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

     

    霹雳英雄榜31-35

    先记一下零的事情。红目枝一见到她就认定是盼梦圆,死不肯放,还要掀开她的头发看金鳞为证,她威胁几次无效,就真把红目枝杀掉,尸首扛去交给秦假仙。普生知道后说,这是希望你们为其安葬,看来盼梦圆天良未泯…秦假仙反问,连义母都杀了,还要怎么个泯法?正是呢。零虽然是被欧阳上智拐去栽培,出场以来报的却绝大多数是自己个人私仇:合修会害死她亲生父母,道教杀死雪狼,魔魁之女的手下杀死藏剑生,所以青阳子、非凡公子和道士们她都要杀,即使欧阳上智现在不打算杀非凡公子,她也会主动跑去杀(被司徒笑梦暗中制止后未遂)。显然她有自主意识,不是纯粹的傀儡。为死去的两位义父拼到这个地步,够孝顺了吧?然而竟将更亲的义母一刀杀之,普生来找也挨了她两刀。鲜血生命尚在其次,红目枝和普生的心里可被伤得不轻。有自主意识的盼梦圆小姐根本就是忘恩负义,而不是重情重义。并无可同情谅解之处,将来能活着退隐真没天理。普生被砍都毫不怨她,只怪自己没有把她照顾好,想必红目枝也是一样。爱盼梦圆的长辈们越是如此,零造的孽越深啊。

    樵老在这五集里效率也不高,几乎全在跟人扯皮。和忘年行结拜礼说好互换礼物,正巧方界老童来找他讨无弦神弩(当年原是白云骄霜去订做的,结果落到玄真君手里,玄真君死后被樵老顺手捡了当拐杖用),他就提条件交换,要把交换来的东西送忘年。互相刁难好不容易拿到手,一看是素还真的金叶。忘年一脸感慨地再带樵老去某地缝找自己送的礼物,等樵老下去就把宝剑往里一扔,再把地缝给封了。此外具体于人有益的实事一概全无,连收藏着的狂刀都被白云骄霜命令风雪生去放了出来。(这个风雪生找潇湘子的遗产竟然最后在方界出现了,难怪古早同人里潇湘子和血道天宫整个就是方界直属部下,还有CP文……。)

    一页书嘛就坐在灵山听双叹胡说八道,剧情似乎想表现双叹是那种不通世事的滑稽突梯老顽童,可也未免太大牌,已经让我产生了类似看天宇里五伞的烦躁感,恨不得早点有人来把他们抽一顿,省得再摆出高高在上的谱。武力智商涵养等水准不高的访客们被他们踩得扁扁的,三者都很高的如樵老忘年和一页书本人,想跟他们谈正事就永远只收获装可爱的胡扯歪缠。玩够了才要解开水银封体来向白云骄霜示威,因为一页书双脚封太久已腐烂,顺势被他们削得只剩骨头,眼下晾着两个白骨大脚丫子在说话。亏得一页书非凡人也,否则不疼死也要气死。

    白骨大脚丫子其实也不算什么,这阶段的霹雳科技正在爆棚,拔骨塔可以取出活人整副骨骼,等达到目的再给你装回去;比如鬼王棺,答应投降方界后就被做手术恢复正常,只多装了一支追声骨来跟踪窃听。而这还只是方界高科技的一小部分而已。吐槽归吐槽,这几集方界的行事水平,准确说是白云骄霜的管理水平,简直一流!光团状的无忌天子出现下了三道命令,格杀、调查、利用——其范围大而无当,几乎涵盖江湖上所有内容,如果我接到这个命令,不在内心把上司诅咒死才怪。白云骄霜可是二话不说就接旨,让不死魔僧继续去守拔骨塔,方界老童去调查兼跑腿传信,自己就有条不紊地把事都给办了。格杀名单里有黑白郎君和网中人,此二人正在葬尸江下魔茧合体中,白云骄霜立马去把葬尸江冻了个透;用金叶试探忘年和樵老,开始分辨到底谁才是素还真;面对樵老把神弩扔在烈火坑的难题,以阴寒之体轻松巧妙取物到手;指使放出狂刀去英雄战场挑战金小开,让无极殿没了至尊;剑君发现植物人惊虹留恨的本体在方界,分不开指点他跟着运尸体的簸魂车(司徒守义的尸体就是被它运走了,所以金小开亲自去帮百里抱信讨都没讨到。至于尸体运到方界后应该是被分尸肢解当实验品用。)跑到方界,又是白云骄霜亲自接待,软硬兼施,说了一些叶小钗的坏话,历数己方恩情却不提任何条件,吊着剑君的胃口留人在方界做客。格杀、调查、利用,全部在展开。天子只需要下命令,其他弦尊皆非人才,看起来方界果然是靠白云骄霜一个人运转,其余高层混吃等死。但凡心窄点的,恐怕非造反不可……

