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

     

    记录一下《三七全传南柯梦》的剧情(已完结)

    有点长,没事的话就看看吧=3=


    话说从前有个超级大名,姑且称之为王爷;手下不少家老重臣,其中一个地位特别高的,我们姑且称之为侯爷。有一天王爷想修个豪华茶室,需要上好大木头,看中了侯爷治下某山上的一棵老树;侯爷进谏说那是历史悠久的灵异树,恐怕砍不得。王爷不听硬要砍,谁知找来砍树的樵夫一爬上去就掉下来,没人动得了一斧子,王爷这下也抓瞎了。

    众樵夫中有一个,摔昏在草丛中无人发现,一直躺到晚上。忽听老树精跟来串门的其他树精聊天,炫耀自己大能,对方BS说你有多能啊,只要酱酱酿酿,不就能砍了你??樵夫先生暗自把酱酱酿酿记了下来,第二天去侯爷面前自荐砍树,到现场一操作,果然树就没了灵性,任人砍伐。樵夫先生全权承包了砍树任务,不料砍得太卖力斧子脱手飞出,正砸中一个带着小女儿路过的盲人琵琶乐师。乐师重伤挂了,死前说明自己家庭情况,不怨不恨只拜托照顾女儿。樵夫太太在旁边听得伤心,当即许诺要把那小姑娘当亲生女儿养,自己家还有个年貌相当的儿子,将来一定让他们结婚!于是乐师放心地死了,樵夫成功地砍了树,并凭此功劳成了侯爷手下的乡官,恢复了落魄已久的武士出身。小姑娘以他外甥女的名义在他家长大,跟他儿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然就是女主和男主啦。

    男女主十岁时,男主妈病故,死前把他们俩叫到面前说明一切,让他们当即拜堂定亲,这才瞑目。男女主自己早就情投意合,十分愿意,男主爹不太乐意但妻子遗愿总要守,事就这么成了,但外人并不知道。少年男主在侯爷家出入随侍,侯爷夫妇都非常喜欢,看久了就想把女儿嫁他。侯爷夫人说我听说他家养着个从小订婚的表妹呀?侯爷说订婚只是传言,何况我看中的女婿岂有人家还看不上我们之理!就叫来男主爹谈了谈,可想而知男主爹强烈表示家里那女孩只是普通亲戚而已!能跟侯爷做亲家我怎么会不高兴!侯爷夫妇甚悦,亲事暂时口头说定。

    男主爹回头一想,开始发愁。儿子本人就绝不会答应另娶的,而且女主放在那里要咋办?正好本村来了个杂耍卖药的,带着一张熊皮,男主爹灵机一动,把这卖药大叔单独请去,威逼利诱加欺骗,最终说好叫大叔披着熊皮装熊,当着几个目击者的面把女主抓走。事后找没人地方一杀一埋,公开说法是遇熊意外身亡,男主也就肯死心了。一切按计划进行,卖药大叔正要私下杀掉女主,女主哭诉讲明一切,两人一对话头,大叔才知道所有真相。心想那家伙真不是东西,就对女主说你不如跟我走吧,留下来他还得害你……女主只好答应了,认大叔为干爹,并约定跟着干爹吃啥苦都行,但不卖身、不当妾、不另嫁他人。就这样,女主和干爹远走高飞,男主知道未婚妻被熊吃了,哭个半死后长期郁郁寡欢。怎奈老爹在堂,他也只能继续老老实实过日子,暗中供奉亡妻牌位立志终身不娶。男主爹看他年纪小,也不当回事。

