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

     

    烽火录1-5

    开头又是扫除时间,各条线都稍微结一结,好展开新局面。一页书拿着擎天神剑插下去,这回被震飞得更难看,而且他可能也失去了信心,就没再跑回来继续插了。擎天神剑飞到黑白郎君的魔茧上被吸走,后来势力宫派使者上云渡山要剑,立马被一页书杀掉。是嘛,就算他想给,去哪找那剑去?在第三魔域放了这么多年没丢,给他一用就丢了……据势力宫之主后来的解说,擎天神剑插天灵确实能杀魔魁,但一页书插的方法错误,不但无用,还让魔魁借力打力提前结束战斗,双叹的四个眼珠子被震飞,要不是大叹舍命拖时间让小叹逃走,就变成两具尸体了。我理解剧情所限不可能让一页书一击成功,可是搞成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样子,确定不是在黑他吗?!

    说到这我实在忍不住要先吐完槽。整整五集里谁都有所进展,就只有一页书不停在纠结:哎呀连秦假仙都能分析出樵老都是素还真,为何我不能…素还真做了那么多事为何不告诉我…他好自私好深沉好可怕哦,我开始怕他了…。连秦假仙都知道,素还真所谓牺牲他人的案例里好多都是为了救一页书;这居然还要老秦来提醒,否则一页书就想不到。自己气呼呼回到云渡山,没多久海殇君又跑来开导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能被挫折打倒,要把心态放踏实埋头苦干,懂得人生有起有落……CP粉看这段一向被甜哭,我就怀疑那年代是不是一页书没有唯粉了?若有,是怎么能忍耐一页书跟基友这番长篇对话的?哎哟,我一向辛辛苦苦造福社会,竟然遭到唾弃(被谁?),世界太不公平了,我觉得没必要干下去了,为什么素还真做一样的事,他还比我阴险,却那么有名还被人夸奖呢,唉唉唉~~。海殇君在旁劝慰:因为你太善良,太完美主义,以后记得做事要刚柔并济,学会圆融~~一页书表示那叫取巧!我是从来不屑做哒!你莫非认为我很个人主义吗,才不咧,我一向从不感情用事,不会看错任何人~~然后海殇君就指天说地各种举例,教他做人了。编剧确定看过老剧?!还是说那时代的书粉都觉得一页书本来就这思路?

    总之哀怨了半天一句话:都没人爱我,人家不想干了~~。忽然路边有一群村民追打素还真(疑似本尊),把素还真说得狗屁不值,一页书去劝架,则被当作神来拜。瞬间,一页书奋起了!原来我这么受欢迎!对啊我要继续为正道努力!就这样想开了……我一度以为是记录剧情的先贤瞎扯,原来全是实际剧情。啊这是在骗小学生吗??

    打起精神之后总算想起重上灵山看双叹死了没,只见山上没人(魔魁一度占领灵山,打赢势力宫后就搬过去住了),黑白郎君的魔茧也不见。一页书很神地看出准是被网中人搬到了不归路,跑去打一架再搬了回来。黑白郎君和网中人肝胆相照友情深厚,我忘记一页书在狂刀时期知不知道了,可他现在表示:说不定是利用咧!反正不能让黑白郎君跟网中人多接触,一定要想法斩断他们之间的联系,如果没办法斩断,宁可让黑白郎君死翘翘也不能让他被魔道利用!!喂你自己明明比素还真狠辣多了好吗,先前是装什么纯……。让一页书游离于所有主线支线之外整五集就算了,全是这种戏份,让不是海殇君唯粉和殇书CP粉的人怎么活。不过我早就发现有很多CP粉甚至先贤级人物,她们只看CP部分的糖,有的根本就没看过更老的剧。算了别深究=A=

