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9

     

    熟肉随记121-125

    121

    五子和黑公主还在震惊中,贡蒂就已经回过神来了。现在箭在弦上,灌顶都灌过了,什么都必须以能顺利出发为第一,反悔或当场撕的后果更糟。毗湿摩事先并不知持国他们有这招,现在却也只哀伤而不惊怒阻止,我想就是因为他最明白贡蒂的心思。只要这群年轻人能自由飞出象城,真正爱他们的长辈们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当初说到要长期(或永远)告别四个儿子,妈妈还哭得死去活来的,现在真正变成长期(或永远)告别所有孩子、自己呆在狼窝里,贡蒂反而没有哭。在持国面前,她腰板笔直,目光坚定,始终保持着自己和自己全家应有的尊严。

    当时大殿上众人,凡还有人性者皆露出不忍之色(含迦尔纳,他能有这个程度的动容我已经满足),只有持国他们例外。持国在贡蒂刚开口时好像很焦灼,原来只是怕贡蒂哭闹不认账;一旦贡蒂泰然接受,他就放心大胆呵呵笑了起来。他的心比眼更瞎,永远看不到别人的尊严和牺牲,也看不到自己在别人眼中私欲毕露的丑态。既无法真正尊敬他人,也无法真正懂得何谓自尊,所以一辈子活得极其难看。不过比起难敌来我还是多同情他一分的,毕竟他是真瞎,看不到又没人教。难敌就真有眼不如无眼了,至于沙恭尼,不提也罢U U

    般度家全员都知道不该在那些人面前哭,可都忍不住直掉眼泪,唯独坚战还绷得住。他的理由,大概就跟般度火葬那会儿一样。所以我忘不了后来他哗一下喷出满脸泪是为了什么,那眼泪究竟有多少份量……。

    婚礼时贡蒂跟黑公主做了交接,这次却要真交接,让一个刚嫁过来不久的姑娘担起全家女主人的责任,还是在这种被迫的艰难情境下。贡蒂说起象城是她的家,我就又想起了当年她嫁进来的时光,这个“家”和家里的人究竟给过她多少幸福温暖,儿子们或许不清楚,可我还记得啊。隐居森林也比住在象城强,现在这么说也就宽宽儿子的心罢了。

    坚战已经太给自己压担子,妈妈临别又给他加了一重维护引导弟弟的责任。他确实就因为这些重任而坚强至今,只是事实证明,优点在某种情况下也会变成弱点的。谁能预料呢……。黑公主当初目睹母子分离危机时只是外人,如今却是这个家庭的一分子,她内心的震撼感动肯定也比那时又复杂了许多。

    迦尔纳看着贡蒂跟儿子媳妇分别,公然中途退场,不是因为母子天性,只是因为他还有良心。但这个程度的良心,甘陀利也有,只不过随时会在老公儿子的私欲面前屈服。迦尔纳的良心也只够让他默默转身走掉,没啥好称赞。我觉得编剧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就快跟88版没两样了,才开始蓄力要让他阶段性雄起吧……

    至此,分国事件基本告一段落。维杜罗和毗湿摩差不多一败涂地,原先倡议分国时的所有打算都被击破,只换得五子和黑公主挟若干(看宣布时的表情就知道绝不足够)物资和极少数百姓离开象城,没王权、没亲人、没倚靠,跟一开始持国喊的“驱逐出境”又有何异?全体驱逐起码还能带上贡蒂呢。换句话说,整件事上还是般度家吃亏,贡蒂算是壮士断腕式的被坑,毗湿摩纯属白白被坑,一点也不悲壮。比起老太爷的“牺牲”行为本身,他临别告诫五子要正直无私,这份心我还觉得更有意义一些。现实就是不公,我们就是被坑了,但然后呢?要怎么想怎么做,怎么对待其他人?报社?想着“我怜悯别人、谁来怜悯我”或者“是个人都会不义所以我不义也没关系”,理直气壮做起坏事来?对于持国那帮人(是的含迦尔纳)这就是金科玉律,对于般度五子和黑公主则不然。差距就在这儿了。

