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4

     

    熟肉随记168-173

    168

    88版的杀空竹之夜,巨苇在独自击鼓,这版却改为给公主半夜上舞蹈课。是因为开课奏乐跳舞声比一个人击鼓更有遮掩效果,还是演员演不出88版独自击鼓时那种一腔沉郁都从鼓声而出的气势?我猜两者都有。反正巨苇有所动作就已经是后人的改编了,精校本里好像只有怖军一个人在乎这件事,黑公主还不如干脆说自己只嫁了一个健达缚。这肯定有悖于13版的主题精神,所以这版里不但巨苇要努力,连无种和偕天都要努力,才有了半夜的乐舞喧天牛马嘶鸣。甚至可能正为营造一个大家都出力、在千钧一发之刻终于成功的气氛,才有了这段赶时间差的杀人灭口剧情。跟以往写法区别真大。

    空竹为夺王位,一定会把五子和黑公主交给难敌;但起码今晚,他们六个还是可以为他换取象城兵力的奇货,黑公主更是一顿会老老实实被他吃的超级美餐,所以他很小心地把卫兵调开,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究竟跟谁在干什么。此举出自贪欲,却终成送命因素之一,世人不可不戒。当然,空竹本人要是想得通这些道理,也不叫杀胚(不知道这俩字算不算方言)了。

    见到怖军后那几句话尤其揭示空竹本质:他这么有恃无恐,原来并非自恃勇力、五子来了都不怕,而仅仅是自认抓住对方致命把柄,想一点代价不付就占尽便宜。这点上难敌都没他市侩。自以为稳操胜券之后,就开始对怖军和黑公主侮辱嘲笑极尽嚣张,这点上胜车都没他贱。加上妄图谋杀亲妹妹的丈夫儿子,引进外敌制造战乱,这版空竹实在死有余辜,怖军杀他还嫌杀得太文明啦。

    怖军自报身份时,旁边的黑公主有一个略骄傲的眼神,正好跟上回阿周那出现在胜车面前时她的表情变化相对应。能为自己的老公骄傲和充满信心真是太好了,虽然对她来说这种感觉来得晚了点。赌局之前她其实并没怎么见识过老公们的力量和可靠,赌局时更是……。好在,晚到总强于像本剧中大多数其他女性一样,永远不到。

    细看打斗场面,发现空竹的水准跟怖军未免差太多?以本剧人设来说是合理的,胆识气魄没法比。不过空竹好歹是全国第一勇士和大军统帅,多次打退三穴国,真的会这么怂吗??结果我回忆了一下精校本、改写本、65版和88版,好像也真没丝毫细节能表现空竹具有重臣、高手和统帅的风度,“武力不下于怖军”似乎只是一个强行贴上去的设定标签,到开打时就被无情地撕下来扔了=3=

    沙恭尼听到牛马嘶鸣,就知道杀空竹的行动已经开始,接下去只要闯到空竹屋里抓现行即可。但他错啦!这次完全是一叶障目,输在了盲点上。有声响等于五子正在杀空竹,所以应该去阻止空竹被杀,才能抓住五子。却没想通空竹的死活并不重要,五子的行踪才是根本,所以真正该做的是自己去(哪怕叫难降难敌分头去)看看牛棚和马圈嘛!只要找到甚至抓住了无种或偕天,还管怖军和空竹做什么!!……好吧,既然目标是怖军,沙恭尼绝不可能只自己一个人去空竹的寝宫。再说真要让他不犯这错误,故事就结束了,所以他必须犯。而且这个错误大致还真是他这样聪明过头的人可能会犯的,还算说得过去。

    为格调健康起见,不可能有空竹被打得不成人形的画面,怖军居然还用了利器才把人杀掉。算了,既然在赶时间,就不必拘泥空手撕白狼了。是说空竹的死脸还颇安详……。

    空竹死而怖军不见,等于沙恭尼的计划又一次失败。唯一补救方法是得到本地主人许可,尽情再搜一搜,估计这时候就该想起去马圈了。可是毗罗吒王竟然不答应还强行赶人,摩差国之行一无所获,还白白被人BS。可想而知难敌又受到了莫大侮辱,誓要让对方全家全国万劫不复。他的羞耻点实在太低,自知之明也实在太低,因此时刻都在经受难堪的羞辱,真是辛苦了U U

    (咦……怎么觉得这话有点熟悉??哦对,后面还会有位先生在自己戴着王冠、好友恩义情深、碍事家伙们十三年不见人影的前提下,自称时刻都在受着比死更甚的羞辱。不愧意气相投啊。我没有吐槽!相信我真的不想吐槽!!!)

