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4

     

    熟肉随记229-234

    229

    难敌对迦尔纳说“只有你能杀般度之子”时,马勇的表情其实是释然而服气的,看来他其实跟难敌看法完全相同。老爸怒而出帐他也不拉,奇妙地在老爸被气跑后却突然发声抗议:不行!我爹不能比迦尔纳低!!难敌说你可是我这边的人,再说你爹偏心阿周那咧。他马上不吭声了。——所以抗议的真意是“我爹都比迦尔纳低了那我算什么”,而不是为亲爹鸣不平吧。只要确定自己还是难敌的亲信,爹算啥?哪怕为我呕心沥血几十年,不把梵天法宝给我就不是好爹……。真好儿子。

    这算抹黑马勇吗?我觉得只是角色前后统一而已。88版马勇曾经叫嚣着要把不尊重德罗纳的难敌连迦尔纳一起宰了,诚然孝子;结果老爸一劝他就歇菜,下次见到难敌仍激动喜悦溢于言表,难敌当面骂他爹他连声都不吱,难敌死了他远比哭爹伤心。那还不如把最前面的叫嚣彻底去掉,省得精分。13版编剧显然就这么干了。

    迦尔纳在这阶段剧情里的表演总有点不大走心,我看不出他心里在想啥。设定上早就该开始大幅度刷善良值了,但吾未见一个真正善良又懂得尊重他人的汉子,在旁观难敌种种不像话行为时只有现在这种表情。要说他就是难敌癌未痊愈,倒说得通,但又和之前之后刷的善良值冲突了。算啦,好歹已经努力比88版统一啦。再说我们还可以解释成,明早就要上阵杀亲弟弟,他内心比较感慨,于是对外在发生的事情都不太敏感=3=

    88版黑天颇忌惮迦尔纳那支力宝标枪,开战后还专门去忽悠过一次,未果。这版奎老师也很强调标枪的威力,不过听到阿周那已经领悟生死,无所畏惧,他就只剩高兴了。本剧中的阿周那,我信他在听过两堂大课后真有这个不惧牺牲的觉悟;另外说实在的,纯用地球人思维考虑,也能预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确实,迦尔纳只要看见阿周那就掏标枪喊名字,阿周那亡矣。但他会吗?不会,因为几十年他心心念念要凭真本事打赢阿周那,岂能满足于用这种方法取胜。快输给阿周那时用力宝标枪自救苟活,更不符合迦尔纳的美学。阿周那纵然要死,也是死于正经拼箭技不如人,而绝不会是这支标枪。想到此,我忽然对看生肉时凭普及本认定的“召唤瓶首就是为挡标枪救阿周那”产生了怀疑……详情到时候再说。

    德罗纳的父爱感人,看他泪汪汪的,也是出于真情。父母无法舍弃后代,所以儿子再折腾他也只能跟着。然而……贡蒂、五子和黑公主爱自己孩子会比他少吗?他们是这样养儿子,并因为“无法舍弃后代”而紧紧把孩子罩在自己翅膀下的吗?德罗纳还是没明白啊。就因为他这样养儿子,马勇才连真正坚定不移的骨格都没养成。老爸提感情,他就动摇一下;难敌说友情说他老爸偏心,他立刻又动摇过去。最后友情和老爸的荣誉感PK,肯定是前者胜,因为老爸压根就没教过他真正的自尊和荣誉感、所谓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是何物,他又如何去理解老爸荣誉感受损的痛苦?在他眼里老爸根本就没啥损失,那干嘛不帮利益受损的好友难敌呢对不对。结果完全可以预料。马勇这个人徒有凶残狂妄的一面,却无坚定的骨气和老爸那种傲气自尊,不相信的可去细看,88版和13版在这点上都一样。

