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6

     

    老版摩诃婆罗多89-90

    89

    旁白君一向自称是“时间”本身,但我并不觉得“时间”会像他这么啰嗦。本集开头照例哀叹战争残酷,继续着各打五十大板的反思。那既然他是时间,难道时间本身会老是感伤个没完没了、唠叨尸骨如山好惨,前几十集还不停强迫大家去参观黑天生活日记吗?88版有不少试图拔高主题的努力,从开头婆罗多王传位及其旁白就已经开始了,只是我个人觉得不算是成功尝试。算了,旁白君喜欢管自己叫时间,就随便他吧……

    旁白君还说毗湿摩、德罗纳、迦尔纳都是在下沉的船的一部分,无法分割,注定与之偕亡。嗯,果然又是悲壮走向命运尽头的论调。倒未必有啥不好,只是我真的更喜欢13版里奎师那对这三位分别的讲课内容。

    书接上回,难敌听了迦尔纳关于没背景好痛苦的表白后,一脸悲伤动容地表示……现在跟我说这干嘛啊,战争中最重要的是胜利!老太爷和德罗纳老师我一向不咋信任,但你不同,为啥你还在扯这个?!迦尔纳显露出前所未见的节操和气呼呼的表情,坚持说老子就是要守规矩!但你不能不相信我对你的忠诚!——接下去又进入姑娘小伙谈情说爱模式:“人家怎么会不信你啦~~”“你无非怕我到明天就杀不死阿周那,这还是不信我!”“你根本都不懂人家的感受~~”“亲爱的你知道我压力多大吗?我明天会好好干的,信我吧,爱你一万年,MUA~~”好吧现场气氛没这么甜,乃是一对决战前夜的忧伤恋人,难敌尤其忧郁少女。

    阿周那这时正编导上身,对着黑公主“温和地劝说”:表再提什么你当初被侮辱的事了,我们流血牺牲到现在,你还以为是为了你啊?!你头发再美,也没象城美,反正都拿难降的血洗过头了,别再得瑟了行不??黑公主一直瞪眼坐在那里消极对抗,不免嘀咕:“那我就没人权了么?”阿周那说你有啊!只是没你想的那么重要,象城若是个大海,你就只是个小水珠,大海没有小水珠固然少了点啥,但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我在屏幕前看得目瞪口呆,这话哪怕坚战来说也就罢了,这版阿周那每天跑去毗湿摩面前哭,为了一个德罗纳就要把猛光干掉,自己没有摒弃私人感情,又拿啥脸去要求黑公主深明大义顾全大局?我也觉得黑公主成天喊着要雪耻、对阵亡将士几乎没表现出多少顾惜怜悯,颇有点雷;然而因此让阿周那对她说出以上这些话,总觉得跟吃了个苍蝇似的。

    黑公主好像没一开始那么硬了,但还是迅速抓住了要点——你这么说,是不想杀迦尔纳了吗?阿周那一听又忽然鸡血起来,表示那当然还是要杀的!你受辱就等于象城受辱,我一定会实践誓言宰了那个车夫之子!……所以之前对老婆说的那些鬼话到底有何含义??我无法明白啊……

    迦尔纳晚上照常穿着粉红闪缎睡衣、戴珍珠项链睡觉。他睡不着,梦见持斧罗摩专门找来对他说,你完啦!我对你的诅咒马上就要实现啦!就算胜利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呢?你被人赞颂的是付出,不是收获啊。你欠难敌的债,在杀激昂时就还清了,别再假装认不清事实了!孩子我祝福你,将来世人总会尊敬你的!——这一笔有点妙,过去迦尔纳也梦到过师父,总是师父诅咒他的场面,说穿了就是怀恨在心。但今夜出现在梦中的师父态度颇好,反而不言自明地流露出了他心底对师父的尊敬。至于师父所言,其实正是他自己内心所想。很高尚很感人啊,要不是我亲眼看过,知道他在编剧没想起刷道德值时根本和这些感悟一丝关系都没有,估计就真信了……。当然现在他也是真的觉悟高,绝非虚伪,只不过正处在精分阶段而已。

