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鬼娘

  1.  39

     

    熟肉随记151-155

    151

    毗湿摩在这部剧的这一段落中,努力得简直史上空前绝后。怖军想出来的招数还只是让坚战先独自回去再带兵回来救人,毗湿摩的法子更加给力:回去点兵都省了,你一声令下,我作为天帝城属国统帅,现场立马帮你救人!但凡你愿意,眼前就能全家完好无缺跑路,但凡你再愿意,眼前咱们就把图谋不轨之人给办了!!……哇哦,好棒。要是真这么结局就变起点爽文了呢。因为坚战掉链子,竟把这么个大好形势给毁于一旦,义愤的观众骂他一千句傻逼也不算稀奇。

    ……但若真如此,接下去的发展又会是啥?沙恭尼哭一哭,坚战想想反正我们也没真吃到什么大亏,难道还要把亲堂弟和他亲舅给宰了不成,算了吧回家便是~~。无种白挨一巴掌,黑公主白被老公伤一次心,般度家全体打道回府,坐等难敌他们下一轮的攻击。一切跟过去百多集的循环没啥两样,硬要说有啥区别,就是再度坚定了五子“(目前拥有的)正法好好好对对对”、“有事靠老祖父准没错儿”、“大哥果然是完美无缺的大哥”、“般遮丽你乖乖在后宫坐着就好”之类观念。从结尾回头来看,难敌和沙恭尼若能在此时把他们放回去也是极好的,反正坚战就那样了,留得他这座青山在,难敌他们可以无穷尽地从上头砍柴烧。拍三千集都没问题,真是双赢~~

    但果然,性格即命运。沙恭尼绝不会允许酝酿多年的最灿烂大招变成哑炮,更别提难敌。坚战只要有一丝阳光,就能自得其乐地在心中培养那朵专属他自己的正法之花,所以要他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就一丝阳光也不能留下,必得让他瞧瞧什么是真正的黑暗。事实上本集他被翻盘,也正是因为一安全就失去了警惕、又想按平时的老路子走。只要他不从根上忏悔自省,这样的事情会不断发生,直到般度家终于因某个无可挽救的破绽被全灭为止。所以现在这样倒好,在大家还有命的时候把那个尚在遥远尽头的必然结果给提到眼前来,让他亲眼看个够。

    沙恭尼足足演了快十分钟,就是要坚战说出“我为我的正法自豪”。那就是自尊自爱,既然还有尊严,就必须要赌。坚战的致命错误仍是维护这套坑人规则,默认“只要有尊严就得赌下去”这条毫无道理的绑绳,而不是:你竟敢为了自己有信仰有节操而得瑟?!只要说自己不自尊不自爱毫无正法毫无节操就能脱局占便宜,你竟然不说?!你个白痴!!!

    这点上不管别人怎么讲,我的看法很坚定。拥有属于自己的节操和尊严,绝对不是丢脸之事。换了我,估计在“吃大亏”和“公开吼叫自己没自尊没节操不信正法不爱老婆啥都不在乎”之间二选一多半选后者,但坚战不是我。如果他的价值观是如此,根本就活不到有荣耀财富等着人算计的这一天。而如果他现在为了不吃亏而当众表示老子啥都不信啥都没有,去他妹的正法!难道就能万事大吉?且不管沙恭尼会不会把此事到处宣扬,光是他四个弟弟、他老婆和他自己心中,就会有些东西永远坏掉了。过去支撑他们走过所有难关的基础会开始崩溃,会这么做的坚战也绝不可能当好什么转轮圣王。这场赌局,注定不会有任何让般度方真正“全身”而退的路。

    哦对了,坚战在本集的另一个致命错误是,还把难敌和沙恭尼当人看。只要对方诚心忏悔,他就去包容。别说打击报复了,他还老老实实把人生经验与对方共享,希望他们也能如自己般获得心灵和平。好蠢啊,蠢在见到两腿走路的就当成人,竟不知对面乃是一群畜生。这该叫做农夫与蛇的故事吗?明明是蛇负义伤人,世人谴责嘲笑的却是农夫,说来也是常理,农夫活该。但其实这不是农夫与蛇,而是东郭先生的故事~~只望将来东郭先生和猎人一起把布袋里的狼打烂时,不要又被说太残忍呢U U

    持国的表情变化颇可玩味,不把坚战整死他跟难敌一样不高兴,沙恭尼成功翻盘时他比难敌还高兴。作为国王和伯父他也就这德性,不是最近才变的,年轻时就这样了。再看怖军和其他弟弟们,面对大哥那平和的讲道、对沙恭尼等人的宽恕,他们毫无任何意见,甚至连刚才的得意都熄灭了。偕天是兄弟中唯一一个仍然表情严肃的,可也并非怨恨不满。在“把敌人当人看”、“对方改好了咱们就算了吧”这类心态上,他们跟坚战没区别,五人一致通过:只要能安全回家,老大被逼得掉眼泪,老二撅兵器,老三跪着认主人,老四被扇巴掌,这些都不用在乎,更别提报复。能把这么一门五个大小忍者神龟都逼到忍无可忍,真也算难敌有本事。

