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0

     

    老版摩诃婆罗多87-88

    虽然记录的初衷之一是向没看过的人介绍88版剧情,但难免还是加入不少个人吐槽,请自行扬弃……。


    87

    瓶首死后般度军没空哀悼,只有继续打,俱卢军倒是振作不少。主播全胜先生为持国死了一个侄孙子而致以安慰悼念,当然,持国可没空想这个。他想的是,难敌这孩子多蠢!有那么好的法宝,不去杀黑天或者阿周那,居然只杀了一个小伙儿。全胜默了一下,开始为难敌的决策动机开脱,紧急时刻作此决定是没有错哒。再说瓶首一死,德罗纳就威风大涨,打得般度军乱七八糟,也算值得了呗。

    镜头转到战场,摩差国的毗罗吒王攻了过来,德罗纳刚想用法宝揍之,忽然因陀罗现身说你不该用法宝呀!德罗纳说我怎么就不能用了?就因为我是在跟你儿子作战?还是你想跟骗迦尔纳的铠甲耳环一样把我的法宝也骗了去?因陀罗比较客气地表示,是天神和大仙们一起请求你不要用法宝打人,我只是个代表而已,法宝这种东西不该拿来打仗用,是拿来维护正法和教义的嘛。德罗纳说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就没在维护?才说着,梵天也出来了!(中年无须大叔脸……)也让德罗纳不要使用法宝,婆罗门就不该学刹帝利打打杀杀。德罗纳说我师父持斧罗摩也是婆罗门,他打过的仗多了去了,念经时他是婆罗门,拿起武器就是刹帝利。我现在是俱卢军主帅,打仗是我的责任,您就甭管啦。

    梵天说我也只是尽责任阻止你,你爱用就用,不过事先说清楚,到时候别怪猛光来杀了你哦~~不提猛光还好,一提他,德罗纳又打开话匣子了:随便你们呗,想我对木柱王是仁至义尽,当初我儿子苦啊,只喝小米汤当牛奶,结果木柱王又不帮我,即使如此我后来还还给他半个王国,他却还要生个儿子来杀我,又认阿周那当女婿想害我,我多无辜啊!您还说我会被猛光杀掉,还有天理没有了!我明知道猛光将来会杀我,我生气了吗?我防备了吗?!老子堂堂正正!总之别想让我抛弃俱卢军,原本我没有半头牛,现在有好多牛,都是持国给的,你说我该帮谁?——等一下德老师,你原来怨言很多啊,看到你跟木柱王握手言欢就以为朋友和好,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总之,德罗纳在两位神明面前表现了高风亮节。难敌是错的!俱卢军必败!但我会履行职责,休想让我不帮难敌打仗!(泰戈尔的摩诃婆罗多同人好像都是讲这种心知肚明却甘愿走向灭亡的悲剧调调?我个人并不欣赏因为拿过好处就明知是坏事也要做的精神,显然13版编剧也不欣赏。)因陀罗和梵天听完,默默地遁了。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下句。

    聊完之后毗罗吒王也到了,向德罗纳叫板。德罗纳当然不会被他在嘴上占什么便宜,想想这等对手不值得浪费一支法宝,干脆换了普通弓箭,十分顺利地把毗罗吒王射成了死刺猬。(我刚说人人胸口都中过几箭、为何毗罗吒王就死了,德罗纳竟然射中了他的喉咙!不愧是老手!)木柱王大吼你竟然杀掉一个英勇的战士!!德罗纳曰,你要不快点让开,我还要多杀掉一个英勇的战士咧┑( ̄Д  ̄)┍ 

    没错,就是这么嚣张。德罗纳在过去的戏份里自从夺了木柱王半个国家后就一直低调而软糯,很没存在感,但迦尔纳应该还记得他其实超会吐槽。激昂死后他消沉了一段时间(准确说是一天?),现在萌生死志,反而毒舌技能全开,比谁都嚣张了。两下一动手,从弓箭到投掷,又近身斗剑从车上直到车下。木柱王还是撑得比毗罗吒王久一些的,不过改变不了结果,最后被捅得嗷嗷叫表演了好久才死。

