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2

     

    熟肉随记116-120

    好像有阵子没看到某几个人的感想了,觉得好寂寞……老规矩,我既不是最全面的,也不是最可爱的,更不是最权威的,随便看看即可,不看也可,总之看别人的目的都是为了完善自己,我也不过就是那个“别人”而已……


    116

    就算是真正犯下弥天大罪的罪犯,到了正式场合也有权自辩。持国在朝堂上不许坚战说话就想三下五除二解决眼中钉,毫无帝王风范可言。在这一点上我真心觉得,哪怕般度复生也照样会据理力争。有关国体和帝王职责方面,般度可是一向很讲究的。但横竖般度也死了,持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还可以坦然把弟弟拉出来当大旗。88版持国就这么搞过,13版编剧可谓得前人精髓。

    这一集的朝堂争议,或可与后来的骰子大会对照看。难敌的不依不饶、持国的趁热打铁都和那时差不离,区别在于这集里坚战始终保有堂正立场和对内心正法的深信不疑,故而言辞态度坦荡。同样面对持国的不公对待向毗湿摩求援,这集毗湿摩也发表了符合正法的正常意见,而非缚手缚脚不闻不问。在难敌一党把侮辱的毒箭射向黑公主时,阿周那立刻正面还击,四子都准备好积极对抗;关键时刻毗湿摩发威,制止双方闹到非得你死我活的地步。有了这些因素,本集才没有把事情闹大。后来那次,这些因素都没了,同一个朝堂上就出现了最尴尬最令人不齿的悲哀闹剧。不对照不知道,一对照方知,有些东西看看也只平常,却是千万不能丢的。一丢就完了。

    毗湿摩被要求支援的时候,其实仍然有点儿勉强。他始终没松口说五子和黑公主的行为没有错,但前一集说的正经道理他都认了,就会老老实实说出凭良心的结论:行为不对,可孩子们本身无辜。超脱个人情绪、秉持正理发言,对于持国及其全家来说都好难,对于其他人就没那么难了。端看是否私欲第一而已。

    我认真想了想,先亮武器的是阿周那,怖军他们也都要动武,为何毗湿摩只骂持国之子玷污朝堂?吾日三省吾身,有双标乎?想过后才比较放心:本集坚战看上去很能讲,实际都只是针对难敌父子的一次次质疑,淡定地以正理作答。要放逐我们,我们有罪吗?一女嫁五夫有罪?但有神仙圣贤的先例啊。你说这事见不得人?我们心存光明而行非常之举,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怕别人效仿?那我们自愿接受考验,提高做这类事的门槛,别人就不敢随便钻空子了啊。这行为会引人堕落所以必须惩罚?那难敌的作为桩桩件件更有罪,不惩罚岂不更破坏正常风俗?——说到这里,难敌一伙人就都没词了,只好耍赖的耍赖,人身攻击的人身攻击。最先玷污朝堂的不是阿周那的弓箭,而是他们的这种行为。阿周那再拉弓也是一个人,你几十个人冲上去拉家伙又算啥,围攻吗……毗湿摩还真是一点都没骂错。

    然而,听到毗湿摩开骂,持国一脸不可置信,仿佛遭遇了最荒谬的指责。作为从小接受正统教育的人,持国肯定也懂对错是非,但我觉得那都是后天强加的。从本心而言,他就是自然地认为自我中心天经地义,我想做啥就该做啥,别人竟敢反抗,我痛揍他们居然还变成我有错,这真真不可思议。难敌一辈子也都这么想,父子俩如出一辙。他们对世界和自己的认识好像从一开始就有着缺失偏差,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扭曲才是真正的正常。心智永远停留在要不到糖吃就哭着挥手打妈妈的童年时代,却又充分浸染了成年人的贪婪狠毒。每次看到持国父子俩这种天真的惊讶愤怒情绪,我就再度体会到他们已无药可救,对他们多抱一丝幻想都是害人害己。但把他们养成今天这样的又是谁呢……。唉唉。

    难敌成年之前的俱卢,就是一大群人供着一个持国大宝贝儿。任何所谓正法,都得在保全他愉快未来的基础上考虑。维杜罗要分国也是出于这个思维,尽管他和毗湿摩老被难敌指控偏心,可实际上这两位之所以每次都为难得眼泪鼻涕流一脸,恰恰因为每次都把“持国全家不吃亏”当作大前提。般度之子彻底争得正当权利,持国父子就会很痛苦,俱卢王室就不算家和万事兴,所以非得想出一个和稀泥的法子来,和着和着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从处理怖军中毒案至今,次次如此。是啊,至今为止每次都小事化无了,但这一招真能用到永远吗……