    ——————此乃吐槽完毕回到剧情的分割线——————

    方界线上,谈无欲被声讨,眼看要完,无忌天子光形出来下旨:放走谈无欲即可,方界立刻停止一切苦境相关活动,释放拔骨塔众犯人,以后由白云骄霜主事,傲笑红尘也别走,留下来一同建设方界。在场众位高层非常恭谨地照办了,方界暂时就没再有啥公开大行动。期间,素还真专门来找白云骄霜透露,那天的命令虽然是素某冒名代发,但无忌天子真的没死。——在这段之前白云骄霜都很像忠心耿耿的好人,正是从这段才开始露出尾巴,他平时都十分世故,当上方界之主后越发摆谱,绝非对权力没有欲望的人。然而听到天子没死,他表现出的喜悦太过纯洁,简直雀跃,然后死缠活缠非要见天子一面。傻瓜才相信他唯独对天子有一份毫不沾染欲望的纯爱,起码素还真并没相信。事实证明这很正确。

    不管素还真或无忌天子,强迫傲笑红尘留在方界的目的应该是牵制白云骄霜。可实际上这位傲笑先生几乎整五集都在唠叨逝去的爱情,没干任何实事。好容易听不死魔僧说剑君被拔骨,找白云骄霜就惊虹留恨的下落问个究竟,还要先在外面被喽啰挡驾一阵。白云骄霜把牺牲惊虹留恨的事说得头头是道,一切都是为了方界和天子的利益,我愿承担言而无信的罪名;然后每件事都拿出来讲一遍,全都有理由,全都一丝丝也不是他白云骄霜的错,有的还要怪傲笑红尘不及时回来,让他独木难支,才不得不走极端。傲笑红尘全程软糯地听着,白云骄霜说想把剑君糊弄过去就算了,他也没啥有力的意见来反抗,只会不停嘀咕:以前天子在时不是这样的呀~~。这不是傻或软弱,只是太善良太念旧情,我都懂的,绝非讽刺。但龟毛成这样而无作为,对恢复天子在时的清圣也没任何助益吧?

    看霹雳风暴时我就懂了,傲笑红尘纵有千般龟毛,只需一清就胜过一切,因为他心真好。白云骄霜找来袁冬曲,本来他一眼都不想再看,姑娘可怜巴巴地说我是从花伶馆被买来的,您不要我我就只能再被退回去,他想想可怜就收留了。毫无绮念,只为让这可怜姑娘有机会开始新生活。袁冬曲把愁月仙子的旧物收拾了一遍,傲笑发火,这个剧情过去有人记录;但要亲眼看才知道,傲笑当时根本没失态,更没开骂,只是嗓门大了些。袁冬曲忍着眼泪回房间去(而不是“哭着跑了”),傲笑立刻就后悔,专门跑去跟她道歉。这之后便逐渐融洽,他从没有高高在上对她摆啥弦尊架子,即使她理论上只不过是个被买来的丫头。她也始终那么乖巧,言行从不逾矩,丝毫不撒娇卖俏,伤情卖惨恰到好处,不装可怜自显风骨。长得又实在漂亮,我一直认为比真正的愁月仙子还要仙,目前为止看法仍然相同。这大段男女对手戏正因为全是彼此守礼相待,看着反倒十分清新。连委婉劝傲笑重新鼓起生活勇气的白云骄霜,都比在别人面前温柔体贴许多。所以,同样是游离在剧情之外,这段我一点也不觉得讨厌。

    剑君的进展很简单:灵山上还没分出胜负,他和诛心断邪就被毒烟熏倒了。魔魁勾勾手指灭掉山上所有敌军,再勾勾手指帮自己这边的人驱了毒,剑君昏头昏脑被关押了一阵子,樵老上灵山拉关系才让魔魁把他放走。他出来一想,魔魁没吃赤子根为啥还能这么厉害?后来听素续缘说赤子根只有一棵,把食用者吸光更补,剑君顿时想明白了,冲去方界要见弟弟。白云骄霜完全没了先前的好脸色,死不肯交人,还叫老童把剑君打趴吊起来拔骨。剑君在拔骨塔大骂不止,不死魔僧听见这桩冤情才去告诉傲笑红尘。经过交涉,现在好歹被放了出来,正住在傲笑家发呆,白云骄霜趁此机赶紧去造假糊弄他。不少人都意识到三传人可以一战魔魁,必须招揽、利用或保护;但想想这三传人如今的状态,到底有啥可期待的……?

