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2

     

    熟肉随记146-150

    146

    沙恭尼对难敌的扒衣主意瞬间就认同了,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视他人的生命和尊严如草芥的人,一直都是。就算在最爱妹妹的时期,妹妹之外的人在他眼里也没有谁值得“不喜欢但却尊重”。他比难敌聪明,本质上他们却是一样的,所以这样的他才教得出那样的难敌。歌词所写的“浅薄自负  终致凶煞”实际上是包括了他们全体,沙恭尼并不例外。

    德罗纳见到弟子们,那笑容是真心愉悦。他有过王家子弟学艺时百般讨好、荣耀后就翻脸不认人的经验,那还只是一个般遮罗的国王,现在坚战成了雅利安的尊王,又当如何?结果事实说明一切,坚战还是那么尊敬师长,老师的心里一定特别开花。又有谁能知道,这就是德罗纳人生中最后的愉悦,以后再也没有了??被赌局摧毁半生骄傲与尊严的不止坚战,还有他。连他对坚战的最后告诫,未来都将成为打烂自己嘴巴的有力巴掌。

    迦尔纳到此时为止都根本没参与难敌他们的阴谋,在整个计划中只是用来防止万一情况发生。而且某个时间段之后就用不着他了,比如等黑公主被扒衣时五子若跳起来要打架,只用持国下令让毗湿摩去揍翻这五个犯上作乱的奴隶就成,还更名正言顺呢。简单一句话,本来就没他什么事……所以我说他是削尖脑袋以当共犯为荣,到后来能把奎老师都惹火了也算够本事。

    本剧中的毗湿摩在这次人生战役中其实前所未有地积极,想得也前所未有地多,他已经极其努力地去预想难敌他们可能会耍的花招了。别看我以前老是吐槽他,这次倒真的不大好意思。但他的局限一是誓言和规则,二是始终把持国难敌当自家孩子去包容。这很致命。真正的最大错误则是在一切抗争失败后被压弯了脊梁骨,再也没能恢复如初。说来跟德罗纳一样,今天也是毗湿摩最后一次在人前展示这份堂堂正正的尊严傲气啊……忽然有点可怜他了。

    制定规则对般度方及其支持者其实是不利的。因为沙恭尼懂得规则有延展性,他不止在固有规则上钻空子,还能使规则本身变化形状成为武器。而坚战和毗湿摩脑中的“规则”二字就是个死物,只能成为束缚而已。或许从答应定规则开始,坚战就已经败了。但既然沙恭尼主动提出要定规则,坚战和毗湿摩可能拒绝吗?他们以己度人,相信这些规则也会同样束缚难敌方,所以是公平的好东西。我实际上不认为这是什么愚蠢的想法,只能说还是彻底低估了对手的诡诈程度。

    毗湿摩的第一招挺好的。就怕他们针对好侄孙媳妇下手,所以提前让德罗波蒂离场。如果这条规则有用,后面难敌就无法宣黑公主上殿。所以坏是坏在接受了沙恭尼提出的补充条款,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定规则就必须完全自己来定,对手提出的补充条款必定有诈,绝不能上当……。但如果沙恭尼来个欲擒故纵,故意提出相反条款让他拒绝,不又糟了吗?说来还是诡诈数值不够啊,我仍然不觉得算是毗湿摩笨。

    余下的规则也算想得十分周到了,甚至已经想到比起制定严密规则,最高办法是釜底抽薪彻底不要赌。只是毗湿摩好像完全没预料到持国在这次赌局中的作用,这也是他一大败因。至于沙恭尼提出的补充条款,果然是完全不可以采纳。不过要驳回这些看似不错的提议,我倒也想不出能有什么正当理由;坚战本人又远比毗湿摩他们要愿意把难敌当自己人,就更不会挑挑拣拣万分防备了。此时坚战还十分泰然,但并非因为自大,而是心无挂碍。本来就连钱财王位都不贪恋,若赌王位的话还要想想百姓福祉,既然刚才老祖父定了规则不会赌王位了,还有啥再需要认真提防的?于是他云淡风轻着~~。天真啊。但我还是不觉得这算蠢呢U U

