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6

     

    古原7、8

    怎么想都觉得是维持不了多久的,不过在还有兴趣记的时候,还是记一记好。


    7

    由于看了图透,所以开头这一战我就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的,想看看墨倾池到底哪里显示出了很假或者心术不正的样子。结果并没有嘛,就是很正经的俩先天在激战,场景派头也够。不过有个问题,按说剑非道杀应无骞是名正言顺、理由很充足的,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但为什么这些好充足的理由,总没机会说呢?来找他报仇的红尘雪和墨倾池都一概不问,他也一概不提,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接受仇人身份交涉起来。如果说是出于“我的确杀了你的弟弟/好友,不管他多坏,你要跟我战是应该的”这般心理,可跟墨倾池的战斗中他又反复说人家不可理喻,不值得为应无骞这样。那因为应无骞是烂人,所以人家来寻仇就理应只做做样子不真打、否则就算想不开吗?应无骞有多不值得,既然他已经忍不住提到了,干嘛不说出来评评理呢?

    说到底,既然觉得应无骞罪恶累累,那见了来讨仇的人,第一时间就该说清楚。人家还是不依不饶,那时才非要动手不可。为啥现在三方都没人在乎应无骞到底做过什么,完全没人提起……?等打完了剑非道才说应无骞罪无可赦死有余辜,而墨倾池作为一个正人君子竟然完全不问:“啊?他到底干过什么我不知道的坏事?”就很奇怪了。还是说“无论多坏都是我朋友,我必要为他杀了你!”那正人君子的人设就崩了好吗……

    剑非道真是无论打得多好看都完全不加分。他在这一战里如果站的是惩治人渣的正义立场,那么始终就该硬气,据理力争毫不容让。如果要体谅人家失去挚友的痛苦仇恨,那么不管应无骞多坏,墨倾池要来报仇的心都值得尊重,默默见招拆招即可,用不着一再啰嗦讲值得不值得,那真不是他能判定的。好,现在两手都要抓,反而两手都硬不起来。转头又专心去弄什么三寒魄,是啊我已经接受了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傻白不甜,我只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人凭啥做到人见人爱……爱他很好骗的样子吗??

    练习生跳脱衣舞这段情节的用意何在,正式把他介绍给圆公子攀交情吗?是的话,其实手段倒挺妙。来送衣服的丫环好像就是曼鲤?练习生好像很容易跟女性聊着聊着就成姐妹了,都没有BG气场……

    狂刀醒过来后看到的芙蓉铸客应该是她本人。她对狂刀有好感也不稀奇,狂刀又拉风又有多情男子汉气息,她活到现在认识的男人虽多,包括练习生在内都没他这么既有男子气概又有BG气场。喜欢归喜欢,并没因此放弃自己的格调和尊严,就很好嘛。而狂刀……把她和云袖并列,就证明没戏。狂刀对其他女人真是一丝一毫也不动爱情的心。

    墨倾池回来见红尘雪之前,我都主动替她掰好了:墨倾池表现得太重友情而完全不理睬应无骞做过什么坏事,要么就是都知道,要么就是不在乎。无论何者都不算健康心态,若学得高深武艺更不好,但好歹是个人才,去给任平生导正兼鉴定一下吧,万一弄好了,就让他升级又何妨。——结果我又被打脸!她压根没问半句战斗现场的细节,就像始终没问应无骞干过哪几件坏事一样。那么以上掰的还是完全不成立,除非她真的每周买片追新剧。索性掰成“这人虽然不错但左单锋实在不能传”也可以,好比现实中你爱犬死在外面有人送回尸体,你再感谢也没理由把压箱底存折拿给他对不对?我已经接受应无骞只是映家爱犬的设定了。

