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8

     

    熟肉随记93-96

    93

    本集开头俩老头聊到阿周那,该算是黑公主人生中第一次接受般度五子的安利吧。但马上就听到一句,他们已挂!当时她脸上的表情哦……。我想了想,发现从这次开始,每次她刚消化了“般度五子好棒”的信息,马上就会附带一个打击,直到骰子大会为止,屡试不爽。这次已经是最轻的了。

    见过不止一人疑问,明明大家都属意阿周那,还办什么选婿大典?可是这位大家属意的正主儿目前注销户口中,到哪找他去啊,只有大张旗鼓引他来,就这木柱王还不放心,派了探子四处找呢。该怪般度五子藏得太严实么,但我觉得他们即使逃出紫胶宫后马上回象城继续当王储和王子,现在般遮罗国遣使节来指名要把公主嫁给阿周那,事情也绝不会这么顺当。算了,都是猜想而已,实际发生的事才是顺自然而行。

    贡蒂母子闯入敌巢,儿子们不怕那些罗刹倒罢了,居然连妈妈都半点看不出恐慌,只是比跃跃欲试的儿子们略紧张一些。不愧是前体育健将!其实其他版本包括书里的贡蒂也没多害怕,但其他版本里出来的只有一个希丁波,妈妈身边四个儿子护着,甚至有的版本里她全程压根就没醒,当然没啥好怕。现在这场面可不同,阴森的石洞里一大群吃人生番,就是现代职业女性也扛不住,她身为古代家庭妇女居然还挺镇定,真神人也。

    希丁芭上集表示要帮大家逃出森林时,并没说是因为喜欢怖军,没想到哥哥无意中把她的女儿家小心思捅了出来,不然靠她自己谁知要几时说得出口。她一再帮助这些外来人,是要克服对哥哥的极大恐惧的,哥哥是会对她不客气的;以上事实,上集她没说,这集仍然不肯说,但哥哥也用行动帮她说给般度一家听了。为了怖军……不,为了他们全体,她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勇气。怖军怎能不动容,贡蒂坚战他们对她的印象分也嗖嗖地长。希丁波实乃罗刹中的丘比特!!好吧我知道他绝不是故意的U U

    本集中的罗刹森林之战全属编剧原创。般度一方能取胜,最终是靠实力,但也耍了诈。对方倒下后他们得了实际利益,那这样算是干坏事不?我个人的答案是NO。因为怖军在希丁波死后继承王位本来就是传统法则,不是他们野心夺权之类。而且实际上是希丁波这边先要杀他们、又先行诡计欺骗,阿周那耍的小花招只是一种自卫。坚战不说谎的坚持跟局势冲突时,他踌躇了,最后到底也没能说出一句像样的谎话,还得兄弟们帮他圆;最终定局始终要靠怖军的实力,可不是靠放火下毒美人计。纯个人想法——以上流程和内涵,不就是未来大战的预演吗?包括“姑娘被欺负后男方奋起”这个因素。无论对今天这一战还是日后那一战,我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当然不可能人人都跟我这么想U U

    希丁波一死,森林忽然阳光普照,到后来贡蒂母子离开时已经鸟语花香了。足见狼腹大神甚悦——我想这才是罗刹们能接受他们的最重要原因。在自然环境和谐的森林里,应该会有动物吧?以后想吃肉也不用吃人了吧?感觉有点幸福。

    黑公主开始问起阿周那,是对能让老爸HC的佳公子有点好奇。不料大牛哥讲了半天,并没说阿周那(乃至坚战)多帅多了不起,反而讲了一通象城当前政局,把主要人物都拎了一遍。非但对增进姑娘的HC没啥作用,还让姑娘听出了问题来。面对不公待遇只会躲,这算啥英雄好汉呀?!有没责任心呀?有毛值得嫁的呀??而大牛哥继续一向的上课风格,不会直接回答“不,其实他们很棒很好的,躲起来是因为……”,只会把基础道理先说给她,让她以后结合现实慢慢悟。这种教育方法见效不够快(所以黑公主一段时间内仍然相当地愣头愣脑),但一旦见效就是烙印式的,挺好。顺便一提,同样是在这次科普中给姑娘留下了略差劲的印象,到后来黑公主不讨厌般度五子了却还讨厌难敌,主要因为难敌那气质和待人谈吐确实……。

