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2

     

    霹雳英雄榜46-50

    方界科技仍然在发挥作用。多少人追黑夜奔雷追了那么多集都无迹可寻,自从给情海过客装了追声骨,情海过客为友报仇要杀地灵手,地灵手先下手为强却被黑夜奔雷及时击破而逃,两个好人在一起聊什么不行,偏要聊“上次救你的是百字央而且还看了你的真面目”……方界通过追声骨监听到,立刻去把百字央抓来打到服气,乖乖画出黑夜奔雷的真容。别人不认得,谈无欲可认得那是六个杀手之一,紧接着的一连串行动就开始了,其复杂程度足以烧掉我的大脑,不细说也罢。

    那块导行磁令原来是个跟追声骨正好相反、能传送图像而无录音功能的监视器。且不装在人身上,放下就没用了。忘年揣着它去海岛上看外孙,在换浮尸装进秘密通道之前把它跟忘年装一起撂下,所以分不开只看到密洞入口。最近分不开为了方便,都分成AB两个在到处跑,分不开A去侦查那个密洞,被机关射成刺猬,找谈无欲救都不能根治,只好找樵老,顺便送上一块导行磁令。这下一共有两块了,持有者俩老头聚在一起含沙射影斗了一番心机,不约而同觉得谈无欲的手实在伸得太长,决定合作起来搞死他。通过他们俩搞出来的假象,分不开似乎发现忘年不是素还真,樵老身份呼之欲出,等等等。——写得非常繁复,问题是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分不开乃至谈无欲有啥想法和做法实际上一点也不重要。

    黑夜奔雷自从真面目曝光后就开始倒霉,樵老好不容易搭讪到六分刀,想让他们两兄弟见面通通气,没想到黑夜奔雷刚一个人在樵老说好的地方等,白云骄霜就跑来抓他。樵老把他救走,马留在原地被白云骄霜放出来要追主人,樵老只好又把追近了的马杀掉。杀马自然不能当着马主人的面,所以先让黑夜奔雷站着等会儿,结果转眼被不死魔僧抓走;好不容易再从不死魔僧那里抢回来,藏在拜天坛地下树洞里,好死不死,诛心又跑来看有没有别的赤子根可挖,见到他还以为是也来抢的,动手就打。接连经历这么几回,黑夜奔雷对樵老的信心完全崩溃了,自己偷溜;正好不死魔僧守在马尸体边等他回来找,一见到就顺利擒回拔骨塔吊起来。黑夜奔雷开始还很硬,后来听白云骄霜说只要辨出杀害天子的真凶就放过六兄弟残余者,才招供:是谈无欲雇的我们,八阵滩上他先动的手……。过后也没被释放,依旧吊着。纵横大半部戏的威风新人,不料落得如此下场。

    这之前忘年已经去找白云骄霜自承身份招认当年之事,说明一切都是谈无欲搞的鬼。现在黑夜奔雷也这么说,似乎可以定论了。但总要找傲笑红尘回来对质才完美,白云骄霜先按兵不动,倒是不死魔僧马上去找谈无欲拼命,然后被谈无欲两句话说得再次犹豫。一个方界总共才几个干部,就分成了很多派,除了方界老童之外谁都想当第一名,而除了谈无欲,好像每个人最爱最信任的都是无忌天子。不免使人想象天子的圣明究竟如何惊天动地(外表就算了,回放八阵滩案情时出现过无忌天子真身,跟后来出场的不是同一尊,很传统的一个清秀小生,穿得极为朴素),然而最美的果然只有想象-A-

    谈无欲能拖住不死魔僧,当然也算他的本事。可是现在都这样了,却看不出他有什么脱身和反转的计谋,只会暗中派部下去联系玉天玑和樵老,说一堆忘年的坏话,撬撬墙脚也是好的。至于白云骄霜,最好能在决斗时被双叹给宰了,因此分不开逼剑君拜师杀师的计划临时全盘取消,务必要让白云骄霜自己去打。他难道就没想过白云骄霜又不是傻子,哪那么容易乖乖去送死给他让路?装得运筹帷幄的样子,实际效率值为零。

