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8

     

    熟肉随记202-206

    202

    我刚去翻了翻精校本的盗耳环篇,五子在林居期间听到迦尔纳的耳环和宝甲被弄走,心情是“欣喜”的,只要敌人削弱就好。但迦尔纳本人起初拒绝布施就是怕自己受伤吃亏,对方硬求后他就直接开价码要法宝交换,谈妥了才成的交。真照这么拍也不知到底谁更丢脸,大概因此88版和13版都另开自创。

    另外按精校本推断,割的时候虽然很痛,割完却是极快被因陀罗用神力治好了;否则他要是因大面积皮肤创伤而卧床半年几死几活,因陀罗光许诺他“不留疤痕”有啥用?而在电视剧版里,为了让迦尔纳更令人敬佩同情,因陀罗都没给治!13版里迦尔纳还差点真死于大面积皮肤创伤,越发凄惨,因陀罗的槽点也就更大。

    88版因陀罗我认为他做这件事百分百就为保护儿子(所以最后发善心赐了标枪,迦尔纳马上说我要拿去杀阿周那,他就囧了…),这版因陀罗很有人味,总体上却还是个“神”。结合上一集在奎师那面前说的理论,他来这一趟跟自己的正法理念也有关,想帮整个般度方都多得些机会。同时也没非要毁了迦尔纳不可,事前还划出道儿来,只要迦尔纳不参战,般度方胜算便大,迦尔纳也不致伤损,岂不两全其美?至于迦尔纳不可能接受他划出的这条道儿,就非他平时观念能理解的了。黑帮青年虽没走正道,但若无三刀六洞的胆量气概,就不会有今日威名。上集那种选择题迦尔纳还要想一夜,这种选择题连一分钟都不用想。拿三刀六洞来吓人家放弃参战,因陀罗只能枉作小人。

    好,接下去请欣赏十倍版的三刀六洞。因陀罗从第一刀下去时就=口=脸了,全程又惊又敬又愧中,而且是敬愧居多。演员演得很有层次,我深深感到他还没等迦尔纳割完,内心就从全方位意义上给跪了!可又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还得亲手接过血淋淋的布施,谁让这是自己要的呢。这还不算,马上阿周那跑来炮轰他!被平时那么甜萌孝顺的儿子指着鼻子大篇数落!初衷绝大部分是为保护儿子,结果惊闻儿子的心情和名誉都因此被伤害!上集结尾还侃侃而谈,不出十分钟就遭到现世报。我看不用大神教导,现在他自己就悔得肠子都青了。以上心情不用台词写,请细细观察演技。难怪到走也没想起来治疗。

    宝甲和耳环是太阳神给的超级挂,战争中不应存在,故而要回收。因陀罗如果用这个理由高调现身来收挂,还能有几分神的威风;而现在,迦尔纳血淋淋站在神的面前,却是用自己堂堂正正的气魄和坚强把神比了下去。这版因陀罗挺可爱,正法也仍在般度一方,但这一局,绝对是迦尔纳胜,凡人胜。

    阿周那跑来阻止,并不是因为喜欢和维护迦尔纳这个人本身。他对迦尔纳只有当初一起推车时加了点好感,后来赌局时又跌回负数,何况对方一直都对他横眉竖目,他也不是圣母。强烈反对到连神的面子都不给,只是因为埋藏在心底的愧疚。别人再称赞他的箭术,他也忘不了“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无辜受害者。那个受害者可爱与否、恨不恨他,根本不会改变他这个倾向。换句话说,如果阿周那在这段戏里有什么可夸奖的,我倒不觉得是坚持堂堂正正决胜负的英雄气概,而是“原则”。迦尔纳如果当初能坚持这种原则,紫胶宫时就不会妥协,赌局时也不会无动于衷。这版阿周那特色也在于此,想到会有无辜者受牵连,别说迦尔纳,连胜车他都要护着。算编剧贴金吗?可临开战时唯有他还在犹豫着怕伤及亲人,也是百分百的原著情节。他就是这种人吧。