    到沙恭尼提出最曲折的那个补充条款时,坚战也开始紧张了。等沙恭尼解释表示王权和国家不可能拿来赌,他又泰然了。因为只要不耽误百姓福祉,别的他还真不在乎。至于赌人……般度方压根没人预料到这一点,能作出预防才真有鬼。是说为啥中国人民就那么轻易地赌人咧?我从小看小说影视戏剧,不知道有多少中国赌徒随便就赌老婆了。看来还是本剧年代比较古老,人类还比较朴实。中国人民在春秋战国时代应该也不兴拿老婆当赌本的吧。

    本集和接下去的情节里,坚战的一切反应和选择都只因为他是坚战。过去一百多集里,从少年坚战登场到现在,编导无时无刻不在为他现在的言行思路埋下伏笔。文艺作品最要紧的不是人人都在正三观,而是每个人的言行要合乎他过去表现出来的自身逻辑。13版在这方面做得最好,尤其是坚战。虽然从弹幕看来根本没什么卵用,好歹我看到啦,我满足了~


    147

    坚战答应规则之时,结果已定。这是由在场每个人的性格决定的,没有例外。而且不止坚战,般度方其他人也同样完全想不出这些规则里到底能变出什么花样。那就必须接受,我一点不认为这逻辑有什么蠢的。如果他们胡搅蛮缠硬不接受的话,不讲理的是他们,到头来遭屏幕内外诟病的还是他们。又有谁来同情呢U U

    要求毗湿摩不可退场,我觉得是在为最后可能发生的变故而打埋伏。万一般度五子真违背规则决定硬闯出生路,毗湿摩就必须应持国之令去剿灭他们,无法逃避。毗湿摩顺利同意,则是因为觉得自己在场正好随时守护五子,监控坏人别干坏事。沙恭尼这招心理战术玩得依旧漂亮无比。(所以我真心觉得到了难降动手扒衣服的时候五子实在是跳起来也没用,一点用都没有。大概有人认为他们真打出去就万事大吉了,才会老说他们是怂吧。)沙恭尼就赢在知己知彼,般度方包括黑公主也吃亏在只知己而不知彼。等到俱卢大战那会儿就倒过来了,般度方完全明白了对手是一帮怎样的货色,难敌方却还以为他们如同昔日。胜败的道理,其实对双方都是公平的。

    沙恭尼提到犍陀罗遭遇不公时,毗湿摩并无愧色。估计他毕生都觉得帮甘陀利找了个英俊勇武的老公,她自己现在也当上王后了,这事挺好哒。沙恭尼对毗湿摩的仇恨,至少在本剧中理所应当(88版里就不是了,明明是甘陀利自己上赶着要嫁的)。但后来毗湿摩所遭遇的痛苦已经足够偿还当初犯的罪过了,何况沙恭尼要报仇,整死毗湿摩本人或持国都没啥,般度五子究竟跟他何仇何恨,要遭遇他最残酷的对待?沙恭尼遭遇不公是事实,而他的所作所为,早就和正当复仇毫无关系了。

    规则里没提不能请人代打,故无权强制禁止。请人代打这件事在精校本和88版里都是明说了不合规则的,然而也真不算什么特别要紧的原则性问题。难敌既然坚持,这边又不在乎输钱,自当答应。88版里沙恭尼为消除坚战的戒心,在天帝城就对赌过好多场,坚战经常赢。那就更不用多担心了。看到现在还是跟智商高低无关嘛。

    坚战没有沉迷赌博,没有事先打算从这场赌局里捞任何好处,因此在开局时毫无兴奋期待或任何喜色,只有沉重。这算本剧的原创吗?但好像88版里坚战也没多兴奋。88版里坚战答应赌博还有个原因是想跟难敌搞好关系,上次难敌在天帝城被气着了,坚战想通过表达己方诚意来和平解决这事。总之确乎跟“沉迷赌博”没关系,不可不记。至于精校本,在看剧时它永远只是参考,而不是拿来推翻电视剧(不管哪一版)本身的至高圣经U U

