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8

     

    熟肉随记198-201

    本周的份居然完成了!我居然真的啰嗦了十集之多…吓死我自己……

    ————————

    198

    本集开头又小小地刷了一下CP。男人们开战前原本丝毫没打算让女人们掺和,黑公主忽然说要住在军营,阿周那和他两个哥哥都一惊而面露忧色;等她一说要担任后勤工作,坚战的表情立刻就变轻松了,挺高兴、挺为她骄傲似的。怖军就还是忧心忡忡状,所以我说他待般遮丽更像一个最好的哥哥,而不是志同道合的伴侣。虽然都挺好的啦。

    黑公主说俱卢王室的女子都要住进军营,我想了想,大概她指的就是具体的几个人,她、妙贤和至上,而不是真有这条规矩,俱卢王室的媳妇在老公打仗时要在军营做后勤。论纵向,般度出去打仗,贡蒂就没跟着,难敌现在要打仗,他妈妈和老婆也没去当后勤。论横向,88版刚开战时妙贤和至上都住在大后方,军营里只有黑公主和妙施王后。——咦?这版里妙施王后也住在军营了,但又没见她干活儿,那她跟来干啥?好吧就当是担心家人、想在旁边照顾着吧。

    迦尔纳刚跟亲妈表过决心,内心经过了一次天翻地覆的试炼,才过来找好友。88版里也有这情节,难敌非常温柔地抚慰了他,两个人情深似海(别问我是那种情);这里却让难敌大吼大叫地发飙。跟渣贱无关,难敌刚被“侮辱”过,火确实没那么快消,而且我也不觉得他这次乱叫唤是对迦尔纳没感情。从他个人角度,他对迦尔纳十分有感情的!发飙也纯是孩子式撒娇撒泼,跟王祭时一把推倒舅舅都不知道扶一扶完全属于一个性质。他只是,不懂得尊重他人而已。不止迦尔纳,而是所有人。事实上大家也都习惯了。整个象城王室就是只为难敌小朋友一个人开的托儿所,基本没人记得它还是一个国家上层了……。

    毗湿摩老爷子本来有很多值得吐槽的地方,然而他这个角色身上最美的还是“时间”的份量。一旦想起当年,想起他这漫长的一生,忽然就不太想吐槽他了。大部分人类就跟他一样,在对对错错中不知不觉就过了一辈子,生命长河中交错流淌着黄金和泥沙。唉,他明明还记得福身王在位时国家和政权的安定,那就是前几集说的,大门之内值得用生命去守护的家园啊。可是一百年来,他却把力气都花在了两扇大门上,导致门内荒草滋生,蚊蝇鼠蚁乘虚而入,美好景象已不复存。现在到了必须作出最后选择的时候,而他选的……哦不,也许一直觉得理所当然,从没想过要“选”……他选的始终还是那两扇木头门。无法两全的情况下,他终于把大门拆下来背着走了。对任务的忠诚值得敬重,背着大门的艰难步履值得怜惜,但就像百多年前面对贞信立誓时一样,门内的大好家园又一次被他给抛下了。

    真别怪奎老师要对他举轮子。世上就有那么一种人,明明能力出众心肠好,辛辛苦苦活了一生,却除了招来怜悯之外,对任何人都无益处。本剧中的毗湿摩就给我这种悲剧感,他今夜下的决定,看似悲壮,实则只是把自己这个破瓦罐在阵前给破摔罢了。

    般度军誓师,黑公主挨个给自家男性们涂额头(我也不知这仪式该叫啥)时的神情美得要命,完全是精神力之美。坚战能想到任命束发当统帅,就是已经有了针对毗湿摩作战的准备,而黑公主也心领神会,算不算又刷了一下CP呢~~

    镜头转到俱卢那边的誓师,连光线明暗都正好相反。持国夫妇毫无黑公主那种坚定感,流露出的都是最普通的父母心。这在他们俩而言本来是十分少见而珍贵的,如果过去几十年他们一直对儿子有这样最普通的疼惜和关注,也许一切都会不同。但是……现在,来不及了。看生肉时我就深深感受到这一幕中的无奈,在父母说出最诚挚朴实的真心话时,儿子们已经听不懂,也不耐烦听了。并非不孝,是真听不明白。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缺了太多东西。