    117

    在“持国全家不能吃亏”的大前提下,维杜罗提出分国真没错。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虽然我对这个大前提极度不以为然,但在此时此刻,没有人知道将来的事,避免正式撕破脸、维持家和万事兴,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88版里分国是毗湿摩提出的,这里改为维杜罗,大概是因为维杜罗把局势看得更悲观一些,第一个意识到“别无他法”四字。毗湿摩和坚战都不想让祖宗基业分割破碎,所以一个想再劝劝持国确定把王位传给坚战——但持国根本不可能这样,所以只是做梦。另一个想退出顶峰竞争,从此安安静静只做一个为百姓造福的臣下——但对方根本容不下他住在这个象城,分分钟送他们兄弟进大牢,所以也是做梦。持国下令拘捕五子,同时打碎了两个人一厢情愿的好梦,才终于让他们开始接受分国的想法,而维杜罗从一开始就知道都是做梦。清醒如他,或许反而最绝望吧。

    见弹幕骂坚战决定放弃王储之位是有病,殊不知他的前提是造福百姓。这会儿他还错以为自己放弃王储之位当臣子就没事了,造福百姓照样可以做,那又何必留恋王权富贵?这里真没病,等到表示“国王要送我们进大牢我们就该遵循正法服从政令乖乖进去”,才算是犯了正法轴人的病。坚战要不是这么轴,早就被坎坷遭遇气得放弃正法了,可也因为他这么轴,有时就会把自己白白送进恶人之口,万一恶人得逞,就反而耽误和辱没了正法。正法不可放弃,而轴要不得。本集因为持国出的是普通招,黑公主一句话就把他点醒,还算安然过关;到骰子大会那里,才是极致。非得因为这股轴劲毁掉他所有心理立足点和自尊,他才知道痛,才能从心里打算要改。之前都是机缘未到,旁人看得再急也没用。

    升车看样子现在还在宫里工作着。他儿子则天天戴着王冠跟着难敌跑,这到底算啥场面……

    士兵拘捕五子这段也可跟骰子大会作对比。四个弟弟都非常不平,但都得看大哥的决定行事。大哥明说可能会在监狱度过余生,他们照样肯跟着。这就是他们的正法,后来骰子大会上他们四个没有跳出来当场揍死难敌难降,也是出于这种正法,而非懦弱。只是这次他们愿意牺牲自己倒也无妨,那次要因为这正法而让黑公主一起牺牲,便是错了。所以说正法的基础是同情心,这道理中就包含了对他人心情和利益的充分尊重保护吧。难敌一方之邪恶非法,就在于此。

    至少在这次,五子决定牺牲自己时还是把老婆权益放在最先的。她的人身安全应该得到保障,她应该开心,不应该哭。为了让她笑一笑,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怒气化为笑容。就算后来出了那种事,想起他们此刻的好,以及后来曾有的千千万万的好,终也抵得过一二。

    五子一直把老婆当作娇滴滴的公主,尤其阿周那更是。但从这集开始,他们慢慢发现她真是一条了不得的好汉。如此好汉却仍可爱又泪汪汪,才更使人敬重兼爱怜,坚战和怖军看样子已经渐渐像男人爱女人一样爱上她了,无种偕天直接卖萌脸(偕天问老婆意见时有跟平时迥异的萌),只有老三阿囧始终摇晃在想做公主的骑士却终成呆萌宠物的危险分界线上,黑公主对他的心情也最复杂,一会想亲亲一会想摸头一会想抽打……

    顺便一记。怖军肯定爱黑公主,但我从不认为在这部剧里,其他四个爱她会比怖军少些。个人意见U U


    118

    这集是毗湿摩超有行动力威慑力、超英武不凡的最后一集了,且看且珍惜。只要他肯做,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他都是本剧第一高手、天下大名人、士兵心中的神。这些属性从未改变,但要成为善者的倚靠还是恶人的助力,还在他自己一念之间。编剧也许是爱他才给他加了这么强大的行动力值,要知道所有我看过的其他版本里,白胡子毗湿摩都是吃闲饭老头,整天没任何心理挣扎就百事不管,哪有如这部这集一般的正气威势。但也正因为加了这些行动力值,才更突出他的悲剧性。多汹涌的狂澜也不是他的对手,编导要让观众看到,他就有这么强大,他本来拥有能够制止一切悲剧的实力和智商——但终究还是彻底失败了。这比糟老头子一事无成要可惜可叹N倍。