    但不管哪一版里,坚战在掷出好点子和看似要赢时都还挺高兴的。这我不否认,要说这是人性的弱点,我也非常赞同。要骂要嘲笑都未尝不可,反正到后来他连这点谁都会有的毛病都已经改掉了,我印象中他再也没有因为任何一时占上风的事情而露出过愉悦笑容,不知今日骂者到时候看不看得见,又会不会改口一赞。何况就算在这一集里,他领先之后沙恭尼再追上,他也很坦然地面带笑容接受了,跟中国传统那种烂赌鬼完全是两回事。须知相声里早就说过,打牌赌博最见人性,输上一局后大多数人本性毕露,以此而论,坚战输掉第一局钱财后的反应也可作为他这时为人真实水平的参考。

    甘陀利指给黑公主看的华服珠宝总觉得好眼熟,一定是从剧组那万年就一个的大衣柜里扒出来,别人不知道穿过多少遍的。甘陀利对于自己儿子的德性好像总是估计不足,不管闹得多腥风血雨,她总觉得挺和谐,我本来认为这就是她的本性嘛不稀奇,但后来一出事她马上哭着说难敌好邪恶啊我挡不住啊,连尝试一下的勇气都无。那么对于难敌的恶劣根性和危险性您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啊王后殿下……?莫非是早就预料到了哥哥和儿子要大干一场,但去抗争的话好累人的所以装不知道,还粉饰太平向黑公主说瞎话?却也符合本剧中她的性格。真要这次赌局大家只开心地玩一玩就和平收场,甘陀利可能比谁都高兴呢。

    坚战输掉第一局是啥反应,大家都看到了。四个弟弟的表情都不愉快,但也还好。迦尔纳心情一般,本来他也十分不在乎赌博输赢这回事本身。难敌的弟弟们都笑得特开心,包括奇耳。这十几集里经常不停轮流拍每个人的表情,虽是印度剧惯例,但在这部剧中真是极其重要和值得注意的。

    难敌跑到奇耳身边猛夸一通时,奇耳很高兴。说要押他当赌注时奇耳就惊讶了,可见事先并未串通。但也没有很惊慌,包括在听说自己可能一辈子当奴仆的时候。难敌的弟弟们对大哥的信任看来也很不差,尽管我看所有版本没看过描写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反正百子里弟弟们都是老大的信徒就对了。

    到提出让坚战押弟弟时,般度五子好像终于明白对方在耍什么花招了。弟弟们马上怒而站起,至于坚战……他显然被世上竟有如此不合正法之人给吓到了,关于这点,编剧在很久以前他说“我不信有人内心毫无正法”时就埋伏笔了吧。虽然没egg用……


    148

    坚战还在三观碎裂中,四个弟弟可能长期没把难敌和沙恭尼当作人类,受的打击还不算最大,坚战可简直要晕了。两位可敬长辈插嘴得很及时,说的道理也很正;结果毗湿摩败于“规则限定过的就不该违背”,维杜罗败于“作为弟弟对两位君王兼哥哥绝对忠诚不二”。这真是太切中要害,他们俩不可能为了破局而各自否认推翻引号里的这两条,这乃是毕生立身之本,是他们的人生信仰。何堪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否认??更重要的是,就算他们否认也没法翻盘啊。一个说规则不重要、立誓可反悔的王族统帅,一个不忠君不服从兄长的宰相和弟弟,他们的意见还有什么参考价值吗?难敌方反击招数的真正妙处就在于此。你不敢推翻的话自然万劫不复,真敢随便推翻的话照样以后没脸出去混,每次般度方及其支持者在这种招数面前权衡,最后的选择都只能是妥协。当然这选择并不正确,容后再说。

    所有正常人在忽然听到要押人当赌注后都会三观碎裂一阵,包括这时不在场的甘陀利。然而持国例外。这是他太缺乏廉耻以及为王的尊严和自觉,还是认定沙恭尼绝不会输?我觉得两者都有。

