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2

     

    老版摩诃婆罗多83-84

    还剩十集了!我的心得永远是:想真正了解这部剧,就得从头到底、瞄准所有人认真看一遍。这不是诀窍,而仅仅是必要的基础……


    83

    激昂之死,天地同悲。旁白君特别点了德罗纳、慈悯和迦尔纳的名,又专门问马勇还记得战争规则否?(果然这版里确定先违规的是俱卢方。)因为发生了这种事,从今开始,战争要进入无规则无保障的黑暗期了。——所以说俱卢军大将们后来也被违规二字给坑了,只能算报应不爽吧,而且这部剧里强调过只要一方违规,另一方就无须死守。即使如此,般度军也从来没真的把标准降低到跟对方相等。他们从没有像俱卢军对待激昂一样对待俱卢方任何一人。这个事实不论什么版本里都客观存在,但又总被科普文给闪避掉,我真不明白为啥。

    妙贤这时候身在后方,刚收到儿子最近写过来的报平安信,看完忽然大哭。老爸过来问她哭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只忽然觉得万箭穿心,知道准是儿子出事了,几乎陷入疯狂。象城宫殿里的持国也一脸愁容,我还以为是在痛惜少年英才,却原来在担心激昂一死,般度五子更要报复他儿子了(呵呵果然不能对此人有任何幻想)。应持国要求,全胜把镜头转向阿周那,只见他已经一个人一张弓把三穴国众将给全灭,但却没半分得意,反而惶惑心痛,急着想回营,说话都带了哭腔。

    这时候的黑天显然也在伤心,绝非无动于衷,不过他的伤心我暂时看不出是为“自己看着长大的亲外甥”之死,而是大神大哲对不幸家属的那种哀怜同情。跟坚战一对比就看得很清楚,那才是纯粹凡人的情绪。88版坚战何等人物,定力与权谋比13版鼹鼠先生厉害几倍不止,闹出骰子大会那么大一件事,他当时也不过满脸羞愧,事后更是坦然继续摆大家长款,并不因为亏待过弟弟们和老婆,就在他们面前显露出软弱退让。就是这样一个他,在确认激昂死讯之后连气都喘不匀了,两膝盖都软了,被怖军拽着都站不直了。想到等阿周那回来要怎么交代,那表情像是整个天都塌了。对比起13版里奎老师的满脸泪来好像并不算啥,可是我一路看这位坚战到现在,才明白他这算是崩溃到多可怕的程度……。

    阿周那和黑天已经回到营中,一片黑暗万籁俱寂,处处显出不祥之兆。阿周那听士兵说德罗纳今天摆了车轮阵,便知事情不妙,必有重要人物伤亡。坚战没事,再问到激昂,士兵就不说话了。这之后正是最考较演技的时刻,黑天老师刚才像个神,这时就真像个舅舅。士兵的反应打在阿周那心上,也同样打在他心上。只不过他一边伤心、一边还要分神顾着阿周那,阿周那却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演员厉害,哪怕闭上眼睛光听说话,都能充分感受到那种情绪,前面妙施王后知道儿子死讯的戏份也十分动人,演技爆发力跟阿周那一比可就差得多了。

    阿周那冲进帐中,哥哥弟弟们个个泪流满面不敢正脸看他,激昂的座位空着。他却还要问,从坚战到无种偕天一个个问过来,没人回答,他就要跑去问至上公主——看这叙述好像有些癫狂,其实现场气氛非常内敛,阿周那到这份上也不失骨子里的斯文细致。凡人笔法无法描述,谁看谁知道。

    视频画质不太好,我无法确定黑天流泪了没,好像是有。坚战他们说不出一句整话,要劝人冷静、要亲口说出我们家的激昂已死,都只能靠他。等他一说,阿周那就真哭崩溃了,还得黑天搂着慢慢安慰。安慰中提到激昂独自面对德罗纳迦尔纳慈悯等大将,不屈不挠,你哭得太过反而对他是种辱没……等一等!黑天老师!能不能解释下,激昂死的细节你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你是神?!在这种充满人情味的场景里让我想到你是全知全能的神,这真的好吗……