    毗罗吒王断然拒绝难敌的要求,从正常君王的角度来说是应该的。摩差国又不是象城藩属,要真答应让别国人马在自家随意搜查,岂非跪舔乎?他并没这习惯。也许有些国王会因为怕象城来打就服软跪舔,但他不是那类人,自然就会有不同的选择。听着难敌要来灭门的狠话,毗罗吒王表情不轻松,也没狠狠对瞪过去,总的来说他没那么豪气干云勇者无畏,心里还是担忧的。但从始至终,即使难敌走后,他的眼神都没有任何犹疑与动摇。

    这时候我还当他只是维持了君王的基本尊严,等亲口叫出那句“尊王坚战”我才吓坏了。编剧也太敢改了吧!!原来毗罗吒王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对坚战的礼遇,在难敌面前的坚持,都只因为当初的承诺?而且他根本没想让五子来抵挡难敌,被攻打前夕反而要让他们先脱身??哦天哪这位老伯是否贤君我不知道(起码他的百姓、军队乃至不可爱的老婆都很爱他),但他真是条了不起的好汉。妙就妙在光凭几句对白写尽一切前情和风骨,比原原本本拍出来强多了。

    五子在毗罗吒王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帮他御敌,是五子的心肠好。这里一改编,他们的心肠还是照样好,却更有一种肝胆相照的义气感回荡在双方之间,这又是以前版本所无。只要是正能量就行,看着很愉悦。

    沙恭尼在前几集历数战争的弊端,但要在别的国家挑起战端他可是大力促成。所谓反战一直都只是私欲罢了。持国在这次象城朝堂交锋中的态度也值得玩味,他始终都站在难敌这边,五子吃多少亏他都乐见其成。本来就没想过那是最爱他的弟弟的儿子,难敌一把般度跟他比,他连般度整个人都忘了。恶毒也谈不上,持国只是薄情寡义四个字。哪怕对亲儿子们,他又何尝真的付出过什么、为他们主动让自己吃过什么实质上的亏呢……


    169

    沙恭尼这次说服毗湿摩的重点是:我们去攻打摩差国,提前搞定五子,让他们再流放十二年,是为了大家好哦!不然他们要是恢复自由打回来,您大人作为统帅只能亲手宰之,多凄惨。如果不想这样,就乖乖跟我们去打仗吧~~。最终毗湿摩肯带兵出发,就是默认了用般度五子的失败和损失来换取家和万事兴,能再和稀泥十二年也好。而在这样的实际行动过程中,他又保持着个人节操和对难敌一党的淡淡鄙视,并在终于有人成功搅局时显示出淡淡的喜悦。

    从持国的登基之争一直到后来俱卢大战全程,毗湿摩这风格还真是一百年不变啊。我想说,那些节操、鄙视和喜悦,跟实际上的姑息养奸扩大灾祸比起来有哪怕一毛钱的意义吗??88版黑天老师说得好,这就像给快饿死的人端上一个空的金盘子。本剧中的金盘子,正是毗湿摩那不变的正直节操。我可从没怀疑它不是雕刻精美的十足真金U U

    坚战曰,如果难敌在战场上看到一个女人,准会起疑。事实上难敌看见也只是想“哈哈哈有个女人耶”,坚战这是高估了难敌的智商吗……算了,就当只是找个理由留下兄弟中最强的人来守护毗罗吒城吧。

    四子随军出战的气氛拍得非常热血。态度倒只是肃穆认真,没有多激动,但越想就越热血。要说“报君黄金台上意”,这里才是。

    毗湿摩在妥协之后往往会努力钻底线空子,这点其实算不错了,但他的特征就是,先前再怎么不愿做亏心事,到了实在没得推托时还是会去做,绝对不会不做……。看着这样的他,真有一种对着空金盘子的无奈感。