    一集没演完一半,大局已定。坚战要是先前全然不理沙恭尼直接走了就好了。要是在意识到沙恭尼的用意后立马改口说老子没自尊根本不以正法为自豪就好了。但首先,其实并不会真的“好了”;其次,他会这么做吗?我觉得就算在赌局之后、大战期间,他都不曾抛弃这份自尊。如果他抛弃了,那就连打回来的资格都无。真正令人起急的地方在于:你有尊严就等于要继续赌下去吗?这个逻辑和因果关系究竟在哪里啊=皿=

    然而一切脱离时代背景的讨论都是耍流氓。我个人看罗摩故事时也觉得十车王为了对吉迦伊的承诺就答应放逐罗摩简直见了活鬼,但或许在那时候的印度,或者说罗摩时代传下来的美学里,信守承诺就是这么重要。哪怕那根本无关律法,哪怕实行时有各种实际不利因素,都必须要践行。而摩诃婆罗多就是告诉你,这样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在开始尔虞我诈的时代已经行不通了,必须灵活看待规则二字,抱定应该坚守的某些原则,去积极结合现实展开行动。如果不这样的话会有啥后果?就请看本周的坚战同学自愿担任反面教材。他现在的“美德”比起圣君罗摩并不差多少,可在这个时代还远远不够,只够把身边的好人拖下水。不回炉不行啊。

    一旦坚战回到预定轨道,难敌他们的计划也继续实行。有一点必须注意:在坚战输掉自己之前,难敌他们把对黑公主的企图掩饰得非常严密。寻常赌棍要押上老婆只是为了换赌本好让自己继续往下赌,所以绝不会先输掉自己,但坚战根本不是那种人,哪怕在精校本里,他直到输掉自己为止都从没想过要把老婆当翻本的工具。都肯主动押弟弟了,押老婆仍是在他输掉自己后才由沙恭尼提出。13版和88版拍得更清楚,叫坚战为翻本而押老婆是不可能的,必须先诱导他输掉自己,到时候赌不赌老婆就不是他们兄弟说了算了。于是,到此刻为止,般度五子还对此役中最惨烈的奇景毫无心理准备,毗湿摩维杜罗他们也一样。事前无法预防,等到真发生时就已没法扭转啦。

    结果般度方第一个知道本次攻击真正目标是黑公主的,竟然是黑公主本人。多谢薇夏利乱入,她这次干得其实很漂亮。我想了想,如果黑公主真听话地逃走,起码对她本人是好的……?不用受侮辱,会拿老婆去赌的老公就不要了吧,回娘家住着反正爹肯养。麻烦在于如果薇夏利的营救行动在难敌方预料之中,大家就都倒霉;如成功逃脱,薇夏利和升车一定吃不了兜着走。这个营救计划在最理想情况下也只对德罗波蒂一个人有好处,所有其他相关人士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等于是她抛下他们所有人独善其身了。换我肯定答应,以她平时作风和现在对局势的错误认识(老公已缩!靠不住啦!她却不知道!!),要答应立马逃走看来很难。

    坚战在难敌踢开宝座时又掉眼泪了,相信不是在恨难敌不给他面子,而是恨自己。但凡他这时候好好想想为什么要恨自己,赌到现在究竟失去的是个人利益还是更重要的东西,也不至于之后再被沙恭尼牵着鼻子走。持国难敌沙恭尼的原计划似乎只到坚战输掉自己为止,以为接下去就能顺理成章接收黑公主,其实并不尽然。此时堂上两位大牌长辈还有斗志,如果坚战肯拼一下,就算后遗症再多,起码黑公主能逃过眼前这场灾祸。不过他要怎么拼,以他现在这程度可能会怎么拼,答案我还在想……


    152

    我大着胆子没第一时间关弹幕,看到一堆惊讶难敌什么时候结婚的XDDD算起来就是阿周那结束苦修之后、天帝城王祭之前呗。因为某国公主没正眼看他,他就去让迦尔纳抢了个亲,总算和好友一起修复了受伤的自尊心。不过这是本剧没写过的设定,当作花絮看看就罢,不用当真。

    黑公主最终拒绝薇夏利的帮助,不得不说主要因素是对自己尊严的信心。我顶天立地,无愧于心,我怕谁?谁能侮辱得了我?这想法其实跟坚战挺像的。却不知还是低估了对手的无耻程度和自己老公的死脑筋程度,尤其后者。结婚以来基本过得挺愉快,有事时只要她坚持,他们也都听。放跑了这唯一的脱身机会,实是她一大失误——然而后来她自己说得好,因为这样,所以错就都算我的了?!要怪我没打预防针,而不怪你们太混蛋了??此话再次切中重点。可惜没人听=3=

