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

     

    近松门左卫门《平家女护岛》剧情

    忘记这篇贴过没有了,反正这里先贴一下。出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近松门左卫门、井原西鹤作品选》,钱稻孙译本。看多少遍都看不厌,并不只是因为译文很棒的关系,原本那故事就好。“平家女护岛”这篇,篇幅长,场景人物多,情节起伏,难得又是环环相扣,无一处闲笔。这本书现在已不多见了,所以忍不住要记录一下剧情梗概,看看人家古代人是怎么写“故事”和写“戏”的……节奏起伏固然好,其中的人情礼义也是亘古相通……

    ——————————

    第一段

    高仓天皇年间,中宫之父入道相国平清盛权倾朝野,暴虐非常。长子小松殿内大臣重盛告病,无人可向之谏言。重盛之弟重衡征讨南都归来,上报烧毁寺庙无数,僧侣枭首数百,忠于源氏的文觉法师逃逸,但缴获其供奉的源义朝(源赖朝、义经之父)头骨。另有俊宽僧都之妻东屋,因丈夫反抗平家、事败流放鬼界岛,这次在南都暗中窥探平家军帐,被抓获献给清盛审问。清盛见东屋是绝色佳人,起心收纳,并以源义朝之妻常盘为例,劝东屋顺从自己。东屋开始严词拒绝,后来为了夫君生死不明,不想就死,只好答应住进清盛的府邸。

    清盛下令把僧侣的首级、源义朝的首级与烧落在地的奈良大佛头颅一起示众,彰显平家之威。濑尾太郎兼康宣读枭首名册,册尾指责毗卢遮那佛袒护平家的敌人,罪该枭首示众,百姓无不惊骇。常盘向清盛乞求讨回源义朝头骨,平家决定抢先将头骨毁弃。谁知文觉法师一直藏身在大佛头之中,关键时刻现身抢走头骨,扬长而去。

    相府后院,侍女们劝说东屋及时行乐,莫辜负春光,而东屋却只想早日去鬼界岛陪伴丈夫。越中次郎兵卫盛次和斋藤别当实盛先后来威逼利诱,都被东屋骂回。东屋求侍女私下通知自家仆人有王丸来此相救,这时平家第一勇士、能登守平教经受了清盛之命,务必到后院带东屋过来淫乐。教经决意成全东屋的忠贞,东屋感激不尽,从容自杀身亡。教经割了东屋的首级上呈清盛,清盛虽气恼万分,却无可奈何。

    有王丸闻讯赶来,仗着力大无穷,企图闯进相府杀死清盛为主报仇,平家诸人被打得人仰马翻。教经亲自上阵,竟然不敌,几次被摔倒在地,只好放有王丸逃走。有王丸趁胜要冲入后殿,教经遂起身单手抓住有王丸,一掷而出墙外,教训他在知道主公俊宽下落之前不可白白送死。有王丸又惊又敬,小心退去。


    第二段

    清盛之女中宫临产,天下大赦。丹左卫门尉和濑尾太郎领命到鬼界岛赦回被流放的丹波少将成经和平判官康赖,但俊宽僧都未得赦免。平教经路过知道此事后,想到重盛一向的担忧告诫,决定面谏清盛,恳求一并赦免俊宽。濑尾太郎不表支持,丹左卫门尉却深以为然,多写了一份俊宽的赦免文书,教经再将批文上的“释放流人二名”加上一笔变成三名。只愿布仁积德,祈祷中宫安产。濑尾太郎正在埋怨,消息传来,中宫果然平安生下皇子。

    鬼界岛上,俊宽、康赖、成经三人如野人般落魄,偶然相聚叙旧。成经说起不久前认识了名叫千鸟的海女,情投意合结为夫妻,并唤千鸟前来相见,俊宽将千鸟认作义女。丹左卫门和濑尾来到鬼界岛,宣布赦免康赖与成经回朝。俊宽见没有自己的赦书,绝望悲啼,丹左卫门这才取出第二份赦书。三人欢喜雀跃,上船准备一起回京;千鸟想一同登舟,却被濑尾拒绝。成经、康赖、俊宽苦求通融,濑尾不屑一顾,说出东屋已死的事实,强行扔下千鸟,命令开船。千鸟在岸上痛哭,俊宽心生不忍,决定自己留在岛上,让千鸟上船补齐三人被赦之数。濑尾仍不答应,还要行凶,俊宽便以武力制伏濑尾,当场杀死。

    丹左卫门感念俊宽的情义,答应将千鸟充作三人之一,一起回京。俊宽与众人洒泪告别,继续在鬼界岛苦度光阴。


    第三段

    内大臣平重盛病重,平家上下不安,商议寻方法为其散心,减轻病痛。众人将各自方案上呈重盛,重盛采纳主马判官盛国的建议,想去田庄观看农家少妇插秧作歌。动身前,熊野神宫交上在神龛内发现的木匣,里面是源赖朝的诅咒文,祈祷重盛早日归天、源氏大获全胜。重盛想起当初源赖朝在平治之乱中获罪当斩,多亏自己求情才得以保命,不料却恩将仇报;再想到父亲清盛倒行逆施,自己一人无力回天,不由万分悲怆。经大家劝解,才动身前往观看插秧。