    魔魁最初是占领灵山为基地,打算白手起家。没过两集,势力宫大军倾巢而出攻打灵山,魔魁把非凡他们派出去抄势力宫的老巢,救出被俘的兵将顺便杀光势力宫留守人员;自己单独就把势力宫大军击溃,再和非凡在中途会合,把剩下的残兵也全灭。势力宫在上一部结尾刚刚出名字,头两集内就这样完蛋了!魔魁也堂堂地搬家了!收拾屋子时看见被关的玄都金魔,随便推出去斩掉,跟玄都报告说是势力宫那派人干的。玄都人士企图耍横未遂,乖乖让步,至于非法庭之流根本连声音都没有了,魔魁就此扎根在势力宫,“统领魔界”。真比摊煎饼还快,苦境魔域果然烂到家。非凡被换血,同时换成了风暴时期那尊偶,究竟有没有修复身体某部分就众说纷纭,我还是别想这事。

    纵观魔魁的作风,基本就一个字:打!老子谁都不怕!非凡说什么合纵连横,魔魁只管一一击破。弱者要是这样得叫做傻,但是他强啊,硬碰硬谁来都不在乎,动手见真章,战绩摆在那里。可能当初就是这种作风,另外他很介意世人说他“在荒龙道被三教主打败”,曾向樵老啰嗦过当初三教主跟魔界坏人们联合,反复对他又围攻又偷袭,却被世人传得似乎很伟大的样子。所以,他这回重生更要每一仗都赢得又公开又漂亮,绝不搞啥阴谋诡计!不得不说,强者的气魄有写出来。非凡出生至今恐怕还没见过这样的人,外在虽惊讶一阵,内心肯定增长了不少堂堂正正的自豪感。

    剧情反复借各种人之口说,中原和魔魁作对的势力主要是素还真、谈无欲、欧阳上智三方。有的想联合,有的想挑拨,三方之间还要内斗,煞是热闹。但站在旁观者角度看,哪有三方势力啊?先说素还真,绝大部分时间还是樵老身份,素派人马死的死藏的藏,没兵没将没杀手,只有三口组能帮他跑腿。谈无欲,光身一人溜出天外方界,手下只有杀手三名,可能为了报复,专门派此三人去杀当年六杀手的残余分子。黑夜奔雷很不幸一出方界就被这仨家伙围攻而亡,然后双龙背一个人把这仨全部干掉,谈无欲只好去易水楼买新手下。为了向观众介绍易水楼,他跟大鸿胪罗里吧嗦挑三拣四,比买菜阿姨还烦,貌似买到了一些喽啰,派的用场就是……继续去杀一字剑双龙背六分刀!然后花大价钱让易水楼主理,一定要杀傲笑红尘!(袁冬曲就是这样被派去的,傲笑红尘的相关资料则由想私下买人对付白云骄霜的不死魔僧提供,尽管后来我觉得这一笔没啥必要。)我真不明白在危机四伏之中,他必得先杀傲笑红尘是出于什么执念。易水楼问他要神农医谱,正好素还真来劝他跟欧阳上智合作,他就拿神农医谱当条件,最后不管换来什么,都不像是要做正经事的样子。好,终于老老实实跟欧阳上智在约定地点见面,话没说两句魔魁跑过来打,谈无欲立刻溜走,回头找素还真发飙,被推托两句后又不确定了。他的势力,他对江湖的计划,究竟在哪里?为啥要跟这种人合作?天晓得……

    忘年就更别提了,一直被樵老牵着鼻子走,在方界毫无可着力之处。樵老说白云骄霜比较坏,忘年被欺负后深有同感,暂时答应先联合谈无欲对付白云骄霜。樵老叫他去找玉天玑商量,他也真去找;玉天玑看到他来了,就跟没事人似的共商大计。这个让忘年觉得很有道理的大计就是:魔魁打得死双叹,一定很厉害,为防止他来打我们,我们要化明为暗!诈死潜入地下!所以跟谈无欲的合作约谈要事先隐隐约约透露给魔魁知道,让魔魁过来打,当场打死我们,就化明为暗了。谈无欲看我们都死了,一定认为是素还真的诡计,就会恨上素还真,这样日月才子就不会合作来打我们啦!