    给薇夏利的临别赠言也正中要害。德罗波蒂的尊严无人能夺走,相反迦尔纳的尊严呢,别看他安然高坐,却恐怕要丢得一干二净了。薇夏利一听就萎掉,也是因为知道这话的正确性。我以前遗憾迦尔纳在赌局中的嘴脸没让他家里爹妈老婆见识一下,现在看来说不定他们早就明白了。只要把难敌的德性在心里COPY一下贴到他们心爱的迦尔纳脸上就明白了,且完全符合事实;但明白了又能怎么样……。

    掉线很久的奎师那老师忽然出现。他是神,但眼前这一幕完全没他参与,所有未来的后果都由每个当事人自己下手播种。神也希望大家都不要选错,但神不能跳过来干预,人类的命运始终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这就是本剧的主题。过去我说过,奎老师永远只在某些(非全部)真要物理意义上地出人命的时候才会来扶一把,而从不在选择阶段就越俎代庖。这次也一样,每个人他都只能看着他们选。作出选择的那一瞬间,后面的连环就都开始启动,即所谓命运。这种神也满难做的,似乎中国神和欧洲神都没这特色……

    怖军在大哥输掉一切时都没吭声,说到输掉黑公主他就要烧大哥的爪子了。这点是真好,但本质上他跟三个弟弟还是一挂,大哥说啥就是啥,就算发生任何事包括老婆被扒,都只能让他哭着许下事后诺言,而不能在当时站出来。论对规则、正法和大哥的服从,四子皆同。满庭都有罪的话,怖军并不能例外;他能放狠话只是性格使然,弟弟们的愤怒并不比他少一分,他此时对大哥的盲从也并不比弟弟们少一分。我是这么想的。

    我会说“能把不记仇的般度五子逼到这种地步,难敌他们太过分”,可是能把从小爱大哥依靠大哥的怖军逼到放话要烧大哥的地步,坚战也该反省。结果他还是那老脑筋,一被沙恭尼质疑就坚持表明心迹,却无法意识到爱自己的妻子跟要押她当赌注根本没必然联系,只靠那薄薄一层无理规则来连接。到这个人见人骂的份上我依旧觉得他表明心迹没有错,维持这份正直心迹死不动摇也没有错,但把无理规则当作高于一切(包括所爱之人尊严和自己真心)的正法来维护就该打一万次。奎老师曰“传统并不都是正法”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可他就是不懂。其实他弟弟们也不懂,会显得比他积极只是身上凡人性格比他多罢了。

    毗湿摩放话诅咒难敌,就说明他在正理上已经没话可说,也再不可能出手。这事实连难敌都看得出来,难怪不怕他。德罗纳上集还说要出手,儿子一放话他就只会半诅咒,可见也没其他事可做了。那一瞬间的德罗纳就好像被人把脊梁骨抽掉一样,先前遭遇再大挫折他都会反击,但此刻,他是对整个世界认输了。一切都为儿子,而儿子这个样儿,他完全无能为力,只有诅咒,还要因为这是儿子而不敢正经诅咒,光放个狠话。历代版本里最桀骜最有尊严的一个德罗纳就这样碎掉了,看着真作孽。

    迦尔纳说黑公主因为一己之私就不顾别人的尊严和感受,那他现在难道顾了任何哪个谁的尊严和感受?难道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这女人得罪过我和我朋友,而是为了被黑公主虐待过的天下苍生?这不还是大道理打自己脸吗……。别说他安给黑公主的罪名值得商榷、五子从没针对过他,就算那一家人真是六条恶狗,狗咬人你打狗可以,哪怕一剑削掉狗头都可以,但也不能趴下来咬狗吧。现在都不止是他趴下来咬狗,而是狗已经进了笼子套上嘴套垂头丧气了,他还要扑过去对着笼子门狂叫狂啃,别人拉都拉不住。那到底谁才是狗啊。至于阿周那反吼他是属于打狗还是狗吠,实乃见仁见智。反正以前阿周那从没这么吼过他是真的U U

    奎老师的随时注解,与其说是神的裁判,不如说是相关人物选择这条路后必然的结果。为啥不诅咒坚战呢?因为他虽然错到了家,但是肯改啊。哪怕此刻诅咒了他,只要他肯全改了,这诅咒就不会实现。多简单~~。

    坚战的抗争还是基于他那死脑筋的基础上,因此还是不行。他无论怎么闪转腾挪都没有用,只有改变自己,去掉所有该去掉的部分。任何其他方法都不行,包括毁了那骰子,企图在赌桌上把输的东西拿回来。赌博本身就是错,那规则本身也是罪恶之源,不彻底推翻就怎么都不行。骰子自动恢复与其说是妙力王的意志,不如说预示着以上道理。

    在输掉黑公主的那一刻,坚战固然不争气,他的弟弟和长辈们也都只会哭。这些人不约而同仍遵守着那见鬼的赌博规则,认赌就要服输,不止坚战一人而已。迦尔纳事先没跟难敌他们关于侮辱黑公主达成共识,但现在看来他衷心觉得挺好挺解恨哒……那当初何必避着他,大家一起嗨多好。


    153

    第一个去黑公主那里宣召的是难敌的御者。88版领下这一任务的仆从先生,自己都被羞耻得哭了;这里这位御者先生倒没有。但他态度还不错,而且把主子的大计划泄露给升车的就是他啊!为此还是应该给他点个赞。

