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7

     

    熟肉随记99-103

    本周我想了一想,决定先按分集记完看剧的感想,再把重点另开一篇说……

    99

    黑公主浪漫少女心爆炸,相信王子也一定会骑着白马来到,但实际情况在打她的脸。这让我想起了很久前甘陀利一边说着少女美好梦想,转过头持国那边说的跟她正好相反。果然黑公主到这世上,是要把所有女性前辈们遭遇的窘境都变本加厉经受一遍啊。最先是束发,现在则是少女甘陀利(已婚甘陀利经历排在后面,即将上线);可只要她的想法和反应跟她们不一样,结果也绝不会一样。

    般遮罗国这个选婿大典怪不得要准备一年左右,其规模跟之前所有选婿大典都不可同日而语。规模大也是麻烦,木柱王被全新的爱女之心陶醉过头,只想女儿有面子,其实光这么铺张和请人就已经暗伏风险也。不过也不能因此就不广发请柬,88版里毗湿摩去迦尸国抢亲就是因为他们没给象城发请柬,毗湿摩觉得没面子。真难办哪。

    迦尔纳现在管沙恭尼口口声声叫舅舅,沙恭尼却一直喊他盎伽王,双方心态都颇可玩味。难敌他们来就是把木柱王当敌人,并以强国的骄傲觉得般遮罗就该把女儿献上来,这事实也可一记。

    “女子成婚后就不可再披散头发,只有寡妇才可以”,这里又开始凶残地埋梗。所以黑公主那个不束起头发的誓言,本身就是“只要没实现,你们就不算我老公”的超狠宣言吧。

    贡蒂自从逃亡,已经好久没做她那惯行的祭礼了,因而终于有空时就要十分认真地做一做。为防不安全,又关上了门。编导连这种细节都全想到,我简直要给他们跪……

    无种偕天一向对促成哥哥们的姻缘很感兴趣,阿周那自己也不能说毫无此意。只是在他看来,隐藏一家人行踪、保护“隐姓埋名”初衷这件事比较重要吧。这倒真不好说他神经迟钝了,他一认真起来,眼里就只有鸟眼睛或鱼眼睛,别的是看不见的。作为弓箭手,这是他优于坚战的地方,作为“爱人”和“领导者”正相反。

    以往所有版本的拉弓都在室内,本剧为了拉风,设为露天,于是天上的那靶子也特别炫酷。猛光现出神弓时,沙恭尼就觉得我方要完,难敌却到宣布规则时才意识到这点。难降和迦尔纳满心只是来看热闹,倒没啥负担。我一直说,本剧里挨个拍相关人物表情是必要的,而且我只见过这一部剧是必要的……。

    又一些需要记录的事实:


    【到开赛才宣布规则,达到要求者方可娶公主,按这要求,难敌已然被淘汰,接下去一切折腾本身都是耍赖皮。

    耍赖皮的理由,是为了通过娶木柱王的爱女来谋夺般遮罗一半国土。

    德罗波蒂在此时此刻就已经被当作筹码,而不是一个“人”(好吧难敌他们本来也没把任何女人当“人”过)。

    依照难敌本人的习性,会做的是当场翻桌走人,而不是巧取豪夺。

    迦尔纳提出“我行”时,并没有其他复杂想法,只是针对难敌说“没人能办到”,以高手的自信叙述事实。在沙恭尼得到让他代考的灵感、他又没拒绝之后,迦尔纳才成为这场把公主物化成政治筹码的耍赖皮活动之参与者。】


    有一句讲一句,编剧这样写会不会太抬高沙恭尼啦?难敌就算成功,也只是木柱王的女婿,人家正经儿子在呢,女婿要怎么夺丈人的国?或许沙恭尼到时候又有法子,算了,没发生的事就别多设想了。迦尔纳也觉得代考不太合正法,然而其实并没一条正法叫做“选婿大典不许代考“吧?所以他只是说恐怕不妥。沙恭尼举出前人的成例,迦尔纳就服了。在我看来,这正是本次招婿大典的真正关键。详情容后再说。


    100

    奎师那超大排场的入场式好像抢眼过头了,但也多亏事先就有这番排场,他后来才能在该说话的时候说得上话。逐一问候熟人亲戚的场面气势无穷且有趣,只是我仍不明白沙恭尼是从哪里对奎师那有这么深的了解和体会。

