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7

     

    老版摩诃婆罗多79-80

    最后十六集信息量颇大,虽然我很不喜欢发八个贴这么多,但还是看两集就发一发算了……


    79

    开战后的战场,今天仍然热闹非凡。旁白君曰,有些扭转历史的事情是注定要发生,好比今天毗湿摩要倒下,俱卢军就算明知道也拦不了。这次般度军也够下本钱,干脆让束发跟阿周那同车,由黑天驾车冲向毗湿摩……咦,确实有保障多了,事实上不管俱卢军大将们怎么箭无虚发射杀小兵无数,阿周那的战车硬是几乎通行无阻地来到了毗湿摩面前。那13版的束发为何要冲杀得如此辛苦,靠一个人步行去打毗湿摩?照搬88版的这招不就好了吗?存疑。不过这个聪明办法我也只见过88版里有,精校本里都没。

    接下去一段意外地微妙。阿周那跟毗湿摩打了照面,两人都照常拉弓准备对射,束发也不说啥,只站在阿周那身边冲着毗湿摩微笑。毗湿摩忽然看见他,愣了一愣,他就拉开弓(粉红色的弓哦!)继续甜美微笑着对准毗湿摩——只是对准。毗湿摩就把原本拉开的弓一歪,射到别处去了,过后也没再动手。阿周那趁机发箭,一箭又一箭,箭箭射中要害。每射一箭,坚战、激昂、德罗纳、猛光、马勇这些人都大惊失色,而束发自始至终根本没出招攻击。阿周那的手极稳,脸也并没像13版哭得拧成一团,可那眼泪哟,真是哗哗的……。

    老太爷每中一箭的受伤状态都特别惨烈,但一直笑着给予祝福,连对德罗纳都说了几句(你徒弟真棒)的吉利话,直到被射成真刺猬摔下战车。阿周那一直没停手,但你可以想象他会是什么表情。双方几乎全部将领包括黑天都是这个表情,只有束发露出愉快得意的笑容。然后,摔下战车的老头居然又站了起来!还拿着盾牌!阿周那只能继续一箭箭射,射掉盾牌后射双腿,每射中一箭,老头都发出游戏里角色被击中的那种“啊!”的音效,总之就是不肯倒。阿周那到后来都睁不开眼、只有闭着眼转过脸去射箭了,然则毗湿摩就是不倒!还带着身上百十支箭,踉踉跄跄往这边走了过来!阿周那不得不再射一次,他才算倒在了天然箭床上。我的个天爷,这比13版惨太多了,双方将领包括沙恭尼都看得一脸痛苦,阿周那更别提了,当然束发还是一副快乐脸。

    毗湿摩一倒,双方所有大将包括黑天、沙恭尼和难降都悲恸状下车跑过去,大家仗也不打了。以上过程中唯独没见难敌,等大家都围着老头站好,他才像赶回来见爹最后一面的孝子一样拨开人群冲进来。听老太爷抱怨脑袋没地方靠,他还马上叫难降去拿枕头。看起来很真爱嘛,所以之前几十集那种无礼德性纯粹只是无良小孙子对爷爷在撒娇?多么天真可爱的难敌啊。

    难降拿来的枕头,老太爷不要,只要阿周那给的。阿周那先开弓射出撑着头的两箭,再射出泉水给老太爷润喉。头两箭他还只是抽鼻子,到第三箭就真哭上了。恒河女神也忽然毫无征兆地走出来给儿子摸摸头。黑天老师曰,我们就让老太爷单独待一会儿吧?难敌吼说这怎么行,他可是我们的爷爷咧!老头说我也是般度五子的爷爷啊,过去我没求过你什么,现在就让我单独待会儿呗……难敌比较乖但还是很生气地说那好,我们以后再来看你哦。双方将领轮流来对老头合十行礼,纷纷离开现场,沙恭尼哭得比坚战和怖军都凶……哎等等!这算哪门子设定?!我记得沙恭尼在迦尔纳死后也哭得要命,所以跟难敌一样,他过去对这些人不够尊敬(我说得真客气)都只是傲娇吗?对方要真死了,他的心比谁都痛??难敌党原来全部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天使……?过去七十多集里我都误会他们了?!是这意思不?!