    德罗纳比较庄重地向尸体行了礼,持国听得乐滋滋,照这个好势头,德罗纳只要把黑天干掉就差不多赢啦。全胜好像完全没跟他一样高兴,但还得应主子要求继续直播。原来德罗纳这么拼,难敌一点没高兴,只管在喊:死几个老头有毛用!我要的是般度五子的命!你那么高武艺,那么多的法宝,还打不赢你自己的徒弟?实在不行,趁他们睡着去夜袭也行啊!(本剧中第一次夜袭的主意是难敌在这里提出的,特此一记。)德罗纳气呼呼一拒绝,难敌马上说你跟老太爷都一样,就只想摸鱼!作战只为胜利,我死了那么多弟弟,你好意思不弄死他们几个?!德罗纳一副“没话跟你讲”的表情,直接甩开他驱车去冲锋射小兵了。

    算算正是第十五天。连黑天老师也说德罗纳无人能敌,所以为了维护正法,有时候要使一点花招,消灭非法之辈并非邪恶行为,德罗纳已经成为正法的障碍,就有必要除掉他。这理论推而广之很危险,但单就这部剧而言,我觉得是实话。

    阿周那好容易接受了要不择手段除掉德罗纳的提议,一听必须假造马勇的死讯,就又摇头了。那可是撒谎坑人啊!!黑天也不多劝他,径直问旁边的坚战要如何?坚战说,如果赢得胜利必须要这样做,就由我来背这个锅。一点迟疑也没有就说了这话,然而听语气,能明白坚战答应得并不轻松。我认真想了想,他答应撒谎骗人跟我最讨厌的那种“甘愿牺牲自己节操去害人”的伟人有啥区别?为什么我没讨厌他?认真想过后的结论是,八十几集看下来,坚战真的懂什么叫“节操”和“节制”,也一直践行,绝非嘴上说得漂亮而已。此时此刻,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绝非那种问也不问试也不试就悲壮牺牲他人性命之举。至少在我这儿是合格了。

    黑天老师第二次说了搅乳海的典故(第一次是37集)。乳海虽好,也会搅出毒药来,而湿婆大神选择一口吞下。伟大的罗摩也曾耍黑招干掉了猴王波林。说完指着眼前大象问怖军,你知道他叫啥?怖军说叫马勇……只这么一句,马上就懂了,动手开始杀大象。怖军的智商真不低的,尤其在这版里面连张飞型粗汉都算不上。前面黑天讲道理,怖军一个镜头都没有,原来全听在耳中。

    怖军杀完大象,狂吼“我杀了马勇”驾车到处跑。德罗纳听到后很镇定地驱车去坚战那里问(就是说怖军讲话他完全不信吗……?),般度五子和黑天都有点伤心地围观着他。他似乎觉得气氛有点真实,哭腔地问坚战到底是不是真的,坚战想了想,严肃曰“马勇真被杀了”。德罗纳顿时垂下了脑袋。

    持国听到坚战竟然撒谎,大吃一惊,痛骂黑天教坏了他的好侄子。全胜说可黑天刚才讲的道理都没错呀,持国就吐槽:好嘛!凡是我和我儿子吃亏倒霉的事情,你都说没错!!全胜被吐槽都不动声色,看来早就习惯了。果然持国真是纯吐槽,吐完就若无其事继续要求直播。只见德罗纳已成orz状,懒得听怖军再叫板,只管把自己的兵器一件件折了丢下车,哭着说你要毁了这些兵器就毁了吧,怖军你是我徒弟就如同我儿子,不然我一定宰了你替儿子报仇,但现在随便吧~~。说着下车往地上一坐,眼泪巴叉地闭目养神。晚辈们都呆呆看着他,猛光犹豫大半天,拔刀下车,一刀断头。当时连黑天也是一副惊慌失措不忍脸,我开始不太理解他在悲痛啥,后来发现哪个重要人物死了他都会这么悲痛脸一个镜头。嗯,导演想告诉我们他虽然出了主意,但不是冷酷无情坏心眼,我get啦。

