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7

     

    熟肉随记224-228

    224

    88版里的第十天,束发去杀毗湿摩是搭了阿周那的战车,阿周那一路所向披靡,早上开战后没演满两分半钟就完好无损来到毗湿摩面前,三分钟之内开射,比泡碗方便面还快。俱卢军到当天早上才刚刚第一次听说束发有本事杀毗湿摩,当然也不会有啥特殊防御措施。13版的毗湿摩和束发分别比88版多了无数戏份和刻画,要还是照这样拍,估计编导自己都嫌亏心。于是就百般波折拖上好几集,每集结尾还留点悬念。我知道电视剧“好看”才最要紧,不过看完88版后真心觉得,跟阿周那同车这主意多好啊,为什么不试试呢……。而且88版的束发不止第十天毫发无伤,最后还没被马勇杀掉!真是一个各种善于养生的人……

    说回13版。仔细看熟肉才发现,编导未必没考虑过让束发跟阿周那同车,所以要先用德罗纳堵住阿周那来破了这一招,再让束发展开孤胆英雄冲锋之路,还能刷点感人值。然而束发的战斗力我在看生肉时就吐槽不已,按顺序看熟肉看到现在还是要吐槽。从当年百子征伐般遮罗到今天这一战,她哪怕真不能打也就算了,偏偏每次都设定在“平时好像很强大,只要高手一认真,打你就跟玩似的”这条水平线。比本来就弱还糟糕。很久以前刚看生肉记感想时我说过,安芭或束发这套不叫女权,而是伪女权,我是女的我很痛苦反正我最大,你就该让着我。强横全建立在男人给面子的基础上,男人(难敌、木柱王、马勇、沙恭尼)一旦不给面子,踩她就跟碾死个蚂蚁一样,她一点辙都没有。(她妹妹的强悍就不是这种,虽然被有些人说成是。)开战前束发去找毗湿摩吵架也给我这种感觉,如今她放弃了女性身份,以男儿身踏入战场,马上就被吊打。我相信剧情是想写她的励志,而不是讽刺伪女权;但实际拍出来的效果总有哪里怪怪的。

    这种怪怪的感觉在沙恭尼出场后就改善了,他那种“丫头片子学什么男人打仗”的态度容易引起逆反的同仇敌忾。跟丫头片子正面交手也被虐了(尽管可能只是出于“同武器对打总是般度军将领比较强”的隐性设定),最后能搞定只是靠小人招数,束发被戳是没提防他违规,并非技不如人。总算平衡了一点。后来战激昂时沙恭尼也用了这一手,此处又埋梗,巧在把束发救回营的也正是激昂。

    黑公主的悲伤和激动,我个人感觉只是心疼姐姐,希望姐姐平安,希望她能完成一生的夙愿。正法之战胜利支柱什么的,倒是其次。妹妹爱真是感人!束发可以说是被妹妹叫回来的。——打出上面那句时我就在想,如果猛光来喊,大概没有用……给猛光点个蜡。

    本集最后顺便一记。维杜罗接连九天不问战场之事,第十天跑去跟持国一起听直播,是为了关心大伯。而持国的心里和嘴里,都没有哪怕一丝丝对大伯本人的担忧。再怎么说毗湿摩教育失败,做侄子做到这份上都真是太黑心。


    225

    持国在战事还好的时候,想的一直是吾儿能够取胜,而不是最开始摆着伤心慈父脸的最低要求“吾儿能够保命”。战况凄惨时,他给自己的定位永远是个可怜的、连保全一个儿子都做不到的、被残酷对待的老父亲,但事实上从请占星师开始,直到战争结束,只要有一点点未必输光的可能性,他就从来不以保全儿子们的性命为第一要务,而是一毛不拔,并企图得到更多。比如现在就是想要“取胜”,要儿子建功立业爽歪歪。不会管先前谁对谁错,而且不存丝毫的公正和慈悲。是,现实中一定有这样的人,他们也有活下去的自由;可我真心觉得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值得怜悯之处,其可恨远远大于可怜。他们就是微博上那种哭天抢地还发通稿的杀人犯家属。