    没品的妙施王后,对丈夫儿女与和谐生活的爱仍是毋庸置疑的。这个尺度把握得甚美,演员演技真不错。

    黑公主在老公被说是不懂事的宫廷阉人时,有点委屈义愤感流露出来,甚好。

    毗湿摩的头发这一年已经全白了,我再对他吐槽,也理解五子的敬老尊贤之心。而且他眼神是真强,一眼就认出了驾车的是阿周那,到底不曾说破。这就是典型的毗湿摩风格的帮忙,他以自己的智商和性格强度已经尽力了,还是应该感激一下的。

    沙恭尼发现来的不是五子而是个小毛孩子,就彻底没辙了,唯一对策只有硬打进毗罗吒城去搜。果然他的“妙计”都只能建筑在吃定五子道德指数高这一点上吧,从这角度说他连智者都不算,其“智”若拿霹雳人物来比,只能算是全盛时期的鬼王棺——看过的就知道。要说他是什么了不起的谋士和王者,那真叫笑掉大牙。

    依照台词,巨苇大姐竟然教过优多罗王子射箭?这有点不可思议,但倒能解释165集时,对自家姐妹都鼻孔朝天的小王子竟可默默接受来自奴婢的挑战和训诫。优多罗王子其实肯定练过弓箭和刀剑,还有一定水平,但一见真阵仗就怂了。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和怀念他吓得快要哭出来的这一刻,这才是凡人也能成为英雄的故事。

    小王子控诉般度五子龟缩保身、不管他全家死活的时候,五子正一个不漏地为保卫摩差国而出战。但如果五子真的为避免重新流放十二年而龟缩,优多罗的评价就真没说错。当然巨苇大姐接的话更好:别人不保护你也许是别人胆小怕事,但你自己必须拿起武器自救。这也是真的。

    巨苇在小王子面前现真身的场面,本来我有点嫌不够燃,但阿周那起身取弓前那一抬眼真是可圈可点,后面的新插曲也十分好听。单为这也值了。


    170

    如果说难敌不怕怖军,那他可是从十几年前就知道自己打不过阿周那的,为啥还这么嚣张……就因为终于在日落前引出了五子之一,吃准对方会乖乖转身回去流放吗?空竹先生对不起,看来我说难敌没你市侩是错误的。被纠正之后就耍横说“不嘛不嘛你们就是犯规了”,这倒是从88版就一脉相承的风格,用不着13版独创。就好像,阿周那在此役把难敌军打得一塌糊涂也是精校本就有的设定……

    本集其实是我看生肉时第一次见到不戴王冠的迦尔纳。哇哦帅!跟阿周那敌对那是剧情设定嘛很正常,完全没槽点!武力值又高(后来看书后知道是被悄悄调高的,但我至今不认为这是编剧偏爱他,只是全剧统一性的需要,试问跟书一样的话能看吗),整体显得极其英姿飒爽,比阿周那拉风多了。——以上是看生肉时的感想,那时我熟肉还没看过几集。而现在,经过大半年时间,一百多集按顺序慢慢看下来,我的感想只有:

    1、不要龇牙咧嘴地发狠,千万不要!好好个帅哥,一做这个表情就瞬间很没品的样子。

    2、你老人家的气量脑筋谈吐,还真是十三年完全没有一丝丝长进啊……。该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

    此时的阿周那,再不是当初被讥笑就当堂拔匕首拼命、结果只能给人去洗脚的阿周那,也已不是赌局时的阿周那。而迦尔纳还只是那时跟着难敌一起得意地笑的迦尔纳,连天帝城外花田里的迦尔纳都赶不上。其他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

    这回仔细看,发现迦尔纳的每次攻击阿周那都用箭技来挡,而阿周那的攻击,迦尔纳只要挺胸站好就行了。这不就是开挂?如假包换的神之子免费挂。阿周那还真没有,连兽主法宝都是苦修十二年、跟湿婆能对阵一时三刻才换来的。因陀罗后来把耳环和铠甲收走,会被骂也是因为它们长在人身上,以及这挂本不是因陀罗自己赐的,其实没十足立场收回来。不然的话,迦尔纳失去耳环和铠甲只能算双方条件持平而已,要说神爹插手,难道不是苏利耶先插么。