    毗湿摩和维杜罗反抗无效,显然怖军他们同样找不出理由反驳,所以只好默认可以赌弟弟。坚战还在发傻,我确信他并非犹豫不决,而是极其单纯地在发傻……阿周那已经准备要挺身而出,跟当初违规进入黑公主寝宫时是相同的心情。可这回无种比任何人都更快,也更坚决。话说无种一直是大家的小宝贝,又是学渣,从小被大家当宠物,对方要欺负五子也经常冲他下手,但事实是从小直到现在,他从来没被欺负得哭过,也没在大难临头时怕过。哥哥弟弟都被吓到,冲过来阻止他自告奋勇,他也只是笑笑,毫无恐惧退转之意。大家的小宝贝就是这样才真值得疼爱呢。

    听到奇耳被押作赌注时,甘陀利、贡蒂和黑公主的惊讶表情是各自不同的。等听到无种被押上,三位女士的表情仍是各自不同,合计共有六种。黑公主的反应跟五子相比,其实最接近坚战;她的侧重点在于“怎么可以拿人来做赌注?这种事要成为可以沿袭效仿的传统吗?”是站在尊后的立场,而非无种的老婆和姐的立场。质问甘陀利也是尊后在质问王后,而非向伯母诉苦求援。贡蒂就真是为亲爱的儿子在担心了。各自性格不同,果然反应和思路就都不同。

    贡蒂站的是普通母亲的立场,所以能做的也就是向本地主人、自己的好姐姐求援。姐姐苦着脸说这不赖我呀,没办法呀~~贡蒂一下子就傻了。估计她到现在还没明白姐姐在关键时刻靠不住的这个事实??如果只记得甘陀利往日所有的好处,这种心理倒也正常。贡蒂不就是这种人么。可惜没有egg用,哇哦这几集里好多egg都没用……

    无种一直是大哥身边的可爱弟弟,但此时此刻跟坚战面对面讲话,却好像在安慰哥哥。他是一个坚强的人,只是难降不可能了解何谓真正坚强,才会跟小时候一样把他当弱鸡嘲笑。

    持国第一次发力。他是主人、国王,又是伯父。怖军连打完俱卢大战之后都不会当面跟他撕逼,何况这时候。持国作为主犯的重要性开始显露出来了,而且从他青年时期编导就埋伏笔,他实际上是智商和学问都相当不错的。

    黑公主送扶桑花这段,最美的就是侍女根本没来得及传话,坚战已经完全明白她送花的用意。88版里黑公主有如坚战叔叔的小女学生,这里就真是志同道合的知心夫妻。也算后来能复合的伏笔之一吧……坚战的婚姻爱情账户在赌局结束后被彻底清空,但他以往存款实在太多,信用实在太好,所以终究没被销户。又一直坚持再往里存,最后当然就没事了。别人要能始终达到他的水平,自然也会有同样结果。

    黑公主提出、坚战领会的一花五瓣不相连之说,被沙恭尼破了。沙恭尼问你在婚后有没有把婚前对兄弟的支配权移交给妻子,那好像是没有呢,所以这个权利还在坚战自己手里,现在还可以拿来赌。我倒不知如果黑公主在场,要用什么道理来反驳。……哦不,我已经看过后面两集,如果她这时候在场并且能做主,根本不会反驳。最佳处理方法,也是这次赌局中坚战唯一一次真正可能的脱身机会,就是当场翻桌啥都不认,什么规则,老子要破誓!然后带着四个弟弟去找老婆和妈妈,大家一起走人,途中谁拦着就揍谁,先出城再说。事后若要追讨堂堂尊王竟不守规则,再跟雅利安诸王控诉:这些不合正法的玩意儿竟然押人!是人干的事吗!换你们能干吗?!被后人效仿还得了吗?!所以朕果断反抗翻桌走了,你们倒是评评理~。——以上,好像就可以摆脱困境了。我真心这么想哒。

    赌局一开,五子就无法全身而退。不管如上所述,还是以后每一次被观众骂蠢骂怂的时候,要硬性退出都必须面对许多遗留问题,有些可能还十分糟糕。并没有哪一次跳起来否认就没事的,所以我从不觉得五子的选择跟“想不到”和“没胆去做”有关。但这次我真心觉得是损失和后遗症最少的一次机会,之后再没有了。

