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7

     

    熟肉随记240-244

    240
    大战第十四天,胜车因为搞错太阳落山时间而死。在本剧中,难敌一方将此事定位为“般度军使用阴谋诡计”,相信剧外总也会有人这样说;事实上先使用诡计的明明是难敌一方,这诡计并不违反战争规则,但确实是诡计。阿周那要杀胜车,但凡胜车跟其他战车武士一样正常上阵杀敌(奇怪的是在88版和13版,胜车没挂的时候都没正式上阵过,88版即使从湿婆那里求来了挂,还要转头去求亲爹赐福自己不死……他到底有多怂!!),对上阿周那就必死无疑,没有任何悬念。于是沙恭尼玩了个釜底抽薪,让胜车压根就不要出来,阿周那想达到目标,除非在日落前踏过俱卢全军冲进敌营去杀。当然不可能啦,那就赢定了。从俱卢军立场来看,这一招最有效、超机灵、极其棒,无可厚非,我衷心赞赏。——所以般度方采用的破法在这层面上跟它是完全一样的性质呀,有啥好指责的?难敌向来记不住己方做的错事,倒也罢啦,沙恭尼这个惯常阴谋算计之人事后竟也愤愤不平说般度方用计,真是只有厚颜无耻四个字可以形容。


    奎老师的拆招之法,妙见蔽日只是辅助,真正的核心在于攻心。准知道只要太阳一落、阿周那将死,胜车不管原来藏得多严实,到时都会自己送上门。最稳妥的做法自然是在营里缩到阿周那被烧成灰为止,妙见变再大都无济于事。然而胜车可能不跑来得瑟吗?他,乃至难敌方全体,会是那样有效率有定力的人吗?赌都不用赌,答案只有一个。现在难敌得意洋洋,其实百分百必败。奎老师看着他们的得意脸,表情好像有一种看熊孩子犯蠢的……夹杂同情的鄙视感??


    顺便一记,马勇虽一向爱跟难敌的风,这次泄的却是自己的私愤。他很介意“德罗纳第一爱徒、甘狄拔之主、天下第一等高手”这些头衔呢,不过要细品才知其中的酸味。难降也出言讽刺,就没有这股酸。


    阿周那在一切即将成空时似乎快要气哭,太阳真“落山”时,他反而平静下来。一方面是对挚友和大神的绝对信任,另一方面,我觉得他也是真不怕死。要真没法给激昂报仇,他就真不想偷生。这份心胸气魄,不要说胜车,难敌方还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包括迦尔纳。迦尔纳如果能像他此刻一样不管不顾无畏向前,早就升华了。


    阿周那一死,般度军也等于死了起码一半。可这是他的誓言和决心,哥哥弟弟们就不会阻拦,不会一味朝俱卢方骂街,更不会耍赖想不兑现诺言。怖军阻止了一句,也只是纯出于感情,其余兄弟连这句都省了。65电影版里连女眷都跑出来围观阿周那即将被烧,黑公主和贡蒂哭到站不住,可也并没有二话。哪怕不提正邪是非,单论这份愿赌服输的气概,俱卢方都要被甩出好几条街U U


    唯有沙恭尼识破了妙见蔽日之计,这似乎是本版的原创,其他版本里并没看见。如此,既捧了他作为敌人的智商(邪恶一方全部是猪脑这种写法也是不行滴),也让戏变得更好看,奎老师回答沙恭尼的那句话实在笑死我XD


    88版我依稀记得阿周那的兽主法宝没派啥用场,大概这里就拿来射胜车了。这版163集湿婆说兽主法宝可对付遵循正法之人,将其引至神界;只用来射胜车未免浪费。不过好像没说兽主法宝只能用一次吧?无论如何,那首法宝BGM用在这里是极好的,不会再有任何一次“神火炽灼仇敌歼”比这次更应景,看得人痛快无比。


    胜车他爹死得真不值,但印度故事里凡有奇妙的誓言和赐福,必有奇妙破法。老爹搬石头砸自己脚,就算是教出这种怂儿子的后遗症吧。


    第十四天结束得大快人心,可惜世间种种因果相连系,至此仍无停息。被般度方赢了这么漂亮的一仗,俱卢军才会狗急跳墙夜袭,后面的一连串结果也在这一刻就注定了。并非命数,而是自然规律。


    话说难敌不愧为双标大帝,本集的言论还不算最双标的。


    迦尔纳不管怎样还是坚定地认定阿周那必须死……到底哪来这么大仇,人家欠他什么啦。88版因此稍微洗了一洗,说他其实早知自己必败必死。可没多久又彻底忘了这茬,真没记性=3=