    黑天老师来行礼时表情略严肃,倒比平时显得更靠谱了。等他们走完了,毗湿摩告诉老妈,不到战争结束自己是不会死哒。妈妈想到他要忍受好久痛苦,颇为心疼,旁白君更是不惜血本称赞箭床上的毗湿摩无比伟大。我怎么看都觉得,毗湿摩最空前绝后的只是这种死法,但大概古今中外没有第二个人愿意跟他一样被射成刺猬然后在户外躺半年,所以他确实是无与伦比的,我没意见。

    晚上阿周那换了睡衣(跟迦尔纳不同,是闪亮的全白缎配银色绣花滚边,珍珠项链的式样也很俏丽),偷偷跑来握着毗湿摩的手,哭得跟个小学生没两样。这也算种瓜得瓜,毕竟本剧中毗湿摩在阿周那小时候对他的疼爱胜过别版多矣。坚战怖军也难受,就没哭到这地步。老太爷温柔地安慰了哭得一塌糊涂的胡子小学生,目送阿周那泪汪汪回去。此处应该感动!此处必须感动!!……假如我不知道老头以后还会每晚躺着主持访谈节目十几集就好了。若当作死前最后诀别,这段真是相当令人感动的。

    维杜罗从全胜那里知道了战况,回来告诉老婆和贡蒂,大家少不得又是一阵痛哭。都知道老头还没断气,可想到他一把年纪正在受苦,侄子侄媳妇三人就哭成了一团。贡蒂哭完主动去找持国夫妇,原本大概是想安慰安慰他们,结果刚跟甘陀利哭着拥抱一下,持国就发话了:你这是多年来第一次见我啊,以前肯见我老婆都不肯见我,就是在抱怨我对你儿子们不公平嘛,但我内心也很痛苦的,你这样对我就公平吗,你有毛有为我想过……。哦天哪,对比维杜罗刚才哭着说的话,他就只会说这个。原本指望他能吐出点象牙来的我真是太傻了。

    贡蒂保持悲痛姿态表示:啥公平啊?我要是在乎这些事我还会来你这儿吗,早去投奔我儿子了!我要是怪你我还会躲着你吗,早直接上门骂你了!我是来跟你们一起悼念伯父的好不好!——能把这个意思用哀戚哭腔来充分表达,她也算修为高深。万万没想到,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持国就跳起来了:都是你!都是你儿子,为了抢点土地就把我们伯父给杀害了!还有你那侄子黑天,净会教唆他,让你儿子背黑锅!面对这种指控,贡蒂很乖地选择闭嘴,不料甘陀利又跳起来跟老公哭: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乱来!现在我儿子死一群了,趁着伯父还没断气,你去求他帮忙休战啊!!——我怎么觉得这话也不像是为毗湿摩本身而悲痛的样子??

    持国忽然很酷地一点也不悲痛地背着手向身边俩女人宣示:要能休战就不会开战了,既然开战也就不会休战了,伯父总是偏心般度族,你能指望他个啥?爱去看他就去看呗,帮我带个好,我乃皇上,就不亲自去了~~。噢耶,本剧的持国总是这么妙语如猪,估计历代无其他版本可及。