    ——听上去还挺棒的,实际咧?一字剑被谈无欲新雇的杀手杀死,六分刀哭着来报告,欧阳上智根本无心理睬,只说是谈无欲搞的,让六分刀自毁面容化装成浮尸去和谈无欲会面,到时候魔魁来了一起打死,就算六分刀替大哥报仇了。六分刀横竖打不过谈无欲,只好照办。然后……魔魁当天过来一吸,发现这家伙不是欧阳上智,欧阳上智根本没来,还骗我们说要来,狡猾狡猾滴!谈无欲溜走,玉天玑可能是吓着了,也成功溜走。只剩欧阳世家所有小兵小将留在原地被魔魁杀,除了半缘君卖萌到连诛心也看不下去,成功被收为非凡的宠物,六分刀没被吸死、事后自己爬离现场,基本就没剩活口。这群忠于欧阳上智的手下,就是如此被上司无情利用,忘年和玉天玑都没拿他们当人看待。重点是,魔魁并没认为欧阳上智死了啊!玉天玑也跑了,到底诈死个P啊!唯一效果是谈无欲可能会因此认为是素还真在搞鬼,去揍素还真……忘年一想,他们揍出个好歹我有啥好处?三方势力只剩两方,不就更招魔魁来打?!玉天玑也没话回答。折腾了这一通,除了失去所有兵卒、连半缘君都被俘,以后只能自己动手扫地洗马桶之外,毫无成果。六分刀没死,忘年还要担心被素还真拉去向谈无欲当人证,两人联合回头来打他。简直自找麻烦,玉天玑不愧曾被正式剧情对白称为智障之星,谁请他当谋士都要完……

    目前玉大军师献策用玄都来压制魔魁,一花香来打探错误信息时提过这事儿。可欧阳家连势力宫都没听过,去哪里找玄都……另一边,鬼王棺躲在某地消极怠工,白云骄霜亲自跑来叫他去杀剑君和投靠魔魁,要么捉几个魔魁对头的残党献上,要么撮合黑白郎君和网中人一起去投魔魁,以上都是进身资本。鬼王棺想选容易的,正好势力宫有个秘颅先生正在无助地逃亡,玉天玑和鬼王棺同时盯住了这盘菜要夹。他们三人站在一起,完全是一事无成死LOSER的展览嘛。看这种水准的烂人们被素还真碾压,除了素迷之外到底多少人会爽??

    零那边还是主要支线。她誓杀素续缘,普生没辙去找秦假仙想办法,秦假仙觉得素续缘肯定不能死,零是神鱼后裔也不能死,唯一办法只有把他们俩配成对。为此专门领着普生去找素续缘谈,被素续缘翻脸骂出来,反而让普生觉得这小伙子很正直,十分欣赏。零当时也在窗外偷看,感觉上对素续缘第一印象就不错,否则等秦假仙和普生离开,她满可以进去一刀斩首,不必费劲把人绑走。路上被一双六(每次打三个名字好累)堵住追砍,可能是欧阳上智要灭口,混战中三口组救走素续缘,素续缘竟然自己跑了回去,及时援助和治疗了被双龙背打伤的普生。零为此跟他花时间多说了些话,素续缘口才爆棚,讲清楚当初事情的每一层要点,道理说得明明白白,让零根本没有犯浑的余地,只好嘴硬说放他一次。随后素续缘为免零真把自己杀了遭到老爸报复,努力逃命中,去找剑君也是这个时间段。他叫剑君把神农医谱交给自己老爸,后来剑君被方界所擒,神农医谱就到了白云骄霜手里,不知道要紧不要紧。

    零在跟素续缘聊过这次后就开始反思:“自我出道以来所杀的人虽然都是我的仇人,但他们真的是杀人凶手吗?难道我……”喂,咱们来数数她杀过的人,除了素续缘真是当初亲自动手的仇人,其他哪个跟雪狼或藏剑生之死有一毛钱关系?没一个是当初的杀人凶手,都是无辜的好不好,血灵魔尊尤其无辜。得多低的双商才能作出这种总结来呀?真下过手的那个人,因为颇有正气和男性魅力,她倒不砍了?像话吗这。我对她真是无话可说。

