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7

     

    快三年前的吐槽——关于枫樱

    最近整理不老歌发现的,因为当时题目取得太隐蔽,结果连我自己都找不到了,碰巧才又找到。所以在这里存个档。都是抱着严重吐槽心而写的,所以言辞恐怕不够温柔,但都是真话。现在还是这么想,也还是适用于现况,所以在这里存一存。不同意的笑也好厌也好,都不管我屁事……

    ——————————

    2013.1

    真是看得人恶心死了。
    月亮是外国的圆的公知,碎岛什么都好……当笑话说也就罢了,这些人是当真的吗。
    他要是觉得碎岛什么都好,湘灵会看得上他?她四周觉得碎岛什么都好的男人不要太多……
    在这里存档记录下这个吧。那时的八叉,今已不知何处去了。

    人海浩瀚,廣異千里而殊,然人多宥於所習所知,概以自身所慣者為是。有人見玄鳥以為災厄臨身,有人見玄鳥以為喜事將至。玄鳥同也,而悲喜無定。視今之世,A國舉神權;B國好清談,C國尚雄武,D國行險希。四國雖邦盟友好,其思維之大異,胡不駭人?人生倏忽而過,何其短也,行傳流傳於後世,亦可以不悲矣。書中之人,慨非實存,然際歷天下,無有不真。楔子為人且樂奇事,因振筆而著此書,非開萬古之未有,惟祈民思之有拓。 ──荒木載紀序

    原博写的是枫岫,我顺手给改成了楔子。ABCD四国自然就是指从上到下四个国,但在荒木载纪里绝对不会直写出国名,所以我也就没改了。在这里存存吧。楔子之所以会被抓被关,看这段就懂了。所有不是开无聊玩笑而真心觉得他是写小黄书入狱的人,都去死一死好。

    话说我一直没承认自己是枫岫的粉丝,虽然一直有人打算这么拱我。我也说过“那我不承认是不行了”,事实上还是没有啊。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是我极其尊敬的人。关于他,我在西湖写得够多了,也没什么好纠正和补充的。八叉写过释云生,写过曲怀觞,而不管当初还是现在我都觉得,在这些人的基础上她写出了枫岫,在写出枫岫之后,她的编剧人生已经不枉了。

    当然她自己不这么觉得XDDDDDD或者说,在知道枫岫有多好的前提下,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这样活到死的。做师尹真是要幸福和愉快得多了U U

    关于枫岫临死前的十二个字,那一周我就写了自己的看法,还有零雨其濛同学写的。我觉得现在也没什么可修正和补充的。至于拂樱的想法和感受,是系列帖最爱讲的,要问我对那些议论的看法嘛……小人之心而已。

    枫岫留这字,本不是恶意。问题是凯旋侯也没有当他是恶意。要当倒也好了。这人无论是肉体和精神,都是很坚硬的。比如兵甲18集枫岫跟他说了一通话,气也消了,在他临走前说“好友我不恨你我原谅你”,我想他只会冷笑而去,心想此人死到临头仍然稀奇古怪的……。

    截至兵甲18集的凯旋侯,大概是真有看不起和不理解枫岫的地方。他们火宅如此穷困,大家拼命求生存,堂堂王是连女儿都肯舍弃了,下面诸人更是连命都能舍弃了,无非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楔子其人,在上天界和慈光之塔做着不愁吃穿的官儿,却还要捅马蜂窝,为了什么精神层面的事情把好日子都抛却,到苦境做一个囚犯,这天生就是该抽的货了。在苦境跟他相交这么多年,觉得莫测高深,从不曾占得什么便宜,可是有朝一日才发现原来这货还是个心软的老母鸡,什么事都喜欢自己闷头上,只要瞄准软肋戳着就一戳一个准,白浪费了自己这么多时间。那时是更想抽死他了吧。

    但是凯旋侯不是坏人,也不是傻子,是个三观很正常的人,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他心里明白,这是一个好人。他只是看不起这个为了些虚幻事情就白白失去一切的蠢笨好人罢了。拂樱可以快乐地跟枫岫打打闹闹,而凯旋侯只为佛狱的利益而活,枫岫那样的人是蠢的,他觉得自己这样的人才是聪明的。所以这本质区别注定枫岫只能死,他们只能是两条道上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看到墙上那十二个字,拂樱也只会冷笑。——你不懂的。你根本就不懂我们的生存方式,还作圣母状说什么原谅我,真是个理想主义傻蛋。

    然而枭皇1、2集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或者说,我们才看到之前看不到的真相。
    如果没有这两集,我不会喜欢上拂樱。他只是某反派组织的忠实部属,跟鬼知冥见又有多大区别?我就在嘀咕那些只会歌颂凯旋侯忠诚的所谓樱粉,如果他只有这点特色,你们何不去粉鬼知冥见呢……忠心,刚烈,战绩,样样都不比凯旋侯差啊=3=

    说回正题。
    枭皇第一集,凯旋侯做了一件蠢事。蠢得太息公宁死都不会想到去做的事。是的,因为他爱佛狱……那难道太息公不爱吗?因为他忠于咒世主……那难道迦陵不忠于吗?跟这些都无关吧。他只是,不能不说罢了。就算知道说了也没用,就算知道说了会死,他还是要说。当说了之后迎来的是比死还要痛苦的惩罚,他也没有被击倒。

    他说这些到底有什么实际意义呢,可他还是说了。有些事情,无关于具体利益个人荣辱,宁可自己失去一切,也必须坚持。这是枫岫用一辈子的生命去实践的道理,他拂樱斋主曾经觉得荒诞,觉得不可思议,可是现在竟然用实际行动来验证了。

    他们是好朋友,是知己,在彼此猜疑的情况下仍然有了朋友的几分情,就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一路货=333333=
    而且枫岫的留字,说明这货在死前已经知道和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很悠然地带着这个事实走了……相反他自己,却要到这个时候才知道。

    凯旋侯奋斗一生,是为了让佛狱人民得到他希望的那种幸福。为此他舍弃了苦境,舍弃了小免,舍弃了佛狱之外的一切。但当他身处牢狱时,应该很清楚,这个毕生的理想已经永远不可能实现了。就是在这最失意的时候,忽然知道了以上这个事实。

    自己原来跟那家伙是一路货。那家伙还早知道了并且友好地伸手求和……那家伙就是这种人。而那家伙已经死透了。
    天地茫茫之间,连佛狱都不再要他,连迦陵都不会来探望他。陪伴着他和理解他、经历那么多事也不曾放弃他的,只有一个枫岫。但是那家伙早就死透了。

    这换我也会笑到吐血啊。实在太TM好笑了嘛。

    往事不可追,去者不复还,这也是最让人吐血的事情。当然在同人世界里就不一样了。在和平的世界里,我坚信他们能成为好朋友,因为他们俩其实是一样的人。都是为了坚持自己的原则和理想不惜一切的人,可比这更加可爱的是,在九死不悔的道路上,他们并非没有个人的温柔情感与付出。他们都是钢铁一样不可摧毁的人,可也都有比他人更柔软细腻的心肠,还有着本质上的单纯和温良。在不需要用钢铁般的筋骨去抵御风暴的世界里,我觉得他们身上美好的一面会被看得更清楚,他们彼此之间也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即使是在最险恶的世界里也一样。

    我永远是非主流的U U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