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1

     

    熟肉随记213-218

    213

    毗湿摩一出手,般度军处于劣势,但坚战还在“瞻前顾后”。要保护军队,又要保护自家孩子们,为此宁可让自己身边空虚。我倒是就欣赏这样的他,别看88版那位坚战跟13版大有不同,在这方面可没啥区别,都不是满脑子只有自己利益和死活的人。这版偕天似乎最能理解大哥的观念,不愧是五兄弟里除了大哥之外最稳重的。

    木柱王指责德罗纳在赌局时没能挺身而出保护好友的女儿,还真没说错。换到现在,一群男人欺辱妇女,座上有德高望重之士跟她爹是过命交情却只安坐不动,照样招骂。13版已经加了很多德罗纳的努力和挣扎,不然按老版那么演更招骂。哪怕观众可怜他而不骂,木柱王绝对有权利骂。要说“五子也犯错了为啥不骂五子”嘛,好歹五个女婿已付出十三年流放的代价,期间把女儿照顾得比较好,这次也努力战斗,算是多少折过了;德罗纳不但没什么可折的,现在还拿起武器帮着难敌干架。不管内心多痛苦,刀枪弓箭照样动起来。还不许木柱王本人吐槽?看在德罗纳清楚明说“我罪无可恕,必将受罚”面上,我个人对他倒没啥继续吐槽的欲望。就算以后把木柱王杀死,也只是战场上你死我活,没什么谁对不起谁的了。

    马勇单挑般遮丽五子中任何一个应该都能赢吧,毕竟战斗经验摆在那儿。他要是现在用这点优势杀死向山,甚至把五兄弟全杀死,其实都没什么可吐槽的,道理同上。后来会受惩是因为手段太下限且毫无悔改之心,而不是“竟敢杀未成年人”,这点得搞清楚。

    既然意识到毗湿摩始终在按传统武士精神行事,也就不必吐槽他打得如此投入了。传统武士岂有放水之理,而且按照传统坚战只会被擒拿,又不会死~~。至于坚战一旦被擒,能不能有活命机会?般度军既败,老太爷前段时间信誓旦旦的正法又要如何昭显?传统武士的世界里可不会有这种问题,所以他才不会去想。更不会想到还能有主帅下令擒拿、下头将领不听,悄悄把坚战给集体剁了的事情。活得单纯还真是好啊=3=

    木柱王不算一流高手,如果对上一流的,就有生命危险。但每次他好似有危险时都会出现强者来救,看生肉时我因此还一度以为他几次逢凶化吉,最后就不会死了呢T T

    阿周那这时还对德罗纳礼敬有加,德罗纳也坦然受之,歌词顺便赞美了老师的格调。到后来,是德罗纳自己把这份尊敬和自尊给消磨了。可惜可叹。

    无种和奇耳吵架时,已经显示出了摩德罗人的风采XD

    般遮丽的五个儿子,加上激昂和优多罗,七个少年都是第一次上战场。以这资历来说,他们的心理状态与实际表现都相当出色。13版比88版多的只是几个细节,例如向山在被马勇击落马下后的镇定态度,少年们奋勇冲杀的画面;其实很多东西就在这些细节里体现出来。

    毗湿摩在行兵布阵方面让难敌和沙恭尼都不得不服,所以说……好像没人认为迦尔纳在这方面能取代毗湿摩呢=A=

    难降到底是个蒙昧之人,思路也直来直去,老太爷说要擒获坚战,他也只想擒获。而舅舅说了要杀,他也马上觉得甚好。这不是蠢,是心智未开。编剧这时想必已经想好了关于他的结局,才会经常点出他的“蒙昧”而不是邪恶。

    激昂让优多罗放信号弹召唤大家回来救援,时机足够早了,可事实证明还是不行,没一个能真正及时赶到的。毗湿摩制定的擒拿坚战计划完全按照预计进行,只差在他被激昂拦住,没能随时监督和制止难敌痛下杀手,否则应该能成功把坚战活着抓回象城……。等等,这个结果会比较好吗?还是算了吧谢谢。


