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8

     

    熟肉随记——赌局整体相关感想

    这几周的情节必然引发一大波评价和讨论。那些看法意见,不管新颖开拓的,纯热血的,知识普及的,中肯正常的,还是放狗屁、狗放屁以及放屁狗的,全部都是别人的。而我,只能写我自己的。所以旁人若有觉得不全面之处,请自行去看其他的来补充,我这儿就这样了U U

    开始分集记录之前先写点关于赌局的总体感想。本剧中的这一大段赌局戏份,几乎可以说是编导的完全原创,加进了无数原书和过去影视版本里没有的东西。因此想要评价它,就必须睁大眼睛仔仔细细从头看到尾,包括结合局中所有人物在这之前的经历和心理轨迹。万事万物都不是孤立的,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这些可不是印度教教义,而是中学政治课上就该懂得的基本道理。那些“坚战蠢”、“五子怂”之类发言,只凭伪科普、稀里糊涂啃生肉或看精校本断章取义就能讲出一堆;那又何必再来看这部剧,字幕组又何必做熟肉呢~~。总之,有很多别人常骂的内容在本剧中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但我不觉得是编导在“洗白”谁。毕竟,只以抹黑和洗白为目标的任何文艺作品都不会是真正引人入胜的好作品。

    个人觉得,编导辛辛苦苦改成现在这个样儿,原因很多。首先,精校本里有关赌局本身的描写相当简略,说好听点有种街头木偶戏和口口相传民间故事般的稚拙美感。但完全照书中进程和对话来演成影视版,那是绝对不行滴。所以必须添加,必须改。

    改的话要怎么改??为“好看”起见,必须增加这场至关重要戏份的矛盾冲突、波澜起伏。二十分钟一集,编导想表达的东西要表达出来,同时每集结尾还要有高潮,吸引观众往下看。在场基本都是重要角色,过去一百多集里编导花多少笔墨来表现他们是怎样的人,在高潮情节中他们那样的人就会各有各的反抗和爆发点。每个角色都要有心有灵魂,能看出心里装着过去几十年的一本帐,不能在剧情不需要他说话时就成了木雕泥塑。这点可参照以往其他影视版本,德罗纳简直就是个苦着脸的活摆设,毗湿摩则是个哭脸的活摆设,坚战的四个弟弟除了怖军时不时跳起来吼,其他三个简直都像一个模子刻的,动作表情都是同一组。

    本剧编导笔下的赌局,有着迥异于往常、但或许才更接近真谛的意义。般度家小六口以及所有支持他们的正派长辈们,甚至可能包括奇耳……他们都很“努力”。绝非懦弱地轻易屈服,也不是被沙恭尼当傻子耍,他们明明都作出了最大限度的抗争,也在积极寻找着对方的空隙来进行攻守,但最终还是失败。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现有的观念水平上尽力闪转腾挪,无论怎么闪,都脱不开过去一百多集里原有的那些束缚着他们的框框。几乎无一例外。编导就是要让观众看到,般度方(含其支持者)的失败并不在于欠缺品德、胆量或智商,而是他们现有的弱点和局限在最大考验面前已成致命伤,除非摒弃这些“过去不摒弃也能过得不错的”弱点,超越过去的自己,突破那个“过去在里面呆得挺安心的”固有框框,否则别无任何出路。再怎么努力地闪转腾挪都没用。

    本次赌局也正是那些可敬长辈们与般度家走向分歧的起点。般度五子和黑公主在大劫之后不止重新站起来,还做到了进步超越突破,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毗湿摩、德罗纳(可能还得算上维杜罗)却并没有。他们也因自身弱点和局限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但痛苦之后,什么也没改变。原来的美德没丢,可弱点局限也还在,一点没改善。不但没改善,或许因为原有的骄傲在赌局中被摧毁,缺乏精神依仗,他们反而把弱点抱得更紧、表现得更突出了。原本只是因局限而被坑,到后来竟都成了那些局限本身的奴隶,一步步尊严尽失。经历大劫后选择的不同道路真是泾渭分明,岂可等闲而视之。