    迦尔纳看着阿周那数落神爹,表情并没有很温柔感动。然而跟上次在摩差国时的表情一比,就看得出心里那股邪火已消。他跟阿周那一样,都是本心很软、很会为别人着想的。既然如此,何必当初?阿周那一直就这样,是迦尔纳不肯睁眼去看而已。如今他的看法有所改变,阿周那却不知他的改变,还把他当作赌局那时的盎伽王,一面对面就竖起全身的刺;于是他也狠狠回瞪过去,狠话照旧,但只有局外人才看得出再也没有以前狠了。其中复杂滋味,细想就体会无穷。

    因陀罗被感动而主动赐福,88版也是这么写。我则是到本周才想到,由于因陀罗来求宝甲,13版的整场大战都差点在第一天就以坚战挂掉而告终,恶果比我上周想的还要大。可见连神都绝不能行差踏错,不然后果太严重。

    迦尔纳其实痛得要命,在阿周那和因陀罗面前竟然始终保持镇定,真是条汉子。贡蒂独自发现了他,应该也独自把他扛回了俱卢大营,她更是条汉子。

    沙恭尼到现在还觉得战争是靠双方设局、比谁更阴险狡诈,未免错得离谱……


    203

    当初甘陀利的婚事,妙力王一家四口都是受害者。但这不意味着可以摇身一变,理直气壮地去害人。沙恭尼的所作所为只是出于私欲,到本集才终于点出。别说他,就是正经领了法旨搅乱朝纲的妲己,最后也免不了法场一刀。女娲娘娘曰,让你搅乱朝纲,没让你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来给自己找乐子;这话并不虚伪。前方已经打起来了,后方妲己还在敲骨验髓,这跟动摇商朝统治没关系,完全只为她自己爽。因此欠下的业债,将来也要自己承受。当然沙恭尼是不可能接受的,他跟难敌一样用什么都劝不回来。如果说坚战曾经太执着于自己的正法,难敌和沙恭尼难道不是更执着更冥顽?果然最后也只有堕入深渊,不得救赎。这次大战中死亡之人确实领悟了正法的真谛,连难降都不例外,就缺了他们两个。

    难敌看到迦尔纳时的眼泪是真的。我从没觉得他每次见到迦尔纳时,脑中都在主动想着:我要骗他!我要对他笑!我其实不把他当人但要假装很重视!等等等。以他个人的角度,这次绝对是比纯金还纯的真情,他连对亲爹妈也没流过泪,而这回在迦尔纳面前装流泪能换来什么好处吗??就是真情,没错。……只不过他这个人的性情太凉薄,就算能飙泪的真情也哭过就拉倒,接下来丢给医生照顾即可。沙恭尼在帐外长篇大论,把生死不知的迦尔纳说得一钱不值,难敌别说出言反驳,连说一句“舅舅,大事照办,现在我不想听你说这个”也欠奉,只是因为在内心里他也认同舅舅这套话,他的价值观跟舅舅完全相通。全心全意为别人着想,付出自己能付出的一切去关怀别人,他是真不懂。于是他能给迦尔纳的也就两滴眼泪而已,换成贡蒂,哪怕有医生照顾也绝不会离开伤者身边。迦尔纳本人看到他泪汪汪,还反过来一直安慰他,这样的心思难敌对任何人都不会有。除了两滴眼泪,他真的打从心里就没觉得需要再为任何人多做任何事。为了自己的事儿他可以不听舅舅的话,为了迦尔纳的事,舅舅句句抢白他就忽然失去原有的“坚定”,只能乖乖听着了。这样的人能有啥伟大友情?且非编剧抹黑,角色形象统一而已U U

    迦尔纳布施宝甲的用意之一原来是,生怕破了一条誓言就会忍不住一路破下去。下一条就会是杀阿周那的誓言了吧,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为了难敌……。难敌有这么个朋友真值,而且我确定就算迦尔纳亲耳听到帐外对话,心也不会变。他就是这么好,难敌给他的不管是涌泉之恩还是滴水之恩,他都涌泉相报。好块羊肉,却落在……不,我想说的是明珠暗投……不,还是别说了=3=