    那么,现在这个坚战会跟我上面说的一样去讲去干吗?可能吗??他又不是韦小宝,也不是奎师那。如果他是,沙恭尼也就根本不会安排这次赌局了。赌局本来就是根据这样的他来量身定做的,不要因果倒置才好。不止坚战,他四个弟弟都可以任意插嘴,却没一个有话反驳,可见他们也一样只想到用道理去反驳,没想过能破誓。没道理反驳就只好接受。最后沙恭尼指出违反规则是不合正法的,准确敲中要害,五子都只有哑口无言的份。到后来事情越搞越大,四个弟弟都觉得即使说违心的话也无妨,却为时已晚矣。

    还有一点就是,书里和88版里在押上无种之前坚战已经输过好多局,这里可才第二局。般度方及其支持者全部没有意识到沙恭尼是必赢的。观众当然知道,他们却还心存指望。犹如背水一战,只得破釜沉舟——哪晓得水里有毒?这又是一大败因了。

    坚战输掉这一局极受打击,无种却十分镇定。哥哥弟弟们都心疼他,他自己倒是很坚强。再看俱卢方,难敌和沙恭尼笑疯了不用说,迦尔纳仍旧无所谓地当着观众,持国难降都得意之至,奇耳与其说得意,不如说是“大哥果然不会输的”那种放心自豪微笑。马勇得意度仅次于难降,比持国都高,我也不知道关他鸟事。各人性格都在这里了,所以说怎么能略过不看……

    坚战若肯输了不认账,先前早就不认账了。既然认账,阿周那要翻桌他就得拦着。这集开始我不看弹幕,想必一定被骂得很惨。

    无种这辈子吃过苦受过穷挨过打,但没有受过侮辱。面对这种生平未见的境遇,他也默默坚强承受了。就因为他是这么好的好孩子,二哥三哥小弟才那么气愤,至于大哥……我当初看生肉的时候做梦也没有想到坚战的眼泪这么少见,结果现在就开闸了。本次赌局,五子里心理受打击最大的人其实是坚战,只要不拿这点来倡议“你们不许责备他”或者“他没有错”,这个事实就必须被承认。


    149

    预告片里我记得是五子主动应要求脱冠,这里则是难敌动手打下来的。细想改动得也对,“在胜利后还要得瑟地做得更过分”这一点已经埋下伏笔。无种挨了这一巴掌仍然没有委屈流泪恐慌,只是努力去坚强地承受着。我记得在赌局之后他就不再像以前那样没事就卖萌开玩笑了,但沙恭尼之死的经过可证明他并没失去幽默感,只是变得更成熟。这倒也算“宝剑锋从磨砺出”。

    德罗纳提出异议的时机和方式,十分符合前面写出的那种傲气性格。不过别指望他现在出来以武力威压,婆罗门为了根本不是自己的事就在别人大殿上动武,这哪有可能。所以只是冷笑愤然离场……结果没走成。德罗纳这次中招的实质跟毗湿摩上次被持国眼泪攻势逼着立誓完全相同,是极其恶劣的、有预谋的,骨肉亲人跟外人勾结,做好套给他钻,要拴住他一生一世为象城当狗。而他呢,既不能放下骨肉之情,又被亲人蒙蔽,丝毫不知接下去会有更恶劣的勾当,于是就上套了。很逊吗?可真是不能怪他呀。真正可恨的,是利用亲情来欺骗伤害他们的亲人。

    马勇比持国还过分,简直把亲爹当敌人在骗。跟难敌使眼色时一副得计模样,等老爸的脸转过来,他就马上露出好儿子的纯洁担心表情。老爸一上套他就不装了,彻底肆无忌惮。从始至终,德罗纳的痛苦和为难从来没被儿子顾惜过。但看过全剧后我知道,马勇这种心态与其说没良心没人性,倒不如说是被宠坏的独生子女那种自私。自己想干啥,爸爸就必须全力配合,这是做爹的义务。德罗纳也曾教导过儿子正理,可实际上的作为完全就是那种没原则的溺爱型老爹。沙恭尼专门把他们父子请来,一是让马勇充当一局赌注,二就是为把德罗纳收归国有。同样是量身定做的计谋,德罗纳只预料到坚战会被算计,没提防自己也在算计对象之中,还被最爱的儿子在背后捅刀。哀哉。不过既然他中招不能只用一个蠢字概括,坚战也是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和死穴,目前的坚战死穴是对正法的坚持,德罗纳则只有“儿子”二字。马勇又成了这德性,德罗纳注定完败,毫无翻身机会。他可是一个,无论发生任何事,连气得给儿子一巴掌都舍不得的爹啊……。