    阿周那问哥哥弟弟们,激昂去闯阵,没人接应的吗?哥哥弟弟说我们有,只是被信度王胜车给拦了。黑天在一旁解释,胜车有这本事全靠湿婆赐福,上次被般度五子整了之后就求了一天之内无敌的挂。阿周那起身去看激昂的尸体,妙贤、黑公主和至上正围着哭,至上公主完全没法接受丈夫起不来的事实,只管喊他快起来迎接老爸,周围没人敢劝。又得做舅舅的把外甥媳妇拉起来摸头讲大道理:不要伤心,要为他骄傲,他死得光荣……妙就妙在明明是对至上讲,看着却像是在对自己讲,顺便安慰一下死者长辈们。对至上的安慰效果反而最低——她还在懵懂着,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

    阿周那抱着儿子尸体哭着哭着,就忽然瞪眼发誓要一天内宰了胜车。晚上举行葬礼,俱卢大将们全部郑重到场参加。阿周那也照礼仪答谢之。见到德罗纳只问,我儿子战斗得可英勇么?德罗纳哀愁地盛赞了死者并撒花行礼。之后是难敌、慈悯、沙恭尼依次行礼祭拜,除了难敌撒花的动作明显不够诚意,其他都挑不出任何错,正是参加葬礼该有的礼貌水准。轮到迦尔纳时,他还非常真诚深情地悼念了死者并祝福其父母,各种赞颂,任何观众都会被他那种真诚的情感打动。……所以说白天乐呵呵围住激昂大练刺刀的真是这几个人吗?看人家倒地了还在戳、然后满脸得意跟难敌刀剑相击转圈圈的真是这个迦尔纳吗?!我第一次刷这段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特别倒回上一集看了看,结果记忆并没有欺骗我。那就是他们自己欺骗了自己呢,心理调适能力较强U U

    沙利耶一脸痛苦但没说什么话(他和德罗纳慈悯都没参与群戳,当时的实际表现永远胜过事后的漂亮话),马勇致礼得无可指摘,马勇之后的俱卢将领就纯粹只是敷衍了。阿周那他们对以上所有人都保持着死者家属的礼貌,唯有胜车来致礼时,阿周那当场发飙说你不配祭拜我儿子!他是你害死的,明天日落前我一定杀你报仇,不然就烧了自己!!……哦哟,此处若要替迦尔纳辩护就可以讲,人家苦主都没说怪迦尔纳了,你们还怪啥?编剧也算用心良苦XD

    激昂的火葬堆由爹点燃。德罗纳和慈悯回到自己营里,想到己方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伤心得抬不起头。这时候胜车跑来聊天,交谈中说到一个以前从没出现过的设定:胜车也是德罗纳的徒弟!跟阿周那有瑜亮情结!还埋怨老师偏心,不然为啥大家一样学,就阿周那最厉害?!老师说我没偏心,是他自己上进。你们把我教的东西吃透就满足了,他却不满足,还要继续精进,才会比你们都厉害。但你不必怕他明天宰了你,因为……人总是会死哒!(看胜车听完这句的表情就知道完全没被安慰到!!)再说我始终是总帅,明天我会尽责任保护你,乖别怕了去睡吧~~。——所以胜车果然是被吓到才来找老师求救的吗……

    难敌核心四人组在商讨明天的战略,沙恭尼说胜车他爹有个“谁取我儿子人头就要死”的咒语,明天阿周那若杀不了胜车,就得自杀,若杀得了胜车也必死于诅咒。总之死定了,而阿周那一死,般度军也差不多了。正说着,胜车也跑来表示我搞不定阿周那!我先回信度了再见~~!(可见完全不信德罗纳的保证……)沙恭尼用力吹嘘一番我方战力,难敌也说你逃走会影响我军士气,放心吧妹夫你有我们罩着!!胜车看样子还是不太有信心。前面有实景回放,并非他爹专门给他开挂护身,是战前他特地跑去老爹苦修之处求来的。本想求个毗湿摩那种不死之身,老爹说我没那能量,才给了次一等的挂。阿周那在葬礼上发飙时胜车明明一脸不服不忿,没想到内心吓趴到这个地步。好歹说句“大不了跟阿周那同归于尽”呀?!善佑就敢豁出自己一条命去拖住阿周那,胜车要能用命把阿周那一同拖下阴间,更是俱卢的最大功臣。结果这位御妹夫胆子比针鼻还小十倍,比老百姓都贪生怕死,简直看得我下巴落地……