    迦尔纳走到毗湿摩身边时,眼神里就有读得出的东西了。可见前头是真不走心。毗湿摩倒下后的访客剧情,13版能删都删掉,但迦尔纳还是要保留的。别的一些版本,迦尔纳过来先关心后道歉,显得特别温柔谦和,精校本则是第一句话就抱怨您过去老看不起我……。13版写得正好折中,有气性更有好心。这场戏非常必要,毗湿摩因已开悟,句句话都敲中要点,足以震撼现在这样一个迦尔纳的心灵。过去有无数人对他说过不好听的话,可真正看不起他出身的只有一个德罗纳(也正是这个德罗纳在演武场曾企图避免他因出身受辱),其他所有人,包括猎人射箭老师、持斧罗摩、毗湿摩、升车、踩莲花那次的五子、招亲和扒衣服那两次的黑公主,没有一个是仅仅因为出身而否定他整个人,而是当时他自己也有不妥之处。这事实他从不知道,或者说从不承认;只把一切责难都当作人家看不起自己出身,然后愤怒呐喊或辛酸忍耐。直到今天,毗湿摩才清楚地说了:问题不在你的出身,我也没看不起你的出身,是你自己做错事了好不好!!

    这话,迦尔纳开始当然听不进去。就算奎师那说,他也听不进去。但毗湿摩不愧是错过了才领悟的,说得比全程通透的奎老师更贴心着重。对错道理说清了,也承认了迦尔纳本身的价值,检讨了自己当初在马车赛后的错误,以自己的切身体会给迦尔纳提了建议,到最后又充分尊重其自身的决定。虽不至于让迦尔纳马上改变想法,但说要让他产生一些前所未有的反思,从而良心值在原基础上大涨,我是完全信服的。

    毗湿摩给迦尔纳的最后祝福,跟对难敌统一规格。说说不把他当侄孙子,结果还是嘴硬心软嘛。这个祝福在本剧中实现得十分彻底,迦尔纳想要的尊重和爱,只要敞开心扉释出对他人的尊重和爱,自然就能收获十倍。只要他肯做U U

    沙恭尼的反对,果然不是因为难敌对德罗纳太差,而是觉得迦尔纳不值得押上大赌注。马勇来侃侃而谈也不是为德罗纳张目,而是说迦尔纳靠不住。大家都在为难敌着想,好像只有德罗纳的尊严和意志最不值钱,最后被接受只是因为能用能打。毕生最注重自尊的德罗纳老师沦落到这个地步实在太讽刺,但迦尔纳又能好得了多少……那边刚哭诉完不受尊重,这边三个人就对他的实力和忠诚集体投了不信任票……。


    230

    迦尔纳的意思是目前只专心杀阿周那,无心当统帅?但又强调了“击败甘狄拔”,可见还是要用堂堂正正一战取胜来证明自己。有这种思想在,他就永远不会是沙恭尼能信任的人。而且这种执念即将反过来伤他自己的心,一直强调只凭自身实力取胜,却前有激昂、后有蛇箭,桩桩件件都在击溃他自己的三观和自尊,比过去任何一个人的“侮辱”都更强劲。他的观念在渐渐变化,这才是奎老师说的,改变想法的契机。

    德罗纳打包准备回家,不是逃避而是维护自尊。第十天早上他还准备好继毗湿摩之后就战死的,这次受了侮辱,激起傲气,反而恢复几分英雄本色,想要断然挣脱了。13版的德罗纳比其他版本都更具有这样的骨格和智慧,但受儿子的羁绊也比其他版本还要深。把一个他这么聪明傲气的人打到地底,才真正有观看惨剧的震撼和快感啊U U

    演员演得也好。回想当年初登场的德罗纳、跑去木柱王面前坦然坐下受死的德罗纳,再回头看这集,就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什么东西永远碎掉了。那就是他的自尊,他所有的优点都来自于此,尊重自己所以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尊重他人(包括老师赐的兵器)所以不横加暴虐,自尊于他的意义更胜于正法。毕生追求除了维护自尊,就是让儿子幸福快乐。现在,两者同时碎成了渣渣,他的脊梁骨也咔嚓一声断掉。从此之后活着的不是德罗纳上师,只是行尸走肉。可行尸走肉仍然会感觉到痛苦……真是太惨了。

