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30

     

    熟肉随记207-212

    薄伽梵歌讨论组万岁!——这个必须叫一下……


    207

    坚战跪请老祖父下令开战,是对敌阵中尊敬长辈们的礼节和尊重。难敌兄弟俩和沙恭尼听了都甚喜,德罗纳则是一脸看不下去,估计内心都在用不同语气嘀咕“这家伙又犯傻了”。得亏他跪的是毗湿摩,如果是沙恭尼,马上来句“你们赶紧投降”,不就全完蛋了么!!——但别忘了,坚战跪的本来就是毗湿摩。知道老爷子毕生正直,才以正礼坦荡相待。那场赌局之前,他对谁都是这样,那之后才学会了把忠奸区别对待。对面若只有难敌和沙恭尼,我想他就不会有这一番跪请了。不过万一毗湿摩一软弱,竟然下令他投降又如何呢?在看后面薄伽梵歌大课时我才想到,“对战争胜利的期许和执念”大概坚战本来就没有吧,上周他面对束发退战事件时的坦然,或许也缘于此。真要这样他反正不会气哭和放火自杀就是了。

    毗湿摩的选择,当然就是慷慨应战。他喊出那句“愿你得胜”时的荣誉感,难敌难降和沙恭尼是绝不会理解的,而坚战可以。我最近也想通了,这位老太爷毕生行止都是按着罗摩时代完美武士的标准来,就算因此吃亏痛苦,也从未改变。他是一种旧时代的活榜样,就像博物馆里一辆伤痕累累的二战老飞机,或是一辆老旧的独一无二限量版贵族跑车;要论现在开起来能飞多远跑多快,它可能一钱不值,然而实际上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价值,值得人们尊重珍惜,以及在它强行起跑终至当场解体时给予哀悼。一个时代也随它而去了。再回忆起它当初出厂时横扫蓝天大地的英姿,谁能不怅惘……。

    持国到今天才把二十几岁起争强斗胜的心彻底灰了,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可怜的瞎子。他这个人也有趣,明明文武双全资质出众,生于王家坐了王位,没有什么道理是不懂的,可却一辈子都学不会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不但对任何人都无益,自己也从没有啥时候真正地骄傲快乐过。现在他知道为奶奶哭泣了,也知道和甘陀利相濡以沫,但当年又是怎样对待她们?今时今日再主动补偿都已无用,何况他还仍然没有主动补偿的心思和行动,只是被生活挫磨得不再有底气去伤人了而已。本集里他求的只是自己平静,从头到尾他心里只有自己,没学会也没打算去爱别人。再大的悲哀也无法改变他这一点。

    甘陀利不要天眼的理由太戳人。她也跟持国一样虚度了一生,现在若得视觉,过去的主动放弃视觉更显得傻。儿子们还是可爱小宝宝时她都没肯看一眼,现在却专门开发视觉去看他们死吗??太悲哀,不如逃避——这应该也就是她后来完全没去听全胜直播的理由。我特别能理解这种心情,但也还是那句话:这样的人最后一无所获虚度光阴,不是最正常的事吗。

    贞信直活到大战开始这一天,可见之前象城王室的所有事情她都活着知道了。不知心情如何。有大贤者儿子在身边开导,她应该不会寻死觅活,但细想依然凄凉悲哀。此时千万不要去想本剧第一集,原来一切都是空。广博仙人的演技也好,过去他都是一个洞悉天机的老仙人形象,唯有在这场里看得出是个有母亲、有儿子、有亲族的人了。总体还是超脱凡俗又严格的仙人,人间情感都在他细微眼神表情之中。

    维杜罗对于贞信之死,悲伤比持国还要强烈。奶奶其实没多宠爱他,最开始还打算不认他;可她也曾认可他的努力和才能,认定他能当一国首相,还怕持国即位后苛待他,赶紧在那之前给他册封。大概这就是亲人,有多少嫌隙,就有多少值得回忆和感谢的片段,最终还是依恋不舍居多。

    激昂婚礼前那堂大课,般度族想通的是“不要害怕自己的牺牲”,现在阿周那思考的是“对方的牺牲”,两者之间没啥冲突。按说,作为一个眼中只有鸟目的武学天才,他不该关注这么多,似乎更没理由去关注敌方,思考“我们既然为正法而战,杀掉对方会不会反而违背正法”这类问题。可他就是会,过去两百来集都在铺垫,五兄弟中最不惧战争也最可能为这种事困惑犹疑的就是他,其他四个都不会,虽然原因各有不同。而且他不是学渣!重要的事说一遍仍然重要!!从现在开始的五集里,老师每句话他都在听,不断提出问题,全都问在点子上;会总结,也会思考。这才是真正能出研究成果的人呢。