    任何女人听到衷心信任的老公把自己卖掉时,心情和表情都够瞧的,但总算有两个女人能在十秒内立刻作出强硬反应。一个是黑公主,一个是《武家坡》里的王宝钏。咦,我第一次因此把她们俩联想到一起,但其实相同点真的还不少。看来不论古今中外,女人的辛酸都相通。

    黑公主的脑子比五子都好,这是从精校本就有的事实。每次她的质疑总是抓住重点,老实说如果她跟坚战换换灵魂,世界早就太平了。

    我忽然发现迦尔纳在这场赌局中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保卫吾友难敌”?任何人,不管是谁,只要质疑和企图否定好友难敌的做法,他就会跳出来吼一通。虽然每次的逻辑都堪忧,永远都是直接上人参……。

    把妻子当作跟兄弟同等的财产而输掉,算不算正法?坚战和他弟弟们实际上答案都相同,算!只不过坚战秉持一贯的人生原则,不想说谎,而弟弟们基于现实利益希望他否认。所以这归根结底并不是坚战肯不肯说谎的问题,而是那些已经成为恶法的传统有问题。只要仍然以它为准则,就怎么找空隙也跨不过去。怖军再愤怒,都做不到直接去打歪难敌的鼻子。阿周那再愤怒,都只能喊叫威胁或讲讲不要逼人太甚的道理。遵守规则的不止是坚战,还包括他们,通过这次经历从自身相信的所有正法里把这些东西挑出来丢掉,正是般度五子必须要通过的一门课程。这门课对黑公主一点也不难,对他们却太难了。目前还在挂科中。

    其中折射的道理实际上也很辩证法。坚战无论怎样都不肯说谎,弟弟们无论怎样都尊敬服从大哥,这本来是优点。从少年五子第一次登场开始,这就是他们的优点。也获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我记得弟弟们听大哥话的乖样儿被称赞过萌,坚战在希丁波和老陶匠面前坚持不说谎,虽然被观众吐槽过,总体上大家还是觉得挺好哒。人老实嘛。然而编导从那时就在不断埋伏笔,所有曾经被称赞过的优点在关键时刻都可能成为致命缺陷,性质产生根本变化。五子已经够好了,可仍然不能有丝毫松懈,每道人生关卡上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否则仍会万劫不复。光自己不复就算了,还会牵连更多无辜者遭到比他们自己更悲惨的命运。岂可不慎?岂可不时刻警醒和进步?岂可放松对自己的一星半点要求?这实在值得与古今人士共勉。如果难敌经得起以上三问,就让他做尊王又何妨。

    对另一些人来说,这些道理全不存在。他们的梦想跟阿Q一样:我想怎样就怎样,我要谁就是谁。阻挡者就该被我随便踩……。这些人不管在剧中还是剧外也都不少见。能一时得势并不稀奇,可是歌词说得好,浅薄自负,终致凶煞。连日本人都说过,强梁霸道终殄灭,恰如风前尘土扬。真别不相信。为什么不说般度五子和黑公主?因为他们就是没有对别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啊。无论遭受过什么,他们从没有去做难敌做过的那些事情,说难敌的那些话当然用不到他们身上。多简单~~。

    难降确实是不知道的。他们这一帮人从不晓得有什么报应,也从未推己及人。没啥反派哲学,就是真的不知道,从生下来就不知道。当他们对别人施以暴行时,真的从来没考虑过如果受难的是自己,会有什么感觉。这一集的难降,做梦也想不到会有248集的那一天;但他终于经历了,也明白了。他毕竟是这部剧里他家最有福的,比哥哥舅舅和爸爸强。看过248集再回头来看这集的难降,只觉得他可怜,跟《药》里的夏瑜说打他的狱卒可怜是一个道理。不过到248集熟肉播出时,眼下的观众有几个能回忆起今天呢?存疑。

    大殿上的五子、毗湿摩、德罗纳和维杜罗,每个人都有秉持自己正法的理由,跟怂啊坏啊之类并没关系。我前面说得够多了,可是在目睹般遮丽被难降拖着走的时候,如果还不能跳起来做点什么,要正法又有何用?到现在二十一世纪都是这个理,如果在大马路上可以看着一个女人被这样对待而不闻不问,任凭你名校毕业、著作等身、奖状成堆、被所有组织认定道德完善,都一样白搭。正法的基础只在最基本的同情心。五子马上跳起来打架实属不智之举,说不定就被全灭,但如果因此就能眼睁睁呆看事情发生,留着他们的命又有啥用?