    被剥夺一切后的空白新手点,也可以是从废墟中发芽新生的全新出发点。毗湿摩本人到骰子大会时几乎快要废了,但他今天的话到了那时仍然适用,甚至到了本剧最后一集时都适用。眼睁睁被夺走一切,并非就等于到了终点;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人的福祉等着你去奋斗。五子和黑公主都终生贯彻了这个道理。

    王宫大门打开,一群拖家带口的百姓映入眼帘,那一瞬间真的挺震撼。看到他们,才真正能意识到王位之争不止是家事,更关系着许多百姓的悲欢祸福。也意识到自己肩上的担子绝不止一家几口之重。若随时有此认知,持国父子又怎么会折腾成那样?

    弹幕说跟着五子走的都是无业游民和破产者,但明明其中颇有穿得还行的。维师巴先生在象城也有家有业有人脉。那为什么还要跟着般度五子走?因为难敌是坏人、坚战是好人,跟着坚战“纵吃苦,也幸福”吗?这话别说观众未必全盘接受,就连维师巴先生自己的闺女都不咋相信呢。其实这不是由谁好谁坏贴标签的大道理决定的,而是时穷节乃见,遇事就见真章,不由得你不信……


    122

    难敌本已大获全胜,却忍不了有区区百十来人真心喜欢坚战。这份器量真是……,凭良心说,就看这份器量,不管粉丝怎么吹他爱民如子举国升平,我都不信。小心眼到这个地步的人,连一个办公室都未必摆得平,何况国家。

    沙恭尼的反向殖民计划真是细思恐极,但难敌显然完全没想到这个。智商也堪虑啊,我还是把一个办公室的提法改为一个小组算了……

    束发从般遮罗跑到象城跟毗湿摩谈十分钟话再回去,有点不可思议。而且,不管来者是束发还是安芭,看似说得痛快,其实还是白搭。毗湿摩看见她时的眼神跟几十年前区别不大,就是“姑娘你又来啦,我就静静地看你瞎闹”。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不觉得闹成现在这样是自己的责任,安芭说的话他从来不曾认同。直到俱卢大战开打,他都一直觉得自己出发点是好的就一切都正确,所有倒霉和不幸都是上苍在乱来,自己只是无悔无怨承受这些乱来的悲剧英雄。安芭也好束发也好,在他看来都只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妹子而已。束发说到后来毗湿摩终于哭了,却跟她本身无关,他只是被她的话勾起目前伤心事,想到国家两分、亲人别离、正义不得势,老爹辛苦建设的国家不知前景如何,自己又无能为力,才悲从中来。

    束发版安芭的责问几乎都是一针见血的犀利正话,不止私怨找茬而已。但一来毗湿摩并没真心当回事,二来迦尸国那个安芭和般遮罗国那个束发实际上都没有能说出这番话的心胸眼光。要问我个人意见,我觉得这段只是编剧上束发的身,预告一下后面剧情,让粉丝舔舔无助哭泣可怜美味的老太爷……其他没啥意义。

    般度族一行人再怎么也有车有牛,看剧情他们就是顺利到达了甘味城领域,没什么人死在路上,到达后的辛苦建设才是真正难点。所以说薇夏利的吐槽并不是没道理,要是没后来那些奇遇,全靠这百十号人在干旱空地上建出基业,得累死多少人?又不会他们歇着、让般度五子亲自去开荒(然而88版里真的就是!五子加黑天和大力罗摩,七个人开荒!),还不都得老百姓出力吗。坚战如果不退让,哪怕经历战争也要统治象城,这些人就不用离开故土来受这份罪,果然国王王储什么的光说得好听,老百姓一样倒霉,被难敌闹死和被坚战累死又有啥不同捏。薇夏利的思路后来在被现实打脸后不断自我修正中,但此时此刻她会这么想也真是正常。

