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2

     

    熟肉随记104-108

    104

    最近实在忍不住在后面挑了几集看,才更体会到本剧编剧的前后呼应埋梗癖。有时候同个人同件事,不联系前因后果的话,看法评价会完全不同。比如本集开头沙恭尼的紧张,再过十集不到就能充分了解原因:毗湿摩答应难敌立储,我当时觉得超脑残,但其实起码在本剧中,他没错!坚战如果忽然站出来说“正牌王储在此”,难敌就必须下台,打回火烧紫胶宫之前从头来过,连沙恭尼都没招。毗湿摩没脑残,反而是笑他脑残的我错了。随时修正自己认知,发现错了的感觉真不坏~~。然而他这个决定随着时势的千变万化,又会从无错变成有错,这就正是广博仙人说的道理,也正是本剧一大主题了。

    同理,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如果坚战在本集开头立刻站出来表明身份,般度五子将占尽上风,后面许多麻烦事都不会发生。有跟他们打过交道的木柱王在,确认身份没问题;于是全雅利安的王公都可以当人证,象城王储仍在,难敌没份了。岳父大悦宣布拍板,新郎新娘开始准备婚礼,四兄弟去把妈妈接来,盛大婚礼一举行,阿周那夫妇和母亲兄弟一起回转象城。又是王储,又有强大的姻亲,难敌再想玩阴的就多防备点,难敌若正式开战就由老太爷揍扁他们。真的可以HE啊!!……但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呀早知道=A=

    这种“如果”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所以说性格决定命运。坚战活到现在,一信正法,二信亡父教诲,三信母亲决定。说难听点,他并没有太强的关于“自我抉择”的意识,妈妈就是总控制台。而且坚战这个“听妈妈的话”还有一种微妙之处:不是因为“她是我妈妈所以要听话,不论对错都要听”,而是“以往无数次证明她说的总是对的,这位女士正好是我妈妈。一直听她的都不会错”。(绕口了点不知道有人看懂没。)他的这种思路造成了接下来的最大难题,但他从来都不是愚孝。相反,我看到现在忽然觉得,或许这次大难题正好是坚战的一个人生转折点。从此,他人生的荣辱进退不再由妈妈指导,而是要自己决定、自己负责。抉择错误的话就是他全责,还要牵涉到妈妈老婆弟弟们的命运。这个转折很辛苦,但迟早要发生,不然坚战就担负不起未来更大更多事情的责任。看了半年居然还会有新想法我也为自己醉了……。

    说回招亲现场。黑公主走向阿周那时,我想阿周那开始爱上她了,少女脉脉含情的喜悦最美。再到挂上花环,真是一段令双方都陶醉的浪漫佳话,不次于当年贡蒂给般度戴花环的那一刻。可惜,他们全家人好像都没有享受这种毫无杂质的甜蜜浪漫的命。可当时又有谁知道呢。

    木柱王不知道这个大胡子是阿周那,只知女儿看中一个弓箭出众的婆罗门,要跟着他走去森林过苦日子。因此老爸的表情并不太欢乐,但却仍有欣慰。因为这是女儿喜欢的人,老爸已经明白,女儿喜欢才是最要紧。木柱王果然已超级进化了。

    沙恭尼只能挑拨在场人士捣乱,说明公主要嫁婆罗门这事在道理上确实无错,不然他们这伙人就该像上几集一样以正理挑毛病,而不用靠煽动。不过煽动未得利益者闹极端情绪一直是个有力招数,同时还有“万一允许此事,恐后人效仿”这个在印度古代故事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理论当大旗,原本不好意思闹的都能借着它闹起来,木柱王再强势也弹压不住。在利用他人私心杂念达到自己私欲的层面上,沙恭尼真乃本剧第一谋士。

    迦尔纳阻止难敌的这一段,像极了88版迦尔纳一向提倡的堂堂正正论:“般度五子必须死但不该是今天,以这种方式”。论点本身我仍想吐槽,但好歹他是正经站出来阻止了难敌,没落井下石,就该点赞。哪怕他一辈子行事只如今日,我又何必吐他槽。