    贡蒂偷偷摸进迦尔纳的房间(记得有人质疑她身为般度五子之母怎么老在俱卢阵营到处窜,这个大概从这版或更早就有解释了:她本来就一直在俱卢阵营住着),迦尔纳惊醒一看见她就非常自然又温和地叫妈妈并行礼,然后主动说阿周那是我弟弟,你祝福我不如去祝福他,我已经作出承诺了您别担心~~贡蒂过来倒真的只是担心他,没想问他要什么,只一味在哭。迦尔纳温和大度地安慰了她:您是婆罗多王族的一员,要懂得牺牲,甘陀利王后牺牲了九十九个儿子了,万一历史要问你为国牺牲了啥,你怎么说呢?为了不让你答不出来,我决定牺牲,而你最多死一个儿子~~说完还特柔和地摸了贡蒂的脚来表达儿子爱。谁要单独只看这集,绝对会被他感动得死去活来,贡蒂更是已经感动到说不出话,干脆哭着跑了。迦尔纳也十分感伤,挣扎在爱恨情仇之中。(不管88版或13版,有一点是相同的:但凡他平时对人都是这几集的作风和态度,阿周那宁可讨厌自己都绝不会去讨厌他,更别提针对了。可他平时什么德性,真是谁看谁知道……)

    这些私人画面,全胜都是看得见的。他都看呆了。持国只管抱怨老婆自说自话住到大营里去了,搞得我好寂寞,本来两人在一起还可以互舔伤口,她这一走,两个人都没个说话的,多伤心啊~~。说到起劲时,竟然忘记了问全胜究竟看到什么大八卦才沉默半天。全胜显然也不想说这事,扯话题曰:王后不会太寂寞,有贡蒂陪着呀。持国又开始唠叨:说到贡蒂我就不懂她到底在伤心什么,她儿子要赢了,她该得意嘛。说来说去都是毗湿摩伯父不好,要不是他去躺箭床,我们早就胜利啦~~嗯,我早该知道不能指望持国吐得出象牙。

    每晚都有访客的毗湿摩,第十六夜又接待了贡蒂。每次他都要很费劲地抬起头来打招呼,又不能举手,感觉好累。贡蒂其实也不是来求助,纯粹心情不好想找人哭一哭,唠叨两句“我该怎么办”。我正想着这不是毗湿摩平时最爱喊的话吗,他自己就说了: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了一辈子呢~~。真是自带吐槽。

    老太爷开始像在感同身受地安慰贡蒂,没说两句就又沉浸入自己的世界——哎哟我也很苦呀,难敌不来了但阿周那和迦尔纳来过,我知道难降死了,那些看着长大的孩子们就这么一个个死掉了,其实难降有啥错呢,他只是太爱难敌(咦这不是迦尔纳专用的理由吗??),热衷跟风,才会做了对不起黑公主的事自寻死路。贡蒂,你要原谅他!不要被私情蒙蔽心灵!这场战争本来就是兄弟间打来打去,所以明天兄弟相残没什么啦,你要把眼光放在象城的未来上,不要光想着是你俩儿子在相杀,要为象城的胜利而祈祷!——贡蒂一晚上连吃两发大义炮弹的攻击,噎得无话可说,只有默默爬走。临走吐了个糟:伯父您不会懂的,您又没当过妈……。吐得好!终于成功噎住了老处男毗湿摩,本版贡蒂最大亮点就是这种力道轻微但受力点集中的吐槽反击。毗湿摩和持国夫妇这三大高手都用说教淹没过她,而她总能在袖手挨打之余轻轻地回戳两下。我真想看她成功把毗湿摩正面戳到噎死,可惜应该不可能了,今晚她比较烦。

    阿周那半夜不睡在磨箭,无种跑来跟他聊天。提到迦尔纳,无种贬低之,阿周那表示你小看此人,难敌不拜马勇或沙利耶当主帅而拜了他,他就有艺业惊人之处。听得无种有点担心,还得阿周那来安慰。阿周那顺便招认自己其实很紧张,才要拼命磨个没完。