    罗陀的哭骂是出于恐慌和迁怒。非常真实。就是她这样的一个人用她的脑子和嘴在说话,不是编剧把她当傀儡代自己说话。如得其情,才知句句狠话里都有眼泪。编剧厉害就厉害在,短短几句话里已经暴露症结:从小坐在父亲膝头,替父母干家务活,这很折堕吗?可罗陀因为爱他,就觉得折堕。养父母的心情一直很矛盾,为了迦尔纳的优点和天赋时刻把他捧到天上,为怕失去他,又不断打压、隔离,乃至逼着他放弃梦想去给人做牛做马当车夫。正是他们的这种态度在迦尔纳心里造成落差,既心比天高,又分外觉得自己身为下贱;一边听着“你能与最伟大的君王并列”,一边在车前座被主人用鞭子抽。时刻都在为此痛苦挣扎,以至于不分对象地向全社会怒吼撕咬。他要别人承认他的才能,本来还有服务社会帮助他人这条路,可从小就被爱他的养父母堵死,心胸越来越窄,最后走上了不归的独木桥。罗陀每次爆发都在揭示她自己和迦尔纳身上固有的症结,表面在骂别人,心里未尝不悔恨自身。升车比她坚强点,所以就能吞声,她要是不大声骂,恐怕就支持不住了。

    贡蒂如果是她这样的个性,估计要跟她对骂。结果没有,也只是因为贡蒂再悲伤都比她坚强。否则罗陀话里的槽点实在太多了,比如“如果他是你的儿子,怎么会被人这样算计”……坚战他们遭遇的算计和侮辱还少了不成,其中有些是迦尔纳的份,贡蒂还一声没吭呢……

    升车和薇夏利的心情也很微妙。升车淡定了一辈子,无论儿子走歪路还是儿子即将离自己而去,他最多都只是含泪平静脸。现在却整个儿快要哭出声来,不管儿子怎么样,他总要儿子好好活着。这就是父亲的心。薇夏利是全家最先知道这事的,长兄二字说得顺口,马上又觉得不妥,于是改变措辞。罗陀不假思索说“怎么可能来救敌人”,则是以市民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普通市民的一家,只用几句台词就栩栩如生各具特色,所以我才特别爱编剧~~

    贡蒂进来之前,毗罗吒王提到,在兵力彻底失败之后,国王单独向敌人挑战是不允许的。这又是埋梗。

    五子从赌局完毕、离开天帝城开始就没见过妈妈,正在讨论工作,妈妈忽然冲进来,眼见得他们五个头上都不知不觉地冒出了仓鼠耳朵,嘴角也不知不觉上翘;当年离家学艺十几年后初次和妈妈重逢,他们就是这样甜软地卖萌。可是妈妈连点笑容都没有,一句别离情都不提,只管叫他们去救迦尔纳。阿周那以外的四兄弟,对迦尔纳的最后印象还停留在赌局时那副嘴脸,这感觉……简直太酸爽了。难怪连猛光都要吐槽。

    贡蒂在纯感情层面上究竟以谁为重,在此时就能看出端倪。不过五子就算最后知道所有真相,也不会为这个事实而嫉妒,这就是他们的美妙之处。

    话说最先看出妈妈有事的是坚战,对妈妈的话反弹最大的是无种(而不是怖军,怖军从头到尾都没吭声),偕天则最认真地要向妈妈问出个究竟。猛光既然发了言,毗罗吒王更年长更知事,也就不再开口插嘴人家母子对话。就这么小小一段,还是在写各人性格。


    204

    要不是阿周那来得巧,贡蒂已经说出真相。猛光和毗罗吒还在场,让他们听去就不好了,所以似乎不说为妙。但实际上……如果贡蒂说出来,无种和偕天去医治时就能友好相对,纵然立场不同到非相杀不可,六兄弟之间总能多拥有些美好而不是遗憾。话又说回来,如果在这时候就让难敌和沙恭尼知道迦尔纳是敌方长兄,五子又都敬重接纳他,不知道会出什么更糟糕的事。到底说好还是不说好,真不是凡人能断言和掌握的。唯有一点可以断言,在阿周那进来之前,贡蒂确实打算什么都不顾,即使面对所有人的责难也要说出来。这份心绝不可忽视。