    持国在德罗纳这条线上仍然起着主犯的决定性重要作用。所以说他哪是无力阻止难敌哦,他的智商可高了,心肠可硬了,做事可果决了呢~~。

    偕天的思路很理智。二哥三哥能打,万一一败涂地,大家还有机会得救。兄弟们都没想到对大哥的忠诚也能成为死穴,是啊正常人会想到才怪。

    贡蒂作为普通母亲的慌张哭泣时段已结束,现在对甘陀利的质问开始从实质问题出发了,只是还念着妯娌往日之情。黑公主没这层顾虑,说的话自然要狠些,被弹幕称为“威吓”、“欺负”,可威吓欺负的目的在哪呢?她又没逼着甘陀利出面解决,也没想借欺负难敌的妈妈来获取爽感,这算哪门子的威吓欺负……。既然托侍女传话没用,黑公主就自己上了。这个其实也是从木柱王还没改过时就有伏笔,类似事情她总是硬碰硬据理力争的。本剧中还没有比她更硬的人,其硬在心在骨,其行出于观念和本心,而不是靠着尊后的身份来耍横撒赖。现在说她仗着身份欺负人,那将来且看失去了这个身份她是不是就怂了吧U U

    王室女子不可在赌局中出场,这条看似保护女性的规矩第一次显示了弊端。当场却没几人知道这条规则真正的杀招在后面那补充条款。

    “那就破誓吧!”黑公主一语中的,后面的解说也是正理。这回其实跟上次五子被锁走时有点相似,本来他们已经快认命了,老婆忽然跳出来一句话正中要害,让他们茅塞顿开,坚战也采纳了老婆的意见。……等等,难道那次事件也是此时情境的预演吗?!编导太坏心眼了=口=

    黑公主提出的方案就是我上面说的唯一损失最小的脱身机会。尤其她本人已经到场,五子都不用专门去后宫带走她,直接六个人拔腿就走即可,谁拦就揍谁。事后想攻击,咱们来讲理;讲完理你还要耍横,大家来打打看!完事。某同学说得好,哪怕奎师那亲自到场,想避免最后的惨剧也只会采取这个方案。然而……黑公主来的时候,刚才那个机会已经错过了。刚才坚战还没有下注,现在他已经赌过也已经输了,要翻桌的话就变成输了不认账,让坚战选择这种做法会比刚才艰难得多。持国又再次出击(本次事件中持国简直干得比沙恭尼都漂亮有力,后来俱卢大战中被他眼泪打动的观众,务请记得今时今日),同样从坚战一向遵循的人生准则下手,收效不错。难敌来个釜底抽薪,开始削弱坚战那四个弟弟的战斗力,怖军他们的困境跟刚才的维杜罗相同,选择也只有跟维杜罗一样。说难听点,就算他们真打起不听兄长和尊王命令的旗号来翻桌,尊王本人不挪窝,光他们四个打出去有什么用?真要连兄长和尊王都不当回事了,那么现在挨折腾的是尊王和尊后,又关他们这些不把尊王放在眼里的人屁事,他们拿啥来管?于是四子也只好歇菜了。

    即使有这么多不利因素,黑公主提醒坚战的道理仍是直中要害的金言。她自己也懂得化规则为武器,反过来阻碍赌局继续进行。连持国的出击都被她成功挡回去,坚战却给她掉链子,这就是坚战的错了。但必须看清楚的是,坚战把老婆赶离现场既不是因为他蠢,也不是因为被沙恭尼激将,觉得被老婆提点才脱身有失尊王的体面,宁可吃亏也要摆出大男子气概来。不是!!沙恭尼那句“行善如登,行恶如崩(我个人的概括)”才是让坚战作出最终决定的真正关键。