    理论上,如果束发来到毗湿摩面前,毗湿摩又不抵抗,那束发满可以一箭一箭把他射成刺猬,用不着别人插手。可不管在哪个版本里,最终射倒毗湿摩还非得阿周那开弓不可。我想这就跟大象马勇的死讯必须由坚战确认一样,又是奎老师逼他们必须亲身经历的试炼。想达到目标,就得自己亲手去完成。又想有好结果,又想避免最酷烈直接的煎熬,那也只是半吊子的觉悟而已。

    般度五子第一次来到象城,还没见到王宫,妈妈就教他们要尊敬伯公。伯公出题考他们怎么不用手吃东西,他们至今未忘。回想进城时那五张天真可爱的脸,谁会想到几十年后他们必须负担起送伯公上路的命运?在做出来的同时,回忆中的一幕幕就好像变成灰白了一样。反正我挺能理解他们再怎么在战略意义上确信毗湿摩非死不可,此时此刻却还是下不了手的心情。然而这就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不服不行。

    偕天所说的“背离正道之事”,是指违反战争规则、五个打一个,而不是杀毗湿摩这件事。不知道有没有观众会误解。

    毗湿摩在88版里可没有这版里这么热切要求孩子们杀掉自己,相反还很顽强的样子,要不是看到束发就放下武器,我简直看不出他愿意受死。但其实88版甚至书里他都很欢迎束发来完纳自己的劫数,不知为何真挨箭时又表现得很不想退场了。13版编导估计当年看88版时也很不解,现在就自己动手把他的表现改到前后统一……而且这版毗湿摩已经彻底开悟,正处在人生中难得的清明与积极状态(是的,没错,尽管他渴望死),是也应该比较主动一些。

    激昂在第二天的战斗中稍微有点掉链子,倔强冲锋有余,配合战略不足。后面十来天,包括这一天,他就都做得挺好。总是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起到了最好的策应作用。他兄弟们也不差,能打足十八天而不死不伤的都算是第一流强者。

    般度五子到这第十天为止,还没有真正杀过一个有名有姓的敌方将领,更别说是曾经最亲爱的老长辈。我看时也想过他们是否过于纠结磨叽,既已确认毗湿摩必须死,再纠结未免显得虚伪;但要亲自下手去杀,对他们真是毕生头一遭。战争后期会有多悲惨,他们还没见识过,现在这桩任务已经是毕生第一件最悲惨、最纠结、失去最多的大事,何况他们五个的本质都比老婆还软萌……不嘤嘤嘤倒奇怪了。毗湿摩或许有所预感,觉得他们这种小花朵似的样儿以后绝对不行,这才狠狠鞭挞调教之。经过了这次,五子下次遇到类似情况就没再这么磨叽过;即使这次,他们的哭和退缩也只出于感情,不是出于怂。如果下手一个比一个狠辣无情,事后再哭天抢地,那叫“虚伪”还差不多。如果又想胜利又对谁都嘤嘤嘤着不敢亲自动手,多少次后都毫无长进,那叫“没种”还差不多。(傲刀青麟前半辈子就是这德性。)现在差得远了。这几集都有过分煽情之嫌,不过仍没超过上面说的正常限度。老太爷积极求死是为了刚刚认识到的正法,而非灰心丧气厌世,这点也得记一记。

    束发在最后走过来的这一幕里忽然显得严肃郑重了许多。是抱着庄严认真的态度在完成一件大事,而不是像当年安芭临退场前的诅咒一样,是赤裸裸地鄙视仇恨、只为让对方痛苦。我总算感受到了她对眼前这老爷子(同时也是对自己)的真正尊重,就算不太多,起码确实是有。是不是非要亲眼看着他挨了一箭还在微笑,她才肯相信他不是贪生怕死的伪君子?反正直到开战前她还完全不信来着,从安芭开始,不信了这么多年……。如果我没说错,那么这次夙愿完成对束发本人也是好事。两辈子都不愿看清和承认的东西,在“束发公主”生涯的最后一天,她也总算看清了吧。