    既然进入教学模式,奎老师又一次巨严格起来了……


    208

    这集开头还不能算是正式的薄伽梵歌,说的都是实事。本剧和以前一些版本不同,清楚说世间就是有黑白正邪,这是一场正法之战,不是狗咬狗,也不能因为战争残酷就喊着哎呀何必呢还不如不争~~。但实际上,认为自己是正义的、认为自己扫除对方的行为是正确的,这种想法相当危险,太容易反过来变成邪恶。要掌握其中尺度,起码先得完全明白世间所有人事物都有两面性,对方的所有邪恶你必须记住,也了解邪恶在何处;对方的善和自己的错误,同样要看得清楚,牢牢记在心中。只想着其中一项而对其他视而不见的人,没资格谈正义。同样认为自己是对的、扫除对方是正确的,难敌方和般度方有何不同?答案就在这儿,光这点就有质的区别了。以上跟印度传统哲学无关,纯粹是现实生活中随时可用的事理。薄伽梵歌不必人人都懂,但这半集的道理如果现代人们都明白并遵行,起码网路上就会干净和谐多了。

    说回正式剧情,奎老师用半集时间让阿周那对原本的观念完全懵了,脑子先清空,然后才教他道理。这教育方法也很标准。毁灭是更始的基石这类话,过去他就一直说,现在只是正式来讲解。本剧编导颇有野心,一段段从原作梵文到白话文讲解,顺便联系剧中实际,是真想要广大青少年观众明白这部经典的含义。88版就……拍得十分无聊,好吧也因为我看英文不认真。英文字幕在说到原文时就给你个章节数字,具体内容请自行去翻书。当时我的笔记就写着感觉黑天是神棍,而现在看这版觉得真是“神”。并非厚此薄彼,实感而已。

    阿周那只看到了战争的毁灭性,没有看到战后的新生。这也是犯了看事情只看一面的错误。毁灭之后必有新生的道理,对于几千年前的人来说应该是太有创造性和启示了。另外!把这周更新全部看完后我才发现,老师每集讲课的内容也不是孤立的,必须全部结合起来看。好比你看完这集可以吐槽,照这么说谁都可以打着必有新生的旗号去毁灭、去排除异己了么?后几集就说到真正的贤者应该怎么想怎么做。真正做到这些的人,岂会随便去排除异己施加暴行,纵有斗争,又怎会只有破坏而无建设呢。事物彼此之间不孤立,有发展有联系,这道理我中学就记在笔记里,却到今年才特别有感受。

    阿周那每次说我不懂,后面必有问题提出。跟所谓的学渣真是两回事。

    话说薄伽梵歌要到下集才算真正开始。我第一次知道它是中学时看《章西女王》,女主从小熟读此书,经常在心底思索复诵。那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但我一直不懂,女主的人生为啥要这么艰辛?也没尝过婚姻和恋爱的欢乐,还要纠集兵马强行出头去跟厉害的英国人打仗,最后手下们和她自己都年纪轻轻死得好惨。为什么她要战,为什么到生命最后仍然淡定如常?看完本周更新,我觉得我好像多明白一点了。


    209

    薄伽梵歌中译本的每个字我都看得懂,可我就是不明白世界由啥组成这类问题跟阿周那的困惑有啥关系。这点上真要再三感谢本周翻译校对!!只看生肉时,这几集我完全是在晕菜中度过的……

    好,老师开始讲课。首先颠覆了元素构成肉身、肉身决定一切这种似乎那时蛮多人认定的理论,提出三性,并用俱卢军中各位的实例来讲解。一旦明白了,来分析般度军成员也不是不可以。坏人中有些是蒙昧的,有些则是知法犯法脑袋清楚的,好人中也有糊涂不明的。看其他故事常会看到实例,过去我也想过,只没想到几千年前人家就形成理论了。