    迦尔纳从第一次见到奎师那就满脸喜悦,几乎贯穿全剧。哪怕在别的版本里,他对黑天都一直态度很好。为啥咧?要说种姓吧,奎师那也是刹帝利。要说亲近吧,奎师那一直跟他讨厌的般度族更热络。要说没有利害关系吧,到后来两军交战了他也从没对奎师那恨得牙痒痒。我想来想去,可能谜底是:奎师那一到他面前就只说好听的。绝不提他种姓,每次都夸他英雄了得。尤其第一次要特别甜,只要让迦尔纳的第一印象好了,跟他搞好关系就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于是我忍不住想如果阿周那和黑公主第一次见他就走这路线的话……,还是算了吧,想到阿周那在德罗纳的营地冲出去对迦尔纳星星眼,或者黑公主在选婿大典现场冲出来对迦尔纳星星眼,一切就为了让他喜欢自己、以免遭到记恨,这画面我还是谢绝的好。

    奎师那对迦尔纳说的道理很简单:你做的要是真对,自有人会尊重你。哪怕权贵不尊重,老百姓也会尊重。但到处都不尊重,就是你自己有问题,请好好反省。不是不让你拼搏,但拼搏不等于不择手段交坏人做坏事。这话一说,迦尔纳的笑容马上变得很勉强:才提到奎师那很会投他所好,转眼就正戳中他肺管子。“老抱怨‘世界错了我没错’的人,往往错的就是你!”这道理就算亲爹说他也不听啊,何况奎师那。也许因为自尊心比较脆弱,迦尔纳绝听不得别人说他做错了,或即使对方错了、你自己也有责任。我很理解他的心情,试想一个委屈哭泣的孩子,爱听的究竟是“乖哦别哭哦是别人不好我帮你打他”,还是“你要反省一下自己也有错”?本剧中永远的孩纸实在太多,拒绝反省和改正的孩纸更要命。光听听还挺萌的,只是苦了被连累的无辜人。

    关于叫迦尔纳“别去追求无权拥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来奎师那已经在第一面就清楚解答了。跟种姓、配不配、是强是弱毫无关系,有些东西本来就属于另一些人的生活轨道,为了证明自己就去侵犯之,到最后并不会赢来多一点的尊重。就我个人意见,对于一个有武力自保的人来说,所谓的侮辱永远是你先自辱才能人辱之;暂时想不出本剧中有例外,包括迦尔纳,也包括掷骰子时的坚战。实际上我很惊讶奎师那原来在那么久之前就掰开揉碎了跟迦尔纳在说理,这待遇比对阿周那和黑公主还要好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egg用……。

    黑公主这个盛装造型加妆扮,反而没有淡妆和简单穿着来得漂亮。当然对于在场所有王子来说已经是世纪绝色,难敌本来想走,一见她就很不想走了。迦尔纳见了她,忽有几分怅惘,教训难降不要觊觎主母,我个人觉得有几分是在警示自己。另几分笑容是来自……为即将能娶得如此佳人的好友难敌而高兴?真是无私的男人。

    阿周那太刻意排斥去选婿大典,我反倒前所未有地开始认为,他对公主确实有心,又知道客观条件限制难成眷属,才特别用力要让自己断念。看似无情,其实还真比对妙贤要有情多了嘛。

    善佑也是本书中一个比较要紧的人物,没想到就这么惨淡出场,惨淡收场……后面到他戏份时怎么办?等等,我忽然想起本剧中他跟摩差国相关的戏份好像是被剪了?就是说,他戏份就这集这点儿?超可悲。

    黑公主初次听说迦尔纳是苏多之子,是由老爸提起。奎师那提醒黑公主,到最后能否决迦尔纳的还是她自己,别人不能阻止,木柱王或奎师那都不能。个人觉得这正是老师给她的第一次考验,有些事得自己决定,自己站出来,自己承担后果。老实说,换成我在那种情况下是没法明确拒绝的,黑公主敢说算她有种,而这个种也纯粹是被硬逼着爆出来的……