    过去有过两次伏笔,一是在罗刹林,坚战面临生命危险都说不出一句谎话;二是在般遮罗国,他即使在隐姓埋名逃避追踪期间,都宁可跟陶匠老爷爷道歉也说不出一句谎话。因为他对正法的认识正是行善如登行恶如崩,今天你为了个人利益而松弛一点,明天可能就是两点,终至彻底放弃原则而胡作非为。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这么严格,也正是我前面所说的,用正法填充世界,只给自己留下极小的自由活动空间。殊不知这时候已经本末倒置,勿以恶小而为之的根本目的在于啥?就是不可以失去对善的坚持和为他人谋福利的追求啊。规则本身只是个规则,帮助你趋向善、远离恶,有利他人而不是戕害他人,循善而行而不是违心行恶。如果连这些都已不存在,还小心翼翼维护着那个规则,生怕一旦违背会导致恶果,这有何意义?比起将来可能有(实际上由于坚战本人的节操,压根就不会出现)的恶果,现在更大的恶果已经摆在眼前了啊。

    从此刻开始,坚战才真正犯错了。后面的错都基于这个错,弟弟们的错也源自他的错。活该他去烧前爪。五子有如风林火山,虽然怖军勇猛、阿周那机动灵活、双子是好后盾,真正的核心却在“山”。坚战对善和正法的坚持,面临困境从不动摇的心境,才是五子能站到今天的真正基础。没有他领头,四个弟弟也能痛快闯一阵子,但也许早就在重重艰险面前走了歪路。能有天帝城的伟业,坚战才真正是那座不动的山。只要山不动,其余人的灵魂和骨头就还在。

    而现在,山动了。怖军他们的斗志信心也立刻失去大半。赌局虽未结束,无敌的甲斐武田大军已败矣U U

    黑公主多生气都是应该的,认识这个老公以来他有那么多好处,让自己开心放心关心了那么久,今天才看到他差劲的一面。这可比当初第一次在河边听到阿周那劝她嫁他大哥时还要怒得多得多。但其实她自己也犯了错误,前面送扶桑花其实该自己去而不是派侍女去,说不定还能翻身。这次因为猝不及防被老公捅了一刀子,太过生气想一个人静静,还把婆婆和伯母都赶跑了。所以等一下难降来的时候,甘陀利和贡蒂全都帮不上忙。书和88版里黑公主是因为经期在一个人穿睡衣躺着休息,身边才会没人;现在去掉此设定后甘陀利和贡蒂为啥会放着尊后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呢,这集结尾就是答案了。编剧把故事掰圆的执念我好喜欢XD


    150

    迦尔纳是至今为止被押作赌注的难敌方人马里话最多的,不过既然怖军多嘴提了一句车夫之子,他会反弹也是很正常的事。值得注意的是,他反驳的依据居然不是其他事情,而是阿周那劫走妙贤?!(我不信是指娜娜子劫走艳光……)这事发生时他根本不在场啊。好吧应该是听难敌说的。可以想象他不会去管“为了姑娘的意愿和幸福,可以稍稍违反正法”这种道理,但之前实行起“为了吾友难敌能得利,可以稍稍违反正法”这种道理时他可是很愉快的啊。他还说过,大概再好的人一生中也是难免会非法一下滴~那之前之后,不合正法的事情他也没少做,更没反对过。所以现在他是凭啥理直气壮指责般度五子违反正法是下作之人、不配跟自己相提并论啦……?好吧,谁叫他平生最欠缺的素质就是低下头看看自己黑不黑呢。每次他特别正直地去指责谁,从少年时对德罗纳开始,都是人家被他说得无言以对,转头他自己用行动打脸。简直无一例外,如果有例外,恕我暂时还没记起来。

    薇夏利刚听说老公被当作赌注时,纯然是在担心老公。升车却知道难敌方已有准备,坚战总归要输,自家儿子根本吃不了亏的。所以他内心只有悲伤和沮丧自责,我相信他的智慧足以意识到迦尔纳到今天这步跟爹妈也有关系。

    薇夏利担心过后就马上想到这次赌局的关键槽点:根本不该拿活人当作赌注,这是反人类行为。不愧是本剧数一数二会抓重点的吐槽王!要是坚战能及早意识到这个,就能把握住那次损失最小的脱身机会了。