    忘年自从跟樵老互相摊牌之后,智商也被素还真吸走,素还真说啥他就听啥。现在还需要白云骄霜来斗这个不断出贱招的谈无欲,所以白云骄霜跟双叹的决斗万不可举行,方法就是……炸掉英雄战场!另外为防止敌人打击无极殿,忘年要先跟无极殿撇清关系!樵老这么一说,忘年还真就乖乖地出人出炸药,先炸英雄战场再杀分不开;樵老劝他退位后找非凡公子代理殿主,他存心要反着走,又生怕非凡卷包潜逃白白便宜了魔魁,就把殿主之位让给了玉天玑。一大堆事情,吃力得要命,又丝毫不讨好。玉天玑接受主人托付时一派诚恳,当上殿主后在没人地方就哈哈大笑,十分得意;消息传到非凡公子耳朵里,觉得自己这个殿主简直在被欧阳上智和玉天玑合伙玩弄,不但恨上他们俩,还从此铁了心跟魔魁了。以上后果肯定全在樵老意料之中,到英雄榜末尾,这只素还真已经多智近妖矣。

    分不开在战场被毁时分头逃跑,一个被双龙背杀掉(一字剑、双龙背、六分刀都好好地回到欧阳上智麾下做事,黑夜奔雷被素还真所救,那么谈无欲当初对六人灭口的成功率是?),另一个逃去见谈无欲,半身被杀另一半只能活一个月,谈无欲也没法救。分不开B就悲壮地打算舍身去刺杀害死天子的凶手白云骄霜,谈无欲特别为他加了一个buff,说能对付水银封体。实际上,这是一个“被水银封体后立刻爆炸并毒血四溅”的buff,分不开B因此死亡,而白云骄霜损失的只有一张床。能这样对忠心耿耿劳苦功高的部下,想出的又都是这种缺德主意,难怪当年先贤直接说谈无欲又奸又贱。重点在于奸了贱了还完全没有正面成绩,真是没眼看啊。

    相比之下白云骄霜做事超简洁有效:问完黑夜奔雷后回去立刻把非凡找来谈生意,我先给出惊虹留恨帮魔魁补身体,魔魁恢复后去帮我杀双叹!本来海殇君见方界老有人跟踪,停在原地不愿去找傲笑红尘,白云骄霜想用惊虹留恨胁迫剑君去搭讪。现在性命要紧,当机立断,剑君以后再说,先让魔魁去挡。魔魁复原后虽然马上摆起谱来,这个还人情的信约可是一丝不苟地守了,得利最大的唯有白云骄霜。一切其他人关于双叹所打的主意,在他这步棋前全都烟消云散。别说跟谈无欲比,哪怕跟忘年比,这部里白云骄霜都是最大的赢家。

    魔魁会说话后还是不太像人类,只能算直立型的机械怪兽,但诛心断邪的意思是他以前就这样……?对外孙的态度好像变冷淡了点,逼非凡在魔族和人类交际之间作出选择,出于种种原因,非凡最后坚定地跟了外公。我个人觉得变冷淡反而好,有种把外孙当平等社会人交流的感觉,非凡自己也挺满意。欧阳上智、叶小钗对金小开就做不到了。

    在魔魁上灵山去打双叹之前,其他各条线都在慢悠悠地进行着。方界派人来叫剑君(就是想让他去搭讪海殇君套话的事儿),剑君明知大叹不许他下山,想到弟弟还是去了。尽管弟弟对他始终冷脸,他倒甘之如饴,见完后回灵山请罪,大叹并没真生气,反而替他担心起被人胁迫、拜师杀师的苦处来,专门去英雄战场帮他出头。正好分不开刚得到命令说剑君杀师计划取消,连忙告诉大叹我只是开玩笑滴~~剑君这下轻松了,快乐地生活在灵山上,直到魔魁打来为止。