    有一句说一句,毗湿摩忽然变得头脑无比清楚,知道对誓言要变通,比起誓言来活的好孩子们的权益更重要,不义之人即使身在王座,自己也不能因为忠于王权就被其左右,这看着真令人欣慰,但……我觉得不太合理啊。最近一大段剧情之前和之后,他的画风都不是这样的,而是忠贞无敌却充满局限性,不会根据实际形势变通,为了正法和节操往往忽略了重要之人的心情。而为了表现“他后来那个水平是被摧折后的结果”,这几集先拔高到一个境界,再由持国把他打下去,最后明明还是开头和持国年轻时那种风格,但竟然变成在反派逼迫下二次立誓、陷入低潮的结果了。不能说洗白吧因为他本来就不黑,可是这样一写,毗湿摩又少了几分责任,多了几分无奈和情有可原。算啦,我承认还是现在这样写比较热闹好看。如果像88版毗湿摩那样没事就趴椅子背上哭,今时今日的正常观众肚肠都要给他痒死……

    本集沙恭尼的权谋表现淋漓尽致,这些小花招上他是本剧第一。难敌太幼稚自大,所以再学也学不到他的水平。毗湿摩答应去持国宫里接受道歉,就已经走进了沙恭尼的陷阱,在场众人没一个能预料到这点,更别说预防。真的只有吃亏的份儿了。

    怖军问得好,王位本是坚战的,给坚战即可,何必分国?毗湿摩的回答还是没说中要害。真正的要点仍然是“持国全家不能吃亏”呗。

    毗湿摩说要跟着五子一起走,不是想去帮他们打仗争权,是想退休安享晚年的。说阿周那和坚战想拐他去当靠山,更是胡话了。不过看样子,毗湿摩说坚战当王的国家才是正法所在,表示要退休跟着他去,这才是坚战最终决定接受分国的关键。可谓老太爷行动力的又一例,最近他做什么事都这么有力有效……


    119

    持国叫毗湿摩来,说要道歉,其实是一个有准备有预谋的局,目的就是要稳住和套牢毗湿摩,而且要让他以后都一直听话。持国所有的示弱和眼泪,全都是为达到目的采用的花招而已。对于此刻的持国,毗湿摩是个要战胜的敌人,是个拿来保卫自己的工具,唯独不是亲人。毗湿摩正好相反,不管对持国纵容还是严厉,他始终都把持国当自己的侄子,甚至儿子。以此一片痴心对上利益贪欲的狠心,真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要怪羊太笨吗?真正该怪的是老虎的凶狠才对。

    过去没按顺序仔细看过这段,觉得毗湿摩太傻,怎么能白白舍弃大好局面,发下这种蠢誓言?现在认真看下来,真不能算他的错。持国演技出色,有张有弛,先哭闹着死不肯分国也不肯放手,煽情够了之后就提条件:虽然我死不同意,但只要您做点让步,我也会让步哦~只要您一句话,事情就能圆满解决哦~他真要一直死撑着喊不肯分国,毗湿摩就下狠心打到他服气,但他主动提出了小小要求,露出能和平解决的希望,老太爷刚被他的哭泣打动,正不忍心揍他呢,听说有一步到位的法子,当然就会考虑起来。

    然后,持国提出的条件全部是关于毗湿摩一个人的让步,般度五子和贡蒂各种吃亏他丝毫不提。毗湿摩还以为所谓答应分国真是五子分得一半富庶国土、带着妻子老母过去建设新生活呢,前景真不坏,唯一的牺牲只是自己没法在喜欢的孩子们身边快乐养老,得继续为了象城工作,为讨厌的持国父子打退外敌,还得俯首帖耳,从此丧失大声说话的权利。两者相比,孰轻孰重?当然是自己让步做牺牲啊,哪有为自己舒服而生生葬送般度全家美好未来的道理。

    于是他哭着答应了。一点都没想到这个誓言里包含着“以后难敌继续整坚战你也管不了了”的陷阱,因为他就没想过难敌在分国之后还要继续整坚战……。自己更是把尊严和未来都赔了进去,真验证了那句话: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多年前的誓言固然可怕,却是毗湿摩自己意志的结果,好坏都该由他自己负责。这次这个誓言,则是彻彻底底利用他对亲人的爱与容忍在欺骗他,坑害他。如果当时他就知道持国想尽力克扣坚战的领土和王权,又扣留人家的母亲,他绝不会答应得这么干脆,但持国骗了他。用一颗冷酷的心,冷静利用了他对亲人的热诚。哪怕光凭这一件事,持国就够得上伤天害理。可这其实是13版编剧的原创来着,要说是抹黑持国,88版和书里的持国比13版又黑得多了,所以我也不知该怎么说。