    甘陀利到现在才来懊悔当初的蒙眼,其实蒙眼根本不重要,短短几年后她就行动自如,几十年来在后宫也说一不二全盘管理,没啥碍事的地方。她真正蒙上的是自己的心,当初决心做一个奉献牺牲的贤妇,老公的恶劣对待又让她心中原本的价值观派不上用场,无所适从。到了难敌出生前后,她才找到一条相安无事的好路,就是万事顺着老公儿子来,不跟他们闹矛盾,麻烦事都让别人去解决。整整几十年,只满足于这样换来的贤妇生涯,再无欲望去了解和关怀丈夫儿子的心灵。直到此时此刻,她黑暗的世界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怎能不悔,怎能不悲?蒙着眼睛也能认出儿子的她,终究跟他们永远错过了。一百个儿子中有九十九个,今天跟她见的就是平生最后一面。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甘陀利哪怕真有令人怒其不争之处,毕竟还是顶可怜的一个人。起码般度族全体,包括奎师那,在任何版本里都不会忍心去苛责她什么的。倒是她自己的宝贝儿子大多数一脸迷茫,像难敌已经是一脸嫌弃了。

    我记得很多年前,少年难敌听说要送自己出去学艺时,对父亲的质问还充满了得到回应和呵护的期待;而他并没有得到。般度在林中给坚战的教导和拥抱,持国从没给过他。父母从没教给他们兄弟怜惜体恤他人的能力,也从没有真正去怜惜体恤过他们的内心。在这方面,和般度五子相比,百子也不过都是可怜人。

    弹幕说持国在旁边翻白眼,实际上他对甘陀利的陈词没那么反感。时间早就磨平了他的棱角,而且等儿子一走,他和甘陀利在这个世上除了对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要说这也算发糖的话,就算吧。

    迦尔纳在认母后第一次看到弟弟们,心潮有波动,目光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看对方啥都不顺眼了。可惜般度五子还没那么灵敏都察觉其中变化。

    奎师那的地理历史介绍还真像体育比赛之前的解说……。


    199

    沙恭尼好像在束发出来喊话之后才想到,对方阵营中有己方大将的克星?他也没预料到坚战敢用个女人当统帅,这在当时实在太出格了。但马上就能想出颇巧妙的应变之法,他的本事也真不小。

    毗湿摩见到束发就露出欣慰的微笑,他的打算一直是:第一天开战就跟束发遭遇,两手一摊放弃抵抗,挂点。既全了跟般度族的情,又无损对俱卢族的义,岂不妙哉。可惜他的罗摩时代老脑子一旦遇到诡诈主意就无法应付,在这个美好前景被打破后,整整十天他都是踉踉跄跄毫无主意地被难敌和沙恭尼拖着跑,伤了自己的心,又伤好人的命。算了,就怜爱他的智商30秒吧。

    沙恭尼把整场战争当作谋士耍弄诡计的棋盘,到底还是个错误。无论哪个版本的他,到最后都是死在硬碰硬的兵戈之下。一页书前辈说过,战场之上才子何用!玩弄计谋赢得了一时,赢不了一世。沙恭尼一直把奎师那看作跟自己一样借战争玩弄计谋和人命之辈,可般度军的胜利最终还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战场不是赌局,这话在难敌和沙恭尼去见大力罗摩时奎师那就说过,而沙恭尼的冥顽不灵、闭目塞听跟难敌其实也没啥区别。

    好,进入规则讨论阶段。这段也是13版完全原创,跟其他版本都不同,沙恭尼的智商又爆表了。第一条他胡搅蛮缠了一下,被驳回;接下去说了好几条看似很好的传统精华规则,对方也很同意;等讨论渐渐被他主导,他才甩出自己的真正目的。那几条很好的规则他也不怕对己方有害,因为要违背就随时能违背!大不了“被统帅处死”,这后缀形同虚设。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啊。