    迦尔纳继续上床做梦,想起有一次他不小心弄死一头牛,牛主人某婆罗门就诅咒他车轮要陷在地里,把他活活吓醒了。醒来后被甘陀利召见,甘陀利屏退左右,开始亲切地喊他拉抬,说你不要把我当王后,要当我是你好友的妈妈,偶尔把我当亲妈也没关系哒!你是我儿的好友,就跟我亲生儿子没两样!拉抬呀,我儿难敌现在状态不佳,脾气比较差,有啥得罪你的地方你可不能抛弃他哦~~想也知道,迦尔纳温和地跟她卖了个萌,然后重申了自己对难敌那不死的爱。甘陀利听得心疼到不行地抱着他肩膀说,孩砸,你别一口一个死呀死的~~(哎,你昨天还在跟贡蒂说明天阿周那不会死,是迦尔纳要死了呵呵。又当观众失忆?!之前也没少说“我儿子干坏事都是被迦尔纳带坏的”吧?)迦尔纳说我始终要有这一战,您从心里到底希望我还是阿周那能赢呢?甘陀利马上不哭了,说我希望阿周那和难敌都活着呗。迦尔纳重复:我问的是我和阿周那您希望哪个活着!甘陀利不说话,迦尔纳就告退了,留下甘陀利一个人在屋里喘着。对嘛,你不爱迦尔纳、过去八十八集从没理会过他,这都很正常。但忽然为了拉关系跑来说什么你跟我亲生的一样,别叫我王后要叫我妈,这又是何必?!不过,这版甘陀利还真就一直是这种画风。称她为贤妇的观众,自己生活中一定特别幸福,遇到的都是真厚道人吧。

    第十七天开始,双方照常列阵捉对儿射箭,慈悯把猛光射得都快没人样了,坚战把难敌也射趴下了。这好像是本剧第一次表现坚战的真实武力水平,看得我颇感动。迦尔纳轻松射得偕天一身箭,但没动手杀,就这么驱车从他身边过去了,还很好心地叫人家赶紧回去治伤。沙利耶好奇说你这么大方,莫非看在他是我外甥面上?迦尔纳否认了,只说是因为年纪大的不能欺负年纪小的。(阿周那也比他小啊……)

    坚战跟迦尔纳对射毫无胜算,被射得一塌糊涂。迦尔纳继续发挥本日的五讲四美风格,没去杀他,只口头占点便宜了事。坚战很少见地露出了恨得牙痒痒的表情,当然也没再强出头。好不容易终于和阿周那对上,沙利耶坏笑着说了一堆丧气话,本日五讲四美的迦尔纳不为所动,坚毅沉着,只管英勇战斗。双方都使用神弓,各种拼特技不分胜负,黑天老师在旁边看得一脸焦躁。

    射着射着阿周那的弓弦断了,本日五讲四美的迦尔纳乖乖停手等他重新装好弓弦再拼特技。黑天老师号召快用法宝,阿周那刚把法宝箭上弦,迦尔纳的车轮就陷地里了。想召唤法宝来跟阿周那的法宝拼吧,竟然召唤无效!(明确回放了老师的那个诅咒。)迦尔纳严肃要求阿周那尊重武士精神、等他把车轮拔出来再战,阿周那也真乖乖停手看着他没完没了推车轮,毫无出箭之意。黑天忍不住吐槽:你傻看着干啥,快动手啊?!阿周那说要不我再等他去换辆车?黑天表示等个屁!你这么遵守规则,可他呢?他老跟难敌混,他管你老婆叫娼妇,他违反规则弄死你儿子,你都忘啦?