    青阳子在天地门里练琴,声波把门震开了一条缝,零冲进去一阵乱打,普生在外面急如没头苍蝇到处去问怎么能再打开天地门,这样飞了五集。最后樵老说,他们俩打那么凶总能再震开的,你就候着呗!普生茅塞顿开,等到门又被震开缝才跳进去劝架。青阳子根本不认识零,被打得莫名其妙,零则是被千里神弹打得七荤八素,想同归于尽时又被普生打昏,总算有机会看金鳞证实她就是盼梦圆。普生各种求告,把黑暗道被屠的事昧下不提(所以说“为了我至爱的人,你家死光也只好对不起了,反正她不能死”这种患剑主义,早在2005年前就有啦),才成功带着零走人。零醒来后也不提要杀青阳子了,只喊要杀归元圣童素续缘;普生一想,她师父兼雇主要是素还真,总不会让人去杀自己儿子,可见并不是素还真……。他在脑洞,零就继续撒泼,普生又一次拦阻无效、反过来耍赖要挟都无效,只好让她继续去驰骋。这种油盐不进只喊复仇完全不顾当年真相和周围人意愿的“新女性”,后来的飘雪银貂也是同样。到底为什么这阶段会量产此类女人呢,真搞不懂。如果说“素续缘当时被洗脑才行凶”这理由还不够的话,雪狼本人的遗书上可是清楚写着不要报仇的。这年头死者遗嘱都无效了,哀哉。

    忘年自从通向海岛的密洞被发现,就打算舍弃这个据点,叫人用炸药炸了它。金小开还在岛上悟练秘笈,听后大喊“那我咋办?!”外公表示,你要是在炸岛前都悟不出来,你个庸才就去死好啦!外孙受到激励,终于在喽啰抬炸药过来时悟出武功破牢逃走。抬炸药的喽啰也被他杀了,就是说岛最后并没炸掉。似乎对欧阳上智也没啥妨碍。

    叶小钗到无极殿去找了找孙子,见没人就忧郁地回家蹲着去了,忘年和非凡当时都还在无极殿,忘年想挽留,连“好好培育我们的下一代”都说出来了,仍然无效。这里有个巧妙细节:叶小钗走后半缘君说,金小开如果在咱们这里,正好把他扣住一辈子来胁迫叶小钗。忘年听后呵呵一笑说“真是什么人想什么招”,走人;非凡骂了声下流,也走人。玉天玑接了句无耻,又说“但有时候越无耻才越有效”。忘年事实上就是这么干的,非凡骂下流恐怕是听到用孙子威胁爷爷,想起了自己这边的祖孙关系,而玉天玑……他是真心觉得无耻,也是真心觉得这方法好得很呢。这就是他了。

    海殇君四处溜达,不想让方界知道傲笑红尘在哪里,可我记得他回苦境就是要找傲笑红尘去跟谈无欲对质的,不找是想怎样……樵老忙完一堆事之后去找他,求带路引见傲笑红尘,并露出素还真真身,总算达到目的。快动身时秦假仙用挪体超空仪来找海殇君,素还真怕被老秦看到真身,直接打飞,这倒是一个笑点。一页书嘛照常坐在灵山淡定地扯皮,不提也罢。


    直到这个时候,剧情的发展还算正常,保持了前面四十多集的优点。可是突然……或许傲笑红尘的时代、魔魁的时代、万能素还真的时代即将来临,于是一切都开始乱转起来,让我不能理解了!!


    魔魁上灵山打双叹,双叹在他面前连一招还手的机会都无,被吸得嗷嗷叫,只差一时半会吸不死而已。一页书不断在旁边想打魔魁,然后一次次被魔魁震飞。前面神秘得要命的魔界高层忽然自爆身份是势力宫!直接派大军包围灵山,放出毒烟,并在山下把魔魁叫一花香调来的秘密兵力几乎全灭。非凡镇守中路,不断喷出破世阴字,结果连一个兵都没拦住。这么一个乱糟糟的氛围里,忽然有个魔族人士轻松愉快地走过来跟一页书说,魔魁这样是杀不死哒,必须用擎天神剑插!一页书马上相信,急匆匆地去找秦假仙问鬼王棺的下落,要夺擎天神剑。我心想这东西明明在好几部之前就被第三魔域捡走(详情我曾记录过),几时又回到鬼王棺手里的?果然秦假仙听后去第三魔域的废墟里找到了,所以说一页书的信息到底多久没更新了……

    那个魔族人士半路又来抢剑,表示哈哈哈我只是骗你们去找擎天神剑的啦蠢货!谁知剑早被荫尸人送上云渡山给一页书了,一页书跑下山一剑劈死该人,再冲去灵山要插魔魁。对,他一直是用跑的!!两只白骨脚爪毫无理由地就回复成肉的了,自称只是伪装!所以在灵山坐那么久,什么急事都不管,是想跟双叹联络感情对吧!对吧!!

