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6

     

    熟肉随记162-167

    162

    上集大家都以为哈奴曼的教育已经结束了,但加上本集这个真正的结尾才更可爱!猴子哥比上集能想象到的还要坏心眼儿,而又真是神,一点也不贪,拢共才吃了弟弟一个炸糖球。怖军看到那一整盘炸糖球时,眼中简直水光潋滟,仿佛生命意义尽在于此。这样竟还能回到最终的励志主题!我是真心爱着这段情节的编导演全体。

    难降会为般度五子在积累实力而担忧,其实我有点意外。难敌到底怕不怕怖军?我想是真的不怕,但他这个人很难抓准自己和别人到底几斤几两。

    五子和黑公主在十二年中行踪坦荡,倒给了沙恭尼可乘之机。沙恭尼目前的办法是纯流氓手段和正法陷阱双管齐下,一切要如他所愿的话,十三年的第一天般度五子就不得不跑过来救老婆;然后按照“隐匿的一年中被发现就算失败”的约定,他们即是败了。这主意确实干净利落有效,而且我发现难降对它的领会度和喜爱度还超过了难敌……。

    (记一笔:不论这次还是后来的摩差国那次,沙恭尼的策划都以“五子一定会不顾一切、宁可自己再流放十三年也要解救德罗波蒂”为基础。至少在本剧中绝不用质疑五子对黑公主的爱和重视,沙恭尼就首先给他们背书了。但换成书和88版就不大见得,坚战仍会以“大局”为重——等等,也许前面阎摩考验剧情里没特别强调坚战的超级定性,原因就是在此??嗯,我猜的。)

    无种和偕天的修炼过程若不能原创得像哈奴曼剧情那么精彩,省略掉也好。四兄弟和黑公主同吃同住的场景超温馨,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有着以前哪怕在天帝城时都没有过的安然。我个人觉得五子和贡蒂、黑公主都是同一类人,富贵时固然很像样,粗茶淡饭时只要家人团聚、自给自足,他们照样过得开心,甚至开心得多。这实际上比什么都更能证明,他们毕生所追求的从来不是荣华富贵,权力对他们来说只意味着责任和重担。当然也只限于13版,今天之前所有点点滴滴都在表现他们就是这样的人,故而真到这种境地,表现也只会是这样。黑公主喂老公们时那股心满意足的饲养员气质更是13版独有的,老公们对她的回馈也更像贴心宠物们的卖萌……。个人觉得没啥爱情感。

    此时此刻,还有没有人回忆起深宫中惶惑不安期待幸福和爱情的德罗波蒂公主?她现在的生活离那时的想象何止十万八千里,但你真不能说她不是正乐在其中。所以奎老师当初说得好,你想得到幸福,得先搞清楚幸福是什么。哪怕只算苦中作乐,可确实是真的乐。难敌的妻子肯定吃穿都比她现在强,又不用干活;然而她拥有的东西,却也并非其他王室贵妇能有的了。

    敝衣仙人在最温馨的一刻跑来搅局,才叫有高潮。我特别倒回本剧第16集看了看,这位仙人在被贡蒂服侍时明明非常正经,不知咋地这次忽然就充满了剽悍老混混的气质,连怖军跟他一比都弱气了。不了解其背景的观众可别误认为古代仙人都这德性啊,其实只有他是如此史诗级别的难缠,88版里就是先去象城蹭饭,差点把难敌弄疯(幸有舅舅控场,安全过关没搞砸),沙恭尼才让难敌撺掇他来坚战这儿找茬的。13版省掉上述这段估计还是篇幅问题,当然也可以当作敝衣仙人主动装恶人来考验他们,就算通不过也不会死哒。自由想象吧。

    本次考验的真意何在?我认为是要让般度族一家体会到,有时真会有“无论怎么努力、怎么想翻身,最终还是没辙”的状况存在。遇到这种状况,你要能接受事实,还要跟伙伴们团结一心共同承担,再不允许有五个男人发呆、一个女人受难的事儿发生。面对考验,四子和黑公主表现得相当不错:都能接受自己有所不足因而面临绝境的事实,男人们争着承担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女人在后方也一刻不停地想着办法,要找出一线生机。严格的奎老师又是先迟迟不出现,直到每个人都在心态上通过考验,他才出面帮他们收尾。他们要真乱成一团互相埋怨,或想些诡计逃避,甚至不能接受挫败事实而精神崩溃,没准他就不出来了。