    被这么一说,阿周那抖抖索索拉开弓,本日五讲四美的迦尔纳完全不敢置信地一脸无辜瞪着他。镜头回放出激昂被迦尔纳戳得不断惨叫的实景,这段镜头连激昂死的当时都没放得这么仔细,如今才见迦尔纳是怎么雄壮地戳了下去。回忆中他戳下去了,现实中阿周那的箭也离弦了,迦尔纳二话不说被飞头,黑天惯例出现对每人仅限一次的悲痛脸。掉在地上的人头表情不算太安详,还有点惊讶;相对于个人中心剧里那种比唱大戏还要热闹的飞头拍法,这版真是朴素有力~~


    90

    旁白君沉痛悼念了为友为义献出生命的无畏战士迦尔纳。天还亮着,战斗却好似暂时结束,马勇专门跑来给迦尔纳的尸体行了礼,把人头拼回到脖子上,多少像一具尸体的样子。沙恭尼一声声叫着拉抬,痛哭歌颂拉抬是多么勇敢,懊悔自己毕生对这位勇士尊敬得太不够,因为看他跟难敌太亲近就不顺眼,嫌弃他的出身,才老是吐糟。沙恭尼舅舅跪地不断喊着车夫之子啊,拉抬啊,盎伽王啊!你死得可歌可泣啊!你太了不起,我要拜你一千次啊!——这算是刷俱卢军的战友情?把我感动得全身发毛了都。迦尔纳到底死得多英勇,以至于可以对沙恭尼瞬间洗脑?马勇在这集之前也跟迦尔纳完全没对手戏,忽然就来惺惺相惜了。好吧,完全不看前面内容的话,应该会被“反派也有尊敬和情谊”给深深感动,感叹编剧笔下人性的复杂与光辉。但是,一部电视剧真的要靠观众在每集开头都彻底失忆一次才能顺利看下去吗,真的不要紧吗……?!

    跟迦尔纳毫无感情、一直在吐槽他的沙利耶,也一脸痛苦地回营去向难敌报丧了。算算他真没对迦尔纳说什么像样的垃圾话,别说对不起精校本那十六页,也对不起旁白君说的“像剥洋葱一样剥去迦尔纳的勇气和自信”。总之战场上那么多人,偏要他回去向难敌报丧,向难敌描述阿周那多卑鄙、迦尔纳多伟大,等难敌痛哭崩溃时,还要他同样悲痛欲绝状抚摸安慰之……有没有搞错?!前面都白演的吗……

    难敌此时正在帐中脱光上身治伤,见沙利耶一个人垂头丧气回来,非常激动地说你来干嘛?吾友迦尔纳正在生死拼杀,一个战士少了车夫是要怎么拼?沙利耶弱弱地回答,我这车夫少了战士也没法拼呀。难敌立刻抓狂,以下进入琼瑶女主角模式:不!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宽面条泪)没有迦尔纳我还怎么活?那些卑鄙之徒弄死我九十九个弟弟都不要紧,但怎么可以害死我的拉抬?!好吧摩德罗王我就封你当主帅,可是我自己要等明天再打,今天只要想到拉抬我就站不起来了我……(宽面条泪)

    然后镜头一秒转到装束整齐、精神昂扬的沙利耶已经在战场上和坚战对射起来。(所以你特别跑回去报丧就只是为了当主帅的吧吧吧吧……?)坚战先用弓箭把沙利耶射到没辙,又下车对拼长枪,暂且不提。沙恭尼正在发火箭射小兵,偕天驱车来攻,他很爽地射倒了偕天的马车,得意到不行。(八分钟前你果然是哭假的吗?!)偕天抄起长枪扔过去,把他的马车也弄倒,两人转为持剑步战。沙恭尼的战斗力没13版那么差,打得相当不错,还捅了偕天一刀并转动刀刃——然而仔细一看根本只戳穿了腰上的衣服,转动有个鸟用啊,偕天痛苦呻吟又是为了毛啊……。

    偕天激发了热血精神,越战越勇,总算给了沙恭尼胸口一剑,见沙恭尼翻了白眼,他自己也爬到旁边喘气。那边坚战成功捅到沙利耶两枪,第二枪成功致命。万万没想到!沙恭尼又缓过来了,偷偷爬起来要偷袭半昏迷的偕天!更万万没想到,他刚举刀要砍,偕天忽然睁眼出刀,一刀给他穿心。这下真的死了,遗言是“胜利属于犍陀罗”,跟他翻白眼的死法一点也不搭。

    这一天是第十七天,原著里沙恭尼和沙利耶都不是死在这天,尤其沙利耶还要做第十八天的主帅,但本剧中他们确实都在这天挂了。沙恭尼死于偕天的计谋,更是看得人少有地痛快。刚对上时偕天说,这里是战场,不是你掷骰子的地方!沙恭尼还说,不管是哪里,计谋永远有用。好吧,这下终于应验了,善哉善哉。