    还有一点我是到看熟肉才发现:阿周那回营之后先去找了黑公主,两个人跑到这边就是要找无种和偕天去治迦尔纳,因为迦尔纳现在不可以死。大武士不能死在病榻上,做错事的人也不能没领受惩罚就死掉。如果说阿周那数落老爹时主要还在谈自己的感受,现在走过来谈的就是堂堂正正的公理层面,而且黑公主的理由比他更霸气。无种先前还一万个抗拒,听了这话马上闭嘴;坚战第一时间下令去救,就算迎接两支重要大军的活儿也不比搭救一个该搭救的人重要。怖军当初是唯一骂出“车夫之子”的人,现在则一言不发,对以上所有人的态度,包括妈妈那奇怪的态度毫无反对意见。他们全家都是讲情的人,更加讲理。到后来因此失去一个舅舅和两支大军,他们没有丝毫怨言和悔意,猛光和毗罗吒也不会多说半句。看看难敌那边,就会知道这一切有多珍贵。

    沙利耶会投向难敌这边,是他接受了难敌的招待,必须答应对方的条件,对方提出效忠我军,他就只有答应。说到底还是“誓言”的束缚,跟智商没啥关系。

    迦尔纳醒来后只看了一眼就猜出是贡蒂找来俩弟弟,把原本痛得没命的自己给治好。这俩弟弟还不是亲的,他就已经对他们母子三人再无半分反感,对养父母和亲老婆都没说啥,第一句话先跟弟弟道谢。一百多集以来,这实际上是他第一次用完全没任何攻击性的温和语气与心情跟贡蒂母子六人(中的任何一个)讲话,以前从来没有过,一次也没有。结果他肯好好说话,人家又不肯了。一百多集以来,般度五子从没有一个人主动向抱有善意的对方恶意攻击(算上怖军的“车夫之子”和踩莲花也一样),现在无种第一次破例了。其实不管贡蒂先前多失态,如果这次来的是坚战和阿周那,对迦尔纳的道谢一定好言回应。只是无种和偕天向来比较硬,也习惯了对迦尔纳一直狠狠顶嘴顶回去,这番狠话合乎性格,且合乎他们俩长期以来对迦尔纳的印象。迦尔纳原本很少针对他们俩,正因如此,他们的愤怒才是纯粹的义愤。可这仍旧是错的!他们俩以后会后悔死。正因为是好人,就更不能出于愤怒和记恨而用恶言回报好意,不然最终伤的会是自己的心。不可不慎之,戒之。

    以前五子没有恶意,迦尔纳还一看到他们就有火。现在无种货真价实地对他恶毒了一下,旁边老婆差点委屈哭了,养母立刻怒了,他本人却一点脾气也没有。不是逆来顺受的苦情小媳妇忍耐,看眼神就知道,他只是真心觉得我弟弟真可爱!哪儿都好,想不起来要生气!妈妈不跟般度家的儿子走,宁愿留下来照顾自己,他也很领情,197时的怨气荡然无存。绝不会再想,你对非亲生的儿子都这么好,当初为啥丢了我,我好嫉妒好恨啊,之类。本来他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般度五子现在还都不知道。既然他是这样的人,过去何必那样对待他们?他们一直是这样的他们,你现在都能喜欢,最初何必不去爱惜?这个问题我想他也是反思过,并且后悔了的。不管只出于善良本心,还是确实认识到了过去对他们的不公,只要有这点好意就值得夸奖。我还是忍不住第一百零一次说,但凡他对人一直是这样,从那个教人打猎的射箭老师到般度族全体,世上哪个好人会不爱他??而他偏要走一条让自己天天唠叨被侮辱、没尊严的路。越是知道他本质的好,再去回想一百多集以来的种种,才会越觉得他跟着难敌时那副恶嘴脸是真正的折堕,比童年操持家务和坐在车夫老爸膝头更糟蹋呢。唉,随他吧。