    本集的奎师那出场得太喜感,容易让大多数人忘记他的这种严格。毕竟他只要最终出了面,就能处理得十万分妥帖;太容易让人(包括曾经的我)把他当作予取予求的圣诞老人啦。何况他本身就爱搞笑,即使都出面帮忙了,还要先把黑公主玩到TAT脸炸毛,怎么能不喜感XD

    一群仙人轮流打嗝,怖军无种他们在旁边看得@_@状。这也是13版独创,本集果然本质上就是轻松搞笑风。于是敝衣仙人最后也掺和了一把喜剧色彩,变脸速度简直笑死我……


    163

    在隐匿生涯开始之前,五子和黑公主曾接受过一些训诫,关于化装成仆役时要怎么小心谨慎侍候人啥的。本集开头奎老师的教诲差不多是同样意思,但格调高些,讲的是做人道理。

    阿周那遇到的野猪在别的版本里都是难敌派的,这版里又没难敌的事。大概因为前面说过沙恭尼已有妙招对付五子,所以也就没必要在他们修炼期间再多搞花样了。而且演着又省篇幅,挺好。

    关于野猪是谁射死的、猎物归谁,好像只有这版的阿周那并不大在乎。他对面前这帮野人毫无不敬和攻击性。话说这也算编剧在隐性打脸吧,本剧中的五子对象城区区侍役、尼沙陀人、茹毛饮血的罗刹、虽是婆罗门但又残又刁的赤贫糟老头、似乎蛮不讲理的野人土著,都从未有过任何歧视言行。黑公主也是一样。唯独被有些人说欺负难敌啦,看不起车夫之子啦,讽刺挖苦薇夏利啦……他们究竟是不是这样的人,所谓的“欺负”案例到底真相本质如何,好好想想吧U U

    阿周那待人软萌,但不是纯圣父,说到箭术他还是有所自傲的。对方说要挑战,他也慨然应战。当发现对方其实是神,又没啥原则问题需要抗争,他就马上露出了因陀罗曾见识过的超可爱态度。这下湿婆大神也愉悦了,见他这么讨人喜欢,打斗时的战力和斗志也不错,才最终授予兽主法宝。阿周那能成功,靠的不是因陀罗和奎师那跟大神攀关系,而完全是自己的力量、器量与眼光(和萌度)。我很喜欢这样的改编。

    难敌没派罗刹来变野猪,野猪就只好由因陀罗扮演。记名老爸这回又爽到了,有一种在上主面前都很露脸的感觉XD

    沙恭尼派胜车去执行抢走德罗波蒂的任务,只因为胜车不受当初约定限制,是个能自由使用的工具。胜车倒很把自己当回事,可是连难敌都清楚他没水平,所以说他到底是多没水平……。然而我们记忆中的可爱姑娘杜莎罗,就是求着这样一个男人来助她哥哥一臂之力,对抗五子。当然,是要赢。

    好久没见杜莎罗了,她现在到底变成怎样?想到前几集里哭着求哥哥无所不用其极的甘陀利,我忽然就知道了。这个连难敌都嫌他次的男人比持国还不如多矣,却已经是她终身依靠;而为了护着娘家,她最终还是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昔日哭着要怖军来安慰她布娃娃的小姑娘,终究跟犍陀罗国那个持剑准备抗争的公主一样,渐渐不见了。

    感叹之余的笑点:难敌说完“青蛙再鼓腮帮子也不会跟牛一样大”并呵呵了的时候,对外甥实力没啥信心的沙恭尼舅舅表情有点复杂,好像正在心里连环OS“你有立场说别人嘛你”、“一个熊孩子还不够,现在有俩了”、“别先给老子掐起来好吗”等等等等……。一边OS一边还要给俩熊孩子打圆场,哄着其中一个高高兴兴去干活,有没有一种温馨感啊XD


    164

    书和88版里,胜车都是偶然路过五子的修行地,对黑公主见色起意,才有了劫掠事件。这版改成沙恭尼的克敌妙计也就罢了,奇怪的是劫掠细节都改了,有一种向《罗摩传》致敬的气氛:夫妻在林中苦修,丈夫去了别处,反派发出求救声假装丈夫遇险,妻子催丈夫他弟去看,小叔子说不会有事,嫂子还是硬逼小叔子去了,因而落单。反派以正经模样造访,受女主人款待,然后现出原形把女主人劫走。——但因为现在不是罗摩时代,黑公主也不是悉多,实际演出来过程和结果就差好多啦。德罗波蒂并不会让老公去为自己追啥金鹿,也不会对无种唠叨说你为啥不肯去救你哥呀,是不是居心不良呀……。失去了女主人,家里剩下的男人们既不哭也不闹,都迅速投入追击战中;胜车的格调和运气都没罗波那好,所以压根就没能把美女劫走,反而被打成猪头。真是喜闻乐见的时代变迁。

