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

     

    英雄榜-创狂的一些补记

    最近复习这阶段感想时总会发现漏了点什么,当时又懒得补,于是渐渐拖下去。不过最近已经懒到很自愧,还是努力整理出来吧,反正也没几句。有漏就要及时补啊,现在能补的也只有这几条,再早的都淡忘了,只能期待哪天复习后再加强……


    * 灵山小叹并不是在被魔魁打败、被无忌天子收留特训后就没有好戏份了,其实还有一场戏很打动我:他离开无忌天子那里,先回了一趟灵山,那时魔魁及其手下已经撤走,灵山空无一人。他也没往里面去,只在外围哭着摸那块地标用的石碑,回忆当初这块石头是跟大叹一起找的,亲手刻上“灵山”二字。哭得伤心,回忆得情真意切。然而……他瞎了,观众可看得清楚,石碑上清楚写着“碁山不落日”。魔魁占领此地,一开始就把石碑上的字改了,没多久攻下玄都,立刻全体搬过去。灵山双叹跟魔魁无冤无仇,灵山这个地方魔魁也并不屑要,可是人家一辈子的兄弟,和一辈子兄弟情唯一残留下的两个字,一丝回忆,就这么轻轻松松被毁坏了。谁都知道,谁都看到,只有小叹不知道。

    魔魁真好,比魔界出过的所有BOSS都更值得敬佩,而且富有感情。但他后来受任何磨难,包括被刚出道的小朋友刺杀在路边,其实都是应得的。原因就在这没了“灵山”的灵山,以及之前之后许许多多个其他的灵山。我认识的霹雳世界不用特殊宣扬三观,尽管人命如草芥,但它的三观就在这里。


    以下是几个记录以正自己和他人视听的问题:

    * 掠食者把赫瑶扔进关着无不爱的洞里,到底有没有发生强暴事件呢?我过去认为有,因为如果没有,光是被一个脏兮兮的男人扑啊咬啊摸啊抱啊,比起赫瑶刚受过的辛苦和恐吓,似乎也没厉害到能让她多屈服一点。而且掠食者在上面看得那么高兴,总应该实际发生了点什么吧……。

    而现在我改变看法了,估计真没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事儿。原因在于,两名男性当事人并不具备这方面的兴趣和能力。对,说的就是无不爱和掠食者!他们俩看似对女人非常有兴趣,其实都有心理病。无不爱的未婚妻看不起他,他就离家出走要以个人魅力征服天下女性,这样来证明自己。女人的美貌对他固然有诱惑力,可丝毫比不上他对自己外貌和魅力值的关注,连美如泣花魂(尽管偶不太美)、风情如君夫人都一样。女人在他眼里是证明自我的工具,而不是肉体快感的源泉,他只要女人陪他喝花酒,为他倾倒,对她们的身体倒没啥需求与渴望。即使被掠食者关到神智不清,忽然有个美女被扔进来,又没任何诱导,他扑她咬她吓她有可能,强暴她却绝非必然。加上赫瑶在这之后没啥心结,便可初步断定没发生真的强暴事件。

    那为啥掠食者在上面看得无比爽呢……就要说到,掠食者本人似乎是个天阉。这可能是实际情况背后的一部分原因,总之实际情况就是,他跟无不爱同样,对女性的需求不在身体欲望方面。无不爱想看女人都拜倒在自己脚下,他则喜欢看女人害怕、崩溃、痛哭、屈辱、被伤害、被杀害。一般变态可能以看女人被强暴来满足自己的残缺心理,但掠食者的关注点应该还是在“惊吓”。一个曾高高在上的公主,经历过包括无情丝人头在内的好几次大惊吓仍然坚强不屈,那就让她摔到地洞里,被一个脏兮兮的野人边吼边往身上扑,这确实是之前没有过的花式。我想来,也许这比实际上演强暴戏还能满足掠食者,因此他才会那么爽。也因为只是纯粹的“惊吓”,赫瑶在发现自己已经脱身后就没再纠结什么了。惊吓源头没了嘛。

    以上都是我想太多,横竖这些笔记本来就是记录自己的瞎想到想通过程……


    * 有一个以讹传讹让大部分人都当它是事实的事情:“零最后嫁给了高三甲”。但这其实并不是事实。事实是双龙背去找到零,那地方只有一座小屋,零一个人在外面干活儿,双龙背说了半天话,她都不肯跟他走。他就说,你该不是跟了高三甲了吧?她直截了当地请他滚蛋,这场戏就结束了。全程没出现过高三甲本人,零从没亲口承认过自己跟高三甲在一起,现场也无任何迹象表明该房屋有两人居住。

    所谓跟了高三甲的证据,不过是创狂时期她曾跟高三甲做过同事(无丝毫私下交流),君夫人死后他们俩曾经站在一起讨论过将来的去向(最后没结果)。再就是双龙背说了那一句,而零没有否认——换我也懒得否认,“你不接受我,必定是有了其他男人”这种逻辑,不可与言言不必。