    难敌一党固然罪不可恕,五子和众位长辈的罪,也从黑公主被拖来而他们光哭不动弹(怖军同样只会放狠话,从无直接干涉之意)的那一刻就板上钉钉。哪怕今天被不公正对待的并非他们的妻子和晚辈,他们也照样有罪,因已违反了做好人、甚至只是做一个“人”最基本的原则。满堂男子,没一个配穿衣服的。以后五子再改过再努力,都只叫做赎罪;怕只怕连赎罪之心都无,反而一步步错下去,就是罪上加罪了。

    迦尔纳从他的角度有足够的讨厌黑公主的理由。谁多少也都有点体会,那种自命不凡还侮辱过我的女人,最好去吃屎啦~~。但心里想想是一回事,在目睹一个无罪的女子遭到严重侮辱时不但毫不反感还一脸爽,这是没法洗的个人格调问题。升车罗陀和持斧罗摩好在是没亲眼见过,不然恐怕跳井的心都有。当然,他们是好父母好师父我才这么说,要是持国这样的父亲、沙恭尼这样的老师,教出目前这样的迦尔纳连得意还来不及哪。观众要用怎样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只能说是观众自己的自由了U U

    以耳闻目睹和实际经验论,任凭你什么才女或尊后,遭遇这种暴行都要崩溃。有时候都不是因为怕,而是愤怒和被为所欲为却无力反抗的绝望。甚至本来身份越高贵、气焰越嚣张的女人,被击毁之后就碎得越彻底。换成我或者我知道的任何类似女角色,到这份上都要抖成一个,说不出话来了。包括被不少人夸奖是条汉子的安芭公主,我可以打包票她绝不例外。连木柱王都能把她说哭了的束发姐姐就更别提了。难敌想看黑公主的脸,正是想看到这嚣张娘们鼻涕眼泪的崩溃样。我太能理解恶人在这一刻的爽感了。

    而他实际看到的是……。

    冲抬眼的那一瞬间,哪怕黑公主以前真是个倚势凌人的坏女人,我都要敬她三分,起码她的高傲来源于自身,绝不是自己挨踩就怂了的那种坏人。她真有骨头,胜过堂上一切男人。到此时还不能意识到她珍贵可敬之处的人,就跟持国一样瞎了眼更瞎了心肠。嗯,我说的主要是剧中难敌一党。剧外要有人自动认领的话我也不介意~~


    154

    黑公主刚站起来时,难敌一党全体都还很愉快。没法再得瑟的女人,瞎扑腾也是白搭。等她开口质问,难敌的表情就没那么爽了,他终于发现这女人根本就没被吓瘫。持国到底小时候接受过正常教育,万没想到侄媳妇第一句就冲着自己来,马上也心虚了。毗湿摩和德罗纳更知耻一些,就更经不住她一问。这根本不是毗湿摩对不对得起五子、该不该被责怪、该怪三分还是五分十分的问题,他无颜面对的是恒河之子的名号,是过去几十年强悍骄傲的自己啊。五子断断不会直说出来,现在黑公主直说出来了,他哪受得了?演员给力,哭得恰到好处。德罗纳的哭法又跟他不一样,因为各人性格和跟她的关系就不一样。说到底还是导演定位得好。

    侄媳妇一来又抓住重点。真正的敌人不止难敌,主要还是持国。在场每个好人都有不能阻止的理由,对不对另说,但持国是真没有。他不阻止的唯一理由就是,他本来就想这样。伯父的亲情不提也罢,单说一个国家的朝堂上发生这种烂事,他还有没有点国王的自尊?以前难敌一党再怎么玩都在台面底下,现在是整个象城的尊严和格调都因难敌的行为而损坏殆尽。无论古今中外,把玩女奴、扒衣服这套带到朝堂上来搞的,都是无可置疑的亡国昏君,哪怕那就是一个最卑微最普通的女奴也一样。何况那还是自己的侄媳妇,雅利安的尊后,一个出身高贵的无辜女子。于是持国说话都结巴了……他本性软弱,遇到真正强硬的人就会怂,一直就这样。

    黑公主的情绪前所未有地崩溃,但仍然句句话都在说道理。我作为一个不够坚强之人,深深地给她跪了。换成一般女人包括我,到这时候如果还有话跟五个老公说,也只剩下“草泥马!!!”结果她句句都在讲理,尤其对老公,简直是在点拨……这样的女人去哪里找,难怪奎老师要把弘扬正法的希望放在她身上,比放在五子身上还要值得多了。

    沙恭尼的逻辑,现在微博之类地方还很常见,但又被黑公主抓住要点给驳斥了。指责受害者做得不够好然后加害者就没罪、都是受害者自找的,这逻辑真眼熟。话说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我过去对甘陀利颇有微词,而如果甘陀利也说“因为我没管束我的夫君和儿子,错就在我了吗?我信任自己的夫君和儿子难道是罪过吗?”是不是也很有道理?想了半天的结论是……在剧中,好人对别人都是公平的。今天黑公主这样说,日后也并没有任何一个好人去指责过甘陀利管理不力,倒只有她家男人们在害别人,她在指责哭骂别人。至于我对甘陀利的苛责……嗯,我会尽量学习奎老师的胸怀哒U U