    上面说到般度方及其支持者们都在自身框框内尽力闪转腾挪,不过有一个半人例外。半个指的是坚战,他确实努力抗争过,用心绝不比弟弟和长辈们差半分,可他的闪转腾挪总显得不给劲,成效总像只有其他人一半似的。这不是因为他蠢或者没良心,而只是因为他这个人的自我约束力和道德限度实在太高,留给自身的空间比别人都小得多。他在这个小得贴肉的空间里再努力伸手抬腿,也及不上别人的一半。他用正法填满自己的世界,只留出超狭小的个人自由空间,算来也很了不起;然而,何如彻底打破狭小空间、直接在正法的世界中自由大口呼吸?彼时才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也。难敌真是不小心成就了坚战,要知道坚战的忍耐度堪比神龟,就算你当面骂他爹娘,他怒过也就算了,并不会反思改变自己那套正法。如果没有这次赌局的经历,他到死都不会有什么动摇和突破。但一旦突破,因为他起点和自我要求太高,最后到达的境界也就更高。

    另一个例外的人就是黑公主。她不愧是奎老师最佳弟子,本次赌局中只有她随时抓住重点,所言所行皆中要害。她没有在现有的框框里闪转腾挪求生存,一开始她就知道必须打破这个框框才有出路。就是奎师那亲至,插手时机和所讲的道理也无非是她这一路。她最终的失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抗争必须要有同一觉悟高度的伙伴;第二,面对恶人的暴行,光据理力争是不够的,必须给予武力打击。放大到全剧中,就是后来那场战争。等到这两个问题也被解决,般度方就彻底飞跃了。

    其实突破局限、变化发展才有出路的道理也同样适用于剧中的反方。沙恭尼在赌局中不断占着上风,除了他比对手通晓诡道之外,也因为这是他一生智谋的最高体现,也是准备最久的绝杀大招。从般度五子长大成人、他用父亲遗骨雕刻骰子开始,抓准坚战的弱点用赌博制胜就是沙恭尼最后的杀手锏。过去所有计谋不成功,难敌都炸毛了舅舅还能稳坐钓鱼台,就因为有最后这一招。“‘规则’二字不一定就是个死的东西,它也可以有延展性和无限可能性”(摘自刚在微博上看到的侠客风云传玩后感)——在场众人之中,只有沙恭尼抢先意识到了这个道理。不由他不赢。然而在取得胜利之后,他和难敌在十三年中没有任何进步突破,再也拿不出更好的制敌招数,原有的局限却还在。对手早已脱胎换骨,他们却仍用着过去那几套老招数,手法还越来越不高明。甚至到沙恭尼死前一集,他对坚战的了解依旧停留在赌局时期。怎能不失败??

    本剧编导自己肯定也从这种超越突破的过程描写中得到了快感,事实上这版赌局情节本身就是一个超越突破的例子。原书框架就这么简单,历代影视版本都只能努力往框架上填一些更戏剧性的内容啊,某某角色在被聚焦时的反应啦,等等等。到88版我觉得就算极致了,在原书基础上解读般度方(不含其支持者,毗湿摩和德罗纳就是俩摆设)所言所行的心理内涵,增加各种细节使故事在上述基础上能讲得通、又符合前面所塑造的人物性格,我已经无法想象有人可以比88版做得更好了。不管单纯模仿88版,还是回到原书基础上用同样模式去填充扩展,13版都没什么出路可言。如果为求新求变而彻底摒弃原来的优点,搞个夺人眼球的大颠覆,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因此,真正的出路只有——在充分了解原有模式的一切可能性和闪转腾挪变招之后,打破约定俗成的固有模式,结合身边实际去进行超越和突破。杀掉一片棋子,则满盘皆活。13版赌局的主线还是那一些,但什么又都不同了。这过程中领悟到的道理,不也同样正是本剧想要表达的那一个主题吗。

    嗯,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干脆先独立贴贴,然后再来写分集……


     

    摩诃婆罗多

    评论(2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