    最后那一翻盘简直令人叫绝,不过抖机灵的本事再大,品行低劣就神仙难救。沙恭尼此时口口声声说女性值得尊敬,不能对女性动手,这“女性”指的就是束发。可在第十天,就是他本人亲自狙击束发,对她动刀,差点让她当场送命。自己说的大道理被自己的行为推翻,小人就是如此。

    坚战相当坦然地接受了束发不能参战的规则。我个人理解,这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把希望都寄托在第一天靠束发解决一切问题,兄弟中他最有准备去迎接一场惨烈的战争。能第一天就消灭毗湿摩固然好,如果不行,天也没塌,堂堂正正去战便是。这样不行就那样,如此而已。后来就算目睹了十五天的惨烈战况,他作出的最大程度“违背正法”行为也就是撒了一句谎,不论多么艰难,般度军全体始终都想也没想过去效仿敌方那几桩最下三滥的行为。坚战就是般度方能遵守正法的基石,要是他第一天就“啥?赢不了?老子不择手段也要赢!!”的思路,这就不是正法之战,是狗咬狗了。奎师那发誓要用计谋搞死敌方三大将,也只说自己搞,不是让坚战搞。坚战必须心中有正法,不然仗倒是打赢了,伤痕累累的国家迎来的也不过是又一个不走正道的君王。后来坚战说了一句谎言,被不少人拿来当宝一样讲,却忽视了他从不肯放纵兄弟们去违反俱卢军曾违反过的正法。他对正法的坚守始终如故,区别最多只是懂不懂其中关键和变通。

    说到底,沙恭尼赢了这一次后就觉得己方稳操胜券,而到最后却不然。坚战的泰然,大概就是洞察了这个结果;般度军的勇气和胜算并没有改变。去对比赌骰子那会儿坚战每次输掉时的表情,就知道这时他的心里还是定的,不用我给他找辙……


    200

    束发作为“安芭”的部分我都无法欣赏,看生肉时就是,现在仍是。感慨战争伤害的那一段,她还是黑公主的姐姐、般遮罗国的统帅,很有可爱之处的束发;但一扯到毗湿摩,她就有一种完全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上不了战场,完成不了夙愿,她不去找坚战理论也不去骂沙恭尼,反而跑来对毗湿摩喊:“准是你!你怕被我杀掉,才玩诡计不许我上战场,你个伪君子!”这罪名很不实,而毗湿摩连被冤枉的委屈都没有,就很温柔地看着她,平静说出事实,像在包容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束发也好安芭也好,自有她们的占理之处,干嘛非得通过这种撒泼来把自己的抗争搞得跟小女孩的无理取闹一样呢……同样是谴责毗湿摩不作为,束发就偏要扯到“你毁了我的幸福”这种私人层面上,又把沙恭尼的罪恶全都算在毗湿摩头上。奎师那骂归骂,全都骂在点子上,束发就近似撒泼。毗湿摩有很多事情不了解,可她又了解毗湿摩什么了?本来她是理直气壮的债主,到最后反而要债务人来平静理智地包容她,跟她讲道理,还暗示了她重返战场的方法。她呢,说到毗湿摩将屠戮亲族,被屠的就是般度军、她的盟友啊,但只要想到毗湿摩会痛苦,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好好个姑娘,这不是自我折堕吗。这段戏显出了毗湿摩的高风亮节,对束发就真没啥增色。但凡她受此挫折咬咬牙二话不说忍下来,直接出去千般苦修男儿身,我的评价就会高多了。

    太阳神这是第一次在迦尔纳面前现身,双方很自然地就接受了父子关系,迦尔纳一点也没像对贡蒂那样爱恨交加。当神就是好啊,除了给耳环和宝甲(这两样东西给迦尔纳带来的痛苦和麻烦还比幸福要多)之外,他也没管过儿子什么,儿子就不怨他……算了我不纠结这个。