    坚战都每天去河里泡水泡了十二年了,老婆还怕他被鳄鱼咬到??好吧,马上她就脑内修正为“难敌趁隙偷袭”。不然,可以确定,她真是把坚战当宠物养的吧……

    胜车上集答应来抢人时,还只是摆出恶人腔调;这次实地看到了般遮丽,只几个眼神和一句台词,就出现十足的色狼味道。演员演得也算好了。杜莎罗嫁给这种男人会幸福吗?!可她仍然不得不求他。真是越想越悲惨。

    黑公主可以对难敌一党咬牙切齿,可一旦听说眼前这位是正常亲戚,哪怕只是面都没见过的堂妹的老公,她也马上温柔相待。所以说她做人从无半点居高临下盛气凌人,每个和她相处过的好人都能作证。

    胜车曰:你都搞过五个男人了,再让我搞搞又算得了什么?类似的话,后来在摩差国空竹也说过。这种猥琐男的思路,看来至今仍然盛行,处处可见。而事实上……即使黑公主真的随便搞过一千个男人,只要她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就有权不予理睬。一个人、一个女人的尊严和权利,跟谈过多少个男人其实毫无关系。何况她毕生都没随便过。

    偕天的不祥预感这次很灵验,不过实际上没起到决定性作用。

    怖军追赶马车的短短一分来钟戏份,细看相当有层次感,能读出黑公主和怖军两个人的心思来。

    坚战这次起码判别方向正确,才能率弟弟们跟阿周那及时会合,一起撤退;阿周那更是像救星一样降临,力挽狂澜,干得十分漂亮。沙恭尼这次的妙计,就输在阿周那及时带着一群人消失的本事上。只要有着正确方向,五子就是可以这样保护老婆,远比当初保护妈妈时还要华丽。他们曾经糊涂迷失,但从来没有怂过。(我好像漏了谁……?无种别哭,你的存在感体现在抓住胜车以后……)看到阿周那出现,黑公主也马上不哭不叫了,这细节真美。

    阿周那开弓时胜车马上把黑公主拉来挡在前头,然后继续露出放心笑容。又是好细节。

    坚战在说“难道被别人扔进火里的木头就不会被烧吗”时,有没有想到犯下大错的自己?断然决定处死胜车,除了替老婆出气,也有这一层意思在吧。胜车越说是别人的主意啊不赖我,坚战就越怒;哪怕依循正理,他也不能饶恕胜车的行为,如同不能找借口宽恕自己。啊啊,当初在天帝城满脸为难不想处罚堂弟的那个坚战,现在真的不一样了~~

    坚战和黑公主既然都想从重惩罚胜车,编剧就改为让阿周那来坚持求情。其实倒也符合13版他这个人的画风。杜莎罗在好堂兄和坏哥哥坏丈夫之间已经作出了选择,堂哥们却并不知道。他们只记得少年时的点点滴滴,堂妹是那么纯真可爱,就连成年后在演武场上还帮着堂哥们说话。怎么能让她经受失去丈夫的痛苦,成为无依无靠的寡妇?所以,放了吧。无种向来是兄弟之中心最硬的,竟也只在第二句“不能让堂妹守寡”上就放弃了异议,从没见过杜莎罗的黑公主也完全接受。般度族的一家,就是这样的好人。结合后来的发展结果看,此时放走胜车的决定极其错误,但这时候谁会知道呢?阿周那连激昂的面都还没见过。他们一家人只是本着最朴素的做人原则,选择了放下自己的怒意仇恨。一定会被说傻瓜的,可是世上如果全是沙恭尼那种聪明人、难降难敌那种真性情,生为人类又有何意义?