    84

    第十三天的夜晚还在继续。旁白君指出,每个战士都是爹妈的儿子,这种骨肉分离的惨剧天天都在上演,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贡蒂这时住在象城的王宫,晚上睡不着偷偷哭,被甘陀利听见安慰之,号召大家一起来为儿子祈祷。贡蒂只哭不说话,估计想到儿子们互相残杀才哭得伤心,又没法跟甘陀利说……。

    阿周那特地跑到毗湿摩身边哭着通报激昂的死讯,毗湿摩问谁杀了他?阿周那报出一堆大人物的名字(此处管迦尔纳叫车夫之子,事实上从骰子大会后阿周那就一直说“车夫之子迦尔纳”,我觉得也很情有可原),毗湿摩说战斗应该一对一啊,为啥人数这么多?阿周那说他们围攻我儿子,我又被善佑给拖住,胜车拦住了我兄弟们,所以……。说着说着又哭到融化。毗湿摩劝他节哀,自己倒流眼泪了,阿周那边哭边伸手帮他擦眼泪,本剧最美的就是这些细节。

    毗湿摩表示那几个搞围攻的都不是真正的勇士,是懦夫,你用不着怪罪他们,真正该怪罪的只有胜车!他才是杀人犯!……我反复看都搞不懂这个逻辑……接着老太爷让阿周那多安慰至上公主,镜头就顺理成章转到至上公主那边了。本剧经常使用这种转场方式,看多了略嫌机械。

    至上公主这时还是平常的华丽少妇装束。她被曙光照醒,两眼发直爬起来要去叫老公起床,黑公主赶紧一把拖住,小心劝她多为肚里孩子着想,她也听不进。只想把老公叫起来,要不然贪睡错过了大战可会被笑话哦。婆婆您别担心,他是无敌哒!叫老公起床是老婆的责任嘛~~。婆婆没有辙,只好看她两眼发直一路往目的地走去,那里已经没有尸体,只剩下激昂的弓箭,至上公主就坐下对着弓箭专心叫老公快起来奋斗。听不到回应,叫着叫着就急了。黑公主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至上公主自己反而终于说到了重点——我真的变寡妇了吗?!不要啊!!!喊出了这一句,她总算两眼有了焦点,知道扑在婆婆怀里放声大哭了。哭出来就好。

    我第一遍看这段时觉得有点演过头,要哭就哭要闹就闹呗,尸体都收走了还不肯接受现实也太夸张,而且又只关心自己以后要不要当寡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那时我并没看过摩差国剧情,等看过才明白,对现在的至上公主来说,“不敢置信”的心情恐怕真比悲哀本身还要强烈。她才十几岁年纪,生命中毫无阴霾,是一朵蜜罐里长出来的最美丽的鲜花。从小到大没有一件事不顺心,遇到的全是最善良温柔的人。眼看着要当娘了,比前十几年更长更美好的人生道路正要在她眼前铺开。忽然间,什么都没了。她只是一个寡妇,且永远都是。再也没有甜蜜和彩色,以后永远都只剩下孀居的单调苦涩与平淡。就算黑公主安慰说世人将敬重你,对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黑公主自开战以来一直气势汹汹使唤丈夫们拼命去报仇,这时候也撑不住了。她终于体会到战争造成的伤害何等深重。她还有力气安慰儿媳妇,亲婆婆妙贤估计已经躺床上起不来了……这版里的妙贤基本就是个凡人,没啥女神属性。

