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霹雳英雄榜36-40

    这五集里最丢脸的就是鬼王棺。既然投降了天外方界,白云骄霜派给他第一个任务,去苦境挑拨魔界和无极殿打起来,方界好坐收渔利。鬼王棺完全没有方向,也不知道无极殿到底是啥,走回苦境刚兴奋了一下下,见一页书被俩老头抬着路过,忍不住一招打了过去。事实上那俩老头就是灵山双叹,在家扯皮比武功要请一页书当裁判,一页书淡定地说(真是全程淡定,随便双叹怎么折腾都不急也不生气)我想回云渡山啊,要不你们送我回家,就在山上比?双叹照办,结果在云渡山比武把山都踩平了,一页书又淡定地说那你们比赛谁先找到素还真吧?双叹又觉得甚好,就又把他随身带着当见证人。走他前头后头都觉得有自我贬低之嫌,这才一左一右抬着走的。

    走着走着忽然有个棺材头发来一掌,一页书差点被打飞,可想而知双叹多不爽,于是就把鬼王棺的立方脑袋夹成了平面纸板状。而且打不动架,见到三口组经过只能躲藏在地里。纸板状脑袋露出土外,还被三口组当作奇石翻来踩去研究了好久。一怒跳了出来,三口组开始吓得要跑,发现他不能打了就抓起来上刑逼供,他刚要说出方界的秘密就通过追声骨被监听到,白云骄霜一无形箭射倒秦假仙,派人把鬼王棺救回方界,脑袋弄弄整齐,重新派了跟上次一模一样的任务再出发。所以说这第一次出发的意义就只有出去丢人吗?!好吧,其实可能是为了交代追声骨和无形箭的具体使用效果。

    白云骄霜用装好弦的神弩射人,第一次并不是射秦假仙,而是风雪生。方界让风雪生去诛杀秦假仙,正追着玉天玑出来一掌把秦假仙打死,算替他完成任务,尸体却不许他拿走。他向使者报告任务完成,使者说尸体都没有万一你吹牛咋办?他很不高兴,说死了就是死了咋地,我用性命担保他死啦!!结果实际上他一走,玉天玑就把秦假仙救醒了。后来白云骄霜听消息回报说无极殿要召开武林大会,由秦假仙主持,那就是没杀死喽。既用性命担保,就拿性命来偿。说着拿起神弩随便拉了一下,话都没停,继续讲其他公务。在遥远的苦境某处,风雪生就被这一下给千里穿膛了。翻资料才记起这只风雪生似乎很久前就被静天云岫君夺舍,反正不管现在他是谁都如蝼蚁般死路边了。这样的一生,真还不如回家种地。

    秦假仙同样被无形箭遥遥射中,却死不掉,急救一下就回复如常。因为当年灭境的圣云战甲和百朝武后的神蚕宝衣都破烂了,老秦捡来拼成一件补丁软甲穿上,关键时刻硬是能救命。白云骄霜后来知道后也称赞秦假仙真有一套,确实别人就没有老秦这种创意。

    召开武林大会是玉天玑的主意,他上位后主意真多。先是把伏击未遂的一花香插了几根锁元金针放回魔界当暗桩,再通过一花香联系邪魅殿主和妖魅殿主,建议在猜心园摆下阵法,把非凡抓来当人质引出魔魁。转头跑去跟非凡讲,最近魔族可能会针对你这个魔魁外孙,最有可能埋伏在猜心园,千万不可以回去哦~~非凡心想这家伙准是故意的,我偏要反着来!就跑到猜心园,被抓了个正着。眼看要被押回邪魅殿,忘年赶紧指挥零来抢人,普生先一步把非凡抢走,看在他妈妈面子上又放了,非凡才算安全脱身。回去又不好说啥,玉天玑明明叫他别去猜心园的嘛。这种整人步数,玉天玑是高手,但看得出,忘年并不希望他这么干,全是他自己在争权夺利和报老鼠冤。我越来越觉得玉天玑半生不得志是应该的,看看非凡和唐龙剑云便知做他的上司有多难,看看雪鸦又知做他的下属有多难也。换哪个有眼光的都不敢用他,当年欧阳寒象准是病糊涂了。

    救秦假仙是想让老秦去主持即将召开的武林大会,在会上指认谁才是素还真——而非真正求贤,想好好建设组织。为了这么一个狭隘的目标,软硬兼施,大谈武林和平理论,所有恶劣行径都是非常时期须行非常之策(看摩诃婆罗多就有好处了,可以拿奎老师的理论对比一下到底是真是假),甚至在秦假仙面前装可怜:你看我也牺牲了很多啊,雪鸦主动为我牺牲你知道我的心多痛吗(靠着柱子哭ING),不实现远大抱负我怎么对得起他呢~~。开始他拿崎路人之死贬斥素还真时,秦假仙还很激动地辩论力争(但有如编剧上身,未免生硬),等到他去靠着柱子哭的时候,老秦已经放弃了,干脆直接答应。只限定大会要办在英雄战场,以及逗留无极殿期间要由半缘君伺候。关于答应的真正原因,后来老秦跟业途灵说:你看看编剧的手都快写断了(原话),再让玉天玑这么啰嗦下去,我要被烦死了,不如答应吧……。