    214

    毗湿摩初见激昂,还只诧异这员小将怎如此之跩。一听是阿周那和妙贤的孩子,他表情马上不一样了。简直是活生生一幅老树新芽的画卷,当年阿周那还是个小孩子,如今连阿周那的孩子都成为英姿勃勃的战士,怎不叫老人家感慨万千,那份感慨足够让屏幕外的观众都感同身受。起码他还记得对面是值得珍爱的亲族晚辈,就比难敌强多啦。

    激昂没被老太爷几句话劝退,是想一夫当关,不让这帮人冲过防线去抓坚战。但后来就是少年热血好强争胜了,眼里只有毗湿摩,全不管难敌他们趁虚而入。这合他自己的情,于理上则有点不应该,被老太爷教训一下倒也必要——虽然,他最值得后世传颂的也正是这股宁折不弯的少年锐气。大战第一天的情节基本都是13版编剧为拍得好看而原创,不必太深究,只要还是该角色会想会做的事就好。

    13版和88版毗湿摩的演员都是四十上下年纪粘一脸白毛装老头子,但13版硬是特别英姿飒爽,真有当世第一高手的气度风采。白胡子老太爷跳下马车走向激昂时那个精气神,丝毫不比当初到犍陀罗国强势提亲时逊色。在他擅长的领域上,他就是至尊,就是战神!连我都忍不住要HC一下。……可就是看到他这么强,才越发觉得神一样的武力被浪费掉了,奎老师后来对他不作为的责备没有错呢。

    此时毕竟才第一天,沙恭尼要杀坚战还得走走形式,强行让坚战跟难敌来场杵战。如果是十几天之后,肯定三人乱刀齐上,坚战抵住前面的袭击,后面两个人就戳他背后两刀……。不知沙恭尼到时会不会后悔在这第一天还是太文明了点。另外他们三个都低估了坚战的斗志,一对三能撑到日落而不死,基本功、斗志和智商不但缺一不可,而且必须都得是杠杠的。我在看之前真没想到坚战能拼到这个程度,难敌他们几十年对坚战的印象都是软趴趴,肯定也没想到坚战这么猛。因而可以说,沙恭尼本次的策略已经算失败了吧……撺掇沙利耶投标枪是眼见即将失败时的最后冲刺,结果还是被搅和了。后面那么多天,俱卢军再没机会把坚战围在中间重来一次。总的来说还是坚战自己争气,且争气的角度很对。激昂死抓着老太爷不放就有点角度错误的意思了,尽管不懈斗志本身并没啥不好。

    坚战和难敌的身形不断在动,沙利耶必须花很长时间来瞄准,期间被优多罗发现并赶上,倒也合理。作为一个初上战场的十五岁少年,除了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优多罗没有其他办法可阻止,然后就真这么干了。别说小孩子成了战争炮灰之类的话,那一刻他是完全想清楚了的。曾几何时,面对难敌的一支大军他就吓得屁滚尿流,但此时此刻,在人山人海的杀戮战场上,他不但凭真本事从日出打到日落,还无畏而清醒地用自己的生命去换来了主帅的平安。

    优多罗只是个大时代中的小人物,事实上精校本和普及本里对他的死写得都平平淡淡,没有任何看点。可或许他在巨苇大姐的马车上吓得不会动的场面太富有平凡人情味,后世编导总是爱拿他作文章,而且都是绝好文章。没有什么比平凡的人性更亲切,也没有什么比小人物的奋起、平凡人性的升华更加激动人心。13版在所有优多罗相关的平凡人性描写上比88版略逊一筹,然而那种升华的感觉独一无二。这孩子是英雄,是拯救整个般度军的英雄;他不是神的儿子,只是个会吹牛会吓尿的十五岁大孩子,然而大战的第一天属于他。只属于他,而不属于当晚兴高采烈庆祝胜利的俱卢军。


