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10

     

    霹雳异数1-3

    回顾一下才发现,我对老版霹雳异数陌生是因为当初就没仔细看。最开始看的是小说版,看过的都知道,很是带劲;真找原剧来看,反而支线太多,节奏有点杂乱,跟前一部有太多牵扯、很难独立叙述情节。不少角色的偶又丑,明明同一部剧里也有长得眉清目秀的,偏他就丑,尤其小说里还美化了,亲眼看到更有落差,比如花信风…。总之由于种种不爽,最后看剧看得很随便。好吧,就以全新的陌生感去看吧……

    现在说新版异数的剧本要怎样才能改编得好,已经没用了。不然我建议可以去学习一下小说版:叙事节奏加快,主线明晰化,尽量补足前情交代,支线去芜存菁。尽管原剧在各种意义上都应该是第一,有些地方却真能看出小说作者很有心。比如魔域给黑白郎君插了一脑袋兽骨逼他去杀人,小说相关对白跟原剧几乎一模一样,只加了在黑白郎君拒绝时阴间大法师说:那就放你离开魔域!让世人看你狼狈之状,了解魔域威能,如此你还能以别人的失败为快乐吗??黑白郎君气得大骂卑鄙之徒,之后才不得不妥协。这段在原剧里根本没有,阴间大法师叫他杀人,他不干,对方说那就插一脑袋兽骨过一辈子吧,送客,滚蛋!!他二话不说就怂了…。新版异数要是懂得这种方式的增删精髓,那就当真值得看了,并不用担心是否百分百符合原剧。原剧里还有普九年呢,在小说版里连根铲除了也没什么。

    话说黑白郎君在异数里绝不是一个不可取代的角色,剧中又让他一开始就毫无架势地服了软,被打成狗不要紧,精神上软了才要命。刨去以前战绩,代之以纯粹另一个江湖狂傲豪客设定,感觉没啥困难。(难怪叫南宫“取”?)普九年又不同,这家伙在异数里除了提供器官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当崎路人的跟班和捧哏都嫌太蠢,唯一功能就是在旁边问“为什么呢”及讲废话。没基本思考力,没武力值,没江湖地位。跟他有关的一切剧情也都已经收官,老老剧对这样的角色是非常残酷无情的,不知道新版会如何,最好也是连根拔吧。

    普九年的垃圾化在前几集疯狂衬托了崎路人的睿智不凡。在素还真被雷劈退场时开始大显身手的崎路人,简直是一颗当之无愧的明星!长得极其俊秀(这个可以跟周围普通江湖人和小白脸比较,他颜值绝对是一线),威能强大,潜力无穷,而且有种个人特色,就是俊俏潇洒风趣之下的“冷”和沉稳。哪怕到现在,这程度的角色也时髦值爆表。谁又能想到只一部过后他就跟现在的普九年差不多了…这就是我认识的霹雳啊。由于看霹雳劫远比看异数仔细,我对崎路人抱的感慨和同情比较多,没被迷住;而毫无准备的当年观众从异数开始花痴他,真是太应该。

    好吧,努力抛开其他思绪来记录异数原剧。自从素还真被雷劈退场,台面上的boss是金阳圣帝和百朝武后,他们俩各有各的毛病,但不能简单地说一声渣渣,起码其优势和弱点及失败必然性写得远比后来的无我相之流要细腻科学。北域是个简单的地方,没啥阴谋家,黑道斗争就是靠派兵混战打打打;圣帝思维同样直线,谁不听话就派一群人去打,有啥问题就责令手下人解决,不要跟我讲有困难,反正你解决不了的话要你何用!!除了太霸道,对部下还不至于跟欧阳上智或某些古早剧反派那么刻薄,加上他自己还算能打,又身穿宝甲杀不死,当然可以混得不错。等野心攻打中原并坐镇,中原的能人异士隐秘恩怨奇妙法宝那么多,非他和他部下的简单脑子所能了解,就玩不转了。认真一算,金阳圣帝说不定是霹雳史上第一个用身体验证以上道理的外域侵略boss。可真不能直接怪他太废太蠢。