    有一句讲一句,迦尔纳的金甲在这段剧情里显现威能,以至于让我吐槽,实际上是编剧补了88版的漏洞。要知道88版里迦尔纳的金甲没有一次派过用场,没有!他还没等因陀罗来要铠甲,就在此战中被阿周那射成刺猬,这BUG一定让小时候观看该剧的编剧大为痛苦,长大后才特别补了漏洞。同样,此战本来是阿周那大获全胜,但真那么拍的话难敌方就都可以去死死了,所以才出现了老祖父力挽狂澜的强行劝和。这里倒不能过分抱怨毗湿摩的和稀泥,在不能让阿周那碾压全场的前提下,本剧的这几集已经算改写得够折衷够努力的了,而且凸显了老祖父的实力和个人魅力。

    从改写后的情节本身来看,毗湿摩出手阻拦阿周那和迦尔纳死拼,主要还是怕迦尔纳输,难敌他们就会被阿周那狂扁?自己到时候也不得不出手打阿周那?反正肯定不是因为怕阿周那被迦尔纳射死,这帮老长辈对五子都极有信心。另外他并不希望难敌死掉,这点必须要记。

    黑公主的反思,再次申明伸张正义比报复私怨更重要。这不是黑社会斗殴谁动了谁的女人、她男人抡起刀来争面子找场子,而是一次算清过去所有账目,对罪恶累累之人进行宣判。因此连过去最软的坚战,此刻目光都无比坚定。黑公主对于这场战争的反思从本集开始,一波过后又是一波,直到265集才真正结束;编导已经替她想过了一切“但是”,然后用事实、说理和体悟一一破之。我想没有另一部同题材的电视剧能把女主角翻来覆去地精神拷打这么多回的,只有这版编导才敢。

    本段落最好的是阿周那终于不像娇羞卖萌的宠物了~~有个靠得住的老公样子。

    难敌的演员越到本剧后半段,台词就念得越是奇怪,简直在棒读。希望他在其他剧里不是这样,否则演员生涯堪忧。

    黑公主仍比老公们都先一步预料到毗湿摩只会听持国他们摆布,不愧是当初赌局时实地感受最深的一个。


    171

    毗湿摩说的只是归还般度之子的财产,持国就一脸痛苦不耐烦,他到底是多爱财产……。

    既然五子和黑公主都意识到这次打回去是为了求公道,而不是报复和抢王位财产,那么毗湿摩真要得了持国首肯来找他们谈和,打算归还财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也未必会愿意。家和万事兴老太爷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咦,对作恶者应受制裁这一点,他似乎从怖军被灌毒药粥开始就没什么执着……?横竖只要家和万事兴就什么都好啦。

    那么般度族到底有没有可能接受和解?我想是有的。条件就是难敌一党诚心道歉、真心悔改,归还财产和天帝城只是在这个前提下必然发生的事,而不是目的本身。没这个前提而妄谈和解,坚战如果肯接受,就白过这十三年了。目前别说毗湿摩,连维杜罗的最好打算也只是难敌乖乖把财产一还,坚战高高兴兴一收,率领妻子兄弟回到天帝城,从此两家相安无事……可能吗?!每个人都完全忽略了难敌必须受到惩罚,最最起码要从此彻底洗心革面的这个前提。我非常理解他们只是想你好我好大家好,只要别撕破脸出人命就好,但是癌肿瘤在那里天天变本加厉,光灌止痛药就指望能长命百岁,那可难了。更别提有沙恭尼在,难敌父子连止痛药还不肯吃呢。算了,对持国早就不用存什么指望,也只有他亲伯父亲弟弟才老在太阳和月亮之间左右为难。

    五子进大殿的细节真可爱,怖军仍然带着炸糖球,至上和优多罗看到阿周那就露出神秘的笑,妙施王后神情略复杂但还是摆出了礼仪性笑容。毗罗吒王反而最自然,因为他在这一年里对这一家人本来就保持尊重。

    本剧中的五子,与摩差国保持良好关系并不是为了借兵,就像去般遮罗国招亲不是为了捞政治资本一样。真感激编导再次强调了这点,不然很多人大概忘记了。

    迦尔纳雄心勃勃想搞定一切,却被沙恭尼抢白说你还没这权利,是否就是他后来说的“时时刻刻受羞辱”实例之一?不然我也想不出其他的了,总不见得走在街上能有人喊着车夫之子把他打一顿。但其实沙恭尼这么说只是想挤兑毗湿摩出去抵挡嘛,一切顺利的话,难敌一方不用出半点力,就由毗湿摩(被迫)把五子给灭了。他真是不理解舅舅的苦心=3=