    此时若杜莎罗在场,肯定也是跪下哭求堂哥们饶丈夫一命,不会说“这种好色的丈夫要来做啥,能成依靠吗,你们随便杀”。这个我能保证。五子不会因为杜莎罗并不在场,就多忘记过去一点、少为她着想一点,这个我也能保证。意思是说……五子和黑公主这次饶胜车一命,不但合角色内在的“理”,也合最纯朴善良的“情”,无可指责。但是,他们六人既然有此决定,就会衍生出未来的某个后果,有些东西在此刻就已经埋下必然发芽开花的种子。而就算善良最终招来的乃是悲哀结果,也不能倒果为因,去陷入执念怪圈、质疑抛弃善良本身。歌词曰:“人皆有责行有为,业果岂为人左右,勿使业果为动因,亦莫痴执无为过。”大约就是这话了。

    88版的三穴国国王善佑可以为例,被五子饶过一命后不思感激反而恶毒报复,绝非普遍现象。哪怕必须站在五子的敌方,心存正直和感恩都是可以做到的。胜车在日后的报复行动,不知道会不会被说“被五子剃头侮辱难怪他生气”?如果阿周那没能及时扭转局面,胜车对到手的黑公主又会不会留情、会不会顾及她的心情和尊严呢……真是个毫无悬念的问题XD

    沙恭尼想借着劫走黑公主,让五子的隐匿生涯在第一天就结束;这计划的缺点就是,一旦失败,般度一家成功逃走,隐匿生涯成功开始,那就大海捞针了。事实上沙恭尼定计时并没对这个结果作出有力防范,最后因此而落空,活该难敌信不过他。宵小之计就是少这点大气。

    论治国之道,沙恭尼确实知道一些正确道理。但他以正确道理做事的所有终极目标,永远是私欲。比如说到要爱民啊结盟啊,跟百姓福祉和天下太平都毫无关系,他毫无往这些方向努力的意愿。怎么说呢,国家和黎民对他来说只是一头猪,好好喂猪的唯一理由只是猪瘦了会卖不出好价钱、会让自己没肉吃;至于猪本身怎么想,将来会怎样,跟他全不相干。只要到了猪不听话或者需要吃肉的时候,他下刀绝不会有丝毫犹疑。参看百子小时候的渔民事件,沙恭尼劝诫难敌谨言慎行,绝不等于要给渔民们半点宽容。

    而且……就算知道这些道理,沙恭尼仍然花三十年也没能教会难敌,这做人老师的能力实在太辜负他的智商了吧……


    165

    沙恭尼所说的战争之弊端,都是真实的。尽管动机只在私欲,他说得可没错。所以五子被拷问“为什么非要打仗”其实也算应该,但我只希望难敌去经受同样的拷问。毕竟现在象城和天帝城都在他手里,是他更应该多多考虑战争可能造成的损失。……不过,既然是沙恭尼这种只想着吃猪肉的老师教出来的,他的思路就只能以自我为中心,而他的私欲就是要踩人,要伤害,要消灭,要打仗。难怪沙恭尼无论怎么劝都不会有用。

    五子和黑公主关于假名的讨论,其他任何版本里应该都没有。13版编剧又原创了一段会让坚战被BS的剧情,看他坚持不能说谎,肯定谁都会想起赌局那事儿,连老婆和弟弟们神色都变尴尬了。咋地?上集看你进步了,原来还是个迂腐的死脑筋!!——就算家里人不说,观众也要呐喊的。至于我嘛,赌局时我就说,坚战的错误并不在于“不肯说谎”,相反这跟他其他好品质一样,都是般度家立身的基础,是一路正直走来始终不可丢弃的旗帜。如果一夕遭难就把最根本的东西扔了,他们又何苦当时受辱,何苦老老实实过了这十二年?一次放任就会导致十次,一百次,一辈子;光他们认识的人当中就有得是活样板。坚战能在重重淬炼后依旧保留这份坚持,是好事不是坏事。

    而就算我这样说了,坚战目前的答案也不是真正的标准答案,更不是终极答案。毕竟,实际上并没人在隐匿生涯中这样质问他。真到了为取胜不得不明明白白撒谎的时候,又要怎样判别,怎样抉择?这还得真遇到了才会知道,也才算是对坚战真正的考验。目前只算是一个阶段的领悟而已。

    一家六口到底跟赌局那时不相同了。目睹坚战的坚持,家里人不会干着急生气,也不盲从,而是能找到真正折衷的路线。坚战也不会再为了自身坚持真把大家的利益放在第二位,适当的时候,他懂得该怎么去变通,去重新认识这个问题的性质。所以这回,问题就解决得比较和谐了。还让满脸胡子的巨苇姑娘娇羞地卖了一下萌,坐实了自己宠物的属性,黑公主也坐实了真·一家之主的身份……。

    (小问题:为啥在取刚迦这个名字时,前面要加上“侍臣”?难道他们六人商议时,已经说好各自要找什么工作了?不然没其他解释啊。好吧,似乎他们确实是事先就商议过的……)