    德罗纳人头落地,阿周那忽然悲痛得发狂,开始痛骂猛光。我才想起,尽管德罗纳甘心就死,可面对手无寸铁的敌人还去砍头,似乎也算违规的呢。猛光在原著里为这事也被好几个人骂过,这版还去掉了“在他砍头之前德罗纳已挂”的设定,屠戮手无寸铁丧子不幸老头的罪名就更坐实了。不过我还是觉得猛光有点无辜,般度五子都承认德罗纳非死不可,又都不肯动手杀他,猛光遵照与生俱来的誓言利落杀之,有那么卑鄙吗=3=

    回营后阿周那还怒不可遏,拿着刀要去杀猛光。黑公主说我哥干啥了你要杀他?阿周那当时的表现像要连她一起踩扁,而她向来训练有素,不打格楞地马上应对:怎么了,你还想杀我不成?我和我哥就这么不值钱?你们当初看我被侮辱时挺淡定的嘛,现在倒火大起来了?就是这个德罗纳主持杀了咱们家激昂(冤枉哦,本版德罗纳在激昂之死上是俱卢军里相对最清白的),他死了你倒挺起劲啊?!于是阿周那迅速地萎了……。

    夜里举行葬礼,般度方众将来吊唁德罗纳,马勇把他们挨个骂了一遍骗子懦夫,从马勇个人角度来说这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恨,我这局外人却还是很想吐槽。般度五子好歹没围着德罗纳的尸体跳舞,前几天激昂的葬礼上他们规规矩矩接受了一帮没品凶手的哀悼,无半分失礼之处,现在马勇做不到吗?害死德罗纳就活该后来被马勇杀全家,这逻辑成立的话,切勿忘记先撩者贱。难敌他们害死激昂之时也该注定要全体死得很难看,现在刚偿命了一个德罗纳,有啥好抱怨的?双标要不得啊同学U U

    还是这个夜晚,迦尔纳悄悄去看望毗湿摩。毗湿摩说孩砸我无法祝你胜利,要我祝你长生吗?迦尔纳曰,战败方的主帅没可能长生,您就祝我偿还欠难敌的债吧。毗湿摩非常灵敏地抓住了重点:主帅变成你了?那德罗纳呢?好吧,看来这场仗不到难敌断气是完不了了,孩砸你当了主帅你也快了,都是持国的野心害的啊……。正说着,般度五子也来看伯公,迦尔纳就赶紧走了。

    阿周那看着人家背影,BS脸说车夫之子来这儿干嘛?黑天老师表示了愤怒不满!你不许羞辱他,他是英勇的武士,他妈妈是可敬滴!无种听着好奇,问他妈妈难道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吗?黑天立刻说所有妈妈都很可敬呵呵呵。我理解这版黑天的逻辑,迦尔纳必须死,但既已决定让他死在被蒙骗的亲弟弟手里,就别再表现俺黑天其实很慈善很心软很不情愿了好不……毗湿摩明明知道真相,也不说出来,反正大家都知道迦尔纳必须死就对了。

    黑天和毗湿摩互道一番客套和哲理,毗湿摩本来想安慰一下因犯罪而沮丧的五子:你们再犯罪,有难敌犯过的那些罪大吗?可一听坚战说撒谎骗了德罗纳导致其死亡,老头就抓狂了。滚吧!坚战也撒谎了,正法沦丧了,妈妈我没脸活着了!让这种罪恶的瞬间消失吧!!黑天忽然又激动起来,劈头盖脸吼了毗湿摩一顿。清高个毛啊!你生命里去掉这些不正法的瞬间还剩下什么啊!德罗纳杀不掉,你意思是想让般度五子死、难敌胜利吗?!毗湿摩很快投降曰,你说啥就是啥呗,谁能跟你计较……。喂,这段夜间访问我简直槽多无口。