    215

    看熟肉才意识到,妙施王后跟黑公主和至上一起站在那儿等男人们归来,看上去还挺和谐的。她脸上再没一丝刻薄相,跟身边另两位一样,心中只有对亲人们的期待和担忧。编剧不用多一个字写她们的心理活动,导演演员给力,观众只用看表情和眼神。黑公主最担心儿子,看见五个儿子都没事,表情顿时松动,暂时也不管儿子们为何垂头丧气。妙施王后的老公走得很前面,显然她已经看见了,表情也松弛不少,只管在人群里找儿子。至上肯定也能看到爹没事,但就数她表情最紧张,因为她最关心的是新婚才四个月、正在最甜蜜时的丈夫。要等见到丈夫没事,才会想到同胞亲兄弟——但已经没时间给她缓冲了。同样看到优多罗的尸体,至上公主顿时跑过去,妙施王后却有短暂时间站在原地一动不会动。这都是横跨几千年仍不变的人心人情,现在的观众也都会懂。88版这段有其绝妙之处,13版看似另辟蹊径,实际上都只是抓住最朴素的人情罢了。

    妙施王后在这一场的演技要打高分!一声没出,不吵不闹。道理她全懂,丈夫儿子会战死她也不可能完全没想过,只是事到临头仍然摧心裂肺,没有撒泼哭闹的力气,甚至连眼泪也涌不出来。但你能感受到她的悲伤,不是说呆站着就跟没事人似的了。本剧中大战的各场葬礼,相关人员的表情都特别到位(虽然一关机就开始搞笑)。

    至上的悲痛演得也挺好,演员当然还年轻,不过用心去想想就能抓住那种心情。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半年前还在一起玩耍吐槽,就昨天还精神百倍,而现在要走了,不再会动会说会笑,以后世上再也没有这个人了……。对于十几年生活在蜜罐子里的女孩子来说,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换我设身处地想一想,眼泪都会飙出来。

    优多罗死后,尊王给他抬担架,爹给他摔罐子,可谓备极哀荣。只是,身后的哀荣永远不及青春光辉的生命力本身。祭祀建庙?流芳百世?只要他能活着回来,这一切都可以不要。若能品味这种五内摧伤的感受,才会真切体会什么叫作“乃知兵者是凶器”。如此悲惨的离别,以后还会发生在更多人身上。战争就是这么残酷,难敌方的兴高采烈只是愚昧而已。(迦尔纳也兴高采烈……好吧随便他)

    88版旁白非常着重阐述战争的残酷性。不过“乃知兵者是凶器”,下句就是“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圣人时刻记得这是罪恶、是不得已,而始终还是要用。这世上总有让圣人都不得不拿起武器的情势,同样拿起武器,愚昧者在狂笑,圣人则明白即使佳兵也属不祥。此种道理,原来古今中外真是相通的。

    毗湿摩和沙利耶不参加欢庆活动,除了不想跟难敌玩,更重要的是想照顾伤员。少数的战果,抵消不了他们的牺牲。难敌他们进来可不是看伤员,而是找毗湿摩呛声来的:老爷子你不给力啊!以后再努力点行不行!——拜托,第一天的战果全靠毗湿摩好吗……。我才刚注意到迦尔纳看毗湿摩的眼神也有几分得意,地上那些伤员难敌当没看见,他也当没看见。笑嘻嘻眼神的潜台词是啥?别告诉我是对毗湿摩率军获胜的喜悦和祝福哦=A=

    今日胜利可能是明日之败,这不算纯吐槽,只是老战将的经验之谈。一天小占上风不代表什么,后面还很漫长。哪怕毗湿摩跟难敌关系很好,这话他一样会说,但因为关系不好,他说了也被难敌和沙恭尼当成屁。遗憾的是看样子迦尔纳也一副“吾友你不要跟这吐槽老头一般见识”的神情,过去三百多场仗不知怎么打的。88版写迦尔纳就很精分,这版虽然已经很努力,看来还是不免精分嘛。战前开会时对毗湿摩的尊敬有加、对其在军队中的价值认识不是挺高的么,现在去哪了……

    前十天内般度军一直在下决心要杀死毗湿摩,如果杀不死也要让他丧失战斗力退出战场。问题是,就算他们真下得了手,没有束发就真办不到。前面用激昂来刷了刷老太爷的惊天本领,或许也就是在点出这个事实?