    马勇看老爹掉眼泪,表情只有得意。我想他是真不明白他爹在这集究竟失去了什么,毕竟他自己不懂,也从未拥有。迦尔纳倒明显地表现出了不爽,就当是观念改变的迹象好啦。

    第十一天,怖军决定开始大杀特杀持国之子。这场里各人的表情其实都有寓意,怖军踌躇满志,无种也为敌人即将遭受的痛击而笑。阿周那并没有跟他们一起笑,奎师那开始的表情还很严峻,后来的笑容也跟他们不是一个意思。在看过后面剧情后再看这段,才会发现编剧又在埋伏笔。

    持国和甘陀利再忐忑再伤心也只是因为没人保护他们儿子了。一切只为儿子,归根结底只为自己。他们是连自我都不具备的人,除了牢牢守住“自己”,没有任何立足点。看穿了就真没法生他们的气,无论做什么看似冷漠疯狂的事,最终也不过是软弱者的悲鸣。

    迦尔纳和阿周那一见面就吵架,阿周那应该记得对方有制胜的法宝,但还是状态极佳地卖萌中。迦尔纳就精神紧张,要说是因为杀弟弟而紧张嘛也不是,这个弟弟他一早就决心要杀。到底还是执念过重了。另外,记住此时吵架的内容,再看看激昂死后到第十七天他们俩遭遇时“吵”的内容,或可成为对比。


    231

    难敌可能是太顺利了,居然想杀阿周那不算,还想同一天杀了怖军,马勇和沙恭尼也欣然同意。到底他们对怖军的战斗力有什么误解……好吧,其实这个阵营里真跟怖军生死过招的人也确实不多。

    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比试还是没什么紧张感。他们现在还没有不死不休的情绪,再说印度古代战争的对射好像就这样,除非一击毙命,不然就没完没了地射射射,射中了都白射,休息一会儿再精神抖擞地回来=A=

    本集重点是奇耳之死。要按这版剧情说,奇耳召集二十个兄弟一起打怖军,本身就是阴险欺诈,怖军怎么对付他都活该。但书里确实没这情节,那么编剧是在通过抹黑奇耳,来让怖军杀戮百子变得堂堂正正合理化吗?说来话就长了。我当初看生肉从后半截看起,看到这集时简直崩溃:这个不是赌局时仗义执言的奇耳吗!把他写得这么猥琐也太过分了吧,就算为了让怖军有理由杀戮,也不能这么OOC啊……。88版里就写得很正经,怖军遭遇奇耳,想到赌局时的事而想放他一马,奇耳说那时只是责任,现在也是责任,坚持要跟怖军一战,遂堂堂正正战死。难道不是很感人么!13版要怎么比!

    ——但在补完13版和88版全剧后我的看法完全变了。因为奇耳无所谓OOC,88版里他除了赌局和死亡一共两场戏,就没有一丝丝戏份,连C也没有,哪来的OOC。死亡的情节是想原创塑造其感人形象,可他既然那么明辨是非,又何必非跟着难敌打仗?88版里尚武阵前倒戈,就是自身良心选择,除了难敌骂过两句,并无人诟病。同样是亲兄弟在战场上,大力罗摩选择不参战,也没人说他。奇耳有啥非打不可非死不可的壮绝责任啊。再来看13版,奇耳的性格更统一了:一起闹市场有他,在宫门前为难五子有他,芒果园嘲笑叔父和堂兄弟时有他,赌局中除了为黑公主说过话之外,难敌方一切错误和恶劣行为他还不都坦然接受?要说OOC,为黑公主直言才是真正的OOC;但那也可以解释为他比难敌谦和,比难降和九十几个弟弟聪明,是在场唯一觉得这样会遭报应的人,跟心地善良也无关啊。现在又主动听大哥号令阴谋攻击怖军,他到底“小天使”在哪里,必须被安全放过的点又在哪里??