    玉天玑亲自去英雄战场要租借会场,没想到分不开就不吃他任何一套,只说如果开办一场挑战,还可以在挑战结束后紧接着办个活动。就这样,让狂刀挑战叶小钗才正式提上日程。

    虽然金小开“死”在狂刀手里,叶小钗开始可是一点儿也不想去找狂刀报仇,只想去无极殿问清楚孙子到底怎么死的,作为爷爷最后能做的事。玉天玑并不多说,只给他一封“金小开应战后写下的遗书”,让叶小钗抖抖索索地在那里看,自己得意洋洋地在旁边看效果。这封遗书的内容,我必须照录:


    【司徒笑梦,在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人世,相信下一任的至尊会做得比我更好。自从坐上这个位置以来,我只想创造一番大业给所有的人看,为了网罗人才,我命令手下的非凡公子邀请乱世狂刀重出武林;想不到竟会酿成不幸,乱世狂刀家破人亡,与我结下冤仇,向我挑战。这是我用人失当的结果,就算不是狂刀的对手,我也要赴约。我了解,全世界的人都希望我死,就连我的父母也不期待我的出世,因此注定在这个世上我永远是不受欢迎的人。死在乱世狂刀手中是我一生为恶的报应,我已经交代不许为我报仇,你要确实执行我的遗愿,并且绝对不能让我的祖父知道。虽然我们祖孙感情一向不融洽,但是我一直很尊敬他,希望他看着我,就算是一眼也好。我不是善于表达感情的人,硬将他逼入无极殿,他又急着离开,我没机会表现给他看,又不能在属下面前屈膝于他,如此至尊威严何在?我只希望世上至少有一个人知道,我对叶小钗的感情是真心的。所以等你看完这封遗书,一定要烧掉,不能再让第三者看见。最后,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我是叶家的单传,本想在决斗之后就成家立业,为叶家留下香火,想不到不能如愿,叶家在我这代就断了。唉,多言无益,记住,看完信就烧掉,金小开笔。】


    叶小钗看完信的心情可想而知。他走出去时可能打算挑战狂刀了,但走到苦竹篱一看狂刀正在拿着小鞋子发痴,又完全打消了念头。玉天玑要举办指认素还真的武林大会,必须得让他们俩打起来,就派人去跟发痴的狂刀说:叶小钗要向你挑战,给他孙子报仇啦!狂刀一听,岂有此理他还有脸找我报仇?!跳起来就去英雄战场签名挑战叶小钗。无极殿的人再去跟叶小钗说,狂刀要报仇,已经去签名挑战你啦!叶小钗叹口气,只好应战。秦假仙听说后千方百计想破坏,又是分头去灌醉双方,又是派业途灵半夜去英雄战场毁签名,均无效。那就非打不可了。

    开战在即,忘年出来送了叶小钗一把新刀,樵老也突然活蹦乱跳跑出来把忘年扔下去那口剑送给了叶小钗,让他刀剑俱全上战场。这之前金小开被不死魔僧抓住在拔骨塔吊了很久,忽有素还真本尊造访无忌天子,不知说了什么,天子转头就叫白云骄霜把金小开放了(照例安上追声骨),比赛当天金小开本人就在看台上观赏狂刀叶小钗为他拼命,心里还嘀咕着打得越热闹越好……。

    在场中两人打得满脸血、各使出道佛绝招要死拼时,金小开忽然跳出来自爆身份又迅速逃走,狂刀去追他,叶小钗也追出去,零和普生先后追出去,挑战到此结束,让大家非常傻眼。这算金小开终究不想让爷爷死掉吗……我个人觉得是的,虽然没证据。这次被关在方界期间,白云骄霜特别命令不死魔僧在金小开面前说了无极殿不少坏话,什么你已经被淘汰了,现在无极殿都是你最讨厌的人在当家,还把俩姑娘给砍头……听得金小开怒发冲冠,对无极殿幕前和背后的所有高层都更厌恨了几分。(他为俩姑娘的死亡而怒,绝对比前面玉天玑对雪鸦的表演要真诚,尽管粗糙得多。),或许讨厌的爷爷好歹比老奸外公和玉啊天玑稍微可爱那么一丝丝,起码值得他在关键时刻站起来阻止叶小钗拼到死。后来叶小钗给孙子看那封遗书,金小开说这才不是我写的咧,我亲手杀掉狂刀还嫌来不及!气得爷爷扇他耳光,却不见他对祖孙心态那部分并没否认。遗书虽假,在这方面其实准确说中他的心思,他只是宁死也不愿表达、还用最激烈的唱反调形式来对着干罢了。