    216

    不但毗湿摩不是晚辈们想杀就杀,连德罗纳,就算猛光有着天命,要靠真本事杀他还是没辙。猛光当面被人这么说也不动声色,倒是好器量,且脑袋清醒。

    第二天的战况仍然是原创,只为让情节热闹好看,让观众想看下集。坚战不管在赌局前还是后,都是兄弟中最坚持正法的。区别只在于之前他不听劝,现在只要把道理说清楚,他就肯变通。这次佯攻象城也是一样。

    持国在广博仙人来的那会儿还哭得好惨,俱卢军才占上风一天,持国走起路来已经志得意满,说话都大声了。样子虽难看,无奈他只是个一辈子长在深宫的老宝贝儿,以一贯思路作风,要能有比这高的觉悟才是奇了。写戏只要符合内在逻辑就好。

    三穴国的善佑先生这次有如此充足的戏份我真是没想到……。88版里他戏份更多,关于一直缠着阿周那这件事,有相当多东西可以写。这版大概没那么多空间,又要让他执行缠着阿周那的剧情任务,所以用他几句叫阵的话就把情况说清楚了,也挺好的。

    “这是正法之战”的歌,分明就是来自于88版那首特别燃的大战主题曲。88版的影响果然深远。

    本剧中第二天的战略是:让阿周那制造迷雾,坚战趁机去往象城。通过难降之口传消息,用象城安危钓走毗湿摩,用马勇的安危钓走德罗纳,然后让怖军单挑难敌并擒之,战争结束。有趣在毗湿摩或难降都不信坚战会做违背正法的事,按说钓走毗湿摩的计划不可能成功,却不料沙恭尼以自己之心度别人之腹,认定坚战准会这么干,才逼着毗湿摩动身去救。奎师那的计谋已经把沙恭尼的多疑心算计在内,确实是标准的优秀军师素质,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沙恭尼过去能赢,本来也是靠的知己知彼,不过现在他对般度族的了解已经不太符合真实了,对奎师那更是“知”不了,难怪要败……


    217

    钓走德罗纳的计谋也还算精细,不是直接拿马勇来钓,是先让他跟猛光打得热火朝天,转头听到儿子有难才跑去对上阿周那;猛光表现得非常勇猛不屈,绝不像很希望他马上离开的样子,就更令人无法提起戒心了。当然我相信猛光的勇猛不屈绝非伪装,德罗纳是他的老师,但既然双方敌对,他身为统帅就要兢兢业业执行职责,没啥好犹豫。

    阿周那打马勇在计划之中,救了岳父一命就只算凑巧。木柱王福大命大……算了这种事还是别相信吧,所谓大难不死,只是此时此地还不是该你死而已。可怜我看生肉时都不懂这个道理T T

    马勇的战斗力也算一线,老爸肯定教过他全部兵器的诀窍,但他杵战不如怖军,弓箭不如阿周那,坚战他没机会打,打赢无种偕天又不够拉风,在这群星荟萃的时代里注定被明星遮蔽光彩。想想也难怪他比较讨厌般度五子,难敌就不但可以跟他同病相怜,还可以给他各种好处,相比之下似乎可爱多了。

    坚战在这整套计策中要负责对上毗湿摩,拖足够久的时间。比起上几集的激昂,他的态度就很镇定,拼死抵抗只为战略。所以毗湿摩也不多劝他,直接拿了长枪下来开打。对象不同,应对也就不同。这挺好,论战斗姿势本身就……好吧随便吧……。

    计策的最后一步是由怖军单挑难敌。对,是单挑!计策归计策,般度军可没打算违反战争规则,所以怖军必须先叫阵,等难敌应战了他们俩才能开打。就算在战争后期,般度族也没有本着“凭啥我们就不能违反规则”的心态在随便违反规则,开战初期更加不会。迂腐吗?就因为这是正法之战,不是狗咬狗的战争。就算后期那些我个人也只觉得是人打狗,绝不是人趴下来跟狗对咬。第二天的整体战略最终可能就是输在了这一点上,但要没这点坚持,就算赢了又如何?