    女主跟干爹四处流浪,认识个干爹熟人舞姬阿姨,拜师学艺几年后成了天才舞姬,在京都大红大紫。那边男主爹看时机成熟,又说要儿子和侯爷家小姐成亲,侯爷也满意,就把婚事上报了王爷,准备大操大办。男主知道后当然绝对不肯,爹暴跳说婚结不成是罔上之罪你知道吗?!你是想侯爷和你爹都没法交代吗?我死给你看哦!!!!男主只好乖乖结婚,对新娘也很善待,但就是晚上不同房。日子一长,小姐很委屈地向他讨说法,他说明自己从小定亲,只爱事故死亡的亡妻一人所以无法跟小姐和谐,小姐如果没法接受的话可以离婚另嫁,他愿负所有责任……小姐听了心情很复杂,只怨自己命苦。小姐的妈侯爷夫人不小心也偷听到了,心想:“靠!被男主爹骗了嘛!”正没法度时,王爷下令让男主跟随世子去京都游历很长一段时间,侯爷夫人顺势把女儿接回了家,打算冷处理一阵子再看看。

    跟着王爷世子去京都的年轻家臣共三人,一个是男主,另两个都是奸狡小人,姑且称为坏蛋AB。他们俩一直撺掇世子吃喝嫖赌,花费都开公账。男主百般劝谏无效,只有称病在宾馆不出来,坚决不跟他们一起到外头混。坏蛋AB整天跟世子玩乐,不知不觉迷上了某著名年轻舞姬,欲嫖之。舞姬的老爹拒绝了,他们以为是嫌钱少,就越发巧立名目,以男主名义写信向王爷不断“为了世子”讨钱。王爷也不是傻子,调查之下知道了大概情况,怒到不行,立刻派某老臣(不是侯爷)全权去京都调查。老臣来到京都,详细查明了所有实情,私下找男主说:事情我都明白了,你是无辜的,但他们确实闹得太大,如果我完全老实回禀,你们三个包括世子本人一个都别想活,这绝对不行。眼下我有一计需要你牺牲一下:你找个机会把那位舞姬劫走,你们俩结婚也好什么都好,就不要回来了。我上报说一直以来痴恋舞姬乱花钱的都是你,跟世子无关,你现已与该舞姬私奔,这就救了世子一命。等王爷气消,我再说明真相接你回来复职。怎么也比玉石俱焚强点儿啊。

    男主听后认为甚是。世子也是主君,为主君牺牲这些不算什么,就依计而行可也。只有一样,自己绝不会跟那舞姬搞在一起,所以私奔的环节不如改成殉情,我杀了那姑娘,再自杀。虽然她很可怜,但我愿意偿命。老臣大惊说这又何必?人家也是出名的美人,你哪怕真娶也没啥,何必害人性命?男主说我家有亡妻,立誓永远忠于她,绝不跟其他女人有瓜葛。现在为主君不得不行此下策,跟她一起跑路则我的名节和誓言已毁、毕生成不义之人,不跟她在一起则恐怕泄露秘密害了世子,所以只好杀了她再自杀才能两全,请别再劝我……这下老臣也无语了。

    正巧当晚坏蛋AB打算半路带几个匪徒暗自抢那舞姬回家,舞姬(应该没人猜不到那就是女主吧)的老爹奋勇抵挡杀伤数人,警方介入后坏蛋AB被抓。但舞姬本人不见了!坏蛋AB声称一切都是男主的错,而男主也不见了!来调查的老臣趁机依计而行,男主在京都乱花钱又拐走舞姬的事情传开了,世子得救——侯爷听说后差点气疯,在老婆女儿求情下总算没宰了男主爹,只是撤职。小姐以泪洗面抑郁成病,暂且不提。

    舞姬的老爹(实为干爹)怕伤了人吃官司,躲躲藏藏中。忽然有匿名人士给了他一饭盒的金子,说是女儿的身价,他就想女儿大概是被哪个高官抢去了。不久又听说干女儿和某某年轻家臣私奔,咦,听名字不就是干女儿的未婚夫吗?他们俩重逢私奔甩下我?!但这金子又哪来的?为了解惑,干爹带着金子踏上找干女儿的旅途。