    101

    迦尔纳全程神秘笑容到底是在笑什么东西我真搞不懂啊。他从头到底就没考虑过公主个人的感受,但要说他从不考虑他人感受嘛也不是,后来见到心爱姑娘,他不就挺体贴??所以应该说他真心觉得好友难敌超级棒,任何女人能嫁给难敌就该欢天喜地吧。然后全程为这金玉良缘而忍不住面带微笑……随便他啦。

    说到去甘毕梨耶有好东西吃,怖军又兴奋了,不过我觉得老是拍一听到美食就HIGH起来,有点符号化的感觉。看多了略厌倦。

    婆罗门老头为了煽动五子背自己去甘毕梨耶还真下本,只见两眼泪光莹然。五子努力回避选婿大典本来就不为自私,于是必定也同样会不自私地帮他一把。这可以说是命,更可以说是性格使然。

    迦尔纳在这次选婿中出头,跟演武场那次有点相似。于他自己来说有足够的理由,但客观上来讲这叫做瞎掺和。被掺和的人反击,他就当众受辱了。争论焦点往往聚集在他到底算不算瞎掺和(我真认为算),以及说他瞎掺和的人都是在鄙视他的种姓……过去我在这上头花过不少时间说话,没想到本周亲眼看后发现感想跟以前不尽相同。总体上容后再说,分集先记点零碎的。

    在场王子无一能拿起神弓,迦尔纳一拿就拿起了,并知道在拿之前先对弓行礼。这些内容完全照搬88版。编剧一定把88版看了很多遍,因为我看的时候对于黑公主和主办方都有很多吐槽,觉得“大庭广众下说不嫁车夫之子”事件确实是黑公主不对,阿周那能顺利参赛和合法胜出也属于编剧开挂;而13版编剧非常仔细地把那些槽点全堵上了,可谓细心。

    猛光阻止时不提出身,只提“选手必须亲自参赛”。这是约定俗成的常理,即所谓“传统”,不是铁律。迦尔纳以“部下的能力等同主人的能力”回击,也是以这种传统当作武器。木柱王再以“我们是主人我们说了算”之传统打回去,难敌遂上升到政治高度:在场贵人众多,你别想称霸,所以“你说了算”是不行的!也算机智。奎师那把问题引回到“选手必须亲自参赛才算数”上,到此已经说死了,万万没想到难敌发挥了少见的智商水平。前面争论半天,主办方不断强调亲自参赛就没问题,那迦尔纳就“亲自参赛”嘛!这一招不愧让沙恭尼都拍案叫绝,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反败为胜,连奎师那都得承认迦尔纳有权参赛,那就是难敌赢了。

    大庭广众之下,如果迦尔纳真开弓射中目标,就必须是他而非难敌来娶公主吧。难敌脾气一上来,已经不在乎娶不娶这位美人,而是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了。我略震撼的是迦尔纳本人看着台上的公主,眼神里也只有不爽和怨恨。黑公主此时还没任何“冒犯”他的言行,但在他看来已经只是证明自身价值的媒介了吗……

    奎师那不再出声干涉,也不回应黑公主的求援眼神。这事儿确实他帮不了,自己的命运必须自己选择,然后自己承受。这老师实在严格。仔细看下来,黑公主之所以到最后一秒才开口,不是耍迦尔纳,而是在那之前完全没什么招数反抗,又不肯因此认命……迦尔纳的心情可想而知,但黑公主还真没有刻意侮辱的意思。哦,关弹幕真好。


    102

    迦尔纳会被气到,太让人理解了。黑公主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可见不是很成体统的话。连姑娘自己说完也是一脸心虚,她何尝不知道这话在狠狠削人家的面子,毕竟迦尔纳跟她也无冤无仇。本集前四分钟完全是迦尔纳的天下,他那一脸受伤历历在目,不由人不同情痛心。难敌照例又帮好友拉场子,不巧他这一安罪名,姑娘反而回过神来了,立刻当堂明志,总算扳回一局。对错另说,这下连迦尔纳和难敌也没法指责她是动机不纯存心侮辱了。至于苏利耶是否怕大神雄威才不敢劈死这个种姓歧视的贱嘴小娘们……呵呵,我只能呵呵。你这么说,迦尔纳答应吗?