    有句话不得不说,阿周那生下来时因陀罗只给生命没给挂,苏利耶却给了两件,这已经是不公平;现在又抢先来通知儿子。要说因陀罗插手凡人之事是不应该,苏利耶也不遑多让。

    才能并非基于出身,而是基于人的灵魂。这话没错。迦尔纳每次说道理都说得非常好,从拜师德罗纳那回就是。但每次说完这些铁铮铮的话,转头就用行动打脸。才能既是基于人的灵魂(而非出身)高贵与否,他作为一个有真本事的人,就不该与邪恶的灵魂为伍,进而参与体现灵魂邪恶不净的恶行。这本身就是在糟蹋他的才能。持斧罗摩老师早就说过,心灵软弱的人学什么都无法获得成功。迦尔纳的武功肯定比得上阿周那,但在他口口声声的灵魂方面,他就相形见绌多了。每次都见人对他嘴上闪亮的道理喝彩,但一个人到底怎样,是看嘴上说还是身体力行,答案不是明摆着吗。

    难敌还是不信毗湿摩,才想保有对迦尔纳的绝对控制权,不让毗湿摩有插手之机。这多半还是沙恭尼教的,沙恭尼和难敌才是真正的一心同体,好多话虽然是从沙恭尼嘴里说出来,可代表的也是难敌的意思。反之亦然。沙恭尼压根就看不起迦尔纳的才能,迦尔纳现在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肉盾,对此难敌出来反驳了,结果说到最后信任的还是“吾友的宝甲”。迦尔纳还没等自己打自己脸,先被好友打脸。前面英风飒飒大谈自己本身的才能比宝甲重要,转头难敌就先不买这个账,沙恭尼连买账的假象都懒得装出来。他从一开始要的只是了解和尊重,但在俱卢阵营里他实际上没能得到这些,反而多了无穷无尽的烦恼。好在面对难敌时他耻辱点总是比较高,难敌再出格他也娴淑地忍受着,不像般度五子过去在他面前连呼吸都有错。好吧,他愿意就好。


    201

    迦尔纳前面刚慨然对亲爹说,俺不需要铠甲!跟难敌他们谈过一遍之后,他就已经娴淑地接受了“铠甲很重要,铠甲是保护难敌的利器,你的铠甲不能丢”的逻辑。要说他性格软弱也不尽然,准确地说,只要他觉得亲近的人对他来硬的(贡蒂因此不算在内),他就会不知不觉接受对方那套,娴淑乖巧地顺从。我先看这部分生肉再从头看起的,看到他小时候被养父母限制放弃弓箭的那段,简直忍不住拍大腿:毛病就是从那时候养成的啊!如果坚持正确原则,遵从自己本心的善良,就会失去重要的东西——亲近之人的认同和爱。升车和罗陀潜移默化给他灌输了这个信条,我想他也是出于这样的恐惧才对深爱的老师持续瞒骗了十几年,紫胶宫那时的妥协也一样,现在他又为了对难敌的爱,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前面跟苏利耶对话时,他神情坦然,在阳光映射下辉煌明亮光彩照人;这集开头,他曾坚持的自身价值又被放弃,他又一脸惶然无所适从了。这样我反而相信他后来会对因陀罗自愿布施,切记“布施”这个举动本身就是在紫胶宫事件后养父教给他的减压法。只有通过完全无私的布施,他才能重新相信自己是个顶天立地无愧于心、本身就拥有价值的男子汉。谁要说他答应布施是傻,就大错特错了。

    看熟肉第一次注意到,因陀罗来俱卢营里求布施时,心情也很坏。他都不大正眼看迦尔纳,独处时的眼神也不坚定。本剧中这位因陀罗从不失天帝的威严和格调,就算牛增山那回,最后也跟奎师那酬答得很雍容。他哪干过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很忐忑不安的。