    难敌反正也无心打仗,日落后跑去向毗湿摩哭诉自己失去好友的悲伤。难降死时我都没这么哭过,可是我的拉抬死了我受不了啊T口T毗湿摩跟着他一起喊拉抬,并坦然播报,你朋友拉抬其实是贡蒂的儿子哦,即使如此他仍然为你捐躯,我也好敬佩他哦~~(现在讲得很顺嘛!又不早讲?!)难敌很惊讶,但明显不是13版里那个思路,他的重点在于“他知道自己是贡蒂的儿子,竟然还肯为了我战死??”,完全是真友情的范儿。嗯,本剧中也确实是真友情,我没否认过U U

    夜间停战阶段,双方士兵收拾尸体中。贡蒂跑到迦尔纳尸体旁边痛哭,阿周那、坚战和黑天走来看得莫名其妙。坚战问妈妈你为啥哭敌人呀,黑天表示让她哭去,我们快走呗~~阿周那和坚战却都要问个究竟。贡蒂并不肯说,阿周那还是要问,并照例以车夫之子称之。贡蒂怕他会自责,依旧不肯说,坚战叫黑天劝劝老妈别为罗陀之子哭个没完,贡蒂发飙说他不是罗陀之子,是贡蒂之子!(黑天在旁边的表情就好像九品芝麻官里方唐镜看到来福被包龙星骗出不识字时的表情,请自行对照。)既然说到这份上,贡蒂也就招了:没错他是我儿子,是你们的哥哥,我为隐藏这个秘密每天都在受煎熬,听你们管他叫车夫之子,又没法说出真相,我容易吗我……。坚战马上接她的下句:娘哎,你这个隐瞒导致了战争,千万士兵因为你而死掉了,这战场上每具尸体都要算在你账上,你还害我们犯了杀兄之罪!我要诅咒从今开始所有妇女都无法保守秘密!——本场景就此完毕。

    我第一次看这段时被坚战的逻辑惊到了,精校本也没这么让贡蒂背锅啊,咋就变成战争是她引发的了?!后来想想,坚战的意思大概是……但凡他早知道迦尔纳是哥哥,无论如何也得积极统战把人家拉过来,有了这个强助,事情或许从很久之前就有转机,不至于到今天。而妈妈不好意思说,生生把这个机会浪费了。以上是尽量往靠谱里解释,不然就变成坚战乱扣帽子,而就算坚战的说法靠谱,还是无法抹杀他和阿周那都没多悲痛的事实。看上去情绪是很不好,但跟毗湿摩和德罗纳倒下时实在差太多,纯粹只是义理上的不爽,没啥真感情。话说回来,这版的迦尔纳跟般度五子没有一点点良性交集,正式照面也不多,本来就不熟,五子想得起来的全是迦尔纳的愤怒脸和攻击性语言。现在说这人是哥哥,他们除了道义和伦理上的同情,是也不该有其他感情。但这个符合逻辑的事实跟难敌那边的痛不欲生眼泪巴叉场面放到一起,明显就是拿来当陪衬,衬托难敌情义比天高的嘛。迦尔纳才不屑于被般度族认大哥,他的爱和归宿永远在难敌那里!!——喏,以上这种主义在88版里已经直接晾到台面上供你取用了,何必再爬着13版的树来求难敌情义鱼……

    难敌悲痛到需要妈妈安慰,并且忧郁地表示,妈妈你过去老劝我停战我不听,但现在只要我的拉抬能回来,我宁愿停战!难降能复活的话我宁愿停战!老太爷能恢复健康的话我宁愿停战!(哇这情义包打得真大……)但既然他们回不来了,我也没得停战了,为了不辜负吾友的忠诚、吾弟的爱,还有伯公和老师的牺牲,我要英勇地战斗到底!妈妈你给我胜利祝福吗?甘陀利哭个半死说我儿子都快死完了,但我无力祝你胜利,可是我还有我的修行苦功,到时候你脱光了来见我~~难敌就这么悲壮地去恒河边沐浴静心等妈妈加持了。光看这集,如果被难敌深深感动并觉得贡蒂好讨厌、般度五子好虚伪,真是太能让人理解啦。只不过,人不能永远停留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期,这话我说了无数遍……

