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5

     

    熟肉随记136-140

    不全面,很无聊,个人感想,慎入慎入——莫名地还是加上这个抬头算了……


    ——————————

    136

    妙贤的卖萌,好在让黑公主无意中袒露了内心对阿周那的信任。就算出了这种事,她也绝对相信他的人品,深知他不是贪花好色宠妾灭妻之辈。一旦确立了这个基础,倒真没有什么非要当下辨个你死我活的必要了。但仍然委屈,肯让步请新人进城始终是一种牺牲。以我看宅斗小说的经验,妙贤这种类型的女配最是要命:并不坏,也没想害人夺权,人家只是年轻自尊爱慕英豪,进而要凭自己的好本钱跟女主“公平竞争”获得男主的心。周围人包括男主还要一直劝女主,她是无辜的呀,她年轻不懂事,你为啥还要闹呢,为啥非得闹得家宅不安呢……。真出个谋财害命的女配,女主还能破获阴谋一举踢飞;遇到这种才叫血都吐不出,将来不是离婚就是出家,没准活活被她气死。黑公主虽然正正经经接了一对新人进城,心里还是苦。只看到这里的话,继续骂渣男、提防天真婊、同情未来惨淡的黑公主,都十分可以理解。

    然而正因为看过不少宅斗小说,我反而更发现般度家到底与众不同。黑公主让了步,全家男人除了无种比较缺心眼(相信没谁会认为是他缺良心),其他个个都仍是严肃脸。阿周那还要私下再专门来解释发愿——也许这算不了什么,但起码我看过所有摇摆不定的宅斗文男主以及本剧中的持国和般度都做不到。黑公主的少女初恋梦在阿周那解释政治大计时估计就彻底连渣都不剩了,只是梦醒后日子还得过,不能一辈子沉沦在梦碎刹那的悔恨之中。而只要想开点,前面依旧有路可走,依旧可以好好活着,慢慢寻求情感与尽责任。这个道理,到后来赌局之后也同样适用。四十几集后妙施王后翘腿笑看一代女神面临宅斗困境,黑公主的应对那才叫爽爽爽~~

    说白了就是,阿周那作为宠物还是非常可爱的,别再浪费时间为他不适合当丈夫而怨恨了。不过按照现在流行的文风,大概黑公主马上收拾包袱出走到外地做生意比较合宅斗文读者的口味XD

    象城和摩揭陀算是敌国,象城王储去跟妖连联合未免太梦幻。也算编剧煞费苦心,本来妖连线没难敌他们什么事,但要造个理由让迦尔纳回来,又要让难敌一党在这段剧情空白期里有戏演,才来了这么一出。还好不算生硬,因为各人情绪和性格发展都同时在表现。难敌这时候已经对舅舅的主意不大耐烦了;沙恭尼深信妖连克得住雅度族,却不知雅度族迁居多门城不是怕被妖连打死,而是怕多起刀兵祸及百姓(88版里演得非常详细)。为民求福祉之举在自私者眼中只是怯懦,实乃夏虫不可语冰也。

    可能为了能比较快解决,妖连在本剧中的地位有点降低。原本他可是全印度数一数二的老霸主,手下盟国一片,权力极大,童护和艳光会定亲就因为两家都是他底下的。五子没出生时摩揭陀就是强国,也全靠了他的威能。这回正式出场的妖连,份量是有的,但似乎配不上这么强大的设定。话说回来,原作和88版的妖连就算再强大,只能雄霸一方而无力真正称霸天下、忽然吃饱了四处抓国王引起众怒、被杀后没有一人一国肯起兵帮他报仇,好像也是事实啊……。13版对他可没多丑化,他也从来就不是什么被雅度族政治陷害的贤君和大白花。至于“妖连一族统一印度”的那种科普,笑笑就好~~

    沙恭尼掰树枝,过几集奎师那也掰树枝。各自目的和心态理念却完全不同,不会分辨的话就可惜了。

    妖连的演员选得不错,便装时像个没品的莽夫,穿戴整齐后倒看得出中老年国王式的霸气凶横。单就本剧来说,此人有阅历有脑子,但凶横霸道,所以才经不起激,而且狠狠踩在所有人头上本来就是他自己的愿望,沙恭尼和奎师那都瞄准这一点下嘴。在负责动脑的军师型人物眼中,他的一举一动更是容易预测。因此,尽管气魄脑子口舌都不差,本集的妖连却已经成为沙恭尼随心操纵的棋子了。难怪成不了大事U U