    黑公主对老公们的责问依旧都在点子上。你们当然都有理由,但这些理由值得你们坐视无辜女性被侮辱吗?在想到要对得起正法、大哥及其他一切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要对得起我,对我尽义务?这话不管在今天的中国还是印度,都极有现实意义。反过来,对于印度古代故事而言同样有意义。时代真是一直在进步,罗摩那年代绝不兴女人为了这种事发飙的。就算没被注入新时代的新意义,摩诃婆罗多本身就是从那个时代的观念前进了一步。要换成罗摩年代,哪有黑公主对老公们甩脸子的份儿,老公为了正法而不把她当人、尽国王的义务而不尽丈夫的义务是天经地义,她哭完后只可以继续赞颂他HC他,等他赏脸回头来迎接。本版编剧借黑公主之口向正法老公们发出的呐喊,不但是替现代印度被压迫的妇女代言,也是替悉多、达摩衍蒂等等被老公卖了还“必须”痴心不悔的古代美德妇女说了一回话。看着略痛快。五子、毗湿摩、德罗纳和持国起码还能听得懂,其他男人(含沙恭尼和迦尔纳)是真听不懂啊,比起憎恨他们的无耻,我更可怜他们的愚昧。

    难敌说到要黑公主从了他时,坚战的眼神第一次开始像要杀人了。这辈子他恐怕还是第一次对人露出这样的眼神。但五子和好长辈们仍然只生气不行动,因为他们有他们的正法。坚战认赌服输,四子服从兄长,毗湿摩忠于王座,德罗纳被儿子(书里还有持国付的工资)束缚。他们首先放弃的是自己的利益、尊严和权利,之后也就没了光明正大保护黑公主的权利,既然选了前者,就只好一并接受后者。而这就是恶法。编剧特别给维杜罗加了一笔理由,让持国指出放纵婢女违抗主人就是动摇阶级统治,这正是罗摩时代的逻辑。(持国通晓典籍,从年轻时就爱拿罗摩故事举例,我怀疑那时已经埋下了伏笔。)君王要以身作则,牺牲自身利益,罗摩就是这么干的。他为了区区一个洗衣工的质疑,就舍弃了自己最爱的女性,和本应拥有的幸福家庭。很伟大吧?!但其中问题就跟现在黑公主面对的一样,这些正法爱好者们牺牲的真只有他们自己吗?已腐朽的传统把女性当作附属品,忽视她们本身的感受和人权,男人们说是要为正法作出牺牲,最后真正受苦的却是她们。奎师那从正式出场之前就在提这样的传统该改改了,出场后更是一直在说,都只为了今天做铺垫。总会有人听见,总会有人去思考的吧,我想。总会有的。

    顺便一提,持国真机灵。他在这之前回应黑公主的话,穷形恶相不次于他儿子;而他还知道要面子,所以才举了这个圣君罗摩的例子,把侄媳妇捧成悉多,说你是为了维护正法才经受磨难的嘛~我也跟罗摩一样是为国为民着想才会严格要求你哒~。估计他觉得这么说了就真有人信,这倒不能全怪他,从小就是被这么惯大的。

    怖军和阿周那那看似垂死挣扎的叫嚣“恐吓”,最后他们全都付出努力去实现了。这点恐怕黑公主都没指望过,但他们还是万般辛苦地做到了。其余三个兄弟没说过什么,努力却也并不次于他们俩。冲这点我仍然敬他们是条汉子,虽然此时此刻不看后续的人应该不会有我这种心情。

    我上周还说如果难敌和沙恭尼聪明点,就应该别做太绝,把五子和黑公主先收为婢仆再慢慢折腾。但现在看起来,黑公主根本就不肯当婢女,这才是难敌要彻底击毁她自尊的理由吗……?不,不对。我看过的几个黑公主,只有88版是到哪里也不肯给人做婢女的,说到国王之女、国王之媳、尊王之妻现在居然给人做婢女,她就在摩差国唉声叹气。其他黑公主,包括13版,在摩差国王宫给人端水梳头都做得很淡定自然。她真正要反抗的不是让堂堂贵妇人去做体力劳动这么掉份的事儿(吃苦和伺候人她都不怕),而是难敌那种轻视和侮辱的态度。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自己放弃尊严和斗志,自己把自己当成输家和奴婢。我真爱她这点,老公们快学学吧。

    最开始我也说过,这样的黑公主仍然逃不脱被侮辱的命运,一是没有武力做后盾,二是没有同一觉悟的伙伴。还好这两个问题最后解决了,幸甚。说明老公们到底是学到了,而这也不能说明他们此刻不该被打一万次,只能说事后认罪态度很诚恳,学习态度很积极,在大环境中和其他人相比很难得U U