    说实话,奇耳成为百子被杀的第一梯队成员,反而是一种寓意。百子的大部分在任何版本里都无明显恶行,他们只是跟从舅舅和大哥,无自我原则和道德约束。奇耳似乎有过一些些,最后也轻易妥协,站到邪恶一边。百子不是今天才开始死,从第一次踏入市场、大哥二哥欺负那个卖鱼少年时,欣然旁观的他们就已经踏上死路,每件大事发生,他们就往前多走一步;每次不回头,就只会走得更远。只不过到今天,才终于见到了终点。灭他们的不是怖军,乃是世间的自然规律。这种位置的人,在古今中外所有文艺作品里都只有死路一条,没死才叫老天强行开挂。对罪恶的盲从和支持,本身就会招来祸事,不要不相信。有本事就让人家死透十八代,但凡有一点打回来的可能,后果就要你自行承受。这想法我2011年就说过,现在还是这么说。

    持国和甘陀利在为儿子担心痛苦时,可曾想过被欺负迫害的人也有父母,他们的父母该多么伤心?这我都懒得说了,只说持国在最担心的时候,第一反应还是:老婆!快去求湿婆保佑啊,你快去啊!——又是把责任和行动都推给别人呢U U

    沙恭尼把外甥们比作狮子,我忽然想起了一句名言:若刘景升儿子,豚犬耳……。

    激昂一直没对难敌作主动杀伤性攻击,会不会是因为弓兵从道理上不该跟用杵的武士交战,所以他才只是阻挡?存疑。

    怖军杀堂弟们杀得痛快淋漓,从他自己的角度,这是报仇雪恨,也是兑现誓言。从道理的角度,对方不义在先,他用雷霆手段回报也不为过。然而……他还是错了。编剧后面马上就借贡蒂之口指出了这一点。此时他是以敌人的死亡和难敌的无奈而快乐,别人越痛苦他就越兴奋,这并不是正道。主观上乱了心性,客观上,就因为他今天杀得痛快淋漓,还故意杀给难敌看,才种下了第十三天的“因”。难敌那天故意要在他们兄弟面前杀激昂,让他们品尝欲救而不得的滋味,灵感就是从此时而生。激昂也因为阻拦难敌救弟弟,而成为非杀不可的第一对象。怖军倒是解恨了,却没想到他做初一,难敌就会做十五。低估了难敌的下限,反而激发了对方的凶性。奇耳率领弟弟们实施恶劣的围杀,怖军因而有不平之鸣,做解恨之事,看似理所应当;但只要有丝毫不知节制、随性而行,后果就非常惨重,遭反噬的都是自己。还是那个理,善人出于善的理由尚且不可有丝毫逾矩,恶人行恶怎会不遭报应?戒之慎之。

    难敌死弟弟时都很痛心,但却永远无法体会到自己以前对别人做的也是一样的事。真像他爹。未央生同学在妻子被淫后领悟到自己过往淫人妻女之非,终于出家,难敌的悟性还不如肉文男主角。怖军好歹是一个个单挑,后来难敌如果同样靠真本事单独宰了激昂、让怖军在旁边哭着看,或者干脆直接杀了怖军,我都认他是条汉子。而真相又是怎样呢……所以说,怖军做得再不妥,也只是种下恶人报复之因,而非难敌的行为真有任何合理性。难敌还是一样的烂U U

    奇耳在剧中参与的孽、种下的善,衡量一下,也就只够怖军在杀他之前省下难听话和肉体折磨而已。再说了,怖军这个错到最后终于在老婆的点拨下悔悟,也用实际行动立刻矫正,难敌党(含奇耳)要有一个人能做到的话,我还BS他们做啥……


    232

    我忽然想起来在88版里因为有力宝标枪存在,从第十一天到十四天,黑天和般度军都竭力避免迦尔纳跟阿周那对阵。不料这版里他们这么快对上,按说迦尔纳一大早就能用力宝标枪做掉阿周那,却不咸不淡打了一天。既然他现在做不到,但凡还凭着本心做事,后面七天也一样做不到。这支标枪,要么用在瓶首身上,要么在他武士自尊完全崩溃后,第十七天用在阿周那身上。他战前立志杀阿周那本为自我救赎,但真要选择后者,他就算活着,也与死了无异。倒是天意放了他一马。