    凭姑娘在上集结尾时的羞怯样,谁也没想到她这么能吐槽,而且不管对象是谁都敢吐。明知很有可能说完就被拖去打死,却还是啪啦啪啦一口气把不好听的话全给说了。只看这集或许以为原因是她思想进步超前,其实她只是本剧少有的攻属性吐槽王……。黑公主对她这种不和谐的发言不见得全盘认同,但听过后就知道世上除了自己奉行的真理和喜欢的人,还有其他立场和想法,并再次确定己方奋斗目标就是要让所有这些不同想法的人民都过上自由快乐好日子。坚战跟难敌有什么不同?就是这里最不同啊。薇夏利在离开象城前只知道统治阶级在撕逼,根本没见识过双方各自的真正作风;她爹生活水平不坏,看来也没让她受什么苦,还有余裕发展自由思维。而自由思维必须随时结合实际情况来修正和进步,等分别亲眼见过坚战和难敌的作风,不用任何人洗脑讲大道理,她自己就知道区别到底在哪里了。黑公主这次对质疑者的回应,颇得奎老师真传:好坏高低之分我说了不算数,请你自己日后慢慢看,看的过程中别忘了还有我(们)~~。这才是正确的教学方法嘛XD

    多刹迦可能因为是本剧比较重要的角色,妆比河底下的婆苏吉大王精致多了……


    123

    无种说“要是我们坚持,他们就只好让大哥当王了”时,哥哥们都一副宽宏大量脸,而偕天明显是想吐槽的脸……黑公主随后的补充就等于吐他槽,只是总能吐得特别温和有爱。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无种很快也会真心爱上她了。不得不记的细节是,新婚才没多久,黑公主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身为全家饲养员的责任,说到喂食时超级自然XD

    漫天飞蛇飞成那样,除了怖军不怕毒,其他五个能一直打蛇打得不被咬到还真不容易,大概刹帝利比较强大。普通市民薇夏利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国王都不怕,看到蛇就吓坏了。不但没被王后的勇猛感动,还立刻甩下她疯狂逃命,连亲爹被蛇咬了她也没在原地留恋太久。不过我倒是挺稀罕她这点讲求实际的精神,本剧中女性正面角色多是刹帝利风格,平民如罗陀妈妈又太平民,薇夏利这种的太少见了,要好好珍惜~~

    黑公主博学、勇敢、智慧,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死人”,又都是一路同行笑着说过话的人。我也挺稀罕她这次的失控,镇定大度都是要靠这一次次失控慢慢积累起来的,她也是人,不是神。主动认为自己对薇夏利吹了牛,还哭着说了出来,这点略可爱。

    老婆的悲泣内容,老公们也在反思。但就算刚吃过亏,坚战还在强调要和蛇族和平共处。开始我想,多刹迦到后来还杀他家后代呢,提什么共存共荣?看完本周全部更新我才记起来,本剧中的蛇族确实就跟坚战他们和解了,多刹迦不断跳腾都是独自在跳腾而已……

    般度五子一直就是般度之子,所谓有个神爹,就跟中国人那种到神庙里认神仙当干爹没啥区别,大异于人间父子伦理。所以才全国都知道,全国都只当作荣誉,因为五位大神只是赐福,跟贡蒂并没什么私情。神爹又不能一味罩着你,如果连你做坏事也罩着,神本身都要被天谴。从五子初登场就见弹幕不停在刷他们被神爹开挂,遇事只要喊爹帮忙就谁都不怕,那只是刷弹幕者自己对李刚爹的幻想,和摩诃婆罗多无关。若说摩诃婆罗多的甘味林这段,不管书里还是这版剧里,神爹都是出来揍他们的,哪有什么庇护?因陀罗确实对五子高看几分,但他只在阿周那降生时见过这家人一面,此外毫无交集,纵然有些照顾之心也只是纯义理上的。因此多刹迦一说,他马上就站到了蛇王这边,所谓对般度之子的庇护,在他想来只是“不由分说几句话赶走,宽宏大度给他们留条命”。相对于刷弹幕者的全能罩期待,差得也太多了吧。