    坚战的心已经动摇,赌起来越发不成样子。持国到这时还在得意地笑~~他莫非没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大家都看得见?从小瞎的人估计很难意识到这一点。

    德罗纳、毗湿摩和维杜罗已经很久没发话了,我刚想到,如果赌局就这样进行下去到坚战输光一切,不涉及黑公主扒衣事件,他们三位大概已经打算彻底放弃、默默旁观了。他们也已经被打败了吧。

    阿周那被输掉在大家意料之中。他本人可能因为有准备,面对屈辱表现得还算镇定有序,比当初洗脚时要好很多。反而德罗纳看到他交出神弓,那表情跟自己身上挨了一锤似的。

    迦尔纳不接受神弓在难敌的意料之外。书和88版,黑公主要求返还的除了老公们的自由,还有他们的兵器;这里倒是不用加上兵器了,怖军把大锤给撅了,阿周那的神弓迦尔纳又不要。此时的迦尔纳还有着一贯有的武士自尊,不过他好像从没因此去把阿周那当作一个平等的高手来尊重。反过来,阿周那就有。迦尔纳不如阿周那的地方何止一个,恰恰除了出身;所以说怖军提了两次苏多之子,活该挨骂。完全没抓住重点嘛。话说88版里老爱说苏多之子的是阿周那,鉴于他那完全只是为泄愤而存心人参公鸡,恰当与否我就不去深究了……

    阿周那的傲气往往被说是身为王子看不起苏多之子,但现在他不是王子只是奴隶,腰也并没有因此弯下来。五子或黑公主的强悍一面,从来不是建立在出身和富贵的基础上啊。

    这时候的迦尔纳反而没有当初洗脚那会儿前后的穷形恶相,表现还在正常范围内。后来会露出那么难看的样子,跟黑公主的态度有关吧——我曾经这么想过,但后来自己推翻了,详情下周再说,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怖军哀伤了半天,脑内并没闲着,还在尽最大努力争取脱身和反击的机会。而且他已经想明白了“坚战再掷骰子也不会赢”这一点。又懂得利用规则来反击,这机灵劲儿简直吓死人。(但居然连这种见一知二的机灵劲儿,在前面战妖连那一役都是有伏笔的,编剧真丧心病狂……)

    坚战说“我愧天怍人”时应该还没想通怖军的主意,只是在沮丧之下的真心话。

    88版黑天老师曾直言坚战不该押上王权,结果本剧中坚战压根就没有拿王权来赌,这点不知算不算洗白。我倒相信本剧中这个坚战真不至于押上王权,因为关于输掉王位有负于百姓和诸王,事前弟弟和老婆给他打过预防针的。至于后来为什么把自己当了赌注,我憋到下周再详细看吧。

    怖军的主意不可谓不好,连坚战一听明白都立刻脸色亮堂了起来,其余兄弟更是笑嘻嘻,唯有偕天没笑,全程只听哥哥们欢腾,他不但没跟着笑,表情还更痛苦紧张了。我想这不是来自不祥的预感,而是对难敌一党的了解。对方绝没这么容易放弃,大哥呢,刚才显示出了致命的崩塌,这种崩塌能把现在这个坚战陷住一次,就必能有第二次。事实证明是偕天对了。

    怖军、阿周那和无种会这么欢腾,除了被压抑之后的过度反弹,还有就是怖军这主意真不赖。眼瞅着难敌和沙恭尼都快急眼了,他们怎能不高兴,高兴到连弟弟很不高兴都没注意了。这其实也不是好事,算是他们的缺陷吧。只是从这次以后,他们也永远没再次在成功翻身时得意忘形过了。犯错难免,能改就好,说来轻松,却有人无论如何也不能U U

    原来准备苦着脸袖手旁观到结尾的毗湿摩等几位长辈,见到五子凭自己的力量(看似要)翻身,一个个也笑容满面。自己已经放弃了,不想出头了,别人代他们出气他们倒是开心的。过去也曾经这样。虽然这勉强算是人之常情吧……。


     

    摩诃婆罗多

    评论
    热度(22)
    1. chochma剁手鬼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