    五子这次过来不算战争,只是打算进行一场五对一百零一的单挑。按理说象城统帅没必要出去应付这种既不针对自己、又不涉及国家层面的挑战,而沙恭尼最后拿来说服他的是……五子不合正法?那前面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啊。存疑。

    五子和黑公主的备战镜头中出现的红花,好像真是赌局时的扶桑花。我记得那红色。五个人去挑战一百零一个人,气氛果然会很悲壮,实际拍出的效果也十足;但我个人觉得这段未免编剧有点太敢写了。别的不说,百子是怖军预订的一个也不能少,迦尔纳肯定对上阿周那不死不休,到时候坚战无种偕天干什么,看热闹吗……?

    这一夜,大家的认知还是天亮要进行单挑战。所谓“般度五子输了”,意思差不多就等于死,难怪维杜罗说要真那样,整个雅利安都会陷入邪恶泥潭。问题就是,到底象城荣光不再好呢,还是雅利安陷入邪恶泥潭好呢?真要是后者,象城难道又能从泥潭中抽身吗?我也懒得再吐槽毗湿摩和维杜罗的太阳月亮,事实上他们两位都很清楚该选什么。真正的问题是……他们心里再知道,还是啥都不能做。有持国和难敌在那儿,又听着沙恭尼的主意,其他人再有想法也是枉然。除非把这两父子扫掉,不然“象城荣光不再”和“雅利安陷入邪恶泥潭”会同时发生。毗湿摩和维杜罗连这都明白,但他们会去做吗?能做啥吗?于是最终只能在阳台上聊聊天,啥都没用……。当然,从文艺角度看,忧郁地行走在通往灭亡的道路上是挺美哒,印度名作家写了一大堆摩诃婆罗多同人剧都在讲这个。但要身处其中看这种做派,实在急都把人急死了。

    五子上集结尾刚讨论过,如果跑去挑战百子,老祖父却出来抵挡,该怎么办?看来最后也没讨论出个解决办法。老太爷往那一站:谁要打就从我身上踩过去!!他们五个全没辙了。老人家还诚恳地表示,老夫什么都懂!三观和智商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就是要拦着你们办正事!……看着多急人哪。不过再看看好像又明白了,毗湿摩的意思是说,你们想靠PK解决问题,这想法很幼稚!因为难敌那边只要不接受挑战,再派我出来打,你们就毫无办法,连他们面都见不到就得抓瞎。只有彻彻底底来次正经战争才能解决,你们想不搞出太大动静,动机是好的,实际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就来让你们体验一下有多不可能……。好像是这样呢=口=

    面对形势,第一个清晰分析两难局面的是无种。他可能有点学渣,但心里其实很通透。反而他三个哥哥各有各的想不穿,偕天则始终一言不发。都是性格使然~~


    172

    老太爷先强硬地让五子意识到,指望靠PK解决问题和靠老祖父伸张正义是不可能滴,别再幻想啦。接着很够朋友地划出了道儿:只能开战!就算把别国牵扯进来,造成大规模杀伤,也得开战!你们必须有这个准备和觉悟,为了弘扬正法,陈旧和邪恶的一切都该被消灭!——哎?这不是说得挺好的吗,比奎师那本人都不差,甚至更好:毕竟奎老师可以不死,而象城恶势力若被消灭,身为统帅的毗湿摩也不可能活下来,他这是提前把自己的命预支出去了,怎不叫孝顺孩子们万分伤怀。他自己反而在微笑,看着就更让旁观者伤心了。

    话说,般度族区区五人来向象城一百多人挑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不就是一百多人慨然出去应战嘛。压也压死他们。沙恭尼却还要一毛不拔地让毗湿摩去顶,说明难敌方面就算有一百多人,其中还包括个迦尔纳,对上五子都毫无必胜把握。不然,让难敌率好友和弟弟们亲自出去把五子打到吃屎,岂不爽毙了?何必还要找这个“偏心”的毗湿摩咧。