     

    241
    激昂的岳父毗罗吒王本来是死在第十五天,单挑德罗纳被毫无悬念地做掉;现在移到第十四天晚上死于俱卢军夜袭,既跟木柱王之死不再雷同,又突出了俱卢军夜袭的惨痛后果。至上公主为丈夫吊丧已经够惨,何堪紧接着又失去亲爹!观众想不动心都不行,编剧真是会写。毗罗吒王从女婿葬礼开始到自己倒下这短短一段里的言行神态,也算为他这个人描上最后一笔:当真是谦谦君子大好人,死于暗算才会更令人扼腕。


    88版如何诠释瓶首之死的经过,我在观感里记录了,现在单说13版。俱卢方违规发动夜袭,其行确凿;接下去发生的事属于神也无法扭转的自然走向,跟激昂之死一样无奈。般度军本来就只剩差不多两支大军,此时兵卒尚未休整、大将不及就位,除了阿周那还都不能夜战。敌方则有备而来,兵多将广。既然只有阿周那有反抗之力,那么于公于私迦尔纳都必定使用力宝标枪,正所谓此时不用更待何时……然后,阿周那必死,般度军又落入等挨打的境地,必定全军覆没。可真不是光损失一个阿周那而已。只有一个办法能挽救危局,就是召唤瓶首。奎师那叫怖军召唤瓶首时并没表现多大的纠结不愿,除了他本身不爱装作,再就是真正实在别无他法,容不得丝毫踌躇。


    瓶首一来,般度军当然不用等挨打,相反还能转败为胜。可是俱卢军和难敌迦尔纳又不是白痴,难道会宁可坐视瓶首碾压己方,也不用那支标枪吗??一定会用,瓶首就一定会死。阿周那的性命危机则同时解除,因为标枪只有一支。旁人无法洞悉其中因果,奎师那可以,但恰恰就是这种自然演变的因果律,神都无法插手。最开始看生肉时记得有人说,他既然存心要瓶首去死,何必事后流泪?我倒认为奎老师的泪水比起疼惜瓶首,更多的是神明无法扭转自然因果的至哀。


    如果瓶首能超有效率地一把抓住难敌掐死,一切又都好了。但还是那句话,性格决定命运。太强太万能太无敌,没有失败的可能,自然要好整以暇;好久没见亲爹了,正好送上一份大礼,绝不会擅自独断专行。瓶首亲手迅速弄死难敌的可能性连零点零零零一也没有,就只是零。


    激昂和瓶首是顶好的两个年轻人,连比较偏俱卢方的普及本都专门把他们提出来,称为般度族后辈中最得人爱的两人。而他们的死,正巧充分说明了本集奎老师提出的主题:非常之时须行非常之策,不能有半点轻敌、半点滥好心、半点犹疑。否则,会把比敌方珍贵万倍的好孩子给活活填进去。五子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血淋淋的教训,才有最后的决然,可惜逝去的生命也无法挽回。人生不如意处,往往如此。


    假使瓶首不出来,迦尔纳真会很毅然地祭起法宝做掉阿周那的。我是不明白他哪来的这股底气,“神火炽灼仇敌歼”歌词用在这儿就只有讽刺罢了。


    难敌一旦遇到真正强大的敌人,就完全失去了胆气。等救兵来了,又马上耀武扬威。这算黑他吗??反正我个人无所谓XDDD


    另外,迦尔纳想留着力宝标枪实现杀掉阿周那的梦想,难敌表示“去你的梦想快来救我啊”,88版和13版都一样。不过88版迦尔纳只要难敌一发话就马上出手,13版迦尔纳毕竟还是顾着点自己的节操。而且我猜他并没忘记面前这大个儿同样是亲侄子,杀一个侄子对这版的迦尔纳已经足够,我相信他没上瘾……

     

    242
    怖军这回跟儿子一样,因胜券在握而过分托大。只顾扯顺风帆,不够有效率。但这也确实是他的性格。越到后来,吃的亏越厉害,他在这方面就越有进步,行事日渐沉稳。唉,多久不见儿子,一见面就双喜临门,想让他不先得瑟一下也挺难的……事情坏就坏在这儿。