    怖军获胜后只管闷头瞎吃,但妈妈和其余兄弟是知道怖军要即位的,为啥还能这么轻松??我再仔细一看前后文,原来他们并不知道即位后真要跟希丁芭结婚,以为吃完了简单一走,罗刹们自会推举新王,谁也不吃亏。在打算要走的基础上,他们还肯带怖军过来吃一顿,恰恰是为了让希丁芭再跟心上人相处一会儿。怖军本人倒像是打算彻底断念了,既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如把感情全部埋藏。后来真在一起了他就那么高兴,此时果然只是装的啊。

    希丁芭曾经说要送他们出林子,证明她曾经打算放弃。没想到他们还肯住下,她以为就是默许的意思,才特别显出了未婚妻似的娇羞,罗刹们也开始准备塑像和仪式了。其中有点阴差阳错,还好后续发展总算不错。


    94

    贡蒂母子都是从小接受正统教育的,正统教育肯定不包括跟罗刹结婚,不管娶个罗刹回家还是一辈子留下来做罗刹,都不可能。这就是他们开始拒绝希丁芭嫁怖军的全部理由。首陀罗只是地位低,尼沙陀人算是蛮子,罗刹可是异类。换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在,叫你去森林里跟吃人生番王子公主过一辈子,连你哥哥弟弟妈妈一起带上,又有几个人肯呢?何况那时代的印度。所以我虽然一直心里嘀咕“为啥就不能永远留下来”,也知道只是我自己瞎嘀咕。从他们自身的观念出发,就是不能,没商量。

    但希丁芭在跟贡蒂的对话里显露出了吓死人的不科学的高情商!完全不科学!!该着她能得偿所愿。首先,意识到要成功得先说服贡蒂(不是怖军本人或坚战)就是高智慧。贡蒂开始也只把她当作一般朴实蛮族少女,耐心和气地讲讲大道理,万没想到她一下子就能提到古人先例。贡蒂能及时想到用罗波那举例说明“异族结合不会有啥好结果”已经算机灵,希丁芭用维毗沙那反击就真是必杀,感觉贡蒂从这句开始对她彻底另眼相看。不但通晓经籍典故,还能活学活用,机敏颖悟之外更懂得母亲的教育对后代十分重要,立刻许诺要把儿子教好——后来她也的确做到了。虽已占到了理,她仍可不强横、不贪求,客观承认贡蒂母子的为难,即刻提出委屈了自己的折中解决办法来。这水平已经远远超越了安必迦姐妹和甘陀利,在公主中都算佼佼者,做任何国家的王后都足够了。编剧好就好在不用特别夸她,只要这么几句话,格调马上就有。上两集吃枣的时候,谁能想得到她有这种水平?

    面对此等瑰宝,能马上决定收下,也只有贡蒂做得到。只要姑娘够好,什么陈习旧俗并不是致命问题。我想这也是对后文的注解,五子娶黑公主并非因为贡蒂说错一句话就硬着头皮牺牲年轻人幸福来填洞,她没那么死脑筋——好吧,其实其他版本里也不是,我看过的所有版本里贡蒂都是马上说“这怎么行,我收回”的……

    婚礼上大家都很高兴。怖军在我看来对罗刹风俗还有那么一点嫌弃,只是因为娶了心爱的姑娘才一切不论。他妈妈哥哥弟弟反而全程愉快无比,新娘和新娘家属们在他们看来都是这么可爱。包括坚战,嘴上说妈妈决定的就没错,自己表情却是少见的舒心。接受这个婚姻和这群罗刹,完全出于他个人的意志。他们连罗刹都没歧视过,何况什么低种姓……要说本集内容是13版瞎编的吧,精校本和其他影视版本里他们也没歧视欺压过地位和种姓不如自己的人来着。算了这扯远了。