    阿周那问,既然人有三性,那一切岂不早就决定好了,谈何斗争和正法?这又是问到点子上,然后老师才说,人也不止是三性或其他几种几种东西的简单组合,总的来说有“灵魂”在,它绝不是简单的幽灵或者零点几克暗物质,而是更复杂的东西,不因外力而改变,不死不灭。肉身与灵魂的关系说来玄妙,但只要知道生者必死、死者必生,无形中已经开始解答阿周那一开始的困惑了。本剧中那些恶人也正是不明白这些,把自己和他人当作彼此割裂孤立的存在,又不明正道,追求肉身享受(不止酒肉,还有王权),缺乏同情和同理心,有如珠宝失去光泽。教育乃至惩罚这种无知之人时,要看到宏观效果,最终本质还是要让他们去除蒙昧,回归于无上我。……嗯,大概就是这样吧。从贞信到难敌,他们犯过的错大小不一,说穿了都是可以用这个理论去看待的。拿最朴实的话说,如果真正明白别人跟你并没有什么不同,对别人的伤害就等于在伤害自己,世间就再无残虐和强人所难了吧。

    阿周那曰,既然万物都是我,那我现在去打人家不就是伤害吗,不就违反正法了吗?真乃学霸,每次都问得这么准。我忘记原书里他有没有这么会问了,如果没有,就是编导让他问得每次都合上要点,引出老师的进一步阐述。总之最先写出他这些问题的人也很伟大!否则我们怎么能看到下面的内容呢U U

    作为一旦有目的,就成为行动,并受“果”的约束。啊我当初对霹雳里天之佛的看法就是如此……说来话长,在这里就不说了。原来又是几千年前就有的。所谓经典,不管哲学、故事还是诗词,共同性就是你有再多现实感悟,枉自在心头翻滚多日,回头一看原来都在那里头早就清清楚楚说出来了……


    210

    阿周那在担心此战之后谁会死,大家会失去什么,会不会违背正法。但现在老师直说了,如果你没有这些期许和顾虑,又何来失望和悲伤?战争还是那场战争,风不动,旗不动,动的是你的心也。通过前面那一课了解了万物皆为无上我,就能减少甚至摒弃欲求,解脱悲喜。学霸阿周那又抓住了要点:比起这么麻烦还必然受缚,啥都不做岂不更加干净?老师的解答就跟剧中实际情况彻底接上了。善人既无欲求,有时或许就不去争取,落得让恶人猖獗,占据世界。毗湿摩是如此,般度是如此,当初乖乖接受伯父的镣铐准备遵旨坐牢的坚战也是如此。他们都是大好人,可正因为好,才更容易去包容邪恶,而看不清包容邪恶即是对善良和正法的伤害。所以放弃和逃避不是正法,正法是要坚定地去做,但不存着得失的恐惧和执念。连对亲人的爱都可以不计较不执着,但该做的就要去做。

    这话很好地解释了本剧贯穿大半的家教失败问题,持国难敌都是家教的失败成品,扩大点说,沙恭尼甘陀利迦尔纳那些也是。比起教他们真正的爱和正法,他们的父母更关心自己的期许和欢愉。是的,妙力王夫妇也算在内……儿子长到几十岁随便草菅人命,他们只是叹口气表示没办法。女儿出嫁前他们极之宠爱非要找完美女婿,定亲后百般隐瞒,对女儿在婚礼上的错误选择又不去干涉和教育。升车和罗陀就更别提了。或许他们和我们都是凡人,不能用最高标准去要求和打低分,但起码内心要有这个谱,并且尽力去做。勿使业果为动因,亦勿痴执无为过。就是这个理儿。而且要真正做到彻底,强制自己逃避诱惑并不是真正的弃绝欲望、不求果报,反而是更深的执着;只有真正不以得失萦怀才能走上正道,反之,被希求不满的人性所迷,就会步步走错,终至毁灭。本剧中的实例也有不少,可不止难敌一个呢。

    阿周那作为学生也在边听边进阶,现在问到具体行为上。老师讲得很清楚,所谓虔信是对无上我的信任,不是现在现实中那种求神拜佛相信天上会掉钱的信仰,那种在前两课里就已经被打叉了。奎师那说信我,我就是无上我,这不是要你去膜拜奎师那这个人,必须认识到你自己跟他一样,也是无上我。现世邪【防屏蔽】教钻的就是这个空子,让无知群众去膜拜偶像妄想解决一切困难,所谓奉献就是送钱送女人。如果信徒真能听懂本集的道理,也不会上这个当了。大神从一开始要你信仰的就不是一个具体的某人啊。

    这几集里演员演得是真好,演出了“打心里就是理所当然这么认为”的自信。于是我想起来,看88版这段时会觉得黑天像神棍而非神,就是因为演员有一种我特别想说服你啊~快听我的吧乖~的气场。毗湿奴大神本身都谦和得很,但现在说的是宇宙间的真理,他没必要和颜悦色循循善诱,只是说出他这个世界的真实罢了。至于阿周那能不能理解……正因为能理解他才会说这么多嘛,不然为啥不去跟持国说?