    说起来双龙背算是相当可爱又有义气的江湖青年,唯独谈恋爱方面还差得远。烽火录时期只是有些大男子主义,到了这场和零的最后对手戏,可能编剧也想了结掉他们这段没啥意思的情缘,就让他从稍微的大男子主义变成了面目可憎的直男癌。相反,零倒比以前沉稳了许多,更衬得他无理取闹。两个人本就不相配,只是现在水准来了个倒转,最终还是一样不相配。

    至于零到底经历了什么……我猜编剧也编不出来了。她从小到大经历过的事太多,生离死别也不少,但始终就两个形态:天真纯洁不懂事,或瞎闹胡来不懂事。好像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使她长大,哪怕只是少折腾那么一点。大概因此就跳过原因,直接上结果啦。她忽然失去了瞎闹咬人的劲儿,沉稳地在某处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不在精神上倚靠任何人,相信以后也能这样过下去。别说她的亲爹妈了,就算天河的神鱼本身,在死之前对子孙后代的希望也就是如此吧。

    至于高三甲,难道不是回日本去了?他有哪点值得剧中剧外任何人care的地方吗?


    * 关于素还真到底有没有故意杀害慕容婵,我在看英雄榜时已经记录了相关剧情并写下个人看法。当时的结论基本为否,但又觉得素还真在事后的态度有些可疑。这问题要详细说,写一篇论文都够了,所以只记要点备考。此案已经有部分观众当检察官提出公诉,说素还真在事前故意指使荫尸人向金小开提议去攻打狂刀,自己窥伺在测,发现慕容婵重伤未死,就把她拖到无人处捂死。动机是要去掉狂刀的牵绊以便利用,目击证人则是零。嫌疑犯素还真在被害人慕容婵死后态度不怎么伤心,也是我身为观众所发现的一个疑点。


    而看到现在,我忍不住要做做辩护律师……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荫尸人直接受素还真的指挥,更别说樵老了,因为当时没有任何江湖中人能确定樵老的身份。那么荫尸人为啥要建议金小开攻打素派人马呢?有另一个说得通的解释,就是他想整整秦假仙,因而首当其冲提出的攻击对象就是老秦。


    其次,在荫尸人明确提议攻击秦假仙后,金小开当即否定,并自行决定去攻击其他江湖上有名号的素派人马。这是一个偶然事件,无任何证据表明“在素还真的计划之中”。受攻击的也并不止狂刀,单为针对狂刀而策划此事的证据不足。


    第三,目击证人零先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声称樵老杀人,后又受忘年指使而指控樵老杀人,这在剧中都有据可查。且她看到的只是“樵老捂着慕容婵的嘴”和“慕容婵死了”,没有目击行凶过程,反而如果验尸就足可证明慕容婵身受致命伤,不需要捂着已经足够死了。到现实法庭上,这样的证人也站不住脚。


    第四,素还真在慕容婵死后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伤痛与惋惜,这一点只能作为疑点,不足以证明他内心窃喜、正中下怀之类,因为慕容婵跟他不算很熟,他对这个程度的熟人之死一向激动程度有限。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素还真没有杀人动机!!“弄死慕容婵,好让狂刀没有牵绊,专心正义事业”吗?须知在狂刀王朝时期已经有人这么想过和做过了,最后效果不彰。这回也一样,慕容婵死亡只能使狂刀消沉,从办事不积极到彻底脱轨。这一点素还真应该知道,如果他真是起诉书里说的那么运筹帷幄,就不该想不到弄死慕容婵只会起反作用。

    另外,必须纵观英雄榜到风暴的全局才会发现,素还真当时的谋划里从来就不包括三传人。新无极殿势力反扑期间,他要做的是查出幕后真正掌控者,权衡各方势力,警惕随时出现的新势力和新野心家,三传人在这方面完全帮不上忙;魔魁出现后,素还真从头到尾都不认为靠大家去打就能解决——很不幸,这是事实!召集和利用三传人去打魔魁的是无忌天子,下此指令的是八趾麒麟,不关素还真的事。等打败了,无忌天子是不包回收的,倒是得素还真去帮去救去培养。包括后来用狂龙八斩法去激励狂刀,也是把他从废人状态救出来,而不是为了“利用”,因为三传人在此时期根本就没有检察官们认为的那个“用”。事实上素还真也做了符合他智商的决定,就是在此时期没有制定任何必须要借助三传人战斗力才能完成的计划。他连神秘剑客都用上了,自己受伤被审判什么的都豁出去了,却并没调遣三传人以为己用。所以,“为利用狂刀而消灭慕容婵”这个动机一丝丝都不成立啊。


    这个杀人案,提到法院去最后也应该会是证据不足予以释放吧U U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