    怖军夸耀激昂,就是为爱侄埋下惨死之因。可惜这种事情,局中人在当时是不可能了解的。

    大天赐福甘陀利生儿子,可没说百子都不用教就英武孝顺、功成名就。他们要长成顶天立地好男子,必须得爹妈来教育的,大天可没啥责任。当然,不用跟甘陀利认这个真,她只是传统地“过于悲伤而口不择言”,不管大天还是奎师那都不会责备她,而只会怜悯。这不是她第一次歇斯底里大哭大闹,第一次是难敌出生之前。一旦觉得很无助,她就连一心盼望的亲儿子都大骂,这次比那次更绝望,被骂者的规格也提高。几十年的岁月隔在中间,那会儿她还能给点阳光就重新变灿烂,现在却已什么都没有了。

    话说生百子而且个个出色、后福无穷的赐福,印度故事中还真的有过,就是从死神手中夺回丈夫的莎维德丽。看看人家的境界、谈吐和表现,再看看甘陀利,真不要怪神给人赐福会打折扣。生一百个壮汉儿子对凡人来说已经是家业繁盛的根本,但不教会他们自尊自爱,败家程度也会乘以一百。怪谁也怪不着赐福的神明们。

    贡蒂比开战时的毗湿摩坚定,她是始终知道百子必须死,这一切都是种种前因的必然结果。但如果因此失去悲悯之心,把亲族的死视为解恨或乐事,就是走了歪路。如果放任,必定滋生新的邪恶,因此这个尺度必须守住。许多复仇故事就缺乏这个觉悟,让对抗怪物之人最终也变成了怪物。怖军就已经略略失去这方面的节制,所以遭到反噬,后来在248集反省了。当时是黑公主提醒了他,而黑公主的领悟,就来自这一集贡蒂的点拨。好家教是代代相传且严格无私的,这边正好和甘陀利那边形成对比。怖军这个杀人逾矩的黑点本就是13版编剧原创,既不为洗白也不为抹黑,只为说明这个十分重要的道理,和牵出下一桩大事件的因果。

    顺便一说,就算在书和88版里,贡蒂也只是鼓励儿子勇敢作战,从没对侄子们的死幸灾乐祸。报复心最强的88版黑公主,同样从没兴高采烈在死者家属面前显摆,连背后的欢呼雀跃都无。想讽刺贡蒂和黑公主不念亲情、指望持国家人死越多越好,除非自己去写一部被窝里(幻想出来)的摩诃婆罗多,否则就算投奔88版也不会如愿的U U

    难敌首次悲伤地给自家人摔罐子,可还是无助于他去理解大战第一天般度方的悲哀。难降也很痛心,但要他领悟这个就更难了。最后他居然能沾到一点边,现在看来纯粹是意外之福。

    怖军本来没打算说三道四,可难降主动挑衅,他也不甘落后,耍起嘴皮子来。倒不能说是故意,但确实也乐在其中。他的错误,此刻仍在继续。阿周那和其他人就完全没有火上浇油的心思和举动,说起来也是为了形象统一。五子之中最可能这么想这么做的就是怖军,在遭到反噬之前,他不会认为自己有哪里不对,当然也不会默不作声、毫不显摆就一一咔嚓了事。所以不止一次,明明其他四个兄弟都还算节制,却被他给拉来了整体仇恨,一同遭攻击。编剧需要的是客观描写各式各样的人,以及他们凭自身性格在遭遇事件后所能产生的合理变化。13版编剧已经做到了,事实上还做得特别合我心意,懂的人就懂。

    难敌的悲痛决心,我上集已经评价过了。俗话说,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这是男子汉的作为。有仇就去杀正主儿,把怖军抓住开膛摘心不稀奇,搞什么曲折办法去报复就有一股阴邪小女人气,正常女人都不这样。持国再软弱也会打算亲手杀掉怖军,难敌真是等而下之。报复还用的是下作手段,因为执着于实施这种下流手段他还贻误了战机,不然利用胜车的一天无敌挂,打死谁不好,何必白白浪费。莫非是让怖军也尝尝给予过别人的痛苦??谁都可以,难敌作这种训诫就成笑话了,他自己几时反省过给予别人的痛苦来着……