    说难听点,五子活了二三十年,从没亲眼见过神。连毗湿摩他们都决心不去靠了,面对无边荒原还信心十足要用自己双手建设,这样的人会奢望靠哪位神爹来罩?真是以什么之心度什么之腹……


    124

    摩耶作为历史悠久的大阿修罗,未免有点经不起吓,不过考虑到他经历坎坷,吃过好多亏,好像不能指望还有多壮的气势。

    因陀罗刚出来时完全是大神气场,让愚蠢凡人赶紧退下;被顶嘴之后,还很有因陀罗风格地当场怒了。能被一个人类小朋友几句话说到翻桌其实正是他的萌点。既然凡人儿子不肯退,就必须把他打跑,这点上天帝还是犹豫的。没想到儿子比较强大,被打都死不肯退,还有力气还击,堂堂天帝就更不爽了。这个时间段里的因陀罗真的好容易被凡人气到,其实他真是一点也不大方,虽然这就是萌点……

    摩耶在阵前断然跟多刹迦分手,与其说怕死,我倒认为是他觉得多刹迦太疯,跟这只蛇相处下去已经没意思了。

    因陀罗扔下来的那块石头,看比例比当初演武场上那个掉下来的雕塑要大好多好多倍。那次阿周那能用弓箭脱困,这次就十分未必,没被砸死最多只有五分靠本事,其他两分靠意志,三分靠运气。(到这份上还说因陀罗在演戏、没动真怒的,不知道平时在家里都被老爹用多大的石头砸过……)有以上这些因素在,没被砸死并不足为奇,但被砸成这样了还马上爬起来,以更强烈的斗志向刚显示过神威的大神挑战,这才是令天帝初次刮目相看的契机吧。刮目归刮目,打还是要打;前面一块石头就差点砸死,再上金刚杵根本必死无疑,而阿周那始终没有害怕过,始终充满斗志,不失尊严。因陀罗虽然经常充当反面角色,本来却也是打怪冒险、为民除害出身,我相信他一边把金刚杵扔出去,一边心里也会暗自为这份硬气叫好。阿周那博得的尊重永远来源于自身器量,从不是靠谁的加持。

    如果奎师那再不出手,阿周那就真会被金刚杵打死,他也只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本剧中的奎师那其实对五子和黑公主比任何其他版本里都要严格,最多最多只在“再不救就会死(非形容词,乃物理意义上的死)”时出一下手,其他时候不管多艰难、多危险、多丢人、多痛苦,他都先让这六个人靠自己力量去解决。这回尤其是例子,要全包帮忙的话,五子一到甘味城他就可以出来帮忙建设(88版他就这么干了,还带个哥哥来拉犁耕地),跟因陀罗交涉的话,他虽只是奎师那而非毗湿奴,面子也肯定比五子大得多。但他就是不现身,非要看阿周那他们自己奋斗。因陀罗完全不知道他会来,先前对阿周那也是真揍。如此严格的老师,在武侠小说里都没见过几个。

    话说,在幻想爱好者的脑中,奎师那真的超忙的。要一个个把苏利耶、因陀罗、阿耆尼吓唬过来,武力制止他们替天行道把罪恶的般度五子和黑公主就地正法,听听都好累。扯原著的话,原著里可是一群神爹集体跑来揍五子,不是爹的神都来打。最后五子自己动手把他们连湿婆在内全部打跑,哪用得着毗湿奴或奎师那来罩着……


    125

    奎师那有用实力打跑和吓跑神灵的前例,但这版里,这一次,他对因陀罗可没有施用威压。(事实上对其他神也没有过,包括演武场上被弹幕说得活灵活现的苏利耶。)反而因陀罗见到他时气很壮,一心认定老爸的决定就算不正义,做儿子就该一律遵从,父子间的事再大人物来管也就这样。这态度摆出来之后,奎师那依然没有任何强迫,连巧言斡旋和长篇开讲都没有,全让阿周那自己去应对。让因陀罗改变态度的不是三相神的身份,而是阿周那的萌度。前面已经看到这个干儿子勇敢倔强,很合草莽出身人士的胃口,现在又看到他这么会说话,不管亲爹或长辈,谁看着会不爱~~