    137

    沙恭尼力主与摩揭陀结盟,原来还因为一旦结盟就可以跟着妖连去攻打多门城,又可以用象城的大旗拘五子去打多门城,对雅度族虐身虐心。好变态的思路,仿佛比起称霸天下,他主要还是想出气。我本来想说,难敌一党当大力罗摩是吃素的?准知道虐得了雅度族?后来一想,沙恭尼打算的就是让般度五子去挨大力罗摩的揍吧。继续一想,关于“真正的战争”这种事,13版沙恭尼本来就只是假行家,也别太对他的话认真-A-

    妖连手下无强将,士气萎靡,连难敌都看得出来。这跟后面他招贤纳士的话头不太合,暂时存疑。

    在沙恭尼设计的这一局中,迦尔纳本来就是个必要的组成部分,他就赌迦尔纳会来,还要来得及时、来得有份量。好成为跟妖连商讨大计的重要筹码,最好还能顺便重新收归国有。不过这倒也不完全算是沙恭尼的本事,乃因迦尔纳虽然号称抛弃王位,实际一直和难敌保持通信,号称隐居、家里地址却连沙恭尼都一清二楚,再一张小纸条儿就能把他拘来。一句话,除了没有盎伽王的名号、暂时没一起跟出跟进,明明就跟以前没两样啊。这么好用干嘛不用。

    只要明白迦尔纳现在跟以前没两样,就会明白薇夏利赢不了了。他还是难敌的人,他脑子里转的还是难敌那一套,而且坚信自己没有违背正法,只是太重友情。为了友情,让怀孕的妻子在安全的家里略等几天,自己出去勇救朋友,有错吗?到哪都找不出错。然后等他跟难敌重逢,再次确立美好友情,他为友情而战就更名正言顺,老婆老爸老妈一概没理由管。说到底还是他本身观念就走难敌派路线,周围明白事理的好人又都怜惜他,永远不会学252集的奎老师那么严厉。那就输定了,没辙。

    本集第一次显示,迦尔纳不但弓箭出众,近战和各种兵器也是高手。这确实是各版都有的标准设定。

    关于天帝城炫富,原来本剧中坚战也是不满意的。最近看西游记看到观音禅院部分,唐僧反对孙悟空向金池长老炫耀宝贝袈裟,说理曰:“珍奇玩好之物,不可使见贪婪奸伪之人。一经入目,必动其心,既动其心,必生其计。”坚战果然有唐长老之风。然而正因为袈裟还是拿出去给人看了,才引出观音禅院百年未有的恶念恶行,又通过灾厄让众僧得惩罚和知悔改,还渡化一个野妖精成了正果。若当时窝窝囊囊混过去,麻烦没了,善果也没了。纵观全故事,天帝城豪华搞王祭也同此理。何况唐僧是僧人,坚战是国王,国王应该显示实力以使臣民自信自豪,不靠起兵杀戮、两国战争,只用一场豪华王祭,不也挺好的?本剧中应该没有五子征四方的情节,妖连俘虏加害八十多位国王,却由般度家除了妖连把他们救出来,自然天下归心。还不用天帝城人民去打仗,善哉。

    要天下归心,妖连和沙恭尼的打算都是杀戮和征服,奎师那和般度五子的打算却是救人。理念不同,运用实力的方向不同,结果自然也不同。强大的武力并不能使整个世界顺服。这道理,难敌不懂,迦尔纳好像也不大懂:他总是喊着我们来比武力!靠实力见分晓!每次遇到现实争鸣会考虑五秒钟,然后又不考虑了。这倒极有88版风范。

    妖连在这版里抓的是雅度族相关的一百位君主,其实应该没前面这定语吧。不然雅度族的面子也实在太大,妖连自己的盟国都未必有一百个。

    难敌和妖连定的条约原来是要持国亲自跑去向妖连称臣。卖得一手好爹!