    难敌、迦尔纳和难降晚上去找德罗纳,宣布他接任全军统帅,顺便问他是不是也要禁止迦尔纳出战?也要坚持不杀般度之子?德罗纳说不会啊,你们随意想谁出战就出战,我也会尽我责任打到底。迦尔纳的心情似乎好点了,转头跑去看望毗湿摩,非常恭敬地求宽恕。毗湿摩非常慈祥地喊他贡蒂之子迦尔纳,把他雷了一下,问说您既然知道我不是车夫之子为毛还要禁止我出战?老头表示那只是因为你态度不正,不适合出战,而且此战大凶,万一你上阵遇到阿周那肯定必须死一个,而我希望你们俩都活下来,因为你们都是不世出的英雄。孩砸,你就不能阻止战争或是为般度族而战吗??迦尔纳相当真诚地回答,您不也被逼着为难敌作战了么,何况我……。于是老太爷讲了一大堆哲理的话来勉励他,最后祝福告别,不必细表。撇开一切前因后果,这场又是为双方刷好感的段落,有谁知道迦尔纳用这种正常态度说话的次数两只手都数得出来=A=


    80

    大概是同一个晚上,黑公主带着般度族女眷一同来看望毗湿摩,顺便向伯公引见了曾侄孙媳妇至上公主。毗湿摩本来就不是黑公主的主要怨恨对象,现在他要死了,她更给面子了,双方绝口不提过去那些破事,说的都是宽慰祝福的话,老头尤其强调自己被阿周那射得很开心,叫她们告诉阿周那以后好好宽心作战。女眷们拿着灯给老头撒花,黑公主也真的流了眼泪。可别说她虚伪,这一位黑公主如果真心BS谁,绝不会做这种表面功夫,而且俱卢方面的女眷连表面功夫都不肯做呢。

    众女眷刚要走,难敌穿着便服来了,正好跟黑公主打照面。果然,黑公主马上就露出了天不怕地不怕的BS脸,其他女眷也跟着学样。难敌又不好当场揍死她们,只能放一堆狠话恶狠狠瞪着她们走掉,再吩咐手下清理场地,为(未来的)伯公(午夜广播电台)开辟一块单独区域。出乎我意料,难敌跟伯公的交谈压根就没拍,看来也不会有什么煽情点,只见沙恭尼在帐中笑嘻嘻跟迦尔纳难降他们谈论说,老头估计又在罗里吧嗦劝难敌休战了呵呵呵~~(白天你不是哭得挺伤心的吗?!)迦尔纳刚抗议了两句,难敌就走进来说舅舅你说对了……。然后四人组开始讨论德罗纳会不会尽力战斗,万一他放水要怎么办,毗湿摩就这样被华丽地忽略掉啦。

    难敌觉得德罗纳还是下不了手杀般度五子的,所以逼他杀人也没用,倒不如逼他活捉坚战,这他总不好意思放水了吧。等坚战到手,我方自然取胜。迦尔纳马上表示好计啊好计!我也仿佛记得活捉坚战这个事是被当过难敌不斩尽杀绝的证据?随便啦。

    德罗纳也在和儿子跟大舅子开小会,马勇表示般度五子有如我的亲兄弟(没看出来啊!),但您都已经为俱卢军作战了,还犹豫个啥?打呗!!俩老头一边强调自己为了责任肯定要帮难敌,一边痛诉要杀亲近之人下不了手啊啊啊~。马勇表示反正我生死都跟难敌在一起!所以般度族必须死!俩老头听得很傻眼,正说着难敌就来了,马勇瞬间笑成一朵花迎接之——那就不要再说跟般度族有感情了好吗!前面本来就没演过哪怕一秒钟这种戏份好吗!编剧你到底是想骗谁!!

    难敌温柔地向老师说我其实不会逼你杀般度五子的,活捉也行啊。德罗纳马上自行脑补:哦,我打败活捉他们,你就把他们的国土还给他们,从此大家过着和平幸福的日子?很好嘛!孩砸你早这么想多好!我很高兴,就这么办啦,明天我就把坚战给你捉过来!!难敌才说一句就被他打断,只好在旁边静静地看他脑补,反正也挺好,还省了自己费嘴皮子了。