    既然因陀罗变了态度,亲口要他们提要求,就正是开口的时候。就算不狮子大开口,小开口总没关系了吧。可是阿周那又不同,还没提要求,先许诺要如何付出,跟蛇族共存共荣,神爹立誓庇护的蛇族他们也一定会管理好。又有海纳百川大度之风,又极给神爹面子。高情商是伪装不来的,纯为达到目的而伪装,一旦能遂心愿,第一时间就会懒得再装下去。阿周那这样表现才像是真心待人,又四角俱全,这样的晚辈不管天神还是凡人都会爱不释手,实在不能怪因陀罗被他整个儿说到融化。哦不,持国就不爱,持国没有属于自己的私欲私利进账就谁都不爱……阿周那提的要求跟持国沙恭尼的巧言令色也有这点分别,一方面充分捋顺长辈的毛,另一方面却没丧失正确立场,露出低级的谄媚,或借机坑害无辜谋取私利。建城是造福身边百姓的事儿,正好对应薇夏利那句“辛苦的都是老百姓”,这回就让他们少点辛苦。般度五子为自己可是啥都没求,享誉天下的冠名权也二话不说交给干爹。综合以上一切,哪个天神来了都会把他们爱到骨子里,不服不行。

    或许是我年纪上去的缘故,特别能体会和熊孩子极端相反的高情商好孩子多么让大人如沐春风。不用跟难敌比,只跟多刹迦比,一样有着渊源,因陀罗在多刹迦那里被怎么对待,在阿周那这里又被怎么对待?多刹迦觉得自己没得到那么多福利就是因陀罗偏心,却不看自己跟人家相比付出了多少,说来也是如今不少世人的通病了。

    多刹迦愤怒的诅咒,给后来继绝王之死埋了梗。但继绝王死后,王朝还是由儿子镇群王管理,般度族血脉并未断绝。只能说多刹迦的报复实现了一半吧,另外一半,老天都不容他实现也。

    这里群蛇是主动跑来给百姓们吸出毒液,十分正能量。

    摩耶的妆在阳光下跟在森林里看起来非常不同。奎师那对他就是大神在批评责备的态度,想来也因为他跟因陀罗不同,因陀罗只是被迫做帮凶,他却是直接肇事者之一。即使这样也饶了,并严词督令改过,比一挥手将其化为飞灰那种所谓的“大神气魄”其实倒更有范儿。顺便又点了一笔阿周那的心软,阿周那遇强越强、在五兄弟中都算桀骜的,但只要对方诚心道歉真心悔改,只要还有一点点好,他从来都不会穷追猛打。能证明这点的细节太多了。

    阿耆尼得了宝剑就赠英雄,乃因他也目睹这一役,觉得阿周那真是个英雄。这都能扯上送礼讨好上司也是醉死,好像送了阿周那一把弓他能有什么进账一样……算了不用管屏幕外那些胡话,再次自勉。

    升车跟其他几个同伴一起看到薇夏利,跟同伴相比,升车的身材真是高挑优美,不愧是有咖度的人物。

    薇夏利哭得喘不上气来,一边还要说话,那种断断续续的感觉演得实在逼真,非我国一般偶像剧女配可及。(为了避免被说地图炮我就不提女主了)

    般度五子赶跑蛇群,天神赐福造成宏伟城池,这消息已经传到象城了,也真是太快。所以本来没跟五子一起走的百姓们只是怕甘味城太苦,但凡有好城可以住,他们就会毫不犹豫投奔天帝城吗?持国和难敌的信誉已经差到这样了吗?(其实我觉得很应该)不过即使这样,升车也不会离开象城就是了。

    好,从下集开始,现实就要让薇夏利主动打不久前那个自己的脸了。坚战和难敌有啥不同,甚至坚战身边的人跟难敌身边的人有啥不同,她现在起才算亲眼见识……


     

    摩诃婆罗多

    评论(1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