    黑天企图永远遮蔽迦尔纳身世之谜,这点我已经吐槽过了,不再重复。晚上他又神出鬼没地来到甘陀利身边,一脸悲伤同情。甘陀利气哼哼地唠叨我死了九十九个儿子,尸体满地啊!黑天非常诚恳哀伤地提醒说,当中还有贡蒂长子的尸体呢,就是迦尔纳,所以您也不能说光是您死了儿子啊。甘陀利被这个大八卦深深震撼了一下,马上又说你不懂母亲的心,回家问你妈去,死儿子是多难受!你妈会明白我现在为毛要诅咒你!(好嘛这就诅咒上了……)你个黑天要为战争负责,你本来可以制止的,却害死那么多人!老娘咒你跟我一样死全家死全族!

    黑天老师很真诚哀痛同情地表示伯母我理解你,你说得没错我可以制止战争但战争是必要哒!我也想摸你脚表达敬意,但你这么善良肯定马上就宽恕我了,所以我还是不摸啦!我把自己当您亲儿子一样,您懂的,再见!看过前面八十几集就知道这种话对甘陀利很有效,果然又把她噎住了,黑天顺利走人。没走多远就见难敌全裸着走了过来,立刻过去调戏——这段跟13版那段内容及气氛几乎一模一样,黑天调戏得轻松愉快游刃有余,一分钟前的庄严沉痛脸简直像假的,不,也许确实就是假的……。本集中绝大部分人表现出的悲痛都只维持几分钟,跟假的毫无区别,唯有难敌情义比天高,哭得最恒久。嗯,编导应该也就是想强调这一点。

    难敌围着芭蕉叶来见妈妈,妈妈庄严地开眼赐下金钟罩。这辈子她九十九个儿子都没看过一眼就死了,总算还能看得到难敌。我也早忘记她长得什么样,等她摘下蒙眼布睁开眼才发现那双眼睛又大又亮,真可惜几十年都白白浪费。

    加持完毕,妈妈才看见了芭蕉叶。难敌选的芭蕉叶实在太大,整个腰和屁股都围住了,破绽真多。妈妈丧气得当即把蒙眼布又蒙了回去,如果她能花时间再多看儿子两眼,我会多欣赏她一些。木已成舟无法挽回,甘陀利再次哭咧咧,难敌表示有这程度也够我弄死他们!好……吧……。

    晚上般度军给迦尔纳办葬礼。13版里俱卢军在第十七天结束时完全溃败,才由得般度方来收尸,这版里俱卢军还没败,就让主帅尸体被敌方收了去,就算他亲妈是对方的人,也不太应该啊。反正五子严肃地正要开始仪式,难敌就昂然而来,这回走的是天龙八部里萧峰死后阿紫的路线。你们走远点!吾友是我的!虽然他是你们的哥,可更是我最爱的拉抬,你们没权利碰他,只有我才可以!怖军你别得意,天亮我就宰了你!阿周那你个不要脸的,对亲哥哥也下得了手!五子乖乖听他训话,黑天也出来说,确实只有他才配去点燃火葬堆。于是阿周那默默地让出了火把,难敌继续阿紫抱尸体自言自语模式:你就这么走了,扔下我一个人,只要想到能和你团聚,我连死都不怕,亲爱的请接受我的爱,你永远是世间友情的典范,我爱你拉抬!!

    ……感动吗?感动吗??我个人是比较看得发毛,但一定会有人非常感动……吧。插曲君的结论却是,随着迦尔纳的死,难敌对胜利的指望也木有了。这好像不是在歌颂友情典范来着,另外如果问我的话,我真不觉得迦尔纳这样算是友情典范,不管原著还是哪版电视剧都一样,真朋友是要劝朋友少犯错误多做好事的,我这观念太落伍了吗……?


     

    摩诃婆罗多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