    迦尔纳用力宝标枪杀瓶首,实属无奈之举。无论为公为私,他当下都只有这么做,何况事前已尽量避免和反对过。瓶首赤手空拳都有杀伤力,故而他也不算违规。五子再怎么伤痛,在我所知的任何版本里都没拿这件事来谴责过迦尔纳,可见他们并非牺牲不起,也非接受不了孩子捐躯沙场,只是没法忍耐年轻人被人渣用卑鄙手段暗害。后来般遮丽五子的死,父母最痛的一点我想正在于此。


    瓶首大显神威的全程中,父亲叔叔们都很欢喜,奎师那却没有半点舒心神情。知道得多了,烦恼也就多啊……。


    88版里,瓶首被击中后是亲爹叫他死也要砸死一片敌军,父子间最后一句话竟只剩下这样的嘱咐,思之凄然。这版是瓶首自己特地转过身后才放心仰天而倒,没了父子交流,聪明刚毅好孩子形象则愈加强化,死前的表情特别见演技。看完真的会懂,为什么一个森林里走出来的光头小子会跟激昂得到同等的称赞,绝不只因他能打而已。


    话说精校本里黑天对瓶首之死的反应,大可以成为非议他的超硬锤。但这个梗似乎属于印度人民一贯抛弃掉的,想来不会有任何影视版本照搬,跟书中其他段落也有冲突。88版黑天到底还是笑了,而这里的奎老师,我相信他不可能会笑,即使阿周那没死、力宝标枪已失、般度军大有胜机。前面两百多集不是白在演的,其人品性如何,要用眼睛去看。

    战争中召唤罗刹参战不合正法,罗刹本不用为两族对抗贡献武力,这都是本剧原创出的规矩,本来可没有。这么一写,瓶首纯为正义和孝心而来,确实比原来更了不起了。

    怖军向难敌发起攻击,迦尔纳在旁出箭,这正是原书中善战广声之争的翻版。阿周那发箭被斥为卑鄙违规,而今迦尔纳又如何?我倒觉得两者皆是事急从权,没有干看着战友被敌人弄死而不援助的道理,出箭而不取命已经算节制了。在没确定怖军是否被自己不小心射死了之前,迦尔纳的表情简直是惶惶不安……无关乎违背誓言,他真的只是生怕不小心射死了亲弟弟。看到弟弟没死,这才松了口气,面对怖军的责骂也很乖地不回嘴。我本来想说这份哥哥心好可怜可爱,一转头见到阿周那他又拧眉瞪眼扣帽子。到底哪来的那么大火啊=A=


    综前所述,我不认为瓶首之死是奎师那的阴谋设计找炮灰。但既然别人这么说了,奎老师也不辩解,因为他确实事先就预料到,却不加阻止。瓶首牺牲了,般度五子和奎师那本人何尝没有牺牲?他们六个在战争中和战后失去的丝毫不比俱卢方少,要说好歹有命吧,奎老师最后连命都没给自己留。之前愿赌服输,而今敢做敢死,怎么都比俱卢军强就是了U U


    经过这版编剧的煽情调配,瓶首连般度军大营都没进过,跟爹没好好说过几句话,这辈子的第一天跟爹拥抱告别,结果竟也是双方毕生的最后一次拥抱。父子情深,缘份却何其浅!曾记否,他出生当天,父亲叔伯一个个眉开眼笑地共同迎他来,如今又站在一起共同送他走。我看生肉是先看到这段,所以当第一次见到瓶首出生那天的欢乐场景,我的心立刻碎成了渣渣。恐怕直到现在,才有记性好的熟肉观众可以同样体会到这种心情……

     

    243
    德罗纳开始了最后一次垂死挣扎。经过不太成功的夜袭之后,他本人的节操和原则早已比破渔网更烂,现在硬要携子退出战斗,原因只有一个:难敌方太缺德,迟早遭报应,他不想最爱的儿子跟难敌一起陷入万劫不复的泥坑。为此,哪怕半途撂挑子这种不上品的事情,他也决定要做。然而正是他最爱的儿子,在关键时刻继续毫不留情地把他踩下去。马勇的演员,演技实在不错:面对难敌时很有感情,不牵涉任何其他事情时也能看出爱着父亲,但在父亲最在意的某些关键事件上,他看父亲的眼神没有一丝丝慈悲。不管父亲多么悲痛绝望,他真是一丝丝都不动心,就如同对待一个工具、一个死物。究竟要多么无情——或者说多么愚昧,才能让一个人做到这种程度?想想就心寒到骨头里。