    两支大军有四十多万人,沙利耶就这么当着俩外甥的面带着四十多万人投了敌营,难怪外甥要气坏。无种一气坏就要杀了舅舅,偕天则要杀了出主意的沙恭尼,是他们俩不同的特色。沙利耶的坏嘴更有特色,听着他的风格再回想当年玛德利对贡蒂那套,会发现摩德罗人的风格所在:骂人总是从你想不到的阴损角度,而且全不在乎对方听到后的感受,就这么毫无顾忌地说出来,打我啊,你TM有种就打我啊~~不打我就回房睡觉去了啊~~。这样。无种自从本集开了戒,以后骂起人来也是这种摩德罗风格。

    我们不能动怒,也不能被仇恨驱使,当前有更严峻的问题——说这话的竟然是怖军,真别把他当莽张飞看待,更别说李逵啊罗士信那种了……


    205

    88版里贡蒂和毗湿摩也谈过好几次话,我在88版笔记里都有详细记录。和那些相比,这版的毗湿摩说话真是有中心又关乎实际。讲到迦尔纳跟自己的关系,他会一丝不苟地讲清楚,他不是般度的儿子,不是我孙子,我和他没关系!但贡蒂诚心来请求,他就会帮她一把。不但有相助的好心,还会有行动。这态度在五子初次带黑公主回到象城、谈起瓶首的时候,他就表露过。这里又呼应了一下。不过他的行动一向只有诚意、没多少实际效果是真,等他死了迦尔纳还是得上阵,问题还是得不到根本解决。算了,不能指望连活着都没劲的老头子承包这些。

    沙恭尼对迦尔纳表现出赤裸裸的轻蔑,难降在旁边也一脸坏笑,迦尔纳显然不高兴,可也没激烈抗拒。毗湿摩拒绝迦尔纳参战,虽有自己的理由,看上去却像彻底否定了他的才能,言辞还非常不客气。他当然还是不高兴,可我看起来委屈隐忍多于愤怒。现在我才发现,自从知道自己不是车夫之子以后,迦尔纳忽然没脾气了?!不再别人任一句话就跳起来“你歧视我的出身!!”,也不再大谈平等,几乎完全变成了一个秉性温良的人。好吧他本来就温良,先前总是一点就着,无非出于邪火。但邪火到底怎么灭的呢……难道真的因为知道自己出身不凡,不比任何一个看不起车夫之子的人要来得差,心情就好多了吗?火灭之后的他,不再心心念念撕咬好人固然很好,对恶人的抗拒力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来得低了。温良,反过来也有软弱之嫌。

    难敌先前在舅舅把迦尔纳说得一钱不值时,没有半个字异议。现在毗湿摩同样(在表面上)把迦尔纳说得一钱不值,他就出声反驳,还跟一军统帅硬顶,宁可不要毗湿摩也要迦尔纳。沙恭尼照常放狠话,他也立即说“不要侮辱我的朋友”。我刚想说一天没过他怎么就转性了,难敌很快自动招供心路历程:全军最强的三大将,两个都跟般度五子亲近,肯定靠不住,关键时刻也不会痛下杀手。迦尔纳是三个人里唯一一个他能百分百掌握住的,也是最确定无疑会狠狠杀掉五子的,所以必须留在战场上。那就难怪了,难敌同学还是没转性嘛。

    迦尔纳在被他“慨然支持”的当时感动到不行,事后听他倾诉完心声,知道没那么令人感动了,也没因此沮丧。本质上迦尔纳还是个线条比较粗的人,一旦对谁好,一般就会一直好下去,不会去想你今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爱我几分,在你心中我占百分之几,如果不足百分之五十我就要跑路……。奎老师曰,牺牲不是讲酬谢讲代价的。迦尔纳对人好起来的时候心就是这么实,温柔贤淑顾全大局;他只是对不够亲近的人缺乏理解和同情心而已。