    138

    妖连公然招揽迦尔纳,所以说他军队里竟然没有猛将,这是什么设定?!独斫就是他手下猛将之一,虽然他死后也没为他去打般度族,而是在俱卢大战时才参战。好吧估计编剧也没法绕过“妖连死后根本没人为他去讨伐般度族,连他儿子都不愿意”这个事实,凭空造出一群忠心耿耿的良将来。让妖连为迦尔纳的身份大发宏论,也只是要铺垫接下去迦尔纳“被迫”重接王冠而已。

    摩揭陀不讲究种姓,所以升车当初已经叫儿子去那里求发展了,是迦尔纳自己不愿意。象城又何尝真讲究种姓,他现在仍是苏多之子,只要国王看得起给了封赠,走出走进也没任何人因为他是苏多之子而把他叉出去。比较讽刺的是,本剧中不但象城除了被看中的迦尔纳,没任何其他低种姓人士能做官,其实号称不讲究这个的摩揭陀也一样。妖连不在乎你种姓是啥,只要武艺高强就能做官;但只要不是他手下的官,他就仍然不管你本身素质好不好,只管看身份地位,身份不高咱们就不约,绝对不约。这又能比种姓歧视好到哪里去?迦尔纳即使真能离开难敌,甚至真从少年时就跑到摩揭陀靠本事吃饭,照样脱不开给人当打手的命运,不然就照样一钱不值。只要把荣华富贵和公平尊重看作一体去维护追求,他就永远是这个下场,没处可逃。真是社会因素了,编剧对迦尔纳果然怜惜,生生为他造出这一层社会因素来。

    既然妖连提了要求,迦尔纳必须有王位,难敌就更好开口了。圈回迦尔纳圈得极有条理:首先打感情牌,我上次是气急了胡说八道,其实心底只有你一个!我是真心的!!其次说道理:你正法得可好了,所以就该留在我身边规劝我嘛,没有你我怎么办~~再陈说当前利害,你不接这个王冠,我现在就要抓瞎~~最后许下大愿,别看我现在胡作非为,等我抢到王位干掉般度五子一定痛改前非~~参照花花公子追回伤心跑掉的前女友招数,难敌只有更高竿,难怪手到擒来。

    归根结底,迦尔纳还是觉得难敌“遭遇了不公”,王位就该难敌坐,般度五子必须死,最起码也该滚到天边的别碍事碍眼。有这个基础,还说啥?难敌所作所为自然都是对的了。真正的是非和事实,从来不在他眼内,所谓内心正法的挣扎,只是从小蒙父母和师父教训,有些固定的善良思维模式,会时不时跳出来质问自己一下罢了。说了半天还是难敌最大,难敌要的东西,不管是不是该拿的,都必须得到。这一点实在没法达成共识,而且家里的爹妈老婆个个都知道是胡扯,就他自己抱着不放。理由只有一个,在我没面子时难敌帮了我!只要对我好的人,对别人怎么差都行!

    ——这样的思路古今中外都有,并不奇突。但我真没法说这种思路的人算啥大英雄真豪杰,把个人利益置于一切标准之上的人真的有点可怕,即使编剧反复申明他本性善良,良心尚存。薇夏利喜欢的是隔壁的大哥哥,是花海中对她微笑的那个人,然而那个人从本周开始又再也不见人影了U U

    妖连的人祭现场,难敌他们站得很远。这就解释了为何没能及时阻止妖连答应摔跤决斗。至于妖连自己为啥要答应,可谓千古之谜,连88版旁白君都忍不住吐槽说他干嘛要答应啊!答应又干嘛要选怖军啊,选阿周那然后摔倒撕了不就全剧终了!13版编剧很机灵,特别加了妖连先让怖军扳他腿的情节。看得出过去敢和妖连叫板的对手连他一条腿都搬不动,他就是这么强,当然极其自傲。只要哄他稍微跟怖军过过招,发现这家伙厉害得前所未见,以妖连自诩超级摔跤手的傲气,当然就非分个胜负不可,哪怕明知对方身份也要战到底。这就稍微说得过去了。88版没强调妖连这种靠实力说话的过分强横自信,一个画风正常的前辈大佬本来好好在王座上坐拥大军强权,却要脱光了跟个后生小子赌生死,那才比较违和。