    而实情是,当晚男主想去劫舞姬,却遇到别人要劫,就趁乱把她拖走。来到荒郊,把所有经过一说,就要杀人。舞姬小姐大声喊冤无效,最后只好说,我有俩愿望,一是找到离家未归的亲妈,二是跟我夫有个交代,求您在我死后帮我完成,我爹叫某某,我丈夫叫某某某……男主一听傻眼了,再求看信物,终于互相证实对方身份,抱头痛哭。女主说我不能坏了你的忠义,你还是杀我吧!男主说我哪能杀你,但是我们一起跑了会被世人认为借尽忠之名满足私欲,要么我去死,你逃走去孝顺你干爹吧!女主一把拖住,又哭劝一阵,男主想通了说那我们一起跑路吧,哪怕只做一天夫妻,在没被抓住和发现之前也是尽情、尽亡母之孝道,尽我护主之职责。说着,两人就真的跑了……靠女的教教弹琴,男的教小孩写个字、代写书信什么的,四处流浪,如是者四年。还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不料男主忽然病倒,一家三口困在旅店盘缠用尽,病也治不好,女主只能偷偷抱着琴出去到街上唱小曲赚几个钱。男主知道后心都碎了,想想自己真拖累人,就打算第二天找个机会偷偷切腹自杀。主意打定,当天还跟女儿一起说笑唱歌,把自己的遗言编成歌儿,叫女儿过两天唱给妈妈听。一切停当,正要自杀,可巧女主回来了,赶紧制止。说你死了以为我带着女儿能好混一些,但我们的心情你想过没?我们就像三弦琴的三条弦缺一不可,今天卖唱到一半断了一根弦,我就想是你要出事,才跑回来。可别再这样了!!正哭成一团,隔壁(因为是穷旅店,隔音效果差)住客忽然进来了,原来正是干爹!也是沿途卖艺,今天听到有人唱干女儿会的调子,就跟了过来。知道全部情况后,干爹说你们别死啊,我这还有一饭盒金子呢,来路如此如此。男主说连是谁的金子都不知道,怎么能用?干爹说以后有机会再还呗,哪有现在干看着饿死之理!于是拿金子出来看病,付房钱,男主病好后一家四口拿本钱开了家假发店,经营得不错。听说男主爹撤职在家,侯爷小姐单身苦等,他们很过意不去,但也没法出去相认。离当初”私奔“,转眼就过去了一共七年。

    男女主在某地开店生活的传言,渐渐传到了故乡。小姐听了又哭了,侯爷更气愤了。侯爷夫人暗中找女儿说,依我推断那个私奔女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未婚妻,人家是原配、而你是蒙王爷准许赐婚的正室,实在不行你就去找他,来个两头大?爹妈会给你撑腰的!小姐说那要真是他原配我就更没脸去了,何必去给人添那堵,我就一个人在这里祝愿他们幸福好啦。夫人说你这样始终不行,干脆我派你哥哥暗中去找男主讲清楚,看他什么打算再说。于是侯爷家大少爷领命偷偷出发。半路被劫道,少爷身手不凡把劫匪打趴,仔细一看竟是七年前被开除公职沦落为盗的坏蛋AB!俩坏蛋百般求情,少爷就让他们滚了。他们俩转头一商量,听说男女主在某地开店(那时候传闻还真广),不如我们去杀了男主抢了女主卖掉吧,又出气又赚钱。但男主武艺不次于少爷,要怎么办呢……俩坏蛋商议中。