    而那个神叨叨的非法庭,听说魔族两派在灵山大军开杀,很神气地要派兵镇压,忽然来了个玄都的命令,他就乖乖在家等着了,整部烽火录也没再做啥,纯属出来乱的。一花香曾向复原的魔魁招供自己是非法庭派到七重冥王身边调查魔魁案的卧底人员,可是这么多年了,打听出了什么吗?非法庭果然只是看着很威风而已……。

    魔魁大显威风,看来必定弄死双叹。玉天玑听到这个消息,心想魔魁下一步肯定要来打无极殿,我这里没有很能打的人,如何是好?不如来个坚壁清野之计。百度百科显示此计是“坚固堡垒和收清粮食以困敌人,从而不攻自退的策略”,而玉天玑的作法是……收拾钱,带上人,咱们赶紧逃跑!!亏得忘年还怕非凡卷包逃走,这会儿玉天玑就卷包逃走了。无极殿就此收摊,非凡找无援兵想来求无极殿帮忙打势力宫,只见一座空屋。细细一想,回归无极殿当上大军师以来,玉天玑除了报复俩姑娘、折腾非凡公子之外,还干过啥?干成了啥?他宁可干掉雪鸦也要一心追求的事业,原来就是当上无极殿主、逃跑时卷的包袱可以大一点吗…!!别说非凡,连一花香都完全被这个贱逼清野之计给震撼得呆掉了。何止坑爹可以形容。

    貌似掌握傲笑红尘下落唯一线索、被吊拔骨塔仍不失先天风范的海殇君,带素还真找义兄的路上居然跟个白痴似的,每一步都要素还真先悟出指出,他才傻傻地跟上。总算在沙漠里见到了包得很严实的傲笑红尘,“朋友,你想把仙人掌种成一个愁字,但是笔画有些歪了”,我当初见到这句话还当是先贤们在搞笑,不料真的是原台词!傲笑红尘从一开始就不喜欢素还真,看来很有道理。

    白云骄霜忽然宣布说天子没死,要在八阵滩现身说明真相,这是一个在TVB剧里都很常见的诱敌之计。没想到谈无欲就真信了,巴巴地去找欧阳上智吵架,互推责任,最后要欧阳上智再派杀手来帮他再杀无忌天子一次。欧阳上智说那你先帮我杀了素还真,谈无欲呐喊我一下子怎么杀得掉啊,结果谈崩了。他只好一个人去八阵滩看情况,只见天子没来而方界高层齐聚,加上海殇君和傲笑红尘,大家一起怒斥谈无欲忘恩负义杀害无忌天子,要他好看。素还真在高处看热闹,忘年特别征调了一字剑双龙背六分刀,心想这回你这个素还真总该死了吧,但恐怕还是死不掉。傲笑红尘在这场才正式露出全身,配上正义柔情永在的音乐,气势十足,真是一等一的大先天。但是……如果把他找来就能指证谈无欲的罪恶,那之前折腾几十集到底是在干啥?!


    霹雳英雄榜到此结束。在总结之前,值得一记的还有:


    * 情海过客被地灵手用阵困住,幸得黑夜奔雷相救。事后地灵手趁乱逃走,情海过客气得向黑夜奔雷吼:你怎么可以轻易放他走?!黑夜奔雷不急不躁地解释先保住性命才能慢慢报仇,情海过客也冷静下来,立刻为刚才的失礼而道歉。有这种自觉和行动的在布袋戏里实在不多,值得珍惜;两人本来素不相识,却都慷慨重义,因此肝胆相照,实属一段带着史书中义侠之气的佳话。就是后续差了点儿。情海过客目前回家上坟中,可见出来这一趟等于专门坑了黑夜奔雷。樵老已经叫六分刀拿着导行磁令去方界救人,但我记得黑夜奔雷下集就要死了,不知如何。