    第十六天开始,迦尔纳把沙利耶从帐中叫出来,挺客气地请人家担任车夫。沙利耶也保持着礼貌,但态度很消极:难道我给你驾车,你就能打得赢阿周那了么?你和难敌那帮人过去做了那么多坏事,最近又害死激昂,阿周那积蓄太多能量了,你是搞不过他滴~~。迦尔纳听得气傻了,持国也边听边骂,个破车夫多啰嗦个啥啊!!全胜说沙利耶又没说错,激昂和德罗纳一死就意味着婆罗多王朝要完,多抱指望才叫没意思。插曲君重复并强调了全胜的话。


    88

    旁白君代表历史学家申明,这场死了无数人的战争代价太大了,太悲剧了,为了道德和社会价值付出这么大代价合适吗呵呵呵~~迦尔纳当主帅了,只有我知道他能活多久但我不告诉你们呵呵呵~~而且沙利耶会像剥洋葱一样剥掉迦尔纳的勇气和自信哦~~。——老实说我也不明白,俱卢人马到底指望这个被他们逼着上阵、注定要死在外甥他们手里的沙利耶会多忠心?在全军只剩最后一张王牌的时候,居然主动把迦尔纳交到了沙利耶手里。是啊沙利耶不至于暗中给迦尔纳一刀,但这仍是个毫无益处的决定吧。

    早上全军列阵,沙利耶坐在车夫座上一脸坏笑,没等出阵就开始嘀咕阿周那无敌、迦尔纳必败。迦尔纳说你干嘛要为了难敌的过错而来欺负我啊?我哪儿对不起你了,因为阿周那有黑天当车夫,我想要个水平相等的,才拜托了你,你也没拒绝呀?现在为啥来泄我的气?!难道我就真打不过阿周那?!沙利耶淡定曰,我就这么一说呗,也算车夫的职责,听不听在你~~。轻松挡招,摩德罗人果然是高手。

    怖军远远看见难降,想起了当初那些事,还有自己发的誓言。当即叫阵,两个人下车来杵战。难降理论上肯定比怖军差得远,但实际上支撑得挺久的,偶尔还反攻几回。杵被打掉后又摔跤肉搏,场面跟奇耳之死差不多,无非拖得再长一点。要不是怖军开头回忆了一下,简直看不出任何恶有恶报的痛快气氛,只是某人奋勇抗敌然后被敌人揍死罢了。真的,特奋勇!无数次不屈不挠死里翻生,比激昂或星矢都还更顽强。这只难降小恶棍了八十多集,没有一点人性闪光点,最后为了炫武指的本领,倒叫他英勇了一大段,并惨遭壮汉怖军殴打凌虐。13版拍这段时那种报应临头、人性喝问的气氛如果有一百分,88版去掉怖军脑内回放镜头后恐怕只能拿零蛋。

    怖军撕掉难降一条胳膊后活撕胸膛,难降当即断气,怖军就去喝了血,还围着尸体跳舞,“如同我军围着激昂尸体跳舞一样(BY全胜)”配上前面气氛零分的悲惨杀害场面,以及持国听完全胜播报后的哭骂,编导想说的话果然就是旁白君开头那意思:般度军也很坏!战争打到后来大家都变成畜生了!不值得啊!——不过很奇怪,怖军喝血和跳舞都是全胜说出来,剧中并没拍。精校本里确实有他喝血跳舞的内容,但写得十分壮烈,跟激昂死时周围那些人的德性并不相同。而剧里这么一表现,就好像全是一样的了。那时候的编导想倡导的估计还是非暴力不合作论调,战争多残酷啊,还是不要战争的好~~。就算黑天,其论调也只是“如果不取胜,不就让难敌得意了吗”这个程度,气一点不壮。无怪乎中国的科普文好多都宣扬各打五十大板论,印度自己拍的经典作品,到后期也是这意思。

    13版难降之死写得实在太棒,空前绝后地棒,谁看谁知道。而且有一点比较科学,就是黑公主本人亲自过来在难降身边用血洗头。其他版本包括88版,都让怖军喝完血再捧一点儿回到帐篷,她沾一点往头发上一蹭就算洗过了,然后一脸愉悦。正常人都会觉得你这么高兴干嘛啊?打仗十六天,死这么多人就为让你洗个头,爽不爽啊?!那边有个失去儿子的老父亲好可怜的知道么?!——那就对了,本版编导好像就是要观众这么想,才拍成了现在这个德性。没记错的话,下集阿周那就要亲口把以上这些话拿来责备黑公主了。我心里说,别人泛同情就算了,般度五子好意思说这吗,要不是黑公主当时受辱、又用受辱后的发飙换来丈夫们的自由,五子现在还是难敌的奴隶呢吧……。