    挑战赛的两位选手都跑路,当下冷场。无极殿顺势召开武林大会,樵老忘年一页书双叹及其他大大小小的人都来看热闹。主持人秦假仙曰,武林应该和平,而和平需要一个最有公信力的组织和最合适的领导人才能实现,现在这个组织是无极殿,殿主是非凡公子,你们觉得他够格吗?群众纷纷表示不够格!连三教圣主都当不好还想当武林至尊??非凡在旁边听得脸都绿了。那谁来当这个武林至尊呢,有人推举一页书。一页书现在正残废着,自觉无法胜任,就推荐了樵老。樵老则宣布忘年有话要说,这其中的关窍就大啦。

    先前金小开死于英雄战场,俩老头听到消息,樵老说金小开准没死,忘年说当然死了,遂打了个赌,如果将来证明樵老正确,忘年就要剃掉眉毛公开自称素还真;反之,樵老就要剃掉眉毛公开自称魔魁。我很理解忘年为啥会答应打赌,当时他笃定金小开等假死药失效后会自行脱身,就算被英雄战场背后的组织扣住,为了保持每次挑战必死一人的声誉,英雄战场也不会泄露这事,相反还会保守秘密。就是说,短时间内绝对不会有外人发现金小开没死,樵老必输。然后被迫自称魔魁,被正道和魔界一起追杀到死,岂不妙哉。哪里晓得金小开被素还真求无忌天子放出来了,又不按牌理出牌,公开露面,这下算忘年输。樵老要忘年发言,就是逼他实践赌约公开自称素还真。忘年千犹豫万无奈地当众承认自己是素还真,众人惊奇过一阵后,顺利捧他当上武林至尊。我想了想,忘年干嘛非践约不可呢,不能赖账吗??结论是,他自己本来就很想当武林至尊,后来坐上宝座也志得意满,现在作惊愕无辜纯情状只是在装可爱而已……

    双叹听说忘年是武林第一人,就跟他约战,忘年顺手把樵老给拉上算是二对二,再顺手带樵老回无极殿。俩老头在无极殿大弄玄虚,剑君本来听了白云骄霜指引要找素还真拿神农医谱救弟弟,结果被他们俩彻底绕昏,已经搞不清谁才是素还真了。

    狂刀本来在外面猛追金小开,零奉命阻止,普生不知道该帮狂刀还是该帮零,正乱成一团时,叶小钗趁机把在旁边看热闹的金小开拖到山洞想管教管教。孙子不服管,爷爷一生气就扇耳光,孙子持续嘴硬,爷爷就持续扇。我说叶小钗搞家庭教育就没别的招了吗,当初见到金少爷就给一耳光,对金小开更是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每次一痛心就打。这招对金小开这种人显然只有负作用,他倒还用上瘾了,也不看看几年以来究竟收效多少。是啊都知道他痛心,可世界上哪个少年会被痛打得生出亲情来啊?叶小钗自己也是人生父母养,他小时候他爹满天红是这样对他的吗?后来祖孙彻底和好时叶小钗就表现不错,想让人觉得你好,当然不能光靠用打他来表现你的痛心。还好多年以后叶小钗对悟剑声的态度就正常多了,也正是让我觉得他大不同以往的证据之一。

    狂刀追不到人就走回苦竹篱,欧阳上智特地叫零把慕容婵的尸体送来,说是樵老偷偷弄死的。狂刀立刻冲到忘年的至尊即位大典上要跟樵老拼命,忘年把他和樵老赶出去自行解决,自己堂皇登上至尊之位。(玉天玑到这时才发现忘年可能不是素还真而是欧阳上智,好像有点迟钝?)樵老就惨了,被狂刀一路追砍到枫桥,最后脱身的办法是……弄点烟雾,假装成慕容婵的幻影对狂刀说“我没死,你好好回家去等我带着儿子回来哦~~。”半疯的狂刀就抱着尸体回家去慢慢守着,危机解除。粗看似乎有点好笑,据樵老说也是迫不得己,但想到狂刀就这么抱着尸体痴等到慕容婵化为白骨,我又觉得樵老这招很缺德。后来百炼生唤醒狂刀只能算是他在还债,如若不还,就真成促狭的恶人了。