    我一直说耳环和宝甲本来就是挂,因陀罗要去掉这个挂,本来也没啥错。他后来还说过一个更恰当的理由,简直可以说是很堂正的。但千古传颂还要骂他,因为他干这件事的动机确实不够堂正,不说全部,起码百分之九十是为了保护儿子。要说保护儿子、让双方有机会平等一战,他就该去给阿周那一个挂,让两个神挂对拼,而不是侵害他人的权利,去把迦尔纳那个并非出自因陀罗赐福的挂给抢下来。抢就抢吧,他又用的是闪闪烁烁的欺诈手段,藏头露尾有失光明;须知当初,哪怕面对一帮弱小村民,他都是直接现身直接劈,现在来装什么老叫花子未免落格。最后,他又利用了迦尔纳“必须作出布施”的誓言,搞出一个两难局面,还玩激将法,跟凡人晚辈耍心机。所有的一切他都没有事先告诉阿周那,也是对阿周那的不尊重。相反,面对藏头露尾耍诡计的神,迦尔纳就一派坦然,而且真的不怕吃亏,勇于布施。整件事上因陀罗就是理亏的一方,反而体现了迦尔纳的品德。这我认为不算洗白,迦尔纳对这个层面的“吃亏”一向无所畏惧,而且也正是他跟难敌和沙恭尼的最大区别。换成那两位,不管有任何理由或心理症结,甚至纯粹只为自我满足都好,他们绝不会为了尊严、气魄、心理安慰等等虚的东西舍出自己的一根毛。

    布施宝甲和保护难敌之间是矛盾的。前者肯定了自己的价值,发扬了高贵的精神,能让他无愧于心;后者则是从利益出发,承认自己的价值就只有靠那个宝甲来给难敌当肉盾,还让过去长期的慷慨布施变成了虚伪。一旦面临这种选择,迦尔纳的神色就又从坦然转为茫然。他还真非常认真地心理斗争了好久好久,但无论想多久,他都依旧没意识到每次跟难敌有关的事情都像这次一样在违背他的本心,贬低他的价值和人格来着U U

    话说苏利耶为了护着儿子,连天道自然循环都违反了。因陀罗尚且有自己的一套道理,他则是完完全全的护犊子私情。这“不遑多让”四个字,我真是没冤枉苏利耶。奎师那以“内心黑暗”评价之,也没说错。好在他最后总算尊重了儿子的选择,尽管那会使他亲爱的儿子受苦吃大亏。

    因陀罗的道理说得很有一套,但奎师那显然并不认同。这道理说穿了还是机会主义和功利主义,斗争或可凭此取胜,正法凭此却无从建立。虽然不认同,奎师那可没一把拽住他阻止,因为凡事皆有因果,他最多只能指点,真正做每一件事都要当事人自己选择。一旦做了,就有一连串的因果产生,连神也无法从中脱出。因陀罗为了取胜而夺走迦尔纳的铠甲,才会有那支力宝标枪降世,以及未来的瓶首之死。因为迦尔纳失去宝甲受了伤,无种偕天去医治他,才错过了迎接亲舅舅沙利耶的时机,让沙利耶投入敌军造成杀伤,第一受害者正是本集最后出现的那一位。因陀罗只想达到一时的目的,却不料牵动无数因果,导致更多牺牲。这就是他不如真正的大神之处了。

    迦尔纳思考了一夜,最后的选择还是忠于自己,肯定自己的价值,追随自己的本心。苏利耶应他所请及时升起的时候,他的整个人又发出光,神情又充满自信了。前面说的两个选择,他选了前者,哪怕流血受伤,也能问心无愧。盗耳环篇的故事,迦尔纳永远是被歌颂的对象。可是啊可是,等参战之后,他就要不断因为自身的软弱而选择后者;等到他的尊严和价值被磨损殆尽,才是观念改变、听得进老师讲课的时机,一点都着急不来。

    这时的迦尔纳,比起252时的一身憔悴,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啊。现在他放弃了宝甲,得到了尊严;而到那时,他才真正失去了赖以肯定自己的精神甲胄,所以显得分外彷徨可怜。

    当年紫胶宫那会儿,知道阿周那会被不光明的手段害死,迦尔纳踌躇半天,最后还是闷声大发财。现在换作阿周那听说迦尔纳会被不光明的手段陷害,可是立马撒腿就跑去阻止的。毫无疑问这事就不行,哪怕做这事的是全心全意为自己好的亲爹,哪怕对战争有利,不行就是不行。阿周那远胜过迦尔纳的,从来就是在这一点上。还好迦尔纳最终总算明白了。


     

    摩诃婆罗多

    评论(2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