为此,小白鼠只好捐躯了。呜呼,尚飨。

    贡蒂出乎儿子们意料地爆发了,但我一点也不想埋怨她妇人之见。儿子们在这个象城遭遇到的所有不公、持国百子对她和儿子们的侮辱她全都记着,而她从没有因此变得偏激,或教育儿子们一些坏的道理。她始终教他们正直做人,自己也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连对甘陀利也没失礼过半点。这一切努力不求换来天上掉金子、不求难敌和持国把他们母子当亲人看,起码求不谋杀总足够了吧。结果不但谋杀,还是双重谋杀,唯恐死得不干净。五子还打算打回去算账,贡蒂选择抛下一切离去,绝非胆怯逃避,反而是比儿子们的愤怒更甚的悲愤决绝。不知怎么,我能理解那种再也不想看到那些人那些事的心情。几十年的坚定三观在一朝碎裂,她只想远走高飞、彻底斩断而不想咒死难敌他们全体,已经算天性太好了。

    从亲情层面,贡蒂说得一点都没错,不必再对持国及其家人抱任何希望,他们母子后来一度回心转意也被证明是白瞎的。从国政方面她显然错了,不过这个错误观念直到坚战举行王祭,全家人都没有扳过来,当然也不用指望她这时候就有觉悟。错误在于,他们母子包括后来嫁进来的黑公主,都以为“难敌只是抢不到王位才耍这些幺蛾子,象城王位给了他他就会安生了”。所以不用替老百姓担心啊,难敌如愿以偿后治理得起码不会比般度退位后差,老百姓那些年还不是都过来了。这时的贡蒂母子,可没像贞信一样听过老百姓的泣诉,也没人教导过他们跟难敌争到底不是争权,而是为了贯彻正法与苍生福祉。在他们眼前只有两个选择:回象城,跟难敌无休止地斗下去(持国制裁难敌不可能,他们动手杀掉难敌不可能,因此无休止);诈死埋名,断绝前缘,过粗茶淡饭但自由愉快的日子。四个弟弟自然千肯万肯,坚战能稍微抗拒一下已经算老爸给他灌输的王道在起作用了。最终老爸还是败阵,我想除了母命难违,也因为烧宫和下毒让坚战有了跟现在的贡蒂相似的心情吧。害他不要紧,害妈妈和弟弟他实在不能忍。既实在不能忍,又绝对不想狠,那就只好滚,别无他法。

    抛下一切回归山林,确确实实能让他们比在宫廷快乐无数倍。至于将来要不要为了天下福祉而放弃这种快乐……我个人觉得,人民要真太惨,贡蒂也不会坚持“我儿子过得好就行,别人我最多哀悼下”,那成了甘陀利了。看这集会对贡蒂有非议不算稀奇,反正我挺赞同她。她此时这种“即使面临生死绝境,也绝不许我家孩子的灵魂被污染吞噬”之坚持,但凡持国乃至毗湿摩有过十分之一,象城就不会是今天这样子。甚至升车也远不如她,贡蒂不愧是(媳妇来之前的)一家之主,看她在紫胶宫的气势,我相信哪怕五子想选择非法之路,也会被她一手两个一手三个地拖回来。迦尔纳不缺被喂饭被摸头的亲情,可就缺了这么个在关键地方会强硬无比的妈妈。时也运也命也。

    话说没看这段时,我曾见人怒骂贡蒂有病,居然声称干脆全家烧死在这儿!又骂五子光顾着啰嗦。自己亲眼看了才放心,儿子们可是一听就明白妈妈想诈死,没觉得妈妈打算六人集体自杀明志。而在大家头脑清醒活动自如、布罗旃还没发现的情况下,要逃完全不难,才没有太急着跑吧。谁会知道布罗旃家儿子的偷听技能点那么高?


    80

    到了这集应该没人再会认为贡蒂上集是想建议全家一起呆坐不动被烧死了吧……应该。

    精校本里,五子能逃走是因为他们从一到紫胶宫就开始自己挖地道。88版是维杜罗派人来帮他们挖,65版是维杜罗悄悄挖了一个地道,但不说,要他们等火烧起来再自己发现。总之必须有地道,不然好像真没法逃。结果13版竟然没太靠地道,他们自己在火场中穿行就几乎到了门口,全凭本身的超人力量逃生。这段可能在印度都会被印度人民吐槽说太不符合原作?

    阿周那的哥哥弟弟妈妈没有为了“留得青山在”而先丢下他跑掉,肯定会被说傻。但这家人若非都这么傻,不是早死就是早散了,绝撑不到俱卢大战那天。凝聚力和团结真是般度家的最重要财富,其他一切都是其次。

    好吧我以为毗湿摩专门赶过来就是为了让难敌他们决定提前放火,原来他真能救火!!不然靠五个小伙子挖地道,没挖死先烧死了……


     

    摩诃婆罗多

    评论(7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