    第十四天正式开战,阿周那誓杀胜车,黑天却已恢复到神棍模式,很淡定地教育他要明白湿婆赐福的真意,表这么激动~~阿周那坚持要一路杀过去找胜车,黑天照例还是答应。持国看转播看得很不解,现在胜车被德罗纳保护在莲花阵中心,阿周那硬闯不是找死吗?真要死了,吾弟般度在天上可别怪我不救侄子哦。全胜认真地吐槽曰:皇上,要怪早在蜡宫啊剥衣服啊那会儿就怪了吧??持国也很认真地答曰:不,你不了解我弟弟,他本来就不想登基,是被奶奶逼着上位,他自己心里肯定是想让难敌接他王位的!所以你说的这些(难敌为夺位搞出来的事)他绝不会怪我。但我没及时阻止他儿子闯阵送死,他可是要怪我的呀。你叫我咋回答他呀?!

    ——我擦!又见高论!关注本剧持国,果然每集都有新惊喜!!!!!

    全胜说您想咋回答就咋回答呗,今天不是阿周那死就是胜车死,你就凭良心说希望哪一个活着吧。持国曰,一个是我女婿,一个是我侄子,叫我怎么选?唯有祈祷阿周那杀不掉胜车要自焚的时候,火神显灵别烧死他,这样就两个都能活了,多好。哎哟我不是不为激昂伤心,但战士战死也很正常,我已经给坚战发过唁电了,阿周那还不依不饶非要堂妹当寡妇不可,又是何必呢……说来说去都怪黑天不好好劝他,都是黑天的错,但凡黑天把阿周那劝得弃战,仗就打不起来,激昂也不会死了嘛。打倒战争罪犯黑天!!

    ——好吧我已经连擦都没力气擦了………………

    阿周那执意冲向敌阵,难敌很紧张,要求德罗纳加油,德罗纳就发箭阻拦之;两人对射一通没分胜负,阿周那非要报仇、德罗纳非要尽责,谁都不肯退却。想要躲开德罗纳从别的路走吧,又遇到其他将领挡关。阿周那把难降慈悯沙利耶马勇等人一一打趴,不断成功前进,只有遇到迦尔纳时多花了些力气,最后迦尔纳被射得跳车逃跑,难敌更没得搞,要不是阿周那没空补刀,难敌就完蛋了。全胜忠实地向持国转播以上战况,持国听得甚怂,说当初黑天来和谈时我劝难敌接受就好了,全胜忍不住又吐槽:您现在说这个还有毛用……。

    阿周那已经闯破莲花阵,把难敌气得跑去找德罗纳大骂:你都肯参加围攻激昂了,装啥清高!这是战场!我答应胜车他会没事,你想让我食言吗,快去保卫他啊!!德罗纳火了,说我又不是胜车的保镖,我职责是统帅全军,还要顺便趁阿周那不在制伏坚战,你这么想救胜车你自己去啊!(本剧的德罗纳其实挺能吐槽的,另外他居然就是DKDM里的达刹,这个就算验证过演员表我都看不出来……)难敌只好气呼呼走掉。

    太阳就快落山,阿周那很着急,黑天倒慢吞吞下车修起轮子来。阿周那跳下车跟他正说着话,难敌跑来就要射,黑天说阿周那现在不在车上,按规矩你不能攻击他!难敌说老太爷订的规矩关我屁事,我的规矩就是看到敌人不管怎样都要杀!说着啪啪啪射了起来,阿周那回身拿了车上弓箭,站在地面把他又射得嗷嗷叫,翻白眼瘫倒在马车上。按规矩这状态时不该攻击,阿周那和黑天就回到自己马车去了。

    这一段跟后面迦尔纳之死正是绝好呼应。身为友情典范的迦尔纳,怎么可以不拥护好友的规矩呢~~如果谁要说这段里的难敌OOC了,被编剧抹黑了,反正我是没觉得U U

    黑天老师交代了一下不能让胜车人头落地的原因,跟阿周那一起吹起螺号。胜车听见了差点吓死,不停骂队友背信弃义不给力。插曲君再次用歌声吐槽了他这个德性,谁叫他槽点实在太多……


     

    摩诃婆罗多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