    顺便一记,88版和13版里黑天怖军阿周那他们去打妖连都经过化妆,但都提前被认了出来,这伪装真不靠谱。尤其13版,我只当免费欣赏了奎老师美丽的婆罗门装和胡子……


    139

    以沙恭尼的口味,妖连选择跟怖军打架真是蠢疯了。但就算他赶得及阻止,妖连也不会听他的,反正必须打一场就是。也不怪妖连太有信心,论摔跤本领真是一把好手,还有不死之身,就算毗湿摩来也杀不死他,凭啥还要斟酌着推避某后生小子的挑战?换成难敌从一出生就有妈妈金钟罩(无罩门完整版),肯定气比他还要壮得多,也不用舅舅出些曲折主意,更用不着迦尔纳了。

    怖军比妖连更了不起。无论被打倒多少次,他总能站起来,有星矢一样的韧性。一般人连着发力撕过两次无效,难免气势衰竭,他却还有星矢一样的斗志。奎师那略微一暗示,他马上就能明白关窍、立即实行成功,此后屡试不爽。别看长得像条莽汉,其实智商情商都很高,脑子还机灵。平时对身边人和气,还一直挺好玩的。希丁芭眼光真好,这样的男人怎能不跟他结一下婚……

    妖连到后来已经只能挨打了,怖军跟强手打架,一般经过势均力敌和单方面被打的过程,最后总能进展到这一阶段。

    奎师那撕开树枝时的表情和气氛,略似当初烧死迦罗耶万那会儿。

    沙恭尼在看到“玩树枝”时就已经知道关窍在哪了,只是无法阻止。

    迦尔纳全程呆看。这回为啥没有跳出来要跟阿周那决一胜负呢?为了帮难敌勾搭妖连才重接王冠,那现在妖连死了,他又有啥非要戴王冠的理由呢?好吧这种问题就不必深究,因为理论上迦尔纳这时根本就不在场。

    妖连之子和被俘的那些国王向般度族臣服的场面省略掉了,也不算错。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无须专门交代。但还是实际拍出来才能让不喜欢思考的那些观众知道吧,不拍他们就不知道了。

    黑公主此时的心情似乎比之前好了无数倍,估计还是妙贤太会卖萌,让她融化了。至于妙贤生了儿子会不会影响她的地位、她笑着宣布这事是不是封建大婆风度含悲忍泪强作欢颜嘛,再过41集我们再来看U U

    如果各国首脑都带头施行不义,又没人管,连一国之王的基本人权都得不到保障(参见妖连手里的受害者们),老百姓的人权又在哪里呢。这道理我真心觉得没错。但难敌和沙恭尼此时此刻应该还不在必须铲除的名单里,妖连那种绑住人马上要杀的才需要马上去讨伐。要是通过王祭大家能和平相处,或者难敌豪气起来说:“天帝城的富贵算啥,我自己通商开埠挖金矿,搞出比他还大的富贵来瞧瞧!”,然后不伤害任何人地自己埋头搞建设,我可一点不认为奎师那会制造事端硬要让双方打仗打到死。当然有人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与我无关……

    薇夏利直到回头前一刹那为止,还是相信老公会遵守诺言回来跟她一起过清白日子的。可惜她错了。老公一见她,居然还先打起官腔谈起政治来……所以说别怪阿周那在城门口跟黑公主谈政治大计显得太不知趣,他起码最先说的是“对不起”。

    薇夏利身为吐槽高手,总是一针见血。为了大计无奈重接王冠,大计现在在哪呀?没啦?所以跟大计无关,只是你自己想回去罢了。本来她转身刹那间的神情哪有半点锋利,全是好老婆的甜蜜;她爱这个丈夫之心,如同升车和罗陀爱他一般可昭日月,从没打算跟他本人过不去。但反而都被他主动拦在某条线之外了,也叫无福消受。算了,百多集后他自己都严肃忏悔了这一点,我还抱怨啥。