    狂刀被放出来后先冲回苦竹篱,不断念叨着“这是梦”。眼前也真还是那一番鲜花翠竹的好景色,他松口气,心想真的是梦啊…。再一眨眼便见废墟焦土,别无他物,只找到一只做给婴儿的小鞋。此情此景,换谁都得疯掉,但就连他的痛苦和疯狂也只不过是他人权力斗争之工具。哀哉武人。挑战金小开暂且不提,因为以下必须好好记一记发生在他去挑战之前的,玉天玑重新发达的经过:

    最近欧阳上智可能觉得金小开太离谱,想把玉天玑调回来主掌大局,所以上回才会送信去促使其升级。通过司徒笑梦向金小开传达这个命令时被荫胜天听见,跑去跟百里抱信和万缕丝说:万一玉天玑回来就难办了,你们俩为大局对金小开用用美人计,叫他抗命吧!百里抱信很勉强地答应了,俩姑娘借感谢金小开为要尸体奔走的机会,温言软语交往一番,顺便敲敲边鼓说至尊堂堂大丈夫何必总受人控制?金小开也不傻,没被她们俩迷倒,心里却自有打算。转头就告诉司徒笑梦,重新任用玉天玑没问题,条件是把雪鸦的人头献上!我长期以为他要雪鸦的人头只是因为雪鸦痛揍过他,原来并没那么简单,其中自有心机权衡。但以现在的金小开,我怀疑他根本不认为玉天玑会照办,一切只是故意为难。现在的金小开…确实略可爱,对百里抱信还有一份奇奇怪怪的纯情。刚冷下脸说“我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以后你不用再来找我”,下句就说“我有事可以去找你”。对万缕丝则说我是满喜欢你的,可你自己也知道配不上我吧,我要娶就得娶百里小姐那种!以前他对女人可没这样过,大概也因为这俩姑娘的气质容貌都是他至今见过的女人中之顶尖。万缕丝被当面说身份配不上,还不哀不怨温婉动人,几乎是女性美的化身;百里抱信则是那种有点天真的娇滴滴仕女样,值得疼惜怜爱。金小开最后找到的老婆正是集这两种特质于一身,可见他就爱这口。

    玉天玑接到任命,还很淡定地推辞了一番,末了才问,那么金小开答应吗?微妙处可使成年社会人发一笑。司徒笑梦说了献人头的要求,玉天玑立马发飙,大吵大闹要追砍司徒笑梦,满口都是对雪鸦的情义,让雪鸦一边感动得要死,一边还要替他跟司徒笑梦解释,生怕搅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仕途。过后他成天伫立中宵闷闷不乐,还添了吐血的症候,每次都在说没雪鸦自己不能活、跟雪鸦相比仕途根本不算什么,然后把吐过血的手巾往地下一扔给雪鸦捡,自己回房间去咳嗽。秦假仙得了荫胜天的报告后不断派人来杀他,十停有九停被雪鸦杀掉,余下被他自己巧施妙计做掉;雪鸦都在说,这么危险不如咱们搬家吧?玉天玑哼哼唧唧表示我升级后身体还没恢复,现在又吐血,再说你看这么多人追杀,天下哪有我立足之地啊,何必搬家呢~~。雪鸦说那只有回无极殿求保护才行,玉天玑马上又嗨了:不!不行!我死也不能失去你,休想让我答应那种条件!雪鸦的心里当然别提多感动啦,真是老实孩子。