    秦假仙想撮合零和素续缘,樵老正忙着,传话让秦假仙随意行事,而他们俩要两情相悦大概得等下辈子,老秦已经开始打算把他们俩的头安在A片上散布全武林既成事实了,还好俩小弟给劝住。真正的障碍是双龙背对零一见钟情,总追着她不放,三口组又不是对手。不过姻缘这种事谁知道啦,到最后零竟然嫁给高三甲,我个人还挺欣慰,因为素续缘和双龙背在这几集的表现,比零的格调高得挺多。她还是去配配高三甲算了。

    五集里面,真正让我感动不已的还是一双三六这条很细很细的线。编剧在这条线上写了许多超美妙的细节:一双六在一起时,大哥一字剑几乎从不开口,都是二哥双龙背在唠叨。六分刀平时看着很酷,跟哥哥们在一起就变成很有朝气的可爱小弟弟。老三三霜刃的脑袋被扔过来时,能看出他们仨都戳心戳肺;三人一起去堵零,却有如一个沉默的校工带着两个活泼的高中生……。双龙背专心追姑娘,老大老六没事走在街上,老六还高高兴兴地说大哥我们去买点喝的吧,说着就去茶摊买两杯青草茶。真是太青春了。

    就在茶摊前,老大老六突遭袭击,老大重伤,且战且逃中让六弟先走,自己冒着血断后。还说一直觉得杀手不需要多话,才从不说一个字以上的话,其实憋得超痛苦,总算现在可以讲得痛快。六弟一听难受得什么似的。好不容易战胜敌人回来看,大哥的头都被割了去,六弟哭着找主人请假要去取回大哥的头,忘年问你到底是想先找头还是先报仇?六分刀犹豫了一下,说我要先报仇。不知为何,那一瞬间观众我的心就被打动了。回头去找二哥报告大哥的死讯,请二哥去找首级,自己还要出任务,应该不会再回来。啰嗦的二哥沉默许久,只说了句去吧。这就是这两兄弟在彼此完好时期的最后一次见面。

    双龙背到藏首林拿大哥脑袋时被袭击,双手被废仍奋勇还击,跟踪的荫尸人都佩服,稍微出手相救。双龙背自己的手在冒血都不包扎,叫荫尸人把大哥的脑袋包起来,带到三弟墓前跟大哥的尸体一同埋葬。手不能用,就拿脚挖土。荫尸人看不过,过来拼命挥铲子挖出一个大坑,尘土横飞,挖完才看见墓前的双龙背满脸满身都是土,简直像某些动画里的场面。但他就是啥都不说,不生气也不笑,静静地站在那里。整件事情中,他唯一说得比较长的话就是怪自己不该去追零,延误和兄弟们会合,才会让大哥出事;到这当口,干脆什么都不再说,我的心反而被他震撼了。荫尸人那种人都会热心地帮他找医生治手,而且是去求一页书,原来他是值得的。

    等荫尸人去找医生的时候,双龙背袖手枯坐,六分刀刚好爬过。一个咋咋呼呼的小伙子,本职还是杀手,竟会主动去关心路边一个可怜残疾人。这个残疾人不但不感激,还讥讽他自己手坏了倒有空关心别人残疾。说着就鄙夷地爬远,留双龙背一个人在原地莫名其妙。本单元开头他们俩还高高兴兴地一起玩儿,此刻却相见不相识。六分刀默默向前爬,心里想的只有不能让二哥再为我遭的难去找人报仇了……心声仍如故,那毁掉的嗓子里发出的声音,二哥却再也不会认得出来。

    这种瞬间的美感震撼,才是我看霹雳的意义。主线再奇怪,只靠这些就没白看几十集。我想我还是会看完这部的T T


    其他不太值得一记但还是记记的小事:


    * 地灵手又被一花香找到魔魁麾下搞建设了。一花香真够朋友。不过因为被玉天玑欺骗传了假消息,一花香最近在魔魁面前混得很差。

    * 小叹一路怨叹,要找八趾奇人,最后找到的是无忌天子……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