    维杜罗持续说真话。持国的眼泪不必去同情,反正只要听说儿子们还有机会翻身,他马上就会精神起来的,比吃药还灵。

    迦尔纳非常明显地不想去杀激昂。自然不是怕,而是惜才,又不想杀死自己亲侄子。这想法很好,但只要马勇出来闹,他觉得自己的忠诚被比下去,就马上跳起来领命了。有善念比没善念好,但有善念却无法坚持,每每为了些看似冠冕堂皇其实狗屁不是的理由而舍弃,这本身就是软弱的表征U U


    233

    激昂独处时也正为大战严峻形势而担忧,但看到老婆担心,他就乐观给她看,说的都是宽心话,宽心中又不忘讲正经道理。能说到这个层面,他们不仅是夫妻,也是知己。至上公主从无忧无虑的少女生涯一步走到忧愁的小妇人,看似凄凉,但拥有这样一份爱真是太美了。连老公说玩笑话她都一点笑不出来,如此悲伤,却再没一句话劝他逃避战斗。看谁再说他们只是长辈安排的婚姻,这要不是最棒的爱情,还有什么是呢。从看待死亡的态度上,也见双方及其家属的境界之差。

    顺便说,激昂的死,天意也无法左右,这话无意间又说中了。天意无法硬叫他死,天意也无法强行让他不死。编剧又埋梗。

    现在是第十二天,激昂依旧担任阻止难敌去救弟弟的工作。难敌因为这样才要杀他……吗?我猜准有人这么觉得。但从多门岛第一次相见,难敌就未必不想杀他;后来跟甘陀利说要杀光般度族,他当然也包括在内。这话就跟说“五子在王祭侮辱了难敌,难敌才会设赌局”一样,看似合理,实则大可参详。

    激昂已婚,自愿上战场,箭术跟迦尔纳有得一拼,我倒不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子”。迦尔纳不忍杀他,也不是因为他很幼小、大人要讲人道主义,而只因为他是很有才华的亲侄子。激昂被打下车时还拿着剑准备战斗,迦尔纳用箭射死他并不违规,却还是踌躇了。贡蒂并没出现在这个战场,以贡蒂之名拷问他的,乃是他自己的良心。不杀激昂,并非看在贡蒂面上,而就是他自己内心不想杀。我多希望过去无数次,他的这份良心和对自我本心的忠诚,也能化作随便谁的模样来拷问到他作出正确行动为止,可惜不能实现;这次虽然实现了,只要难敌一逼迫,他就又乖乖投降。该说赞赏他的善心,还是感叹他的软弱呢……

    木柱王是第几次死里逃生??天真的我,看生肉时还以为他真能活到最后-A-

    激昂曾经说过要在战场上杀死俱卢族,但请注意,俱卢方死过那么多人,他并没一次为此真的很开心。这位青年虽有宁折不弯、越挫越勇的傲骨,但没有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傲气,也没有以他人失败痛苦为快乐的心肠。难怪后人要赞颂他,真是一个非常……“干净”的男子汉。五子还有黑点,而他就像宝石一般闪闪发亮,又在随自然规律凋零之前爆出最美的火花,提早归于沉寂。作为文艺形象,的确魅力无穷。


    234

    黑公主如果失去儿子,就感觉失去一切。可是人总得活下去,所以需要一些信仰来支撑。大部分宗教似乎也是这么来的?

    迦尔纳回答难敌的质问时,底气十分不足。每次忠于自己本心的作为,好像都不讨难敌的喜欢,然后他就很内疚很惶然,完全失去了坚持的勇气。这种心态当个老好人还行,做英雄大人物也太难了。

    沙恭尼在三十个外甥的葬礼上是动了真火,表情语气都能看得出。难敌的曲折报复法,他完全同意,也积极实施。88版里连持国都吐槽过,有力宝标枪干嘛不先把坚战给干掉?同样,这次胜车求得了一天之内无敌的挂,干嘛不做个大的,只用来策划杀掉一个激昂、折磨怖军和他兄弟们的心灵?因为难敌和沙恭尼本质相同,都是为私欲气性在战斗,这种人想做枭雄都没那个境界。但凡他们有立足于大局的眼光,把建功立业的目标看得比出气报复重要,当年就根本不会去硬扒黑公主的衣服,于是般度五子恐怕今时今日还因为赌输而在给难敌端盘子养牛喂马。当年不会,现在一样不会,怖军及其兄弟们哭得死去活来,他们就跟真打赢了这场战争一样爽。胜车本人呢,顶着一个信度王的名号,境界也跟他们一样,能让般度之子痛苦就是他最大的目标。真难得如此志同道合的一群人能聚在一块儿。