    * 惊虹留恨在整部霹雳英雄榜里一共两场戏:恢复后对剑君说“你干嘛这么激动,我记得我们两兄弟又不熟……”白云骄霜说剑君为了你很拼命哒,他也没啥感动,随口告别。第二场戏就是被白云骄霜塞给魔魁,然后“啊啊啊啊啊”了。现在想想,他对剑君冷淡可能倒是好心,不想剑君再为了他被方界利用。不过只是我的猜想,没法证实。

    * 魔魁打双叹,魔气四溢,灵山上的网中人魔茧受到感召,蹦出个大蜘蛛冲回不归路住着去了。剑君升级后跟诛心断邪两个对打都略占上风,然后他们仨全中毒了。而魔魁,不但打双叹跟玩一样,还“百毒不侵”。以前他要一直这样的话,到底怎么会死的啦。

    * 一花香正式投靠魔魁后换了一套紫色泡泡袖的衣服,反而没有原来那套主黑色调来得清丽脱俗。为啥我以前没发现他这么好看?!

    * 双龙背如果再美貌一点的话,配上那做派和语调说不定更有人气。一字剑是个朴实的大叔,三霜刃(黑夜奔雷)画像很美,本人是老实的白年糕脸。六个杀手里最好看的其实是六分刀,所以他后来毁容了……


    ————此乃下面是总结的分割线——


    好不容易把这部英雄榜看完,总体上比我原来印象中好看多了。剧情环环相扣,很多我以前觉得是闲笔的地方都是伏笔,比如剑君在第一集忽然唠唠叨叨提起兄弟往事,就是在为他救弟弟的决心作铺垫。樵老、忘年、玉天玑和方界众人要耍起心机来,更是走一步能多想七八步,连我这个知道后续的观众都要花很久才能理清,理清之后又觉得都有逻辑。观众实在搞不过他们,这才叫斗智。各条线上的细节都很巧妙,正面人物的伟大和软弱、反面人物的恶劣和人情味,只需几笔就各自写得异彩纷呈。诛心断邪能写出杀戮反派之外的可爱倒还罢了,连分不开这种狡猾猥琐之辈,也自有他忠义不屈之所在。全都不用多说,只听其言,观其行。能打动和震撼人心的笔触多不胜数,且均匀分布在每一条线上,感动也好吐槽也好,每条线都让你无法等闲视之,总要睁大眼睛去看。五十集中几乎没有冷场,集集都有悬念。

    但……这阶段的编剧虽然能把人物写得惟妙惟肖,最终还是剧情派。这么多能让观众投入感情的人物,到最后都得随着剧情大方向走,五集来个扫除,过十几集再来个扫除,最后来个大扫除。其中种种缺德不合理之处,槽吐一年都吐不完。比如我明明已经接受了血道天宫轻松被灭这件事,可魔魁轻松吊打双叹我还是觉得太扯!铺垫了四十多集的当世无敌强者两名,在魔魁面前只能毫无还手之力地嗷嗷叫,那前面四十多集的所有人到底在干啥,大家干脆一起跪倒皈依魔魁算了。不知看完烽火录后会不会有解答,反正我现在看到魔魁这么强只有一种坑爹的感觉,过去围绕双叹走的无数线都白搭了……

    过去看完霹雳劫,我说过叶小钗的光彩期已经过去,后面好多部都只是在不断重复着某种(粉丝大概很喜欢的)模式。看完这部英雄榜,我发现一页书也面临这个问题。后来的编剧也许写不出紫脉线和烽云时期那个一页书,又不知道这个大先天究竟摆哪里才合适,于是从幽灵箭开始,他也在不断走无聊的重复模式。假装跟素还真决裂啦,被这个熟人那个朋友智力压制啦,后来干脆无所事事,乃至一事无成。灵山上不断上去瞎扒拉又不断被打飞的景象未免太难看,我再昧良心也夸不出来啊。这之后继续探讨人生而无建树,化为创世狂人只有更糟而不是更好(详情我看霹雳风暴时也记录了),雷霆时期还是不咋地,终于落得“一页书从未离开过云渡山”。我记得他好像是遇到净琉璃菩萨才开始转运,一路直到枭皇后期,再有起落都有值得欣赏和钦佩之处。当然现在在新剧里又不行了,这就随他去吧……。

    接下来要看烽火录。如果能成功看完就好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