    换句话说,毗湿摩和沙恭尼都知道如果没有老太爷当统帅,难敌率军对上般度族就只有完蛋的份。毗湿摩还有个绝招:一旦打起大战来,你们还是要逼我当统帅去打般度族,可这主意打错了!只要对方把束发带上,第一天我就放手被她杀,接下去看你们抓瞎去吧抱头挨打去吧恶贯满盈去吧哈哈哈!那画面想想真美,因此老爷子又露出了略得意的笑容。然而……您想就想了,别说出来好不好!!结果沙恭尼听到了记下了,日后就想出了破法,让毗湿摩在战争第一天退场的美好愿望化为了泡影。老祖父和舅舅的几次交锋,经常都是毗湿摩忽然英姿勃发占尽上风一下,观众刚称赞他太帅,他就被沙恭尼反制得死死的。这次也不例外呢。

    就在眼下,被沙恭尼一说战争弊端,扣个战犯帽子,毗湿摩就又动摇了,不得不去找妈妈求解答。妈妈回答得正在理上:这场战争能荡浊扬清,后果很积极;而且本来也无法避免,真打出个结果来,绝对比一辈子和稀泥要强。而且你为啥不希望难敌即位呢,因为怕他做更多错事?那就不该质疑自己今天的决定,这本来就是阻止更多坏事发生,为更多人谋幸福。恒河女神这思路比88版里清楚多了,也正常多了。然而……真打起来时,毗湿摩的行为和态度跟他今天的觉悟很不一样啊!倡议开战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脑细胞,一旦发现无法在开战第一天退场,他就一点辙都没,只好坚定而痛苦地奔驰在战场,向正义一方不停砍杀。那不还是绊脚石吗!又是空的金盘子!实际功能上跟难敌走狗有区别吗!觉悟高没行动有个啥用哦!!就难怪奎老师后来要气得拆车轮子敲他了。

    ——以上是基于本剧剧情的感想。跳出剧情平台来说,本来毗湿摩就不该有今天这种闪闪发亮的觉悟,也轮不到他来启迪五子开战,这就是将来真开战时他没今天那么伟大的真正理由。编导就像“偏爱”(必须打引号)迦尔纳一样,想给他也大幅度加戏份、加觉悟、加感人度,好让他对得起千百年来的盛名。这才有了本周这几集里的觉悟与动人悲情。不然,要是按着老法拍出那位只会趴椅子背上哭:“我能怎么办!你们想让我怎么办!持国你不是东西!坚战你就不能退一步吗!我好苦啊世上没人比我更苦啊!!”其他啥都不肯做的毗湿摩,2013年的青少年观众还会把他当成完美无瑕大英雄才怪。

    这一边,毗湿摩为掀起大战的正确性而踌躇,恒河女神解释引导;那一边,般度五子也在踌躇,最后由黑公主解释引导。两边恰成对照。全雅利安范围的大战未免太可怕了,比起生灵涂炭,是否直接放弃、六个人默默吃亏比较好?坚战会有这种考虑也不稀奇,完全不考虑才不像他。对此顾虑,两位女士说的都是一个理:战争要消灭的不是亲人和无辜者,而是束缚好人的那些恶法。不是杀千人救万人这么简单,而是你不去制止恶人的恶行,千人万人都一样要死。

    甚至连这也不是最终答案和标准答案,真正的答案只有自己在行动中去寻找,或许要花费一辈子的时间,但不去找就永远不会见到。这时候劝导老公们去向奎老师讨教、坚定战斗信心的黑公主,哪里知道自己只过了九集就会哭着对奎师那本人说“我啥都认了,不要报仇不要财产什么都不要,只要别打仗”??而那仍然并不是终结。

    最终答案只在你的心中,也在行动与后果之中。不看到最后是不行的……


    173

    五子在被黑公主提醒之前,都没想过去多门城找奎师那求指导求援助。沙恭尼就比他们机灵,眼看开战无法避免,立刻就去多门城找大力罗摩说话,并打算通过大力罗摩搞定奎师那。到得比阿周那还早得多,可见想得更早。所以说光比心眼儿的话,没有奎师那,般度族及其尊敬长辈们可真赢不了沙恭尼。