    218

    我看霹雳都不爱比较武力,但难敌和怖军的武力比较还是需要的。两人武力值接近,而怖军的体格、体力、斗志、耐摔打度和战斗经验都更胜一筹,打起来多半是难敌会输。如果难敌使诈让怖军受伤,其实反而会激发其斗志,到时候就不是多半,而是难敌一定会输了。后来难敌上了金钟罩之后那场决斗,流程与此战差不多,关键就是怖军伤不了对方,打BOSS无任何输出值那当然非输不可,与其他一切因素无关。

    至于难敌都把怖军打倒了,为什么不干脆补上一锤了结性命……实话说,这个行动是违反规则的,换成难敌血流满面倒在地上,怖军也无权这么干。在战争的这个阶段,俱卢军还没敢做得那么绝,一来是没觉得有那必要,二来还得跟毗湿摩有点交代。还有一点,难敌这个人本身太爱得瑟,在占定上风时不会快狠准一记解决,而一定要哈哈大笑耍贱嘲讽、摆足架势才满足。换了沙恭尼都不会,可他会。这段是原创,写得却没啥不合情理的。

    怖军一跳起来发狠,难敌马上笑不出来还面有惧色,不愧是他爹的儿子。倒不是说胆小,是这种身处逆境反而更加强猛的锻炼他没经受过。被按倒后还会钻正法的空子,才又嚣张了一下;意识到怖军是王储,可以全权干掉自己,他就再次怕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会怕的13版难敌和那个除了跟迦尔纳缠绵之外简直没人心的88版难敌哪个诠释得更对,反正这里这个的表现与其家教颇为相称。星矢级的斗志,他是真没有。与其说没那个胆魄,不如说没那种信念。

    怖军现在把难敌打死或打残,不能算违规,只有难敌被敲得断手断脚了他还要补刀,那才算违反了“不攻击无抵抗之力的对手”之规则。所以他就该二话不说敲下去啊!!无奈,怖军也是个爱慢慢来的主儿,且大战不可能在第二天就以难敌的死亡告终。即使结果注定杀不了难敌,怖军也没傻到磨蹭等太阳下山,最终让他下不了手的是毗湿摩临门一脚。

    老太爷的行动十分巧妙果敢,在意识到般度方的战略之后当即擒住坚战(之前都是缠斗着),快速赶到怖军和难敌对战现场,用人质来胁迫怖军停手。怖军不停手的话怎么办?……我猜老太爷准知道这招一定有用,怖军在这方面跟坚战一样值得伯公信任。而且这招并不在战争规则范围之内!有效,准确,正当,及时救了难敌一命,简直完美。结果后来当天晚上难敌是怎么报答伯公这救命之恩的,我都不想说了……

    怖军最终下不了手用坚战的命去换难敌的命和己方胜利,这天的战策等于泡汤。但从剧情的角度,这天挺有意思。战争的去向竟然第一次、大概也是唯一一次,全然由怖军的意志来决定。他可以选择最大的实际利益,然后失去最敬爱的大哥和未来最合适的国王,自己终生也要背负着罪恶感。又可以选择忠于自己内心价值观、保全大哥、后面多花无数努力去重新打倒难敌,这是会被如今观众笑话成蠢蛋的做法。那么到底哪种才对?答案不在那些观众的口中,而在当事人自己的心中。怖军最后选的就是他之所以为怖军的那条路,当年坚战在阎摩老爹面前就说过,要是知道自己的生命是用其他兄弟的生命换来,怖军的强大力量就会消失。正如怖军本人所说,家人和守护之心就是他的力量,他如果为了功利而舍弃大哥,之后他都没有办法再做人了。难敌和马勇等人都觉得为了亲人的生命而放弃近在眼前的胜利是蠢材,怖军若也这么想这么做,跟他们有有啥分别?

    怖军没能杀死难敌,毗湿摩也一脸遗憾。这老爷子的不可爱就在于他这种莫名其妙的真情实感,脸上和心里表现出来的和手里做的截然不同,让人忍不住要想准有一边是装的=3=

    般度军晚上治伤,无种在治怖军,阿周那在照顾偕天,黑公主在照顾自己哥哥。这搭配甚好。本集的黑公主虽然镜头不多,但特别美~~


     

    摩诃婆罗多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