    如果说德罗纳的脊梁骨在上一次纠纷中断掉,英雄气丧失殆尽,那么这一次,他就是彻底死了。别说英雄或大武士,他连作为一个“人”和父亲的自尊都被摧残得一干二净。狡猾的编剧就是为了让人知道他多惨,才从初登场起就不断突出其强大、清醒、高洁,突出他的硬骨头和无比尊严。随后在这一集,一次性砸烂。真比毗湿摩还惨,毗湿摩在最绝望的那几天起码可以安慰自己说,我是遵守正法滴!!德罗纳却比老太爷更世故聪明,连自我欺骗都做不到。第十五天上阵的早已不是五子认识的伟大老师,只是一缕红了眼睛的绝望幽魂。剧中人可以不知道不在乎,观众可应该看得到才对。以往版本当然没有这层含义——因为以往版本的德罗纳都是酱油啊!!没有固定脉络和性格可言。88版对此已经尽力,可还是不行。13版德罗纳是史上最完整也最特殊的德罗纳,没有之一;就凭这份高傲和强悍,前人和后人都无法复制。我不可能看过所有影视版本的摩诃婆罗多,因此欢迎用锤子打我脸,在被打之前我肯定还是要这么说。


    就算内心已完全绝望,德罗纳的儿子就是他的念想。只要儿子一天不死,他还要尽力战斗。于是木柱王就成了牺牲品……德罗纳本身并不愿意这样,我知道他不愿意,可又有什么区别呢?


    来营中报信的向山,很难得地显露出了淡定稳重之外的表情。女婿们倒不太悲伤,这死法叫马革裹尸,还在众人能接受的范围。德罗纳能杀木柱王就代表不再对熟人留情,当下只有杀他这一条路,五子应该比决定杀毗湿摩时要更清楚其必要性,也更有决断。


    好,现在有条杀掉伪马勇之计,只要坚战配合,就胜利有望。否则的话,德罗纳不知还要杀般度军多少兵将,哪怕五子肯跟他耗,别家兵将也没义务要为他们的爱师之心而白白牺牲。此时坚战如果说:“不!老子就是不撒谎,你们损失多大我都不妥协!”跟十三年前赌局时有何不同?弹幕也不会夸他有原则,只会说他智商低。88版里坚战几乎立刻就答应了黑天的要求,与虚伪无关,只因此人本来就没有迂过。13版坚战真正是迂过的,但吃过赌局的亏、烧过双手,一年前为取假名的事经历过纠结,十四天来又一再目睹敌方的凶残和我方的损失,他要是还不能想通非常之时须行非常之策的道理,就算大神显灵喷死难敌全军、把国家硬塞到他手里,他都不配治理好吗。


    非但想通道理,还要身体力行。本剧中奎老师大可以直接给德罗纳开课,却偏要为难坚战这一遭,因为这就是坚战必须经受的考验。如此而已。至于坚战乃至五子以后会不会打着非常之策的幌子任意胡作非为嘛……书上有,剧里也有,都明明白白写着。就算全没看,如果光从本剧第一集老老实实看到现在,我认为同样会自然得到正确答案U U

     

    244
    黑公主从开战以来大概主要都在担心孩子们,没想到一把年纪的老爹也会丧命。对于战争的残酷性,她又进一步见识到了。有见识就有反思有进步,她始终有自己的想法和灵魂,不是靠儿子或老爸活着。所以亲人死去,她会伤心欲绝,却不会崩溃到再也爬不起来。这一小段兄妹相处虽然短,倒意外地流露出真正心灵相通的兄妹情,也确实是躺着的那个老爹的好儿子好女儿。


    精校本里的迦尔纳对五子没有半点好感,可仍然遵守不杀四子的誓言,这是他树立自我的方式之一,无关乎兄弟亲情。本剧就略有不同,迦尔纳真记得这是弟弟,是可爱的弟弟!所以才留手。论起最本质的部分,他就是这么软萌。可惜俩弟弟不领情,至于不领情的理由我觉得很充足也很见性格,去他营里治疗他的那回就说过了。无种善于嘴炮讽刺,偕天没那么嘴毒,但嘴上和手上都不出则已、一出必中。而且不用我此刻唠叨“哥哥好心放过你们,你们却下手无情”,十集之后他们俩自己就会后悔得撞墙了。一切都自有分付,无须多言U U