    140

    薇夏利在本集开头已经恢复了当初象城大门口那种完全对面前这个人死心BS的语气,却又时时被他一言一行给牵得动容落泪。她真是爱他到极点了。我刷生肉时错以为她是在最后抗争、跟他吵架要他选边站,而他二话不说表示你可以回我家跟我爹妈住,未免有点渣……现在来看倒不是,她已经死心了,多说这几句跟在象城大门口时一样,明知前面无路,才打算说个痛快。接下去身为妻子跟着丈夫去宫里过“好日子”,她也已经万念俱灰地接受了。没想到迦尔纳竟知道她的心思,肯给她一条比这宽松自由、保持节操自尊的路走,还作出许诺:我只是在报恩!报完恩我会回来和你幸福地在一起!大大超出她本来的预计,于是她又含泪地燃起了一点点希望——虽然事实证明又白搭。

    话说迦尔纳在这时的口径,别说和后来赌局时不能比,就连跟王祭时也不能比。看着真像是极其懂道理、无奈被命运拨弄的样子。不知是否巧合,他各个阶段最难看的嘴脸,在任何版本都从未让亲妈、养父母和老婆撞见过。他们眼中的他,永远是可怜善良无奈的好孩子。这该算他的幸运,还是五子的不幸呢?结果落得五子虽没害过他,却好像必须要求得他的原谅和放过,周围人也没觉得逻辑有哪里不对……。

    迦尔纳每次戴着王冠离开,就会失去一些最宝贵的东西。他指的是爹妈的爱、美好的家庭生活,但我觉得他失去的宝贵东西不是这些,而是“自我”。每次向难敌妥协,他的原则和自尊就剥落一些。亲人爱人们反对他跟难敌,也正是因为这个,而不是对他本人有任何否定和背弃的心思啊。他们永远在他身边,就算相隔遥远,心也一直在。他从未失去他们的爱,一直以来,他失去的都是“自己”而已,他们心疼和反对的也只有这样而已。——以上提到的的亲人爱人们,绝对包括贡蒂。虽然只限13版。

    剧情直接进展到难敌他们代表象城去参加王祭。但依照当初离开象城时持国的得瑟劲儿,其实应该没这么甘心承认天帝城有权办王祭的。就当节省篇幅吧。

    山洞里的萤火虫如果真是对应沙恭尼当年给甘陀利抓萤火虫的梗,编剧就太厉害了。把当初那时的言行和现在的言行相比,可以看出沙恭尼究竟变了多少。可悲的是,他自己都并不知道,甚至知道了也不在乎。

    难敌他们共有四人目睹天帝城的华丽排场,但其实真正为之嫉恨愤怒的只有难敌一个,恨到当着迎宾小姐的面就跟亲舅舅现开销,非要把别人家业立刻占为己有不可。其余三人虽然酸了点,还没到这么火烧火燎的地步,童护也没有。

    本版的童护看着讨厌,却不太像利益至上的人。他初遇难敌说的有关坚战的话,与其解释为存心挑拨,不如说是专挑别人不爱听的来讲,激怒和侮辱对方就是目的本身,看不出有啥深沉大计。事实上沙恭尼136集说他说得半点不错,童护全身上下只有嘴巴最强大,比起奎师那来不过是只跳来跳去的猢狲。哪怕换成原书的童护也没好多少,身为车底王本是妖连的死党,妖连被杀他却不敢出头,也不敢拒绝参加王祭来表达自己的轻蔑,只敢来了之后折腾捣乱,对方一动粗他就丝毫没辙,只会满大厅逃跑。难敌是不咋地,他比难敌还更差劲。所以光凭难敌的言辞水平,就在本集结尾轻易把他挑拨起来当枪使了。还好艳光没嫁他,不然落差忒大。

    迦尔纳在本队伍中似乎是智商和气量担当。沙恭尼现在暂时没威信,难敌一点就着,遇事都是迦尔纳四处周旋照顾,就算对手是嘴贱的童护,他也能忍住。然而对手换成般度五子,他就瞬间又变回那老一套:般度五子该死!欺负难敌该杀!难敌遭遇不公!结果这份气量只用来对童护忍气吞声,根本没起到应有的作用嘛。要它作甚。

    奎师那说,不要因为界限是一百次,就非要犯错犯足九十九次。这是真正的金玉良言,值得世间所有人好好思考。都说到这份上还没人听,作了大死反而要怪拿道理劝他的人不成……

    话说贡蒂的老爸本来没孩子,自从生了贡蒂之后就又生了奎师那他爹,然后是童护他妈妈。真是先开花后结果的招弟姑娘XD


     

    摩诃婆罗多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