    本集结尾是难敌第一次亲口说出要剥女人衣服。各人表情也各异,维杜罗和德罗纳都有些怒,反而毗湿摩骨头已被打断,怒不起来。持国头一次被吓到,大概以他的教育基础也觉得事情未免太大条。沙恭尼观察周围情况,感觉这事儿不是太恰当,只怕要惹爆了谁,所以也没刚才那么乐了。五子集体怒了,但没动作。而迦尔纳…………他无动于衷。连持国和沙恭尼内心都承认这是前所未有之事,恐怕太出格,他竟然无动于衷,该说是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和教养,还是跟难敌一样已经缺乏良心了呢??我个人觉得两者都有,而前者居多。想当初我最开始从后面看起,先看过他的死、感动过了再看赌局的生肉,也没觉得多幻灭。要说坏吧,他真是削尖脑袋也不如难敌坏。可是按顺序一路看熟肉到现在我反而要对他吐槽了,因为终于发现他此刻这副穷形恶相的来由只是自私与愚昧,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的思维和价值观其实都充满了……小家子气。为国家尊严苍生幸福着想啦,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保持尊重啦,这些高阶思路从来不存在于他的脑海,也不能要求他去懂。他最大(且可能是唯一)的优点,就是本性比大多数人都善良温和,不幸还忘记很久了。真的,我没有因此讨厌憎恨他,我只是在意识到这一点时开始……看不起他了……。这好像更糟啊怎么办!!!


    155

    持国在前几集满脸喜色,这时候侄子们真翻桌他就怕了。这是他跟儿子们、儿子的好友还有沙恭尼之间最大的区别,他比他们都知耻些,所以怂得早一些。其他那些人是不见到棺材就绝不知世上还有装自己的棺材,他总算想到棺材还会颤抖两下。虽然并没好到哪里去。

    在场众好人都怒了,但他们还是他们,此时仍丝毫没变也丝毫没打算变。只想靠难敌和持国开恩来解决问题,问题是绝不能真正被解决的。

    主子有权惩罚奴才,这在有主子和奴才存在的世界里永远是天经地义。难敌这就叫偷换概念,坚战承认了这个天经地义,并不等于同时承认他的其他歪理。然而坚战已经被打坏了,光是赌无种时他三观就已碎,现在大概碎成纳米颗粒,一时间补不回来,老实说到这份上已经不用再指望他了。很不幸,他四个弟弟又还没脱开服从大哥的思维模式和正法,那就只有跟他一起(暂时,幸亏不是永远)报废。他们的抗打击能力比老婆还要差,这件事要不是真正遭到足够狠的打击,任凭谁都不会先预料到的。目前五个人都没得指望,何况他们尚在以被输掉、没人权的奴隶自居。

    毗湿摩和德罗纳的优势在于他们是自由身,还是大长辈,且不像维杜罗只是纯粹的臣子。朝堂下反对的人多了,地位不够就都白搭,但他们俩可以。黑公主曾曰:那就破誓啊!!!不止坚战,如果毗湿摩和德罗纳把这句话听进去并做了,事情也还有得救。但他们(尤其毗湿摩)被某些已成桎梏的东西束缚得实在太紧,就算心碎肠断血流,背弃一切自己真心爱着的人,也不肯挣脱束缚。为此骂他们嘛倒不必,只说这样行事对得起自己不?对得起恒河女神、福身王和持斧罗摩不?他们要有底气对这些问题都大声回答一句“是”,对不对得起五子和黑公主平时的尊敬就完全不算个问题了。

    持国对大伯不是没有感情,就像他对奶奶不是没有感情。可他对他们何其冷酷残忍……算了这也不能全怪他,他在二十多岁时就已经被教育成一个完全不顾别人感受的人,而且从来没人对他说过这是错的。是现实告诉他,周围的人可以随便伤害,完全不必管他们生气愤怒伤心与否,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那时播下的苦种子,今天苦果还要播种的人自己来尝。贞信和毗湿摩被持国毫不留情地痛击时,都是默默忍气吞声,没半句斥责反抗(哦还包括甘陀利和般度),他们用行动让持国确认了自己大半生的活法很好很正确,毫无哪里不对。不过贞信被苦得涕泪横流之后还肯跨出试图拨乱反正的一步,毗湿摩就直接被击倒了,看来这部剧里到底还是大多数女人比大多数男人硬朗些。

    五子和黑公主是到毗湿摩彻底投降的那一刻,才发现根本不能指望他吗??我想黑公主要发现得比老公们早一些。这个事实他们早发现总比再晚些发现好。

    毗湿摩一缩,德罗纳也缩了。应该不是因为胆怯,大概是见大师兄和人家自家的伯公都到这地步,自己的立场还不如毗湿摩有利,儿子又是那样了变不了了,干脆直接认输……?

    正法代表维杜罗好歹说出了任何婢女都没理由在朝堂上被扒衣服。每当有人提出异议,迦尔纳就要跳出来咬,这次也是。理由也还是那么不成样,拿天帝城被缴械来说事,那是难敌主动挑起事端,不是坚战变着法儿欺负难敌吧?……算了我讲这些嘴都说烂了的理干什么,他又不可能懂。黑公主直接说出要点,很不幸,虽然听上去没啥尊重,但这确实就是要点——你跟难敌也算武士吗?不就是一帮烂人吗,拿什么跟真正的大武士比?世间或许有不幸被缴械的大武士,但绝没有扒女人衣服还洋洋得意的大武士,到哪里都是这个理。迦尔纳在天帝城被缴械时还算个人,结果现在用行动证明自己只是个猢狲,就不要怪别人说他是猢狲了。那只是说出事实而已U U