    接着,樵老偷偷从叶小钗的山洞救出金小开,让他说出被簸魂车拉走后的经历。金小开刚要说,就被追声骨禁制了。等带到无极殿救得缓过来,樵老刚想拿笔让他不出声地写,叶小钗怒气冲冲来把孙子再次拖走。樵老询问信息行动彻底失败,但我并不怎么同情。

    其他比较重要的支线和要点大致有:


    * 普生誓要追回盼梦圆,现在已经换了忍者的装束。方界老童的新任务是调查零和黑夜奔雷,因为普生老跟着,零又还很强,暂时不好下手。老童就转头去找黑夜奔雷,连人带马都打伤,一路追赶下来。有位好心路人想法子救了这一人一马,还送到自己好朋友那里去医治,治好了就任其离去,不要丝毫报酬和人情。这位好心路人正是外传里的情海过客,他那懂医术的朋友叫百字央,听他们讲八卦可知外传里那位左命老最近失踪了,听说被抓去治病(应该就是救活惊虹留恨);另外命随刀的死亡有点奇怪,情海过客决定出门侦查一下。一出门就被方界老童抓到天外方界逼问黑夜奔雷的下落,而情海过客实在并不认识,只知道原来“黑夜奔雷”是那匹马的名字,人的资料一概不知。白云骄霜看榨不出什么,就下令比照金小开和鬼王棺处理,看来是装上追声骨之后就放了。

    * 地灵手看最近邪魅殿从没做成功过一件事,觉得留下来没前途,想跳槽。跳去哪呢,总得有个进身之阶吧?他就去破了那个由他自己布下的阵,困在地底的诛心断邪和机械怪兽因而脱困。还没等收到感谢,一花香先带人来揍他,要不是锁元金针让一花香战斗力大减,地灵手可能当场就有好看。鉴于市面太差,他又想先去投奔玉天玑,横竖大家都是东武林的人。对嘛,东武林这块地方我猜风水就不行,出身于此者没有一个混得好的。地灵手刚出场时像个高人,还吸了命随刀的功力,所以命随刀才会脆到被情海过客不小心杀掉。以他人生命为代价,最后得到了啥?几十集过去仍然屈居人下,最后落得一场虚话。地灵手是这样,玉天玑也是。还不如那位忽驴壮士,啥都不争不求,至今都没登上霹雳死亡人名录……

    * 青阳子在地底找到黑河战记的遗址,学得千里神弹。黑河战记已经播出的部分里,九天龙王还没复国,看龙君行的留书,后来复国是成功了,但最终一切依旧归于尘土。古往今来的权力斗争,到最后无非都是这个结果。昔日赫赫有名之人,迟早都会变成历史的尘埃。金小开吊在拔骨塔的时候,旁边吊着的俩人嫌他太吵,还发过几句牢骚;这俩人我知道是玄雷太子何三色和白马雕龙,因为骂黑暗期的观众经常提到他们两个,来证明霹雳胡乱拉老角色送死。可我没想到编剧竟有此气魄,一个字都没介绍他们两人的身份和威风,比如“昔日XXXX如今竟落得如此下场”之类。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久到连XXXX都毫无意义了。曾在一整部戏里横着走的人物,最后让人记住的竟只有今日之落魄;而最终能被人提起也只靠这般落魄,否则他们将连一点点痕迹都不会留下,与他们的那个时代一同化为尘埃。我真爱当年霹雳世界这种冷酷的自然性。

    * 黑河战记的剧情回忆用的是天宇邪传片尾曲,但天宇邪传要四年后才上市,所以这首曲子的出处到底是啥?

    * 非凡最近一直在烦恼自己被号世阴令之主当作傀儡……我知道这是在为他投靠魔魁下伏笔,但难道他不该一开始就明白令主只是把他当傀儡吗。莫非还当成亲孙子吗。

    * 因为双叹解除了白云骄霜下的银封,白云骄霜已经跟他们约战了。这约战双方我都觉得个性很讨厌,不知该倾向谁比较好。

    * 不颠和尚前几集上灵山想为一页书说情,答题失败被揍下山,还顺便被封口,不能言语。然后就决定……回七彩云天退隐,啥事都不管了!!回想他出场以来的威风,一直多管闲事的脾气,来这么个结局简直让我又笑又BS。不愧是空劫的化身,都是唱着歌以神秘高僧形象出现,越到后来越像跑腿,还越来越无脑,最后心气沮丧时被人当蚂蚁一样踩死。属性算是正义的朋友,我却好难生出尊敬之心。

    * 机械怪兽开始进化变形升级,诛心和断邪到这时刚认出它就是老主人魔魁。有点晚啊!!

    * 邪魅殿跟玉天玑约定暂时合作,由玉天玑引出魔魁,让邪魅殿和妖魅殿人马去杀掉。因为俩殿主从没成功过,我想这事也不会成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