    秦假仙实在没法,去求非凡公子把雪鸦约出来谈话,好趁机狙击落单的玉天玑。非凡公子也不想玉天玑回来,就照办了,而玉天玑连这都事先预料到,让雪鸦先交了两封回信给非凡,再对着非凡的来信长吁短叹:你看,你还是很受欢迎的嘛……反而是我又病又没用又被人追杀,拖累了你,快离开我飞向广阔天空吧~~。雪鸦誓死不肯走,玉先生黯然回房间,很久都不出来。雪鸦过去一看,他正拿着个刀往脖子上比划,被抢下来后就开始嚎:让我死吧,我不能再拖累你了了了~~雪鸦看得心如刀割,说一声“该死的是我”,随即自刎。人真心要自刎就是这么快,所以玉天玑刚才半天到底在比划啥,天知地知。

    我在亲眼看这段前想了很久,以上种种,玉天玑到底有几分假装,几分真情?看后的结论是…全部假装哒。雪鸦一死,他说完“我不会让你的牺牲白费”后立马就搬家走人了,也再没吐过血。路上听说金小开死在狂刀手里,想法只有“无极殿即将易主”,毫无其他。要知道,如果他再坚持几天等到金小开被宣布死亡,雪鸦就根本不用死啊!他却既无后悔也不自嘲,一门心思只想着仕途如何钻营。就算再自以为有真情,事实上还是一个心肠冷酷的人而已。要说是因为既然做了就不再回头,因此才不后悔不自嘲,那又错了,证据是玉天玑睚眦必报——交给非凡那两封信,以雪鸦的名义约定几天后在别处见面,还说到时候要把这两封信给吃掉;非凡知道这般曲折心思准是玉天玑在搞鬼,就去赴约想把两封信留给玉天玑自己吃,结果中了毒瘴,不得不乖乖吞信才能保命,气得要死。整完非凡,回无极殿后第一桩大事就是处斩万缕丝和百里抱信,其他一切押后。心眼这么小,我才不信他能果断到不再回顾前事,所以现实就是他对雪鸦毫无真情,有的只是自己身处屋檐下、被迫牺牲唯一忠臣的憋屈罢了。冲这品格,玉天玑也蹦跶不了几集。

    狂刀公开挑战至尊,等于非凡和荫胜天上次说杀掉了他是在撒谎,让非凡很难做人。至尊在英雄战场被狂刀做掉,非凡生怕责任全归自己,差点想直接逃跑。最后在老主人授意下他和玉天玑同时堂皇回归,一个当代理至尊(改称号为无极殿主),一个做全权大军师,两个想紧紧抓住机会的落魄人,为了顺利混下去只好互相给面子,装得一团和气,掏心掏肺似的。席间玉大军师献上雪鸦人头,非凡叹口气说我知道你牺牲很大啊,我会补偿你滴…。玉大军师严肃曰,补偿什么的不要也罢,先谈正事,俩女间谍必须处决!非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下令把万缕丝和百里抱信抓去砍了,人头立时奉上,玉天玑再下令送去给秦假仙,无极殿主和全权军师才开始重新谈公务。没有丝毫犹豫和不忍,跟他们的仕途比起来,儿女情长的暧昧情感算个毛。

    可悲的是,刚听说金小开死时,万缕丝本来马上就想带着百里抱信走人的。百里小姐说我们又不参与权力斗争,怕啥?万缕丝说总会有高人知道我们留下来是卧底的呀,多危险!百里小姐说金小开一死就是非凡当家,他应该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才对。万缕丝听了这话也犹豫了,最后俩姑娘说好留下来看看情况再决定。百里抱信有一种大美女特有的天真,万缕丝却是风月老手,她答应留下来多半出于对非凡的信任。哪知道在“事业心强的男人”眼里,她们随时都是弃子。我记得金小开听说万缕丝和百里抱信死了都会生气一下,非凡倒能毫不犹豫立斩不饶,可能这就是混小子和成年社会人的区别?