    要铺开除掉德罗纳的大网,坚战撒谎固然是最重要一环,阿周那牵制德罗纳使其无法接触真相,怖军果断杀死大象马勇,三兄弟在这件事上的决意其实并无区别。他们已经有了取舍,也坚定了决心,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坚战看上去总有点魂不守舍,那是他即将冲击人生最不可逾越的雄关,没啥经验,而不是不愿上、不敢上、怕担责任。那句小声补充的“是大象马勇”,有人说是故意找补来为自己脱罪,我不这样认为。德罗纳说得明白,若欺骗老师,坚战就要堕入地狱;即使如此坚战还是说了,就是不怕下地狱,未必找补了这一句他就能从地狱被提上来。个人觉得这只是显示他说谎实在很不在行,哪怕有百般决心觉悟,依旧忍不住要把真话带出来。知道要缩小音量,就算是很懂事了。


    至于那个“坚战战车落地”……我能理解原书中此情节的美感,当初刚看到时也曾惊艳过,但人不能永远停留在啥也不知道的时期。事实上连88版也完全没有战车落地这回事。我不敢确定88版究竟为啥去掉这个,总之综合一年来的观察与思考,我个人很庆幸两版完整电视剧都改掉了这块。坚战原本是超凡脱俗的圣人,因为撒了这一个谎就堕为俗流,神像崩塌什么的太美妙太震撼——那谁来告诉我,十三年前他赌输兄弟、放任国运、坐视妻子被侮辱,成为列国笑柄,间接导致民风堕落,为啥战车就不落地,还是个圣人?而现在于非常之时为了大局说一次谎话,战车就落地了,他就不是圣人了?这种善恶不分的地心引力要它作甚?又或者战场外的不算,任凭他犯过什么错,只要在战场上不撒谎就还是战车悬空的圣人,一撒谎不问青红皂白就都堕落了?那我记得难敌难降迦尔纳乃至胜车在这十五天里都没撒过什么谎啊,俱卢之野上得有多少战车飘着啊……


    算了,其实我也是白说。印度人民早就想通这个事儿了,恐怕这才是他们去掉战车落地的真正原因。《小萝莉的猴神大叔》里,男主因为不撒谎而被当傻子看,但为了帮小女孩顺利找到家,关键时刻他主动怂恿那位巴基斯坦记者先生撒谎,这简直比自己撒谎还要“缺德”。记者先生对此很不解,男主曰:你没在电视上看过摩诃婆罗多吗?短短一语,尽得三昧。说起来,电影是2015年的,男主所指应该恰好就是这部13版摩诃婆罗多……。


    说回这版德罗纳。他自己心里明白马勇非常有可能挂掉,因为作孽太多。坚战来之前,他就已经败给了内心深处残存的理智和判断力。起劲地问坚战,只是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坚战如临大敌,不习惯到简直快炸毛了,却还是完美地践行了自己在这个计划中担负的责任。老师没了最后一根稻草,生无可恋,反而发飙——这倒比立刻颓丧更真实,此时的他是一个没了骨头的软弱者,软弱者无法承受后果,只能找别人发泄,用疯狂来维持自身那可怜到看不见的立场。88版德罗纳没这一层,只是一个乖乖的儿控,儿子死掉他就乖乖地不活了,十分简单。精校本更好玩,儿子死了他照常打,非得天上大仙们集体来喊他放弃,他才光荣坐化。这里的这位老师嘛,就只会有这一种处理方法了。


    奎师那在关键时刻喊停开始上课,与其说挽救战局,不如说是对德罗纳的大慈悲。德罗纳作为死不回头的反派基石,必须死;可他原来曾是那么好那么出色的人,就算有观众不记得,奎老师本身肯定记得当初他去找木柱王和解、主动受死时的坦然高风。不能让这样一个人糊涂着死,软弱着死,身不由己地死。必须要让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让他从蒙昧中清醒过来,恢复应有的高度。德罗纳不是今天刚刚失去那个值得骄傲的自我,当他把一身荣辱都押在儿子身上时,就踏出了失去自我和自尊的第一步。这堂课更有现实意义,本剧中几乎每个爹都爱儿子爱得要命,其心可鉴,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爱孩子,应该去做点什么,又有什么绝对不应该做?我常说一切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家教问题,以上问题的答案正是要紧关窍。不上这节课,不足以正面点醒愚顽。哪怕最终还是有人不愿醒,起码奎老师和编剧都尽力了。


    13版俱卢军三大将中就数德罗纳最清醒最世故最聪明,却还是没用,混得比谁都凄惨。因这一堂课,他也终于真正得到渡化和解脱。善莫大焉,功德无量。

     

    摩诃婆罗多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