    226

    毗湿摩躺箭床,绝对不能改!所以他必须挨很多箭。那为啥要射他那么多箭呢?各版都有自己的写法,现在光说这一版。心疼老太爷挨箭而骂五子狼心狗肺,情有可原,难敌后来也是这么骂的。鉴于观众没像难敌那样对待过毗湿摩,他们的心疼肯定也比难敌来得更令人信服。但人总不能光心疼而不想其他,我个人倒很欣赏五子在束发来了之后反而肯一人一箭。束发来了,太阳将落,一切退无可退,他们反而不再逃避,用实际行动来承担自己在这件事中的责任,也亲手完成老祖父的心愿,用行动遵守他最后的教诲。后来难敌丢过来一堆罪名,他们毫不辩解。有这份骨格就行,持国和难敌但凡有,早就好了。

    另外,很久之前关于别的作品和角色我说过,有时候就是因为承受不了狠心抉择的痛苦,才会格外显示出麻木和冷硬无情。本剧中的般度五子虽非完人,在心理健康和坚强的程度上可是一流的。持国的冷漠和甘陀利的悲愤都是源自软弱,而他们并没有这种软弱。大概也就因此,他们从不会额外表现出“啊,经过这次不幸我已经不再是我啦,我要成为无情的铁人”之类心态。悲痛是真实的,同时也会为这份真实的心情而大大方方哭出来,不必用迁怒等其他扭曲形式来表达。持国那一脉的人习惯喊着“都是你不好!”而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喊,要喊也是喊“都是我不好!”贡蒂教出来的孩子就这点最难得。哪怕因此吃再多亏,行事方法可以改,唯有这份心不会改也不愿改。我这话算捧13版编导吗?横竖88版里阿周那哭得还要凶……

    这次仔细看,发现激昂和他五个小兄弟都被老太爷给深深震撼了!激昂还流泪了!黑公主、甘陀利、贡蒂的悲痛也是真情实感,他们在哭的都是自己的亲人,毗湿摩作为亲人和长辈,起码在死前已经足够做到了能让他们肃然起敬、黯然泪下的量。特别给迦尔纳也加了点哀悼镜头,算是铺垫他的良心吧。以往各版包括精校本到这前后都要铺一铺他的尊老敬贤,尽管以前总有点表现不足。

    好,老太爷终于躺下啦。88版里,他躺下之后真正的槽点才刚开始,谁看谁知道。但这版里他已然领悟真理,获得平静,同样是长篇大论对旁边哭哭啼啼的晚辈们进行训诫,起码说的都是正经好道理,也并不卖惨。人生前一百多年他有许多错误和失败,但至少从现在开始已经两相抵消,以后就全是加分了。

    奎师那说到依恋和爱的区别,多少也是为般度族人的悲痛作一注解。他们哭,实在是因为爱,跟利益和依赖和自身立足点都无关。跟雅首达阿姨一样,在肝肠寸断的同时,他们也完全尊重当事人自己的选择。疼惜和尊重加起来,才算是真正的“爱”……吧。

    难敌哭毗湿摩跟他哭被剥金甲的迦尔纳是同个性质。真情吗?起码他自己觉得很真情,当中也不掺杂什么利益打算,就是只有感情。然而他的感情永远自私而狭隘,只围绕自己的欲望而转。比如现在,悲痛了就忙着怪这个骂那个,而不会去为悲痛的对象本人着想,更不会让自己吃一点亏。持国已经是这样了,他比持国还进一步。对他真没什么可说的,不是没人说过,但说什么都是对牛弹琴。


    227

    因为难敌很真情,所以毗湿摩本人发话后他总算想起自己是来哭丧,不是来忙着打架的了。过后的忏悔也是真心:没任何人逼他说,换不来任何好处,他说只是因为他想说。这就是真情了,曾经赤裸裸耻笑奶奶出身的持国,内心爱奶奶也如难敌今天爱伯公。只不过这份真情太廉价,就只值那两滴眼泪,还不配让难敌王储作出任何的妥协,哪怕是暂时的、纯精神层面上的。一不顺耳就生气,一生气就开喷,一开喷就拔腿走人。比起持国又多几分飒爽霸气,大概他的粉丝就爱他这一点,大概。