    男主还在努力做生意,希望能及早攒齐那一饭盒金子的钱想法还给人家。忽然来了笔无名氏下单的大生意,一下子得了不少金子,正在高兴,回家却见这金子跟当年那一饭盒金子相同,都有王爷家的标记。正在纳闷,一路偷跟过来的坏蛋A冲进屋抢走金子,男主追出去,坏蛋B又跑出来抓走了小女孩当人质,女主赶紧也追了出去。坏蛋AB逃到一座桥上,男女主一起追到,坏蛋B胁迫不成反受伤,就想把小女孩往桥下扔;忽然冲出个神秘客抢走孩子就跑,坏蛋B也马上跑掉。男主搏斗后杀死坏蛋A,但金子和女儿都不见了,还被更夫目击他杀人,只好先跑远再说。女主哭着回家,见到刚回来的干爹说明情况,干爹说我出去找你老公,你先在家等着~~女主就眼泪汪汪地一个人在家等了。

    忽然一位高贵的夫人来访,不是别人,正是侯爷夫人。夫人对女主非常和蔼,理智客观中立地分析了男主现在的窘境,以及这种窘境都是因为女主而来,其实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你就是原配,但他这样蹉跎你忍心吗~~瞧,你女儿在这里,我派人在关键时刻抢到手保护起来的,足见我的诚意,我是为了你们大家好哦,如果你能偷偷带着女儿走得远远的,就当还我救你女儿的人情,这样大家都有未来是不是呢~~。这段写得真有意思,夫人谈吐如在目前,上好宫斗文里往往都能遇到这样的高贵太太。

    女主听得心碎肠断的,说我有啥理由不答应,我这就走……说着把跟男主的定情信物琴拨子拿出来要就着火烧掉。这本是她亲爹的遗物,后来男主和她相认也是靠了这个。侯爷夫人一见此物大惊,说别家的琴拨子不是这样的,莫非……你的名字叫?!说出来正是女主的小名,搞半天侯爷夫人正是女主的亲妈。当年她嫌老公穷,离家出走去找工作,在侯爷家当了伺候少爷的奶娘,因为美貌机灵而被侯爷看中,生下女儿后扶正就做了夫人。母女俩抱头痛哭。

    哭完,夫人对女主说,这下你非得跟男主离了不可,否则你们想法子在一起,万一侯爷知道你是我女儿,肯定以为是我偏袒你,那时我可咋办?所以现在你们得马上分手,你要走得远远的,但你女儿是我亲外孙女,你也不忍她漂泊受苦,就由我带回去养着便是。对不起啦我也很无奈!!女主点点头说好。当下侯爷夫人乘轿离去,女主送到门口,忽听那轿子里有抽泣声,正在奇怪,轿子已经走了。而女主和侯爷夫人都没发现,有两个蒙面男站在窗外偷听了全部谈话。好吧我们再次姑且称之为蒙面男AB,这两人听完就迅速离去。

    女主一个人坐下继续哭,男主这时候走进来,原来蒙面男AB在一边听,他在另一边听,刚才也听到了全程。男主说,我刚才杀了坏蛋A被更夫看见,追不到坏蛋B就无法证明是正当防卫,看来注定要被指控为杀人犯。欠的金子也还不上了,又不能照顾你和女儿,叫我为了活命抛弃你去向夫人妥协重娶小姐,也断断不可。看来无路可走,我决定必须自杀。然则死在家里连累干爹,还是出去找个地方自杀吧。女主拉住说,刚才对话你都听到了,不管你是被抓被追捕还是向夫人妥协,难道我以后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吗?一起死了吧!!这次男主也没啥理由反对,两人又痛哭。女主感叹曰:“今生父母很多,但哪个是哪个已经分不清了,总之都是我恩将仇报罢了。”因而题古歌一首:

    请告诉我

    悲惨遭遇的隐身草

    为何深山更美好?

    男主和了另一首古歌:

    心怀鬼胎莫奈何

    隐身草也隐不了

    恶名四传谁不晓?