    211

    我是XX、XX、XX,非男非女,是虚无,是万物,是一切。这话,个人觉得与其说在形容富天之子奎师那或大神毗湿奴,不如说是在形容“无上我”。所谓对无上我的虔信,就体现在做正确的事,让所有思想智慧和情感遵从无上我的精神,而不是送钱或卖身,也不是无条件服从于邪恶和蒙昧。如果遵从的不是无上我,而只是某个别人的意志,就难免出错。迦尔纳固然是个反面教材,如果阿周那不去明了无上我的真意,只听从自己二表哥的指挥,也同样糟糕。牛增山那集结尾,因陀罗对奎师那说,如果你不走正道,你的追随者也会误入歧途。可见对谁都不能盲从,无论对方是难敌、沙恭尼和奎师那都不行,那只是铁链和金链的区别,总之还是锁链。应该遵从和虔信的只有自己,但又不是自己的私心妄念,而是真正的、体现于万物之中的真我。

    要做到这一点,起码得先知道有这么一个万物的真我存在,以及私心妄念贪欲的不必要。所以还真得先学完前面两课,才谈得到这个问题。肉身也非可有可无之物,灵魂要借助它来实现提升。对于怙恶不悛之人,毁灭他们的肉身也是提升灵魂的一种方式,当然前提是他们毫无悔改之心。最近看济公全传,跟济公作对的人有些只受惩戒,有些就丧了命,有些后来还大走好运,其中分别,也只在悔悟二字。无论如何都不知错悔改,真的就只能超度了……现实中也不是没这种人。古今中外,都是一理。

    虔信不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心境,奉献只是它的第一步,修行仪式只是拂拭尘埃、提醒自己勿忘本心的一种形式。这道理跟现在我们身边的宗教信徒一对比,也特别有启示。加上后面列举的具体事项,可知能做到这些才是真正对无上我的虔信,每天磕头一万次反而没用。光是不求果报这一点,估计现在信教的就要少一半……。

    阿周那已经听进去并总结了,他要是有课堂笔记,一定写得非常漂亮。然而他还是有问题,照这么说满战场几千万人都是无上我了吗?真能这样吗?求老师给验证一下呗~一旦亲眼看到确实有,他心中唯一残留的困惑就消除了。这一场显现,我觉得还是必要的。而且并非毗湿奴大神显神力,阿周那看到的是全部的一切,是万物本相,不止一个毗湿奴或毗湿奴的化身。梵天湿婆毗湿奴哈奴曼及其他一切,都不过是无上我的一个变相。咦,说到这里,我忽然有点明白那次黑公主的薄伽梵歌里提到奎师那降生时的神迹不是奇迹、也不是神的力量,只是每个人只要笃信正法都会有的力量,是什么意思了……力量本来就在每个人的心中吧。


    212

    投向广岛的原子弹跟时神和毁灭相关,颇得正法真意。

    阿周那直掉眼泪,我过去都觉得是看到二表哥忽然变成神了很震撼,现在才明白是学霸看到一道旷古绝今的题目被解了时的激动。一旦课程讲完,奎老师就又变回和蔼可亲又有趣的二表哥了,挺好。

    学霸此时似乎已经看破世间一切真理,但后来激昂死时他哭坏了,射迦尔纳时又犹豫万端,88版里也一样。该说什么好呢……一方面他是无上我,一方面他也是贡蒂之子阿周那。神话大英雄除了神性之外,人性的鲜活才是魅力之源。

    奎师那回到马车上之后的那首插曲,歌词概括了课程内容,语调也特别温柔,大概就只用在这里唯一一次。总结可以用歌唱出来,不愧是印度。

    全胜毫无疑问能看到这次授课。某部剧里他被宇宙相吓得要死,不停赞颂黑天;88版和13版里就听得蛮高兴的。88版里持国边听边耍宝,13版持国到底没那么JP,所以只是烦躁,并不说那些特别掉人品的话,比如“别跟我提什么行动瑜伽!阿周那用心打仗了我儿子不就糟了吗!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之类。还是符合他基本形象的,这版持国有种种错处,但不是脸谱化丑角。(我没说88版就是……。)

    真打起仗来倒就这样了,第一天,毗湿摩显示了战场老将的经验和定力,但难敌和沙恭尼完全不鸟他。说起来,沙恭尼就没有战争经验吧……。


     

    摩诃婆罗多

    评论(3)
    热度(30)
    1. 『时光之井』剁手鬼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