    毗湿摩的祝福实现得十分精准。难敌最后是满足了,只要这满足是因为符合正法的行为,他就能升上天国。于是有些观众说,他最后是升上天国了呀,说明马勇夜袭是对的~~可这部剧就没有升天篇,想看难敌升上天国还是算了吧。即使在原书的升天篇里,也没半个字说难敌是因为行得比般度族正才住在天国,何况天国他只住一阵子就得往下头搬家;单说本剧,难敌死后就只能下地狱,不服憋着。【憋不住可以来找我,虽然找我也没蛋用U U】其实老太爷说得够清楚了,之前有过再多错误,如果死前为符合正法之行感到满足,立马就能升上天国。奎老师说的也是这个意思,作出正确选择的同时,已经在天国中定下了一个位置。古今中外同理。而难敌是本剧中少有的几个至死还毫无悔改之心的人,连刚沙和难降都比他强,你说他到哪里找天国去??一念如来一念地狱,到他就只有地狱而已。

    毗湿摩曰,每个老人都将受其业报的穿刺之苦。持国夫妇的痛苦,其实就是应了他的话,而不是可怜老夫妻横遭暴虐。区别在于毗湿摩肯改、肯认、肯承受,他们不肯。13版编导把毗湿摩拔得真高,88版里那位可没想到百姓安乐之类的那么多。当然,我并不觉得这是偏爱或洗白贴金,作为故事中举足轻重的要角,现今的编剧有义务写出他真正值得尊敬之处,光是“肯改、肯认、肯承受”七个字,已经是古今多少人做不到的了。这一集的毗湿摩,确实值得用一首比他个人角色曲还要高规格的颂歌来送行。

    持国跟儿子不约而同,说的都是同一套。你们这些野心家!卑鄙残酷地害死了我心爱的大伯父(公)!贡蒂及其儿子们在听到这种指控时一般都会默默忍受,不会反唇相讥,那是他们涵养好。维杜罗则是说了真话,他这个说真话的属性从本剧中第一次登场起就没变过,也从第一次登场起就被人说包藏祸心、说话难听。但要连他都闭嘴不说真话,象城还剩什么啦?谢谢他的所谓补刀,不然这段剧情看着更郁闷。

    话说,世界上没有比维杜罗更爱持国的人了。就算在这部剧里也是。般度都只是觉得大哥什么都好才爱,维杜罗是明知道他所有不好,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很自由很独立,却仍然抛不下他。本剧中既然升天篇不算数,维杜罗后来跟着哥哥嫂子去苦行至死也不能当作论据来讲,但几十年来维杜罗对大哥的关心包容乃至迁就可是真真的。但凡持国这次能跟他一起真心哭哭可怜的大伯,他没准还不走呢。现在已经是心死的状态,还要继续为百姓生息而上班,真乃正直君子也。要说他伤了大哥的心嘛……从初登场开始,大哥对他和他的心又如何?别双标就行U U


    228

    从这一集起,持国就只剩下甘陀利了。不管他真情实感还是强词夺理,可能留下来倾听的就只剩她一个了。他抱着她,不是因为爱,只是怕孤独。但其实连她也不属于他,她满脑子只有儿子们,归根结底还是只有“凭借儿子们才有存在价值的”她自己。抱着几十年结发妻子的持国,依旧是个众叛亲离的独夫。曾经他也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身边所有人的心思都围着他转;到今天这地步全是自己作的,怪不得任何旁人。

    料及痛苦,令人畏惧,亲历痛苦则令人心碎。这话不止能注解五子的悲伤,对贡蒂本人也是一样。不止说毗湿摩之死,说以后迦尔纳的事情也是一样。即使痛苦也不逃避,才能成就大事。惯于依照私欲而行的人,反而不会有这份担当,因为他们不会做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甚至别人的痛苦不幸压根就不能让他们不舒服。

    毗湿摩在88版里躺了八天,每晚都客似云来,他就罗里吧嗦……。13版编导肯定跟我一样被这种剧情弄疯过,所以光用这一集就搞定了。毗湿摩的身体有妈妈照顾,不用晚辈每天来关心。晚辈们也没那么爱骚扰他,有事没事就找他去哭泣抱怨倾泻黑泥。漫长的一生,有功业也有罪孽,有亏心也有无愧,到如今终得偿还解脱,就让他安静呆着吧。