    难敌虽然羞耻点特低,特别经不起“侮辱”,但只要对方够强大,他还是会在舅舅指示下忍气吞声装可怜——尽管内心很不愿意。如此看来,他一直不肯对五子服输,最大原因还是没觉得五子有那么强吧。不知这错误印象是从哪里来的。

    跟上次妙贤私奔那回相比,大力罗摩这次对难敌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冷淡,眼神口气都冷冰冰到近乎阴狠。打过招呼之后他就不大开口了,看上去很难搭讪讨好。后来从排车轮阵到激昂进阵行礼,大力罗摩都一脸“哈哈哈我外甥好棒好可爱”的表情,完全不理会是否对难敌他们有所怠慢,连安慰两句、打个圆场都欠奉。可想而知他也听说了赌局详情,很看不上难敌的作为,才会这样不给面子。光看以上这些,难敌一党要按计划搞定他真是难上加难,想顺便搞定奎师那就更别提啦。本集的悬念就在这儿,下集请看沙恭尼和难敌如何排除万难,成功达到目的!

    ……但其实,一点也不难啊。这个我本周看熟肉才忽然想到。大力罗摩要是真觉得难敌坏得无药可救,不用给面子,早就动手了。要真觉得难敌必须好好正正脑子,当下可以说理教育,他担着个老师的名头,就有这个权利。但他实际的态度,其实恰恰正是一个严肃名人对“犯错的自己家孩子”会做的。先摆冷脸吓唬,再狠狠打一顿惩罚,孩子哭着说下次不敢了,事儿就完了。般度五子只是他大姑妈的儿子、他弟弟喜欢的亲戚,难敌却是他的“自己人”,只有难敌才是。所以也不用打圆场安抚,因为难敌根本就不是客人,是他心目中的自家孩子来着。或许在作为舍沙的时候他对难敌就没这么铁,但无论作为大力罗摩还是舍沙,难敌在他心中的地位再低都比般度五子高,你不服不行。有这基础在,难敌又肯拉得下脸抱大腿哭,还有什么不能成的?

    奎师那时刻都在讲课,不分对象地讲。要是难敌听得进就好了,无奈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大力罗摩究竟是爱难敌还是爱激昂比较多,这问题看样子很好回答,但我却不敢确定答案。不管在哪个版本里,后来他为难敌出头时可都当世上从没激昂这个人似的。

    激昂的长相……好吧鼓起勇气说出来,我不觉得特别好看。演员小时候比较秀气,进入青春期后有点走形。不过论少年英雄的那股精气神和萌度甜度,他表现得相当合格,难怪大力罗摩见了他就笑成一朵花儿。

    关于能否闯出车轮阵的问题,激昂回话的意思是……我是我爹的武器,所以只会向前冲,不会往外跑……吗??

    大力罗摩痛揍难敌,只是在罚学生不走武学正道去搞什么赌局,就像小孩子逃学出去瞎玩被老师打手心一样。而并不认为难敌需要被裁判和惩治,也没想督促他改正。这点是大前提。

    沙恭尼先前让难敌哭着去巴结大力罗摩时,难敌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无数次都被轻易击溃之后,我记得他就会主动去哭嚎抱大腿了。只要认识到“不巴结对方就会死”,高傲如难敌也会变老实;可是不知咋地,对五子和奎师那他就总没法有正确的认识。算了,谁叫他是沙恭尼的学生,沙恭尼本人也是只看时势才服软,心底里对谁也不服,难敌被他娇惯到大,当然更是这种思路。我猜如果奎师那现在直接狠狠把他打十顿,或者毗湿摩在他小时候狠狠把他打十顿,他也会记一辈子然后怕一辈子,对方说啥就是啥……。好吧只是猜猜。

    阿周那和激昂父子相见,我只想说:做爹的你扔什么箭!要是对面那个不是你儿子,不就被射穿了吗!慎重啊!!——先不谈这个,十三年里五子和黑公主还是跟外界通消息的,听阿周那叫那句激昂的口气,儿子虽从未跟他见过面,在他心里却很熟悉了。有这么又大又甜的儿子,谁都会感觉超棒XD

    新片尾的女性主题果然还是插进了娜娜子,我就知道=A=


     

    摩诃婆罗多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