    这时候官差也来抓人了。干爹正好回来,暂时飞拳脚顶住官差,男女主从后门跑向了自杀地点。刚要动手,忽听夜色中还另有人发出痛苦呻吟,心想正好也有别人要自杀吗?且不管它,又想动手自杀时,忽然有人大声喝止,一时间灯火通明。当初去京都调查的老臣、侯爷家大少爷和小姐、背着孙女儿追来的干爹全都到场了。再看呻吟的来处,是两个人分别相隔不远摸黑自杀,此时已经断气。再看脸,竟然一个是侯爷夫人,一个是男主的爹。旁边各有遗书。大家见到后哭的哭叫的叫,反应各异,不必细说。

    稍微平静点之后,老臣先生看完遗书,开始跟男女主解释详情。窗外偷听的蒙面男A就是男主的爹,因为儿子胡作非为被撤职,在家郁闷七年,这次听说儿子在某地开店生子逍遥快活,暗中找来想大闹一场,却无意中听到女主和侯爷夫人的全部对话。思前想后,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从贪图奖赏去砍树、错手劈死女主亲爹开始,自己不断做错事,害得俩孩子如此凄惨,无地自容故而自杀。坏蛋A被男主砍中后其实没死,是男主爹在旁边补刀杀死的,所以男主无罪。侯爷夫人的遗书则是说自己不放心折回来才发现女儿女婿准备自杀,想想都是自己的错,对不起两任丈夫和两个女儿,对不起女婿,现在为了维护我的富贵还要逼死两个年轻人,我简直不是人,不如一死谢罪……。

    老臣对男女主说,你们父母是心甘情愿以死赎罪,对你们也是一片爱心,你们就不要再伤心了。两次金子都是我知道男主的忠义,所以暗中相助。大少爷也说,我本来到此地找你们,却听说我妈和妹妹也来了,就去和她们碰头,途中还抓住了潜逃的坏蛋B。妹妹把在轿中偷听到的一切谈话(所以小姐才会感动得哭了)告诉了我,并说妈妈半路折回不知何处去也,我带着她一路寻找,正遇到你们干爹,才找到了这里。干爹作证说,就是这样!你们活得不容易,不要再自杀了!

    男女主正在擦眼泪,黑暗中忽然走出了那个蒙面男B。该人去除伪装,竟然是侯爷本人!他听说混蛋女婿在某处,又发现儿子老婆和女儿全去了,也偷偷摸了过来,如此这般知道了一切一切的事情真相。侯爷叹曰,一切明明是我的错啊。砍树是我主持的,把女儿嫁给男主是我要求的。导致今天的惨剧,我也无颜再混了,于是当场断发宣布退位出家(反正有儿子在也没关系吧)。

    老臣感叹一番,所谓荣华与追求真乃南柯一梦也。建议说,那么我就把前几天从男主那里买的假发在这里埋葬,只当商人某某和舞姬某某殉情而亡,男女主从此获得新生,回家尽忠尽孝,岂不是好?侯爷也对卖药的干爹说,你虽是卖艺人,品格却是武士所不及。就请你收我女儿为养女,我也收女主为养女,我们一起将女儿重新嫁给男主如何?

    于是大家开始善后。男主无杀人罪,坏蛋B则罪行累累,被判斩首。干爹继承男主爹的位置做了乡官,男主恢复高级公职并升职,和两个老婆相处和谐,为民造福,万人称颂。王爷听说了以上一切稀奇事,大大感叹道:当初我为了享乐,硬要造那茶室,得罪了树精。从此我儿子就病弱,我才让他去京都散心,结果差点学坏,又差点被我一怒之下杀死。现在我儿子也出息了,要不是众位有情有义之人的奉献和帮衬,我们父子焉有今日?看来以后一定要引以为戒。从此王爷拆毁茶室,终生过着文明而有节制的生活。故事完。


    作者后记曰,某商人和某舞姬一起殉情的故事早就有了,还有遗迹留下来,上述长篇小说就是自己根据这个而开的脑洞~~~大家看着玩玩呗~~~这作者叫曲亭马琴,也就是南总里见八犬传的作者。




     

    日本古代小说

    评论(1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