    恒河女神在各个版本里的画风都很神秘,比如精校本里哭闹“我儿子怎么能被束发这种无名小辈杀了,好丢份”啦,KATHA里因为怨恨阿周那竟敢害我儿子,暗中撺掇阿周那被亲生儿子摘脑袋啦,等等。本剧里这位恒河女神总算从头到尾都保持了圣洁睿智的神性,也有真正宽大温柔的母性,没流露出狭隘。她越是清楚说出自己和儿子的欠缺之处,越显得心胸不凡。而且她说得很准!毗湿摩的问题不在于心肠和品德不好,而是仗着自己心肠品德好就不去积极培养晚辈的心肠和品德,又对缺乏好心肠和好品德的人不加防范、毫无办法,致使邪恶横行。他又太强大,便容易自满。一切出于正法,理直气壮,所以就算做了让老爸心碎的事情,老爸也只能夸他孝顺,一句都骂不出。维杜罗一向爱直言批驳,但绝对不可能对恩重如山的大伯说,结果直到奎师那的单独授课,一百多年里才有这么一次,伟大光荣正确的毗湿摩被当面否定得一塌糊涂。否定之后才有反思,破了旧才能立新,般度五子也曾为自己的善良而自满,非得受了血淋淋的教训才懂得改变,强大的毗湿摩比他们程度更深,领悟得更晚。好在,有就比永远没有强。

    演员四十出头,角色一百多岁,但在妈妈面前就像个被打哭了的委屈小孩子。妈妈明明在悲伤着,但还是神,不是凡人,也不是刹帝利贵妇人。大家的演技和编导的功夫都真美妙。

    毗湿摩倒下后,论本事和资历,目前的第一位都该是德罗纳。没想到,就算在精校本里他都不能顺理成章地当主帅,还得众国王推举迦尔纳,难敌再问迦尔纳的意见,迦尔纳开口推荐,他才能统帅全军。本剧中就更别提了,难敌简直正面抽他的脸。大概他十天里没能干掉般度五子,难敌早就把他当放水的偏心人看待,以前还有毗湿摩挡在最前面,毗湿摩一倒,那一大锅人参公鸡就全倒在德罗纳的头上了。成年人才能体会这一招多损。

    马勇实际上是爱爹的,只不过爱的方式跟难敌差不多。爹在他心中基本也算万能,因此他才予取予求。这次他以为下一任统帅必定是自己老爹,不由得面带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骄傲。我一直看得到他的真情……所以才会为这份真情的本质和实际表现而叹气啊。

    沙恭尼这次从头到尾都是卧槽的脸,因为这次跟跟挤兑毗湿摩那次不同,德罗纳用这种方法也挤不出什么油水来,白白搞不好关系。事实上他就是比迦尔纳适合当统帅,不但武功高强,排兵布阵也很厉害。在没人推举他为帅的精校本里,激昂打得俱卢将领人仰马翻,到最后还是他想出缺德主意才能取胜,脑子和战斗经验也比别人都高明。放着这么个人不用到底,却去用迦尔纳,不是因为迦尔纳比较强,而是迦尔纳能帮他去杀般度之子……统治者的思路要都这样还能有前途吗。我觉得难敌整天只想着杀般度五子,老天才给他降下这种条件:大将三个,武功盖世,随你用随你骂,就是杀般度之子做不到。他如果能放宽点心,说不定还没这么巧呢。话说回来,他这样心心念念做梦都要杀掉般度之子,针尖大的地方都不给,只要般度族活着他就活不下去,般度之子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掉水池子也是他自己踩进去的好吗……现实中如果有人这样小心眼钻牛角尖又心狠手辣,你信他会是个好上司和好人?好吧你信就行……

    德罗纳啥也说不出,只有愤然走人。他走出去的插曲我很耳熟,查问一下,原来是那首“壅害正法,玉石俱焚;捍救正法,护佑加身;法不容违,道义难摈;偭规越矩,山穷水尽。”作为才识旷世傲气盖天的超级高手大英雄,怎就落到今天这般任人侮辱的地步?歌词的最后两句或可注解。与邪恶同流合污恰是真正折堕,他比毗湿摩更傲气聪明自我,沦落至此的痛苦也更深。奎老师的单独授课我从看生肉时就很感激,因为那是在解脱他们的痛苦:不止指出错误,也指出正道。没有什么比领悟和解脱的刹那感受更美了U U


     

    摩诃婆罗多

    评论(1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