    至于百朝武后,很明显的缺陷是心眼小,作为黑道老大,谁惹了她她就调动组织全力去追砍,其他一切活动停摆。本身智商又不是很高,说穿了就是一个已经功成名就的双刀火鸡…。这等人为啥还能混出来?因为她吸收的是女性成员,金阳圣帝收罗不到的北域女精英分子基本都在她麾下,各有所能,办事颇利。可能她的小心眼显得对麾下很够朋友,所以这些女精英分子基本都忠心,平时也没啥大的上下或平级冲突。神蚕宫有各种天蚕相关的有用物品,攻防自有一套,通瑶池本人还一直用光形来开会,一般部下根本见不到她真身,没有突袭刺杀的可能。组织靠这些完全足够维持正常运作,跟圣帝分庭抗礼。溃败原因则在于女暴君加入其中,用权力争斗与阴谋的观念搅乱了北域风格简单模式,武后得力麾下互相踢脚,甚至自相残杀。以女暴君的见识和智慧,我怀疑她对通瑶池那简单粗暴的风格也早受够了,所谓有抢不抢猪头三,她不作乱夺权,反正也不会有更好下场。一旦用中原传统阴谋手段在一群头脑简单的北域人里搞事情,整个神蚕宫不管上下男女,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于是就这样完了,简单得再科学不过。你要用霹雳眼级别的智商去对付莫文蔚演的双刀火鸡也就这么简单,不服不行。原本我想拿她和魔魁之女比,仔细看后发现还是跟方城之主vs双刀火鸡一样残忍,算了吧。

    女暴君必须一记。整个布袋戏历史上有无数个版本的女暴君,如今我回头看,异数里这一位竟然是其中最体面的了,没有之一!从混魔火教开始一直脑筋正常、行事理智,从不作妖耍贱,也没丢人现眼过,都是踏实地有事就做事。来神蚕宫工作后,在一众北域女同事面前仍然沉稳能干正常平和,对上司总能提出有用意见,但没有任何谄媚和挑拨的多余言辞动作。叫她去办事,同样没半句废话。每次挑拨起码收割一条(凭她自身实力无法秒杀的)人命,而她也只是平静友好地跟人交流、说出事实并提供可行办法而已。神蚕宫到手后她也没有得瑟,没去学武后肖想那些只会坑死自己的伟大目标,安心做着女地主。霹雳天阙时期虽然被拉出来坑了一把,最后也只损失了神蚕宫的部下和产业,自己安全溜走,从此不知下落,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明明她也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但从不做任何无谓的损RP行为,所以攒够了体面退场的RP…论做事能力和令人信服的个人魅力,可以稍微跟她匹敌的只有金光千禧版大儒侠结尾那个女暴君,然而那位的结局只能用艹蛋来形容,活着时的剧情也是槽点颇多;其他版本光看做事能力和脑筋就没有可比性。

    八面狼姬和通瑶池的关系我作为旁观者看着甚是羡慕。完全不存在爱情,她们俩是两个直的黑道大姐大,喜欢的都是小伙子,有小姑娘跟她们抢小伙子,她们都会把小姑娘一巴掌呼死然后把小伙子抢回家。性情如此相投,彼此又很了解,常常互放狠话,但对于对方的人格和自尊总有几分真信心。平常没合适小伙子时还可以若无其事地互助滚床单。这种江湖女性友情,连真人武侠剧里都很难写得出来,而我认识的霹雳一向只当作一种客观存在去描述,纯粹平常心看待。男人很有寝技没啥不好,如果无能,也不是招人鄙薄的理由。女人身心专一没啥不好,如果开放,也不是人人都来踩一脚的理由。多么难得。

    (八面狼姬爆料说花信风性无能,那真没什么,反正他就算有能也没女人要他。我对花信风比较怀恨在心的是小说版里把他写得跟男版小龙女似的,其实剧里又丑又无聊又没心肝…太黄君本尊也不好看,比用同首配乐的金夕雨先生难看十倍,可小说里本来就没多美化,再说初登场时至少有优雅的高人款。花信风则是光看他脸都吃不下饭,毫无优点…)