    毗湿摩曾被要求一起去甘味城,最终没去。这是88版里就有的梗,13版改得十分煽情。一面是五子高高兴兴打算赡养大伯公,给他个幸福的晚年,另一面是被毗湿摩养大的亲侄子持国把他当傻子骗,当柠檬一样来榨干。对比太强烈,就能打动人。如果照搬88版的话会囧死,起码我个人看完分国相关的毗湿摩剧情只想拆开他脑子去清洗一下……

    黑公主提出要甘味城,是个聪明做法。要是五子再精明一点,可以反过来欲擒故纵讨价还价,假装要得很多、最后却只能得到甘味城,持国难敌心里一爽就顺利答应分国,这才叫好。毗湿摩如果先跟他们商量过,也就不必堕入持国的圈套。但为什么维杜罗都来商量了,毗湿摩却没能来,以至于没法配合呢?因为沙恭尼第一时间就邀请毗湿摩过去了。王上相请,毗湿摩也一定会马上过去,而不是放着持国在等,自己跑过来和侄孙子们讨论。这都在沙恭尼计算之中,此类精细拿捏算计别说五子和毗湿摩斗不过,就连奎师那都比不上他。奎师那擅长的是其他方面。


    120

    持国看不见毗湿摩脸上的泪水,而他得逞后的得意笑容和听到忠言后的不爽表情,可都在毗湿摩眼中。想到这个,真是万分凄凉。凭我一个对毗湿摩长期吐槽的人,到此都忍不住怜惜他,这就是编导的本领。要不是这样攒他的可怜感人值,怎能达到将来“即使站在邪恶一边仍招人同情爱戴”的目的……编导为了这个目的,早一百集就开始下功夫了。

    象城百姓心里一直向着般度及其儿子们,这一点在原著里也有写。88版写得还要具体,但我没见其他人repo过这些内容。据说新版迦尔纳传也要写人民都爱戴难敌,这倒没啥,纯属写得好不好的问题,而非该不该写。如果写好人沙恭尼传,肯定也会写到犍陀罗人民都爱他,这是必然哒。

    阿周那看到迦尔纳就行礼,心真大。但这才是阿周那没错。迦尔纳到底也没能一直装没看见,还是点头回礼了,这也才是真正的迦尔纳,不能始终保持这种状态是迦尔纳本人的不幸。

    持国达到套牢毗湿摩的目标后,说话都大声多了。加冕前先问坚战要哪里,看来如果要的地方好,别等难敌发怒,他就先不给加冕了。

    沙恭尼和难敌都觉得坚战选择甘味城是出于正法而犯傻,却不知五子和黑公主真不在乎这点得失,只想离他们这些恶人远远的,靠自己双手创造新生活。这是他们一辈子也不会理解的事情。而都已经占了这么大便宜,持国居然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地接连提出严苛盘剥条件,无耻度简直达到史上最高潮。维杜罗和毗湿摩这么辛苦想保障坚战的王权,等他们做出让步了,坚战也灌顶、事情没得再商量了,持国才说这分出去的国根本没王权?都得听象城的?一切费用统共十万买断?早说的话毗湿摩肯让步才怪。这也顺利成功了,还要留人家妈妈当人质,何止得寸进尺,简直就是踩着人家脸哈哈笑。好脾气如坚战,到本集最后都一副想转头去揍伯父的表情。其他人也是,但已经完全没办法再抗议了。

    拿贡蒂当人质,连难敌都没想过。从今天起,他又学到了一个新招。跟舅舅和爹在一起,每天都能学到更加无耻下流不要脸(看着持国对坚战说那些话的表情,我只能这么说)的新招,到这把年纪都能开拓视野。所以说难敌怎么会有药可救?

    难敌一方每次都欺人太甚,把事情做绝。每次般度家又都能跌跌撞撞自己闯过去,并自我安慰说过去了就算了,结果换来的永远只是对方新的大绝。面对这种对手,一切忍让和同情都无意义。要让坚战彻底明白这个道理,非得发生那种可怕事情才行。反过来说,让坚战都彻底死心,就可以想象他们究竟恶劣到什么程度……现在骂坚战太傻太圣母的那些普通B站观众,都想想看吧。


     

    摩诃婆罗多

    评论(5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