    毗湿摩听到难敌说要罢免统帅,心里可高兴了,眼睛都亮亮的。隔天早上难敌那边却搞定,迦尔纳还是不上场,他还得当统帅。老太爷一定很郁闷。

    现在真正的天下第一武士其实是毗湿摩,我不懂迦尔纳为啥从来没因此针对过他。打过三百多场胜仗,还是不能超过毗湿摩的威名,对超越阿周那也没啥用。各国将士都承认毗湿摩的号召力,但在般度方、各国国王甚至象城士兵的眼里,迦尔纳却没啥号召力的样子??就算在精校本中,别人说起他来也老跟难敌扯在一起,公众号召力略低啊。不知是不是跟难敌跟得太紧的缘故。

    迦尔纳对难敌说的那番道理很好。可为啥他都能想到并说得这么好,难敌却丝毫想不到?论为王的素质,原来难敌连迦尔纳都超不过吗……

    说着说着迦尔纳又抱怨起命运来。毗湿摩要真擒住了般度之子,难敌下令处死,我也不认为他会求情。196集时我说过,他现在动心只是因为知道对方是弟弟,不是打心里觉得自己过去做的事从理上就错了。这问题到现在仍未解决,现在的他,还是听不进奎老师讲课的。

    是说当难敌倾诉“只有你会帮我杀掉五子”时,真有弹幕觉得他被迦尔纳背叛,吃亏上当被欺瞒了。这些人真是难敌的心灵之友!


    206

    大战前夜,小伙子们都在积极练习。他们应该知道可能会死,但还是斗志昂扬。年轻真好啊。

    现在换成阿周那像不久前的黑公主一样,满心依依不舍和顾虑。(不愧是当妈妈的……)所以他后来才需要薄伽梵歌。黑公主倒是豁出去了,看孩子们和老公们坐在一起说笑吃喝,她能和妙贤一样微笑。勿以日后之悲而抹消今日之乐,起码现在,她是开心的。

    薄伽梵歌的起点就是现在。阿周那需要有人指引,奎老师也已经准备好指引。不过真到薄伽梵歌时我怀疑我看不下去orz

    双方出阵前祝祷的歌曲都好听极了,每个人也都祈祷得很认真虔诚。这两首歌以前都用过,一首是贡蒂敬神时用,一首是湿婆在阿周那面前现身。俱卢方领先喊礼赞大天的是难敌,般度方却是黑公主,她果然才是真正的队长。

    毗湿摩成功地阻止了迦尔纳上战场,自己却得出去顶包,心情确实郁闷。德罗纳就没这么复杂,以他的美学,现在估计对迦尔纳已经讨厌透了,正眼都不想看。迦尔纳一律逆来顺受,看得出还是不大高兴。别人到底为什么看不起他,他还是没明白啊。

    贡蒂先前再哭再纠结再努力挽回,真到开了战,她就不会给儿子们拖后腿。五子的性格中所有坚韧成份,应该都是遗传自她。

    正式开战镜头其实拍得也还算豪华,绿幕加日更能做到这个效果真不错了……

    坚战在开战前还要礼敬敌方各位尊敬的长辈,在难敌和沙恭尼看来无疑是SB举动,但这本来就是正法之战,两边都没有这份尊重之心的话可如何了得。当然一句归一句,坚战的战前致意还是88版我比较喜欢,所有细节都能看出整部书所代表的文化,而且有趣。去掉尚武阵前倒戈真可惜。

    “宽恕的时机早就过去了”,真是金句。恶人以后需要宽恕的时候就不这么说了。

    德罗纳怎么参战,剧中没拍,大概是为了省事。但只要看他儿子的德性,也能猜出一二。从现在起他就很颓唐,爱徒们来致意时他连头都抬不起来。这种精神状态,难怪后来两头挨骂。

    阿周那才需要薄伽梵歌,坚战不需要。究竟该怎样取舍,我想他在这时已经完全有所觉悟。


    其实应该还有别的什么没写到,但就这样吧……


     

    摩诃婆罗多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