    木柱王蛮横惯了,给女儿帮的多数都是倒忙,理由说来说去只有一条“我们是主人所以说了算”,被顶嘴就发火翻桌。论口才,他真不如这集的难敌。要不是女儿太有种,冒死明志,主办方就真要丢人了。

    黑公主第一句话只是情急,证明心志之后才来详细阐述。还别说,难敌、沙恭尼、迦尔纳竟然找不出她的错儿来。看样子好像迦尔纳输了,但难敌的智商BUFF还在,又抛出一个绝招,继续以姑娘先前论点为依据:苏多之子你不嫁,现场这么多刹帝利都拉不开弓,看你嫁谁!这下又是姑娘和主办方抓瞎了。大典搞这么大,草草收场没结果或者背弃规则随便嫁一个,先前对难敌和迦尔纳的一切论点就都成笑话,黑公主的名誉值也没啦。到这份上,难敌放弃要把公主收进篮子里,只以对方出丑丢人一辈子为目的,火力集中就更强劲,主办方和姑娘本人也没啥武器反击。可是啊可是,难敌就这毛病,这次也是,王祭那次也是……明明嘴瘾过得够满足,他就偏要动手,结果实力不够丢脸到家。他的这个毛病可算是贯穿一生呢。

    难敌丢人丢大发了,但凡此时有人机灵地领头一笑,全场一哄堂,他非气到回家自杀不可。而奎师那随后的说话真是滴水不漏,达到了主办方的目标,又维护了难敌的面子。这么会说话的奎老师先前硬是不开腔,果然还是在考验姑娘独自面对困境的能力吧。

    阿周那的表情极其纠结,内心在挣扎。他到底是对姑娘有情的,不然隐藏行踪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他立刻毫不犹豫掉头离开了,纠结个什么劲。还得姑娘自己主动动脑筋,要找个传统来想法子嫁给婆罗门,这一男一女诚然攻受分明,没得翻身。


    103

    豪华的选婿大典如果流标,简直是个丑闻,姑娘和她娘家都要声誉扫地。阿周那对黑公主的好感不足以让他站出来,到最后能说服他的反而是奎老师强行开课之“要造福社会造福他人”篇。咦,跟妙贤那次倒是很像……男方没有很想娶,可他不出手,女方就要倒霉,于是二表哥强力劝他日行一善,他想想也对,就以婆罗门脏兮兮之姿勇敢地把姑娘收下了。婚姻性质属于强扭的瓜,但只要小心经营,夫妻就还过得不错。是错是对、是福是祸、是缘是孽,全可以由当事人的一念而自由转化。

    话说婆罗门出来竞选刹帝利才参加的选婿大典,也照样被群嘲啊。因此演武场那里群嘲迦尔纳真的只因为他是苏多吗……。看88版时我就想,既然公主不能嫁给苏多之子,为何可以嫁给婆罗门?黑天老师说反正刹帝利也是婆罗门传下来的后代,这话没法说服我。本剧编剧想到了这点,在上集结尾提出公主嫁婆罗门的前例,很多时候摩奴法典上就算没写,提出先哲和大名人也这么做过的前例也能服众。确实比88版要有说服力一些,虽然只能算是“一些”。

    黑公主此时此刻坚信白马王子出来了就一切皆会光明收场,实际上这也只是她自己的幻想,会被现实打破的。阿周那提出尊重女性,对她倒是意外之喜,跟前面难敌那言辞对比起来更是加分。

    阿周那一拿起弓,我感觉他就暂时忘记黑公主是谁了,心里只有瞄准和射中目标。演员把这一点演得还挺彻底的。阿周那之最爱真是弓无误,书里和88版都说过谁侮辱了他的弓他就非杀掉对方不可,对黑公主可没这种无可扭转的原则。13版肯定要好一点,可也还是弓箭痴。

    迦尔纳认出该人是阿周那的速度还是慢了点。只能说他比难敌还实诚,同样认定五子死透了。现在发现是阿周那,肯定要连黑公主带阿周那一起恨上,比以前还要恨十倍。这也非常合情合理哒。

    婆罗门老大爷说是个修道人,但全身上下洋溢着老混混的气息……


    ————此乃短小的分割线————


    好,边看边记的随便感想写完了,接下去要另开帖写新发现的比较认真的东西。本篇里没提到的,都在新帖里。新帖里也没有的,就是我没注意或不同意的部分吧U U


     

    摩诃婆罗多

    评论(4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