    难降死后没见队友有啥反应,只拍阿周那和迦尔纳对射至日落,阿周那处于下风,算是被时限给救了。剧情限定如此,而我得说这之前迦尔纳对上阿周那从没这么拉风过,这是第一回。

    第十六天结束,甘陀利跑去跟贡蒂倾诉。这回是说,我儿难降死啦,唉想当初毗湿摩伯父来求亲时我爹我哥哥本来是拒绝的,我想他德高望重肯定不会坑人,才接受了这门亲事(骗人!骗我没看过第七集?),他也祝福我生百子。现在可好,只剩下难敌一个,也不知能活多久,生一百个儿子倒成了倒霉事啦。我这心里扎的箭比伯父身上扎的还多啊。但我不是来向你诉苦的,我是告诉你,阿周那今天因为太阳落得及时而没有死,明天大概也死不了,多半是迦尔纳要死,这对你不是好消息吗~~?贡蒂一听反而哭开了,说你何必诅咒迦尔纳呢?甘陀利说我只是祝福你儿子我侄子阿周那啊,贡蒂没话回答,只好继续哭去。

    阿周那这时也很忧郁,想到承蒙迦尔纳放手不杀才活得过今天,觉得简直过不下去了。黑天老师宽慰说,非他不为也,是不能也,你别丧失信心;而且他乖乖在日落时收手,放弃一鼓作气杀掉你的大好机会,说明在他担任主帅期间俱卢军都会遵守战争规则,这更是好事了。你明天就放心大胆去打呗,除了鸟眼睛什么也别看,除了打倒迦尔纳什么也别想~~

    迦尔纳因为眼睁睁放走了干掉阿周那的大好机会,被沙恭尼数落了好一阵子,难敌更是气鼓鼓的。迦尔纳强调今天是苏利耶掐的时间太准,非我之过,沙恭尼说日落又怎么了,咱们又不是没在日落后打过!!迦尔纳表示你们在日落后打的时候我还不是主帅,我是主帅就得守规矩(所以杀激昂时因为不是主帅就毫无心理压力了么……)!怖军杀难降是够狠,但激昂死时我们也很坏!再说了,你们双方都是国王的儿子侄子、刹帝利贵族之后,违规也没人讲,而我一介车夫之子,没你们那种背景,在战场上只能靠实力和荣誉感活着,我违规不起!你要理解我!!

    然后难敌和沙恭尼就默了……那我只想问,什么叫雨打沙滩万点坑??(虽然可能有人不懂这个梗,但只有这个梗能表达我的心情)你说来说去,这么有荣誉感,当初为啥杀激昂时那么起劲,侮辱黑公主时那么鸡血?时刻都记着上述道理、一辈子私德无碍的话,谁会吐你的槽啊。至于好几次丢下难敌逃跑之类的梗,已被印度人民放弃,我已经都不提了。否则一样要问,那时你怎么不像现在这样想咧?

    当然,对于不看前后文的观众来说,这两集的迦尔纳还是很英雄很动人的。演员充满感情时念台词特别带感。插曲君也盛赞,在迦尔纳当主帅的两天里俱卢军完全不曾违反战争规则,他的美德将被世间传颂~~

    我则仍然忍不住吐槽:现在俱卢军哪怕想要违规围攻谁,都没有大将可用,正是生死存亡关头。般度军都想通了要不惜一切取得胜利,俱卢主帅反而要不违规来证明自己车夫之子当自强,孰轻孰重?若难敌因为这样而输了,他对得起难敌乎?好吧,迦尔纳已经说过俱卢方必败了,只有难敌和沙恭尼还傻傻地想胜利,真是好傻=A=


     

    摩诃婆罗多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