    醉古夫看上去居然很仙。

    齐天变跟叶小钗搭讪,用了一个一剑万生的梗。但用得没啥意思。

    狂刀和芙女这里暂时没觉得写得有啥问题。夸幻之父如果凭空叫他们俩上床,当然谁都不答应,但不吃这药练习生就会死,也只好吃了药然后抑制着拼一拼了吧。说真话,以狂刀的历史来看我觉得他还是可以信任的。以芙女的性格,我也相信万一狂刀抑制不住,她宁可打破他的脑袋也不会让自己被强奸。哪怕她本来就喜欢狂刀,也该不会接受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只靠一颗药丸就有了不清不楚不信不义的关系。——道理是这样,谁知道剧情真怎么写。

    风之痕黑衣白衣的死活根本用不着关心,反正死了也会活,活着也不会让他们好好活……


    8

    咦,齐天变究竟是怎么被轻易放倒的,如果没个详细解释也不对。那么解某到底为啥要专门跑出去看叶小钗打架呢,他又帮不上忙……。当然,敌人放毒气他留下也没用,但只要放毒气就能把人放倒,他们几个想守住这棺材也真太难了。只能说三妖级别的毒气比较高级,防范无用。棺材丢了,三个人都好镇定……。

    狂刀过去遇到过不少变态,但第一次遇到夸幻之父这种类型的,难免无语。但他个人的坚持立得很牢,对芙女也是没半点歪心,倒让我对他的好感还上升了不少。十几年来,我第一次觉得他真是一条好苏的汉子,而且没白白出来混这么多年。能喜欢这样的男人,即使不能嫁给他,也是极好的。

    红尘雪谢绝传艺的理由充分而正常,墨倾池的表现也有理有节,没任何掉格。我本来都已经接受这样的设定了,编剧非要秀一秀红尘雪的智慧,让她“一目了然”地看出墨倾池不是好人,需要导正,简直多余。事实上,墨倾池的话中有几分真实……那就很多啊!除了跟应无骞不是挚友也没那么爱之外,他在她面前说过什么言过其实的话吗?墨倾池做过的坏事是不少,但她有理由知道其中任何一件吗,怎么就用到“改过向善”四个字了,过在何处?至此我不得不承认,再怎么掰都没用,人家就是开了天眼,不但知道多年毫无联系的弟弟死有余辜,还知道只见过几面的墨倾池心术不正,做过需要“改过”的事情。不动城、一页书和整个万堺跟她比起来,智商都成负数了。当然我们也可以直接解释为她每周都追新剧……

    说实在的,我不觉得墨倾池是传统意义上的反派,权力金钱名位情仇他都不在乎,也不追求玩弄他人生命尊严的快感,他只是有自己的目标,以及极度缺乏伪装之外的真人性真感情,奇葩一朵而已。只要将来不变成情义汉子,怎样结局都不算不当。一色秋能顺利退隐,他又有什么不能的。

    红尘雪对谁相思?练习生吗?何必呢他只是个姐妹,并不是很好的男朋友……“红日尽头只有红”的那首歌,第一次听没感觉,多听觉得好听了。用在芙女身上是求而不得的暗恋,用在红尘雪身上,估计也不妙。

    曼鲤叫练习生“厚脸皮”,我预感到她也会喜欢上他了。他只把她当姐妹,所以我不懂他怎么会对红尘雪例外。

    山城线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黄花落经过这么漫长的情节仍然完全看不出性格,也没啥亮点……还不如在妖市那会儿。就是个串线的东西而已。将来真相讲完他正式上线,有啥本钱演下去?

    狂刀答应吞药丸没什么可指责之处。我个人是希望他能把持得住,不然剧情发展太简单了。真要做成的话,大家都尴尬,芙女要是能完美地掩饰真相倒不错,但现在看来很难。算了到时候再看吧。

    剑非道仍然游离在一切主线和主要矛盾之外,他真算力捧角色吗……

    棺材不是三妖抢去的么,解封镝三人组调查有啥用……?现在的霹雳剧情多少能让我看下去,可惜下周真正关注的也只有墨总和狂刀这两条线了,其他就随便他们去吧。

     
    评论(1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