    刹帝利的确不能随便屠戮婆罗门,可是这婆罗门如果自己行了武道上了战场,则杀了他也不算杀梵。后来德罗纳也是如此吧,精校本里明确写出他参加战争就是错……但眼前这位婆罗门又没来打仗,只是拉弓娶媳妇,有何不可!叫嚣的这位国王说的道理不错,却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只是自己逞凶闹场的借口。可引以为戒。

    婆罗门老大爷绝对是混混出身!要闹场谁不会啊呵呵呵呵。弹幕说“现在两边都是锤弓瘸的配置”,看得我一口姜茶喷出来。

    假如不看后面内容,可能会以为难敌这次不当场动武是听了迦尔纳的堂堂正正劝说,然而我看了。比起现在三对三(?!)跟对方进行结局未定的PK,难敌回国之后的办法其实真的更直击要害。只能说这个会场天生对他有智力加成,从上周一直加到现在……

    听到女婿说从不乘马车只靠两腿走,木柱王露出了苦瓜脸。大概是在为女儿未来的生活水平担心。但一点也没说啥扫兴的话,真是好爹。

    奎老师的临别赠言是后面好几集的注脚,但这时候没人能预料。既然是大神为啥不直接说破了让她躲开即将到来的难题呢……因为这故事本来就是“人”的故事,决定要由各人自己做出。中国人应该懂啊,手是两扇门全凭脚赢人……啊不,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105

    爸爸姐姐哥哥和德罗波蒂告别时都是Q Q脸,明明马上就要回来举行婚礼的……果然小闺女才是全家之光。

    在我意识到毗湿摩上次老神在在地磨檀香木竟然不是装逼之后,才发现最近他的眼光和行动力都上涨多了。过去我看了其他版本一直抱怨说,维杜罗暗示五子静待时机,时机到底在哪里?以本剧论,就在这里。般度五子在这时候回归,靠坚战的王储身份和阿周那夫妇带来的姻亲支持,就比当初去紫胶宫前又稳当了许多。迎回的速度还要快,做得要隐秘,以免沙恭尼又出新招。很棒啊!家庭教育一团乱糟暂且不提,这种行动力才像是多年的国家栋梁。然而我看过的其他版本里,老年毗湿摩的行动力都几乎为零,看来13版编剧也是卯着劲儿在他身上下过功夫。对错不论,13版毗湿摩一直满努力的是真,帮倒忙往往是双商问题。

    本集是浪漫情侣阿周那和德罗波蒂最后的快乐时光。因为幸福就在眼前,姑娘反而不再着急,有余裕尽情玩笑,享受甜果子到嘴前期待与梦想的最高甜蜜。谁能知道这段婚姻对她来说是麦兜的火鸡,只有到嘴前一刹那最梦幻美味,真到嘴的味道就不咋地了,将来还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想想也是作孽。但既然拿麦兜的火鸡作比,便知这一切总有一天会成为好的回忆,请在没失去之前就珍惜吧。

    公主并没明说要阿周那他们招出真相,怖军也只说要道歉。是阿周那主动把身份说出,与未婚妻坦诚相见。这绝对加分。见到两个可爱的小叔子和一个稳重可靠毫无自矜的大伯,又加分。不过这短小的大伯叔嫂相见,肯定是编剧存心埋尴尬梗,短短几分钟内大家对彼此关系都有了定位,再要改成夫妻就难上加难。这好像其他版本都没有,我觉得加上去能让广大不了解原作的现代年轻观众都能体会那种尴尬。

    88版里有一个细节,阿周那临近家门,故意要对妈妈开玩笑,才说带回来的妻子是布施,打算吓妈妈一跳。这小把戏还跟二哥先说过。这里则是他自己临时昏了头语出轻佻,坚战也没马上纠正,无种还在旁边帮腔。哪怕五十年前印度人民都会让贡蒂指着鼻子骂:谁叫你把老婆叫做“布施”?老婆是人,不是个物件!所以说,任何把女性物化的行为都会遭雷劈啊。上几集的难敌和迦尔纳是如此,本集的般度五子也一样。但有心与无意、怙恶不悛和事后积极补救总有区别,结果就并不会一样了。