    即使终究要分离,这一刻的大家都是幸福的。回头想想,有过这段就比没有好。看弹幕说妈妈在这时想起了般度,我忽然觉得,如果般度在场,一定也是笑得合不拢嘴的。咦,我没多喜欢他啊,竟然对他这么有信心……。

    难降对般遮罗国的使臣无礼,难敌也没比他有礼多少。要不是维杜罗,象城的脸就全丢在大殿上了。就这样持国还觉得儿子都好好好对对对,多半因为他自己就没觉得做人该多有礼貌。还是家教问题。

    维杜罗开始烤那封国书的时候,迦尔纳的笑容很难解释吗?我还以为就是“看你宰相大人怎么出洋相!叫你装逼看不起吾友!”的意思呢。难敌叫维杜罗自己动手来烤,本来就没觉得真能烤出来,指望三叔当众出个洋相。迦尔纳的笑容正是好友的心思来着……当然也可能是我理解错误U U

    使臣的话,意思是我国公主十分不凡,你国王子若跟这罐子一样能承受火焰的强大,就请来求亲。貌似有理解是在暗讽持国百子的坛子出身?……不是吧……。


    95

    毗湿摩今天特别淡定悠然,原来是因为刚得到了五子的下落,胸有成竹。在他看来,难敌要玩就随便玩,想灌顶就灌顶,坚战一回来,难敌就得歇菜。过程大概是:

    【难敌:哈哈哈我当王储了~~我要即位了~~大家都得听我的~~

    坚战:正牌王储在此!我没死!

    难敌:什么?!既然正牌王储没死,我就不是正牌了……嘤嘤嘤王冠给你,我乖乖地缩回窝里去哭一下~~~

    然后难敌和沙恭尼心悦诚服,不再搞任何阴谋和暴力花样,从此天下太平。】

    …………在明知道难敌他们连直接杀人放火都干得出来,以及持国完全偏向他们那边的情况下,会对未来作出这种预想,根本不是“天真”二字可以形容,分明是脑残吧=A=

    不过算了,对毗湿摩必须要习惯。不是习惯他笨,事实上他不笨,从在河边对贞信立誓开始,他的言行举措一直是有逻辑的、正直的、高尚的、能通得过礼法和情感检验的。没有例外。但同时也从不试图了解对面这人到底怎样、从不试图结合实际利害、从不随机应变及时应对。同样没有例外。与其说他智商低,不如说他情商低。要多低的情商,才可以碰壁制造烂摊子几十年,仍旧坚持那份王族的高傲,永远不肯去结合形势和了解敌人??反正他从没存着害人的心,这点谁都不能否认,任何别人倒霉了能怪他吗,能怪吗……。嗯,早点习惯老太爷的生存模式就好,还可以少生点气。只能说他这种人就不该涉足国事,既然放弃王位,跟尔冬升演的达摩祖师似的混成王族后盾世外高人倒还行。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贡蒂已经成为罗刹森林的队长了,宣布新王诞生、号召大家庆祝都由她来,狼腹大王只管傻笑。果然贡蒂才是真总攻啊。这一年里哥哥弟弟们还是跟当初一样愉悦,怖军也不再有任何嫌弃感,完全融入嗷嗷叫的罗刹团队了。可喜可贺。他们母子几个显然都跟罗刹们相处得不错,怖军跟希丁芭也是伉俪情深,这当口换任何普通女子都会最后争取一把,以情感人、以儿子为信物求他们留下,谁也不能说这不应该;没想到,希丁芭在最欢乐的时候斩钉截铁就决定了要把他们六个都送出去。当初许诺换来的有时限的幸福,再不舍也要遵守诺言。女人要活得顶天立地、让所有人都敬佩,说难还真不难,也并不需要舍弃真情。希丁芭就是例子。

    瓶首一出生就长大,乃是书中原设定,然而88版里他也只是个婴儿。怖军单独留在罗刹族,等儿子出生后带奶娃一段时间就离开去追上母亲兄弟。13版为啥特别要拍出瓶首长大的这段呢……好看呗。感觉爆点更多也更有趣了,现场还特别温馨。另外,如果他不在这集长大,好好跟父亲拥抱告别,哪还再有别的机会??牢记分手前夕怖军情不自禁对他那一抱吧,整整一辈子,含婴儿在内,爹一共也只抱过他三次,那就是第三次……。父子相聚的所有时间,加起来不满一天。书和88版都没这么虐,只有13版编剧才这么狠。