    插秧少妇们为重盛献歌,歌词中似有深意。重盛传召插秧人等觐见,领队的老人说出实情。近来常有年轻男子经过朱雀大路的常盘府邸后失踪,传说是被常盘召入府中行淫,再被杀人灭口。失踪者们的妻子姐妹只好乔装成插秧女子,趁机向重盛喊冤申诉。重盛听完案情,命弥平兵卫宗清前去调查。宗清说自己本是源氏家臣,连早已离散的妻女也是源氏亲支,若去调查源氏之妻常盘,恐被他人怀疑徇私。重盛呵斥宗清不可辜负自己的信任,嘱咐他一定要查出真相。如果真是常盘不安于室,则搜集证据上报相国清盛公发落;如果有任何谋反平家的不轨之心,则当场斩迄。宗清只得领命而去。

    朱雀大路的常盘府邸,自常盘跟从平清盛之后便不许男子进入,得名女护岛。亲信丫鬟笛竹和雏鹤正在路边观望招揽青壮有力的男子,诱惑他们入府与常盘共度春宵。一名卖唱艺人听后吓得赶紧逃跑,一名驿卒则跟随雏鹤进入府中。又有一名蒙面武士路过,也被一同引入。常盘以美色相诱,但要驿卒先签下一份誓书;驿卒看完誓书,大惊失色企图逃走,笛竹手起刀落将其杀死,再同雏鹤把尸体藏在廊下。

    常盘将蒙面武士拉入锦帐,发现他原来是宗清所乔装,不由羞惭万分。宗清对常盘不守妇道感到十分憎恶,决意依重盛之言,向相国回报常盘行淫。常盘心有不甘,拖住宗清表明心迹。自己一心为丈夫源义朝守节,虽然依从了清盛,却一直称病,未曾失贞。并暗中招揽青壮男子,写下效忠源氏反抗平家的誓书,以备将来作为儿子牛若丸的部属,共灭平氏。宗清只作不知,捻绢为棍抽打常盘,笛竹现身与宗清打斗,常盘情急之下喊破笛竹的真实身份就是牛若丸。

    牛若丸斥责宗清不顾当初身为源氏部属之义,宗清嗤之以鼻,把抽打常盘的白绢扔给常盘母子,要他们远避深山忏悔自己可耻之行。牛若丸打开白绢,发现正是父亲源义朝的正八幡大旗,才了解宗清对源氏旧主的苦心。宗清一心要放走常盘母子,命二人假作搏斗、刺伤自己后赶紧逃走,常盘母子却不忍加害忠良,宁死不愿对宗清刀刃相加。宗清想到不受伤就无法回去交差,辜负了重盛公的信任之情,不禁烦恼。正在僵持,雏鹤从廊下突袭刺伤宗清,并向三人说出自己就是宗清当年离散的女儿松枝,为了成全父亲的武道,只得犯下大逆之罪。宗清假装斥骂松枝,不许她留下照顾伤势,急催三人尽早离开朱雀大路。三人依依不舍,含泪离去。


    第四段

    从鬼界岛回京的船只停靠在港口,有王丸前来迎接主人俊宽,却听说俊宽还留在鬼界岛,无望回还。有王丸就要自尽,成经和康赖劝他打点精神,好好照顾主人的义女千鸟。因千鸟不在官方所赦之册,便由有王丸带她暂藏在芦苇丛中,只余成经和康赖面对京师来人。

    相国平清盛恰好与退位的后白河法皇乘舟到此,听丹左卫门回报俊宽杀死濑尾等情,不由勃然大怒。俊宽原是法皇的亲信,清盛迁怒于法皇,竟要逼法皇投海自杀。见法皇不肯,就亲自将法皇推入水中。千鸟在旁飞身入海,救起法皇交给有王丸,由有王丸杀出一条血路,带法皇逃离现场。清盛怒不可遏,将留在水中的千鸟亲手击打践踏而死。刹那间天地变色,波涛汹涌,千鸟的尸身中冲出一团业火,吓得清盛昏倒在地,醒来后匆匆回府。

    清盛从此卧病在床,府中时有妖鬼作祟,平家众将轮流值夜戒备。值夜的众人向内庭侍女打听相国的病情,闻说清盛正被鬼魂缠绕,全身烧灼发热。难波次郎夸口能降伏任何鬼怪,侍女笑言自己便是俊宽之妻东屋的冤魂,吓得众将纷纷逃避。平教经上殿鸣弦放箭,镇得东屋和千鸟的鬼魂不敢妄动,暂时平息了混乱。清盛之妻二品夫人仍忧心忡忡,向教经诉说自己梦到清盛被带入无间地狱,原来教经也梦到八幡大菩萨下令收回赐给平家的节刀。正在这时,两名差人分别来报源氏人马在东国和关西起事,教经连忙离开内庭,去商议平乱事务。

    报信的两名差人是东屋和千鸟的冤魂所化,见教经离开,便化为两点无明之火冲入清盛帐中,清盛遍体灼热,神智混乱,仿佛看见众多冤魂前来讨命,降温的冷水皆化为火,把清盛烧得皮开肉绽,死于非命。魂灵被摄入地府的车中,判入无间地狱,正与二品夫人的梦境相同。


    第五段

    文觉法师劝说源赖朝起事反抗平家,又请得后白河法皇的讨伐平氏圣旨,正要赶去伊豆送给源赖朝。途中在野外休息入梦,梦中正是未来的景象。赖朝率兵席卷关东,牛若丸加冠定名为义经,也从奥州率兵赶到伊豆与赖朝会合。文觉取出源义朝的头骨,让赖朝和义经哭拜供奉。有王丸将法皇安置在明神三岛,也来军中报到,并请赖朝等人去晋见法皇。众军和平家军队展开决战,平家兵败,自安德天皇以下妇孺大多投海自尽。男丁几乎全部战死,平教经与敌方两名大力勇士一同沉入海底。文觉惊醒,才发现是南柯一梦,心知平氏将亡、源氏将兴,于是信心百倍地启程而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