    另外,虽然贡蒂说错话引起大乱,但不管在我看过的哪个版本里,都是儿子先说了布施她才有误会,知道是误会后立即要收回刚才的话,并维护姑娘的权益,对儿子严厉指责。而且这次说错话跟上次冒失地请苏利耶又不同,她这句话本身没有任何冒失、多余与不恰当。单就本剧而论,她真是没啥好指责的……


    106

    大乱开始。贡蒂在严肃祭祀时说的话不能更改,这是一切的基础,哪怕我是二十一世纪红旗下的青年,也得结合故事本身背景。这话出口就有一定的言灵效应,绝不是想收回就能收回,木柱王跟德罗纳和好得那么情深,要收回儿子杀德罗纳的预言也不能够。如果要消弭这个言灵的效能,只有付出其他的代价,例如苦行。现代青年可以说,不就一句话吗算个啥,当没说过呗!但这真不行啊。

    虽则如此,我看过其他版本才知道,黑公主嫁五子这段情节在摩诃婆罗多影视剧里其实是拍得非、常、不、重、要、的……老妈一说,六个年轻人皆惊慌,老妈说不行啊我收回,坚战说您不能收回(是怕妈妈被业力反噬还是他自己看上了公主还是他本身太轴,解释各异),当下也并没任何人说“好,那就五个娶一个吧”(哪怕五十年前的电影版里都没人说),而是集体傻在那儿了。然后黑天钻出来说,哈哈没事没事,姑娘前世向湿婆许愿,被误会成想要五个老公,所以这都是前世注定啊,放心嫁吧呵呵呵。贡蒂母子、黑公主乃至全世界就一下子乐呵呵地想开,全部接受了这个设定。如此而已。13版编剧偏要搞这么多周折,恰恰就是拼着被年轻观众侧目,也要从中掰出个一二三来。本次事件,又是对五子和黑公主的新考验。每过一个考验,他们就成长几分。百炼成钢说来容易,每一锤子敲在身上,都是就得这么痛才会有作用。再说,也该是妈妈交出队长证的时候了。妈妈很伟大,但在这个天天都有变化的世界,作为领导全家前进的队长,她已经该退休啦。

    黑公主二话不说掉头就走,真是条汉子。坚战在我印象中十分严肃地批评妈妈有两次,后一次是关于迦尔纳身世的事。没人比他更敬重妈妈,我估计妈妈叫他去死他也就去了;但妈妈真做得不够好,严重伤害到了其他人的权益,他就会非常直率严厉地批评。这点挺好。而每次贡蒂被他这样说中要点,都绝对不会回嘴,总是乖乖被训。说来容易,剧中剧外几个家长能为之?这家的家风到底还是好的,当然黑公主现在肯定不这么想。

    身为婆婆,贡蒂头次见面就在媳妇面前得了负分。黑公主对她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该说什么都说什么,不失控大骂,可也不为了给她面子就贬抑自己,表示我没事我很好我受得住~~。甘陀利(结婚版)的艰难模式已开启,原本幸福的梦想碎掉,残酷事实摆在眼前。黑公主没先把自己摆在无可挣扎的认命位置上,终究是好事。

    五子陷入了其他任何版本包括书里都没有过的纠结也说明他们是正常人。从现在开始他们所有的为难,都是以不让妈妈经历“收回言灵被反噬、或为避免反噬而长期苦行”的不幸、不让黑公主经历“被迫嫁五夫”的不幸为前提。从坚战提出第一个方案起,就都尽量在使婆媳二人不吃亏受苦,有代价全让儿子们去付。但这些方案其实对两位女士未必就好,只能保障其利益,并不能让她们觉得幸福一点。难怪还是谈不拢。好比坚战的方案,一旦执行了妈妈不用去苦行,黑公主也可以跟心上人结婚,但贡蒂此生还有啥快乐可言,媳妇也要内疚一辈子,HE在哪里?!以下所有方案都有类似弊端。话说回来,五个大男人以两位女性的幸福为前提,拼命地想出许多其实槽点很大的主意,当作五个仓鼠拼命挠头撞笼子的话倒也略萌。