    藏好武器决意出发时的配乐,真适合踏上征程。

    十一个月没找到五子和黑公主,连沙恭尼也笑不出来了。但他的聪明机灵真不逊于黄蓉,居然从一句“新行当”上找到灵感,准确锁定了一直被忽略的目标。这也是13版原创,不但比原设要紧凑和有戏剧性,更重要的是第一次设了跟以往不同的新定位:坚战在摩差国不是光陪昏庸国王掷骰子的(88版就这么写,估计其他版本也一样),他认真在帮国王振兴国政!很有成效!!这算“洗白”和“捧”坚战吗?我倒觉得只是符合本剧人设而已U U

    大厨和牛倌这十一个月来工作得很开心很合拍嘛~~但又看得出丝毫没忘自身的处境和使命,时刻都有着惆怅与警觉。用糖球和小孩子当线索来衔接,同时突出以上两点,这真的是我过去认识的印度电视剧……?!!


    166

    以喂马的工作而言,法结先生还是长得比较体面的,虽然笑起来有点猥琐XD

    刚迦先生登场时虽然跟国王在玩骰子,但只要好好听他们讲话,就能知道这十一个月里他绝对是干正事比较多,而且效果极其良好。毗罗吒王本身也不是多糊涂的人,只是受制于权臣,处境略艰难,内心可还是强大的,作为王者也还合格。感觉稍微有点怕老婆??

    巨苇大姐的外表很及格,尽管优雅美阿姨的风姿远远不如88版,但跟当初帮助艳光私奔时相比,看得出成熟沉郁了好多好多。不过我没明白巨苇的身份到底是女装阉人还是女人,若是前者,何必非要捏着嗓子说话不可,说轻缓一点就行了嘛。

    优多罗王子真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孩子,扔到普通中学校园里都不算出挑。但想到后来的发展,我就觉得他这种平凡定位反而最好。

    到这次看熟肉,我才第一次认真观察这版的妙施王后。她……从一开始就很嚣张啊!!88版妙施长得挺美,性格略软所以才答应哥哥帮忙坑人,本身还是比较善良的家庭妇女,而且十分八卦,颇为可爱。这里这位就不同,那眼神表情谈吐,真把下人当作草芥一般。我哥看上你是给你面子,不识抬举小心揭了你的皮——竟是这种思路!黑公主在她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出,看来她平时就是这么高高在上惯了的。那难怪后来总是酸个没完,每次见到这位高贵美丽的尊后,她就会想起自己整整在人家面前得瑟了十一个月,现在又不得不屈膝。以这里这位妙施王后的思路,黑公主不知得怎么在心里嘲笑她呢,所以她时时刻刻都在冷笑炸毛,跟这种嘲笑相对抗;本身素质和气度也确实差劲。演员把那个劲儿完全演出来了,随便捻一捻头发都有欠揍感,其实倒很成功。

    但愿观众都还记得花环女这个名字在过去埋下的梗。现在的黑公主离那时虽然遥远,但初心从未改变,所以后来才能在空竹面前说出“美貌和德行不限阶级出身”。

    从王后和花环女的对话里能咂摸出,空竹纠缠妹妹的梳妆侍女有一段时间了。这样交代比原原本本演出来要好得多,不过真不像我知道的印度剧。

    空竹好歹也是一国统帅和柱石,当了起码十几年的国舅,言谈举止却实在猥琐。被烧到衣服还镇定以对的黑公主果然比他贵族多了,不在身份,而在心。

    黑公主每次被掀起面纱时都是一副像要马上哭出来的表情,可眼里在喷着火,目光丝毫不惧怕躲闪。我真爱她这一点。在说“五个健达缚保护着我”时,看得出她内心也如此坚信着。这一点也许不符合原著,在原著和老版本的空竹剧情里她的老公们大部分并不怎么靠得住,但我个人喜欢现在的改编。

    空竹到底为啥仰天摔了一跤?难降当初摔了一跤是因为跟黑公主抢剑,她把手一放,他出于惯性摔倒了。空竹又是为啥?被烫的??