    怖军对儿子是抱,对老婆是无语的对视。但我想观众都能读出他们俩眼里的话。希丁芭是想哭的,可还是一直努力在微笑。如果是这样的她,一定也能挺过后来那些事情。

    迦尔纳曾为贡蒂之“死”伤心得一塌糊涂,现在显然全忘了。家里老爹给的止痛药效果甚好,再说起码都过一年了,又不是他真在乎的人,痛过就算了呗。这倒没法多怪他是不是~~


    96

    难敌灌顶典礼,迦尔纳表态:只要是你的梦想,我干啥都行。持国表态:我儿终于王储啦,我这一脉要永远掌握国家了,我内心的执着和激动你们不懂呵呵呵~~这其实都是非常危险的信号,跟后来越来越糟的事态息息相关,但不用指望维杜罗和毗湿摩能懂。毗湿摩不提,他的表态已经说明其思路就是“过去不给你糖吃,你就作死,现在糖给你了,希望你不要再作了~~”王储之位只是一块糖;维杜罗比他强,可也长期分不清太阳月亮,当然就总不能明白持国会在以后诸多事情里扮演什么角色,要如何防范呢。终归还是抓瞎。

    甘陀利在一家人十分顺遂时人品也会特别好,于是这场典礼上只有她提出了像样点的建议。而儿子公然无视,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只在心里默默、默默地担忧着,以至于在典礼最高潮时依然没啥喜色。做让全家男人都喜欢接受的贤妇本来就是她的目标,所以不用指望她能起到任何积极作用。

    灌顶时的歌,每次灌顶基本上都会用,但只有难敌配上“掌控荣华、支配欲念”这种歌词显得特别讽刺……。

    难敌一旦有了正统身份,就完全跟老爸结成一条战线,从今以后,不但他,持国也绝不会答应把到嘴的肉再吐出来。他们不可以有任何机会,而毗湿摩就愉快地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在沙恭尼拍着腿微笑时,我觉得毗湿摩已经开始发现情况有点不对、自己决策可能错误了,但这还有什么用……

    广博仙人的气质特别美,又潇洒又有风情,魅力十足。就我视线可及的范围,没有比这一位更有魅力的广博仙人了,其他版本基本都是白胡子糟老头神棍。这一位明明是仙气十足的高人,笑起来居然又能让我想起他不但是导师,还是五子的爷爷!感觉五子在他面前也不由自主轻轻摇晃着尾巴卖萌ING。

    仙人说到“被私情蒙蔽的人无法决断”,我感觉说的是持国,可坚战明显在认真反思自己了。他就是这点可爱。那句“现在对、很快就不对”也很玄妙,过去看生肉时就特别感到本剧很强调事物有变化发展,要随时结合实际调整观念,并且掌握整个过程,从整体来看问题。而最终标准是为社会的福祉——这其实跟中学上政治课时学的那些道理十分相合啊!我会说我那时纯死记硬背,看了这剧反而有点实际感受了吗!!

    客观上,难敌被立储就是不对的,随着这个不对的事情发生,贡蒂母子先前在紫胶宫的决定也变得不对了。同一事件随着局势和标准的不同,性质也会有变化。我曾经猜广博仙人的意思可能是“贡蒂你以前做过的决定都对,但接下来的决定即将不对”,暗指有关黑公主的失言……后来翻了翻英文字幕,好像还是指的“诈死逃出紫胶宫”这个决定本身。

    黑公主现在有好爹好哥好姐姐,爹不惜工本要给她找个第一流青年才俊。其他还有数不清的青年才俊送上金银财宝和崇拜之情。换一般姑娘,夫复何求?但她还在怀疑和思索,想找到真正的真理。这精神我太喜欢了。


     

    摩诃婆罗多

    评论(3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