    阿周那的方案是最招人抽耳光的一个,姑娘没当场左右开弓扇他一顿再把他一脚踹到河里,涵养简直好到家。带着浪漫梦想嫁给白马王子,不是想听到他这种话的!!可是但是然而,在他正式开口向姑娘提出方案之前,那气氛我觉得都像是要劝她认命,自己愿意去嫁五夫,这样对大家都好,你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吧~~真这样说的话,踹到河里之后再砸几块大石头上去都不多。幸好他并没这么说,不然休等五子黑出现,我都会抢着骂起来……


    107

    建议黑公主改嫁坚战,是无视她对坚战没感情的事实,漠视女性的权利和自由,绝对应该照着脸扇一顿。此话一出,公主殿下的所有浪漫梦想也都成了笑话。不过那种浪漫本来就是幻想出来的假象,碎了也好。我以前跳着随便看生肉看到这里,只觉得滑天下之大稽,抽死他!!但现在略有不同。我忍不住看了后面几集,才发现阿周那的这个方案实际上是“最能保障姑娘实际利益”的方案!后面五子回到象城,坚战本来真可以轻易重新正位王储,难敌他们就是从一女五夫的问题下手,不断责难,才落得最后分国。如果德罗波蒂能和坚战结成一夫一妻,跟坚战一起回去,难敌他们就没话说了。坚战地位不可动摇,姑娘也不会受到任何关于男女作风问题的责难,还从未来国王的弟媳一跃成为王后。要苦行嘛,阿周那自己去苦行,妈妈也就不用担业报。坚战失去四个弟弟固然势单力孤,但只要登了基,难敌他们再闹腾也有伯公管着。算下来最不吃亏的就是德罗波蒂,不被骂,有大好人当丈夫,还有王后做。真是一举三得。

    ——所以说我相信阿周那是真心为姑娘着想才说出这么招抽的方案,但他被抽就是活该。人家稀罕你这一举三得么?女人是个物件,能被你说让就让说转就转的么?有实际利益进账,就算是幸福么?这正好是黑公主婚前就在想的问题,阿周那自动送上活体反面教材,她毫不犹豫地抽打了回去。对面不管是她喜欢的阿周那还是她不喜欢的迦尔纳,谁犯了这毛病,她都不会忍气吞声。

    阿周那被抽之后还是孜孜不倦地在为姑娘着想。前一个方案会让你被世人看轻,那就算了,干脆一记抹平回到起点,你另外找新的好男人——连这都说出来,可见他真是做梦也没想过真要一女五夫,绝非有些弹幕说的欲擒故纵道德绑架,仅仅是身上没半根浪漫的骨头,只顾结果跟实效,爱情方面的情商低到恐怖。也对,没点儿呆劲也成不了弓箭大师。

    顺便一记,这次阿周那想出方案会先去跟女方说一下,女方提出了一堆他没想过的后续麻烦,他就自己乖乖地把方案都否决了。要是当初毗湿摩能这样该多好!!不顾及实际情况和未来发展形势乃是这家男人的通病,阿周那的方案均有此特色,还好这回有黑公主给他不断迎头痛击。

    黑公主再次稍微正眼看阿周那,似乎是从他表示“要我牺牲妈妈或兄弟的权益来跟你幸福,我做不到”开始。这男人已证明身有呆骨,毫无浪漫,有点招抽,不值得被甜蜜地爱;可他不是个坏人,是个讲义气的汉子。跟他谈爱情暂时不必了,但确实也是他挺身而出,才使她避免被难敌晾在当场成为笑柄。般度家六口人都一致认定不能让她吃半点亏,而她终于开始想到,也可以让自己作出牺牲,帮他们全家脱困。这不是迁就认命,也不是为爱情牺牲,我认为只是义气相挺,以义还恩。此时此刻德罗波蒂对这五兄弟加起来也没有一毛钱的爱情,但希丁芭践约时我就觉得,女人不但有情,更要有义。希丁芭做到了,黑公主也做到了。至于没有爱情还要备受责难的婚姻会不会幸福……就应了奎老师先前的话:明白幸福的定义,才会明白怎样叫做幸福。浪漫甜蜜梦想破碎不是一切的破灭,只是开端,后面的路还得自己走了才知道。