    167

    开头重申一点:虽然做的是奴仆的活计,只要心里不把自己当成奴仆,就不会失去尊严。这立意其实已经超越了88版,88版黑公主可是觉得自己和五个老公屈居人下很吃亏很悲惨很掉份的。(但65版黑公主和怖军做奴婢又未免太过悠然自得……。)让坚战来说出这个道理更有积极意义,赌局时我就说,黑公主当时跟她老公一样在名义上都已成了难敌的奴才,而她无论何时也没有服输,没有自己把自己当奴婢,没有失去尊严和独立。坚战现在既然能明白这个道理,应该也就彻底明白了那时她真正可敬在哪里,以及自己垂头丧气光哭不反抗究竟可鄙在哪里。明白就好。

    阿周那第一个注意到老婆裙角扯烂了,也挺暖的。无种为了老婆天天帮人梳头就心碎了,怖军马上要跳起来去打死空竹、还得老婆拦住。偕天虽然这次轮空,但下次说起空竹要胁迫黑公主献身,他二话不说就提议杀了空竹然后逃走。这些老公总算都值得一嫁XD

    毗罗吒王在朝堂上的应对一点不糊涂,也不软弱,而且看得出是自然拥有的风格,并非到最近才刚学会雄起。他的确是个合格的国王,只有空竹这种人才会觉得他怂吧。是说空竹本来就不算特别帅,戴上金冠却瞬间丑了好几倍= =

    一提般度五子的老婆是大美女,空竹的大脑就开动起来,果然是酒色之徒。他不傻,瞬间想到可以从中得利,不但搞到美女,还能借助象城的力量登上摩差国王座。即位后再凭自己的武力,就谁都不用怕了——空竹的智商只到这里为止,难怪被沙恭尼看穿,根据巨苇大姐所言,毗罗吒王也早就看穿了他。其实百姓大多觉得空竹不是好东西,国王又讨厌他,恐怕只有他和他妹妹还活在大权在握万事随心的美梦里。以这糊涂劲儿,我想若非空竹的武力可以抵御外敌,国内又没人打得过他,单凭毗罗吒王自己的智商手腕就够除掉他了。

    话说毗罗吒王顶了难降一句:这儿不是象城,朝堂上不是能揪头发拖女人的地方。这句加得好,须知在书和88版里,空竹跑摩差国大殿上追打黑公主,毗罗吒王都是不敢断然喝止的。他可能不坏,但实在比较弱……而13版把这位老伯定位为有想法的贤君,跟般度五子结盟不止出于惧怕和受宠若惊,也因为他本身就绝不是难敌那条道上的人。这种事情不用多写,几句话就见颜色。既然他不是庸碌懦弱之君,成天只会跟刚迦玩骰子啦、发起火来又把人家打一脸血啦,这些情节果然就都不该有,甚至也轮不到坚战来犹豫要不要在大殿上公开出面救老婆。还是那句话:与其说洗白坚战,不如说人物内在逻辑性必须统一。

    空竹对黑公主说“你不知道难敌来摩差国抓你了”,我心想,她明明知道呀?前面不是和老公们一起听到难敌驾到么?后来再一想,这就是空竹失败的关键,他只从美女二字上认出了德罗波蒂,却没去思考她的五个丈夫潜藏在何处,也没预料到他们六个可以经常会面,随时制定对敌计划。要胁迫一个弱女子他可能还办得到,般度五子他就搞不定了,结果正是死在这上头。

    仔细看看,同样是色狼,空竹跟胜车还是有区别。胜车只管对美人流口水动手动脚,空竹的关键词则是跟他妹妹一样的“得瑟”。立场占尽上风时,对人就完全不留余地,当蝼蚁一般处置。总觉得黑公主内心也在呐喊,造了什么孽了,咋老遇上这种渣渣……!空竹把她面纱掀来掀去,她一脸痛苦,恐怕是被恶心的而不是吓的。

    事态迫在眉睫,一家人最后的商议内容定了基调,比原设又高很多,各人的好处都又一次写了出来。

    沙恭尼答应合谋答应得十分爽快,估计空竹也准备好了事后再跟他慢慢周旋耍贱。万万想不到,就在谈判当时,沙恭尼已经打好主意空竹绝活不过今晚,这位野心勃勃的统帅兼国舅在他眼里只是用来钓大鱼的一条蚯蚓。五子就是没料到他这个打算,才想好当夜袭杀空竹、用牛马之声掩盖打斗声响;殊不知,这样仅仅只是杜绝了空竹当即喊人、揭破一切的可能。结合前面推断出五子去向的那段剧情,实际上牛马嘶鸣一起,就等于亲口告诉沙恭尼我们今晚正在杀空竹!无种和偕天就在摩差国王宫的马棚牛圈!这种程度的机灵劲儿,般度五子到底是没有的。所以大战起时,还是要奎老师照应一下才好U U


     

    摩诃婆罗多

    评论(1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