    不知何故,猛光在德罗纳那里竟然布了暗探,又是本集才头一次出现的设定。暗探传来消息,德罗纳决定次日活捉坚战,猛光听完气得要命:他当我们都是死的啊?!于是大家召开战斗会议,号召全力保护坚战,黑天老师还谈了谈坚战被俘的不良后果。真要被俘倒未必丢命,但只要难敌宣布把坚战当奴隶,般度军就毫无立场了,所以绝不能让德罗纳成功。——我也知道绝不能啊,为什么还要专门说一遍,印度人民朴实得不说就没法意识到这点吗……

    第二天开战,怖军和阿周那在后方牢牢保护着坚战,坚持不出击,只见德罗纳杀得欢腾无比,坚战赶紧命令俩弟弟上阵迎敌,别让士兵白白伤亡。俩弟弟拗不过只好出去打,又分别被难敌和迦尔纳截住,其他大将也都捉对厮杀中,德罗纳正好有空隙来对上坚战。可是黑天又载着阿周那回来了,德罗纳马上处于劣势,被阿周那射得手忙脚乱的。有差这么多吗……?另一边,沙恭尼跟偕天狠狠打了一架,从对射到肉搏,算是势均力敌。正在僵持时太阳落了,大家各自回营。

    镜头忽然转到一个穿着华丽的老头在愁眉不展,看着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有位美女过来喊了名字我才知道,原来这是福身王!!正在天堂里看着下界战况闹心呢。虽然我能理解他多么闹心,这一笔插得仍是多余,福身王因为毗湿摩那点事就愁到升天了,后面几十年至今的破事他若有知,早就愁得从天宫跳下来了吧,哪等得到现在。——说正经的,这段戏里天女问福身王,您都不是凡间人了,这些事您闹什么心呀?福身王就说了一套理论,表示每支箭都像是插在我身上,黑公主被扒衣服就如同我被扒,所有每件事我都感同身受,就跟我亲自遭遇的一样,我就是扒衣服的人,我也是被扒衣服的人……。这不就跟13版大结局里奎师那说的话很相似?要真是来源于这里,13版编剧算是点银成金了。

    福身王痛苦到最后,主要还是心疼自己的亲儿子。想着想着干脆亲自下凡跑到箭床边祝福起儿子来,儿子睁眼看见是他,也十分激动。老爸表示儿子你最棒了!全印度都会为你骄傲!会到今天这样都是我不好,是我把贞信看得比国家重,持国和难敌只不过是我做错事的后果,都怪我爱贞信爱得又贪婪又自私……。福身王不断骂自己,毗湿摩善良地宽慰之,说自己对父亲的爱也很自私啊,战争都是这种父子自私之爱导致的~~父子两个互相推让自责中。我发现现阶段的编剧可能从来不看前面内容的,福身王爱贞信到底哪里自私了,贞信她爹提要求他马上拒绝了不是吗,现在却专门出来争着扛黑锅。毗湿摩还对爹说自己曾经力图挽救局势,却没成功,所以也是有责任滴……骗我没看前面的么,他到底力图了个啥啊他= =

    老爸对儿子的慈爱当然跟我不同。福身王超温柔地抚慰儿子,让儿子快点跟他去天上享福。但儿子拒绝了,声称作为婆罗多家族最老的一个,必须认真留到最后看完结果才死,现场是一个胡子大叔摸着一个胡子爷爷的头,而实际效果竟然有13版里迦尔纳死前贡蒂摸他头的那种气氛!导演和演员也真是一绝。

    福身王独自回天上去也,德罗纳又来拜访。猛夸一通毗湿摩,再骂一骂身不由己助纣为虐的自己,说自己注定是要比毗湿摩先死的,所以过来告别一下。插曲君趁机用歌声夸奖,像毗湿摩这么无私的人到哪里都不会再有了!!这跟德罗纳来访又有什么关系……

    好吧,自从毗湿摩倒下,本剧让我踌躇不前的气场越来越明显了,那就是,所有人都开始在围着毗湿摩转,短短两集里他真是客似云来,场场都要长篇大论,祝他多喝点泉水。


     

    摩诃婆罗多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