    总之,两位姑娘成为霹雳史上唯三被在法场斩首的女性之二了,第三个是碎岛的湘灵小姐。她们仨都死得特别美,死前也态度平静,姿容婉约。霹雳拍过多少飞头,却不拍她们三位人头落地,也算一种独特的敬意和慈悲。

    说回金小开被杀事件。英雄战场的规矩包括:签名后双方必须战到一方死亡为止。只要提出挑战,英雄战场负责帮你找被挑战者来应战。但强者不可挑战明显比自己弱的人,除非对方也愿意。挑战弱者的比赛,英雄战场不负责找人。狂刀挑战金小开就属于挑战弱者,金小开接到挑战书当然十分踊跃地要应战,司徒笑梦和他外公都没有辙,只好把假死药当作大力丸在赛前喂他一颗,还故意弄了把一打就断的刀,让他败得很干脆。直到被簸魂车(剑君跟的就是这趟车)运进拔骨塔才醒过来,向正要解剖的变态医生反击,割死对方后自己换上衣服往内部混。别看他混蛋,这段里倒是聪明伶俐十分可爱,就只像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当然还是瞒不过不死魔僧,下集就要被拔骨吊起来了。

    这五集的魔界线仍旧疲软,主要是邪魅殿主的效率跟血灵魔尊差不多低,一花香再努力也没用。先攻打魔魁之墓,被机械怪兽跑来搅黄。(诛心断邪蠹能人本来对怪兽是拒绝的,经过这次就亲热起来,但好像还是不知它是魔魁。)回去用怪兽的骨相和魔魁骨骼档案比较,似乎很像,但不能肯定。拿个声音收集器(焚钟)去收集樵老和忘年的声音,不料樵老事先把嗓音变掉了,好容易录到却没有声音分析器(律管),只好趁魔界三年一度的狂欢庆典,所有魔都出来狂欢,让地灵手溜进非法庭去用焚钟插律管来分析。使用方法明明正确,插上后竟然发出强力杀人音波,把地灵手震得七窍流血而逃,分析声音的主意又失败。庆典上大概是诛心断邪正式宣布魔魁复活,非法庭下令严查当年案件,邪魅殿主和妖魅殿主压力超大,敢情这案子他们和其他很多魔界大佬都有份。因此其他魔界大佬先糊弄着非法庭,叫他们在一个月内搞定一切。咋搞咧?一花香急到想派个炮灰去英雄战场挑战魔魁,让英雄战场帮他们找。英雄战场暂时不上这个当,一花香连秦假仙都去求上了,目前正在帮接到两美女首级想报仇的秦假仙狙杀玉天玑中,想也知道不会成功。期间又去打过一次魔魁之墓,蠹能人死亡,机械怪兽和诛心断邪逃到地底下进退不得,这算成绩么……我想不是邪魅殿想要的成绩。

    蠹能人初见机械怪兽时,不知面前是谁,却心有所感,又哭又笑。彼时他与魔魁一个是风度翩翩饱学之士,一个是威风凛凛魔界王者,现在成了相见不相识的两个怪物,其心仍然相连。蠹能人死后,嗷嗷嚎叫的怪兽先生还流了眼泪,需要诛心来安慰。这种细节多美。


    其他零碎要点有:


    * 秦假仙曾去某杀手组织无恶门求帮忙杀玉天玑,对方提到被一个青年医生真神仙击败,从此不敢再作恶。秦假仙去一看,原来是素续缘,行医说是帮某人积阴德。老秦说到是要无恶门去杀玉天玑,我万没想到真神仙就很干脆地说:哦,我也觉得这人很坏,那就去杀吧~~。无恶门老大得以解开禁制,用独门暗器鬼气毒蒺藜去杀玉天玑。正是那十停中的一停,被玉天玑料敌机先给搞死了,真神仙其实有点作孽,将来可能因此才有些小报应。秦假仙还叫荫尸人在非凡登殿即位的宝座下放了鬼气毒蒺藜,也被玉天玑料敌机先给用小兵挡掉了,算是给玉大军师刷智商值。另外,当业途灵被派出去执行刺杀行动时,配乐总是“不可能的任务”……

    * 狂刀杀完金小开,听说尸体按规矩要由地主处理,不能大卸八块,还恨恨地踢了两脚。过后拿着那只小鞋子发痴,听谁议论就杀掉谁。剑君还在方界傻傻等着看一眼虹弟,叶小钗听老童说孙子被狂刀杀了,一脸忧郁但仍在装酷。这三传人……老实说我很不看好。

    * 半缘君在金小开死后很想自己当至尊,非凡上位后他就拼命拍马屁,目前担任无极殿战马武器管理员,官名弼马温,他不太开心。

    * 青阳子还在天地门里探险啊探险。

    * 玉大军师换了一尊白亮亮的华丽新偶,可惜我记得二十集内他又要倒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