    对于胜车的头发我倒没什么疑问,自从上次被剃毛,他已经养了整整十六个月,也该长起来了。

    阿周那每次看到儿子都露出陶醉的笑容。不过这次他比较像爸爸了,边陶醉边教儿子做人,还分享自己的工作心得。这些心得正是他超过迦尔纳的地方之一,要说迦尔纳从小被人看不起,阿周那又何尝平坦?还不是一进象城就被说是叫花子的儿子。别人看低了你,你自己不能看低自己,既然明白自己是强大的,就要相信自己是强大的,无需任何人的承认和证明。而且要多做一些真正体现内心强大的事,努力忠于自我、活出生命的光彩,就能无愧于心,不论生死成败都无法影响。13版里,单凭这番话已经分出高下。88版的阿周那起码有一点相同,就是从没打算靠战胜某某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人生还有其他很多事可以做,勇敢地去迎接每一场战斗,尊敬兄长孝敬母亲爱护妻子疼惜儿子,生活何等充实,滋味何等丰富,何必执着于非要打败和消灭某某人?迦尔纳如果懂得这个道理,把有限的生命拿去做真正利于他人的事情,成就和口碑一定只会比阿周那高,黑公主招亲那次奎师那的当面规劝,内容便是如此。但他总是不听也不照做,无限放大人生中的每一点不顺心,然后自怨自艾,又自说自话找到个并没啥逻辑的出口,名为“干掉阿周那”……。其实真干掉阿周那,他就美名满天下了么?好吧不能跟他计较这个,他本来就是个做事不想后果的人U U

    说回阿周那对儿子的训诫。做爹的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只要无愧于心,做到最好,就算落败也是胜者。我想到那个“惋惜”激昂空负高贵出身、娇妻美妾(?)、夺嫡有望却不幸富贵荣华一旦化为乌有的段子,简直要会心一笑。这些东西连迦尔纳都不稀罕吧。激昂如果觉得这些很重要,失去了就悲哀了完蛋了,那他根本就不会上战场。下周他就要死了,却至死仍然勇敢壮绝;实不用别人惋惜,敬佩即可。从看霹雳时我就这么觉得,求仁得仁,何惨之有。唯恨小人得志罢了。

    13版总不肯生套88版,第十三天调开阿周那的计策也写了新的。相同点是,难敌在派出善佑去调开阿周那时就等于派三穴国兵将去送死:88版在这上头为善佑多做了几分文章,和前面摩差国剧情呼应,突出善佑的闪光点,又谴责了难敌的无信无义。13版的摩差国剧情没那么详细,难敌的差劲也没啥值得再继续深入描写,就改为般度军让最强大将离开主队去支援战友的后方,也算合理,还刷了道德值。奎老师自然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人之生死连上天也无法左右,光辉的生命自有它绽放光辉的去处,强求不得。本剧中的奎师那,最大魅力也就是对这种自然规律和正直本心的敬重。他是神,但敬重每一个和他相比活得十分短暂渺小的人。再微弱的生命清澈之光,他也珍惜。印度电影和现实中那种借他之名欺压良民的团体,要有这份心就不能叫鞋窖了。问题是没有=3=

    好,第十三天开始。这天之前俱卢军一直占上风,光比兵力就能压死对方。就在这一天之后,俱卢方每天起码死一员大将,持续兵败,终至山倒。说激昂扭转了战争的局面,真是一点都没错。

    车轮阵我是在看88版时才理解为啥只有阿周那能破,不知这版编剧又要作何演绎……


     

    摩诃婆罗多

    评论(8)
    热度(24)
    1. chochma剁手鬼娘 转载了此文字
      剁手鬼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