    曾经有一个人说:哎呀他后来怒到热烈倡议扒衣服,就是因为黑公主说他是猢狲,戳了他的肺管子,伤害了他的尊严嘛。虽然很不对,但也可以理解啦。而这么说的这个人显然没注意到,在这之前他就十分拥护黑公主被扒衣服了,跟她的态度好不好半点关系也没有。这个人就是啃生肉时的我!!至于我现在的想法,参见上一段。

    沙恭尼反对扒衣服的理由只是以后还用得着毗湿摩和德罗纳,跟尊重女性毫无关联。说实话,以后来情况观之,如果他只担心难敌做得太过会难以控制这俩老头,那确实是多虑了。难怪难敌不听。事实就是这俩老头的骨头已断,日后随便怎么驱策怎么辱骂都不会反抗,何必顾虑他们的感受?沙恭尼也没提到要顾虑五子,这时的五子对他而言同样只是死人五个,不用在意其威胁性。而未来灭难敌者,五子也。沙恭尼所谓的智慧,还是看不透这点的。

    难敌的最后一招真是爽毙了。他生下来到现在最爽的大概就是今天。而所有应他要求向他低头的,都还是没看穿他的本性,还把他当个人看,以为只要低了头让他爽一把,他就肯发一丝丝慈悲。难敌没发这一丝丝慈悲,是他的性格所决定,也决定了五子的这种幻想必须在今天被彻底摧毁,而这正是他们能真正坚定投入斗争的第一步基础。还是性格决定命运啊。

    毗湿摩德罗纳的信念摧不摧毁反正也没区别,他们并不会因被摧毁而新生。黑公主从一开始就看穿了难敌这一招,但没用,难敌只要不真的喊出那句“绝不宽恕”,五子总是无法真正死心的。只要他们不伐筋洗髓,光靠她一个人清醒就没用。

    奇耳从一开始就是反派,绝没丝毫向着五子,他提意见只是觉得反正咱们赢都赢了,奴仆婢女也到手了,何必再折腾这些呢,在朝堂上搞这个不难看吗?!象城和天帝城尊王之位都是咱们的了,丢的难道不是咱们自己的面子,这又何苦呢~~。这其实只是一个正常人的想法,谈不上善良无私,让五子和黑公主当奴婢、自家占尽好处,奇耳都是很认同的。可眼下他这看法竟然被周围所有人衬托得简直伟光正熠熠生辉,可见这个朝堂已经烂到了什么地步。持国全家老爹加儿子加舅舅共一百零二人,就他一个人有正常思维,这比例尤其令人绝望。

    奇耳对难敌的谏言,本来是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真正的盎伽王应该提出的。真为难敌着想的人才会顾忌他以后的声誉,当他是个真正的刹帝利英雄,希望他能做一个闪亮亮的尊王。难敌听不听是另一回事。但迦尔纳做梦都没这么想过,这些话对他而言就是天书,他真不懂啊……。哦,又有人出来反对好友难敌的做法了,还居然颇得认同了,这怎么行!来喷!于是就喷了。对方意见好像比较有效哦,所以喷得也要加码,先前没说过的恶心话就一一祭出来了。就这么简单,连存心邪恶都谈不上,这只是缺乏知识、修养和自制力的单细胞动物由神经而不是大脑决定的行为。天哪我完全没有转黑的心情,只有轻蔑的宽容心情,这要怎么救!!!

    但我知道这个迦尔纳其实是人。只不过他自己忘记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能记起来,他就能以一个“人”,一个值得别人去爱的“人”,而不是恶狗和猢狲的身份死去。就因为我知道,对他才唯有怜悯。跟难降一样,他终究还是有福的。

    黑公主在听到迦尔纳这套话时倒没什么惊讶。老公和长辈们的好心和正法她都知道了,也看到他们抗争和发誓了,横竖再怎么抗争发誓,他们都没一个打算真正站出来把难降打飞,用行动阻止他扒衣服。那就扒吧,还多说个啥,说啥都没egg用。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又给他们说了一通道理,不愧是奎老师的第一好学生XD

    本集结尾的黑公主依然没有认输,没有自认为奴婢,没有甘心被人糟蹋,没有放弃自己的尊严。她只是独自迎向了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与她共同承担的,属于她自己的炼狱挑战。咦,我忽然又发奇想,严格的奎老师直到此时此刻才出手,也是因为要亲眼看她怎么选吧?如果她因为这些恶事乱象就断了骨头自甘被踩,又或为了解脱痛苦而像后来的甘陀利一样怨恨他人、抛弃原来的自己,那就真无法翻身了。而只有她翻身,五子又肯被她拎着向上走,才能一起得到新生的机会。一切全靠他们自己,得他们自己“要”了,神才肯帮。看各种摩诃婆罗多到现在,我真没见过第二个奎师那有13版这么严格。


    还有啥想法的话以后会补充,不过现在暂时就这样吧。


     

    摩诃婆罗多

    评论(13)
    热度(39)