    八面狼姬聊起一剑万生、马赛凤和一钱一命的过去,短短几场戏里必须亲眼仔细领略的细节很多:
    *一切的源头、拦路抢劫回生水的箭无形于回忆中初登场,就是一个彻底没品的凶残匪徒。光看这一场,他后来再怎么倒霉也没啥好同情。
    *一剑万生在练剑误杀马赛凤她爹后丝毫没有想道歉弥补的意思,只是不爽无端端惹了一件凶事。这时候他还没堕落,还是个正经剑道前辈呢,看来为人格局也就如此而已。
    *花信风三个徒弟,冷剑白狐、花风云的问题已经很大了,马赛凤光看剧情梗概一般会被定位成炮灰可怜女配,实际上她也很有问题。一剑万生真的是误杀,就算她要报复,用不用“费尽心力合理地嫁给他,过了三年正常日子,期间勾引他唯一爱徒,一直逼迫纯良爱徒亲手杀师”啊?看剧可知她有着报仇不成宁可一死的气魄,那么三年里亲自下手一拼的机会多得是,勾搭情夫逼徒杀师没准只是她个人口味…后来逃到云霄楼,八面狼姬始终只要她留下男朋友自己走人,是她怒了:“敢抢我男人!不如弄死她我们住这里吧!”才被八面狼姬痛快干掉的。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确实是个美女,顶多只比萧竹盈差一级…
    *马赛凤对一剑万生的所作所为,心眼小的男人非把她挫骨扬灰不可,但事实上一剑万生却把她好好安葬了。他毕竟不是天生的坏人。
    *一钱一命活着时八面狼姬就有空去找别人玩,现在看起来或许因为…一钱一命是个很羞涩的男人。他跟马赛凤都私奔了,还管她叫“马姑娘”——叶小钗也叫着萧姑娘,那是还没有时间改口,但凡一起走出去过日子又做了真夫妻,绝没有喊姑娘的理。说不定两人根本就没来得及上垒,后来一钱一命被八面狼姬抓住,光被摸脸就犹如大姑娘被采花…。同样遭遇社会姐强抢,金少爷又能聊又开放,跟一钱一命简直天壤之别,难怪八面狼姬一下子变心了。金少爷还比金小开少了几分贱相,加上看设定是偶像级的颜值,八面狼姬这辈子恐怕也是第一次遭遇。一个冷剑白狐就能让跟她口味相投的通瑶池宠爱有加,金少爷足够让她真爱了,尽管我觉得换成金小开她未必要…既然有了真爱,似乎床上也很和谐,金少爷会喜欢她也不难理解。他喜欢被人这样爱着,讨厌被放弃。
    *马赛凤的复仇看似失败,但如果没有她这件事,后来一剑万生再遇到类似的事就不会精神崩溃、弱点爆发、全面堕落。某种程度上,一剑万生依旧为这桩他没放在眼里的过失杀人事件付出了代价。八面狼姬强抢民男杀害人家女友,看似占尽便宜,那个民男白白丧失身心尊严,死后还被她轻易用新欢覆盖掉。但最终就因为帮这个新欢出头,她死得并不比马赛凤高级多少。出来混总要还的,总有一天拉清单。这就是我认识的霹雳江湖的规律,无私无情。不要说叶小钗就开了挂了,他留着命只是为了无止境地战斗和挨刀,光残废次数就能夺冠…

    再久没看霹雳,看到半驼废生死一线那场,配乐的紧迫感和叶小钗迟到一步的遗憾感仍然撼动人心。(黑白郎君各种升级才跟马力全开的糟老头拼大半天后险胜,所以他原来的武力值…?还是当他叫南宫取吧!)哑子的哭声没人能够超越。不过我不太同情叶小钗,他不久前也杀过无辜,现在他最亲的人无辜被杀,他的痛苦无非跟苦主相同。半驼废把人命不当人命的时候,也该明白混江湖就有今日。从感情层面来讲,正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先前半驼废够尽心了,他还是不“欲养”,一个好脸也不给人家。等他想给的时候人就死了,徒留遗恨。哭完转头对亲儿子也一样,人家没有任何对不起他的地方,他也不是不爱儿子,却依然只会用揍人来表达。这表达方式,这社交能力,普通人实在吃不消。他后悔活该,每一滴后悔的泪都是当初不懂表达时脑子进的水。话虽如此,我并不想苛责他,要知道他从小没有好好上过学,十几岁开始就断绝正常社交,十几岁前也没多活泼开朗。从来没有过老师正经教他为人处事,唯一一个半驼废教他去除感情,成为枯木岩石,把人当萝卜那么砍。虽然后来练读书写字是全霹雳出名的,跟半驼废到跟欧阳上智的二十年里显然没空好好学习。任何一个三十多岁(决斗时大约十六七八,跟欧阳上智的二十年还没到期)的男人经历如上,怎么能够指望他有高情商…后来他所有交际和待人上的正面分数,都是用愚蠢的失败经验蘸着血泪堆积起来的。身为一个如上所述的男人,他还会主动思考要不要当一个24k无私无情的杀人工具,并以“感情和良知比较重要”为结论,已经不辜负慧根。看看冷剑白狐此时此刻的矬样,就知道让一个缺乏教育、缺乏情商的三十岁男人产生独立思考欲望有多不容易,金少爷都比他有志气得多…

     
    评论(2)
    热度(10)
    1. Inside the Drawer剁手鬼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