    黑公主来之前,似乎般度家的最后决定还是由妈妈来。妈妈保护了姑娘“和喜欢的人结婚”的权益,成全了其他儿子的孝心,选择自己被安置,跟大部分儿子永远分离。刚才哭得那么惨,最后拍板时仍是半点眼泪没有,态度坚决无比。不愧为全剧第二强大的女性和前任队长!可惜,果然还是新队长更BH。任何方案她都能准确地挑出问题来,自己还能提出全新方案。队长交棒实乃天命所归XDDD

    女方家长不知前因后果,三观尽碎。但木柱王发火不是因为这事太伤风败俗,而是觉得女儿太委屈。女儿虽然下了决心一肩担起,看到爸爸还是Q Q了。父女之情不用多写,都在这些细节上。如果黑公主就这么回去,当初能让安芭无处容身的言论说不定爹真能给她罩着点,也不用嫁五夫,但将来再出嫁时必定要打折出售,这是很现实的事情。反而般度家得了解脱,谁都不用去苦修,立刻愉快上路去飘忽林都没问题。结果一家六口无人有释然之色,刚才很淡定的贡蒂哭得稀里哗啦的。这样的一家人,才不枉人家姑娘为他们仗义一把。

    广博仙人说了半天,意思还是事在人为,与其想来想去裹足不前,不如积极点。也是说来容易做来难,还好这些人都是不怕难的。


    108

    此时跟白天当众戴花环相距并不超过八小时,女主角已经从天堂掉到地狱。黑公主环顾结婚装备的配乐,跟当初甘陀利挨个儿灭灯、贡蒂狂砸婚床时是一样的。还好,有好爹和好姐姐哥哥,总能多点温暖。束发看到妹妹要跟自己受同样的苦,心情也比其他姐姐更复杂吧。

    贡蒂被广博仙人这么快就点醒,除了认同为臣民谋福祉的道理,可能也因为白天这桩事让她觉得自己单方面决定有时候会犯错。

    仙人确实打开了一扇新大门,如果按一般人心里想的那种一女五夫方式,女方要替一个男人白天干活、晚上陪睡、做牛做马就够惨了,还要乘以五,那简直是地狱。别说五个男人,哪怕只有两个,一旦满怀私心和占有欲,都无法同时娶一个女人。非自相残杀不可。但如果当事人的道德情操够高,给予女性五倍的尊重与关爱,彼此也和谐团结,其实没什么不好吧。这事儿肯定不能推广,因为世上有此道德情操的人太少,LEGAL HIGH第二部里铃木保奈美一女三夫看似和谐,仔细一分析仨男的都是跑她那里找关怀找母爱来了,而且除了她也根本找不到更好的女人,不如回到她的羽翼之下。若是那仨男的有般度五子这种硬件,铃木保奈美绝对只有被甩的份。不过在现在这部剧里,经过一百多集,我真心相信般度五子就是有这个情操,能做到这个程度。所以为他们开个可一不可再的特例,也没啥不好的。

    坚战说出要在大千世界中完成苦修,就是懂了仙人在上集结尾的意思,要用积极尝试来替代消极地息事宁人了。不管是在王储问题还是婚姻问题上,他都准备好直接向前,有困难就解决,有打骂就担着。这才是积极的态度。以上决定是他自己作出的,奎师那等他们决定并行动了才现身,还是放手让他们自己飞的意思吧。撞墙也难免,只要自己再爬起来便是。

    木柱王在这几小时里似乎去整了整发型……。就算知道是般度五子他也不会直接觉得女儿嫁五个是赚了的。

    下周六要更新七集!但是我要星期一才能回家,根本看不到……悲痛欲绝……


     

    摩诃婆罗多

    评论(1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